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农女医妃:逆天蜕变

更新时间:2022-04-08 07:18:24

农女医妃:逆天蜕变 连载中

农女医妃:逆天蜕变

来源:微小宝 作者:与我 分类:穿越 主角:崔毕宸南菻嫣 人气:

主角叫崔毕宸南菻嫣的小说是《农女医妃:逆天蜕变》,它的作者是与我最新写的一本穿越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她从没想过自己会这么倒霉,被人莫名其妙地捅死,苏醒后穿越到满脸脓包的嫡女身上,好不容易搞清楚罪魁祸首,又被赶了出去。为了生存,躲到村庄,卖卖草药、治治病、开个药铺、开个药膳酒楼……小日子逐渐好转,谁知上天看她不顺眼,又来一场天灾!...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她说着说着,就跑到了另一处矮桌前,打开了上边的小木箱,拿出一包包装简陋的芽糖,献宝似的递到南菻嫣面前:“你看,这就是我爹爹买的芽糖,南姐姐,给你吃。”

  南菻嫣接过,拨开放进嘴里,其实对于一个曾经是现代人的她来说,这芽糖味道并不是很好,但是由于自己来到了这个贫瘠的地方,很久都没沾过糖味了,所以尝起来也新奇。

  青儿看南菻嫣微微眯着眼的样子,以为南菻嫣喜欢吃芽糖,便把小木箱里的芽糖都拿出来了,低着头咬了咬嘴唇,还是毅然决然的递给了南菻嫣:“姐姐,这些都给你。”

  “都给我?”南菻嫣有些惊讶:“不用了青儿,你自己吃就好。”

  “爹爹教我,好吃的就应该和别人分享。”青儿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又凑了过去,双手环住了南菻嫣:“而且,而且我看到南姐姐的第一面,就非常非常喜欢南姐姐!”

  南菻嫣听了这个回答,哭笑不得的回抱了青儿:“南姐姐也很喜欢青儿哟,青儿今年多大了?”

  “青儿八岁了!”青儿直起身,骄傲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南菻嫣又想到了木冲,不知是哪样的女子与木冲孕育了一个如此机灵的小女孩,她心念一动,又问:“那青儿的娘亲在哪儿?”

  “娘亲……”说到娘亲,青儿的情绪明显低落了几分,头都垂了下去,闷闷不乐的坐到床边:“青儿的娘亲在生青儿的时候就没了……青儿没有娘亲……”

  南菻嫣听了这话,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连忙拥抱住了青儿,用手抚摸着青儿的发丝:“是姐姐说错话了,青儿别想了。”

  她一边安慰着青儿,一边却在胡思乱想,如果木冲没了妻子,那自己是不是……

  她还没完,便打断了自己的思绪,心里暗暗唾弃着自己,明明她还没及第,就想着嫁人之类羞人的事情,真是没脸没皮……

  想着想着,脸就慢慢红到了耳朵尖,青儿也明显的发现了,直接指着南菻嫣就大惊小怪:“姐姐姐姐,你脸红了呢!”

  青儿说完,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捂着嘴偷笑起来:“姐姐,你是不是在想情郎啊。”

  “什么情郎,小孩子家家的,别乱说!”南菻嫣埋怨的看了青儿一眼,两人又絮絮叨叨了一阵子,洗漱完毕准备睡觉。

  青儿在被子里咯咯的笑:“要是小姐姐能留在这儿就好了,青儿会开心死的!”

  被这样单纯的小孩子告白,南菻嫣就算经历了许多风波也是老脸一红,她笑着回道:“好,青儿喜欢的话小姐姐就留在这里陪青儿。”

  两人又说了一些话,才安然睡着。

  第二天早起,就见青儿端了一木盆水放在小木桌上,而木桌上已经有了一碗粥还有些凉拌的小菜,青儿见南菻嫣醒了,眼睛都亮了起来:“小姐姐你醒啦!我已经把东西给你准备好了,你来用就行了!”

  南菻嫣穿戴完毕,下去抹了脸漱了口就开始用早膳,虽然粥熬制的比较粗糙,但配着小菜吃也别有一番风味,她正吃着,就听青儿又道:“小姐姐,三皇子早上和我说了你的事,青儿真的很佩服你呢!”

  事?什么事?

  不过这三皇子怎么会提起我,按理来说他和自己并没有什么交集啊?

  南菻嫣正疑惑着,就看外面走进来一个穿着玄色衣袍,头发用玉冠束起的男子,因为逆着光,些看不清面容,就听青儿在那喊了声三皇子,南菻嫣正想感叹一下皇子就是皇子,谁知那皇子走近一看!

  竟是木冲!

  南菻嫣瞠目结舌,一时间失了语,许久才说出一句话来:“青儿,青儿你不是说这人是你的爹爹吗?”

  青儿听了这话,也疑惑了:“青儿没说三皇子是青儿的爹爹啊。”

  她话音刚落,帐篷外又走进一个人,正是那天给木冲他们额赶车的那名黑衣男子,青儿直接扑上前抱住那名男子,亲昵说道:“爹爹,青儿好想你啊。”

  一切真相大白,南菻嫣一想到自己为了这个大乌龙伤春悲秋了那么久就十分懊悔,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只是一直低着头不敢看木冲的目光。

  木冲还以为自己是三皇子这件事给南菻嫣受惊了,于是上前解释:“对不起,菻儿,之前骗了你,但是我只是想试试你,看你究竟是不是有歌涛说的那样厉害,正式介绍一下,我叫慕容冲。”

  他见南菻嫣没有应答,便伸出手想要推推南菻嫣,结果南菻嫣直接躲开,眼神冰冷:“那倒是我逾矩了,三皇子,您说,今日叫民女前来军营是有何要事?”

  “你……”慕容冲看着南菻嫣此时冰凉的模样,心里微微发冷:“我是三皇子这件事,并没有影响什么啊。”

  是啊,虽然外表看上去诶有影响什么,但是南菻嫣心里那些小小的少女情怀一一破灭了,她不过是个落魄的嫡女,而慕容冲再不济也是个皇子,他们俩是不可能的。

  这样想着,南菻嫣的心越发冷却了下来,直接走出了帐篷,又反头看着震惊的慕容冲:“三皇子,请问民女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吗?”

  慕容冲原本想好的话都憋在了肚子里,他也调整了一下思绪,周身气势立马严肃了起来,连青儿都感到了有不同寻常的事情在南菻嫣与慕容冲之间发生,青儿拽着黑衣男子楚风的衣袖,小声说道:“小姐姐与三皇子殿下到底怎么了?”

  楚风摸了摸青儿的头:“今日爹爹有事情要办,青儿就先自己玩,好不好呀?”

  青儿闷闷不乐的点了点头,目送着自己父亲与三皇子南菻嫣两人走远。

  而慕容冲却是带着南菻嫣去了伤员所在的区域,一进去,就有着一股难闻的味道铺面而来,有的是未得到及时治疗的腐臭味,也有草药味,还有些说不出来的奇怪味道,让人有种想要呕吐的心思。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