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狭路偏偏不相逢

更新时间:2022-11-20 10:14:53

狭路偏偏不相逢 已完结

狭路偏偏不相逢

来源:栀子欢 作者:陌上无花 分类:穿越 主角:苏长府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狭路偏偏不相逢》的小说,是作者陌上无花创作的穿越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崔家喜喜,艳艳如姣莲,正是好颜色之时。 贺家,墨墨如苍鹰,着实好风华之势。 初见之时,喜喜八岁,九岁。 站在崔家的门口。 “你想如何?” 一声质问自嘴中吐出,不似少少女特有的清脆娇憨,或是少年的低沉温润,而是两相混在一起,各取其特点,糅合成一种独特而又明媚的音色,却又带着冷意。 身量高不过喜喜,可身材纤长,一身墨色衣裙,眉眼冰冷,那双桃花眼却是美态难掩。 喜喜就想,是个冷美人。 于是青梅竹马相伴多年。 崔家被奸臣所害,举家被灭,只剩得崔家独女。 那年喜喜十五,十六。 想尽法子救下了喜喜。 “喜喜,别哭,你的仇,我给你报,剩下的路,我陪你一起。” 少年一句安慰,低沉有力,不再带着冷意,暖得人心发痒。 喜喜就想,变成了连熙,是个男子汉。 往后的时光,连熙是一国宰相,喜喜从商,乱世沉沉浮浮,算计人心,谋得权策,少年的情谊渐长,不知何时发酵成儿女情长。 “喜喜,我不能娶你了。” 连熙将这句话埋在心里,吞吞吐吐一直无法说出来,朝堂上呼风唤雨的宰相遇上崔喜喜竟然是个懦夫。 喜喜就想,再等一等连熙,他总该说出那句话。 可是不知道得等多久了。 也许五年,十年,二十年,也许—— 行走在狭路上的两人再无机会相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等到脚步声远去,周遭终于安静下来,贺眼眸突然睁开,夜鹰一般透着锋锐,无端的便有一股凉飕飕的寒气冒出来。

女孩费力的向崔喜喜所在的地方挪动过去。

“喜喜,喜喜,醒醒。”

贺沉着嗓子,压低了声音。

崔喜喜才是意识回来了一般,缓缓睁眼。

“?”

喜喜才刚刚醒过来,不知晓自己现在在什么地方,加上之前在街上自己被人捂住口鼻,吸了什么东西进去,到现在头都疼得发涨。

而在模糊的光线中,却是有个熟悉的声音叫着自己,喜喜尽力吸了几口气,缓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

“还好吗?”

贺担心道。

“没事,只是头有些晕。我们现在这是在哪儿?”

“我也不知道,这儿门窗紧闭,看不到外头什么模样,不过应该不是在闹市之中。”

就算是屋子隔音再好,也该听到外头的声响才对,可现下委实安静,贺本就耳目聪慧,异于常人,如今能听到的,不过就是风声。

风声?

想及此,贺的眼神一凝。

“,你想到什么了?”

崔喜喜感觉到贺身上的情绪变化,出声询问。

“有些东西,还得再仔细看看。”

“啊,那你等等。”

崔喜喜突然想到自己才刚买了把匕首,想来掳走他们两个的人应该没有发现。

果然,她便在腰间的暗袋中摸到了冰凉坚硬的匕首。

女孩面上一喜,手腕虽然被绑住,指关节却还能活动,崔喜喜在这时突然便十分感谢每日压着她弹琴的玲琅来。

因为现在,她毫不费力的就用匕首薄而锐的刀刃割断了捆着手腕的麻绳,又是三下五除二的解开身上的束缚,还帮贺也一道儿解开了。

“现在做什么?”

崔喜喜问道。

“得先逃出去再说。”

“好。”

听贺那么一说,崔喜喜就是步子一迈要先冲到前面去了。

可是黑袍的那个女孩子动作比喜喜快,出手拦住了她,先上前一步挡在她前头。

“不急,万事小心。”

“哦。”

崔喜喜有些发愣,看着面前那个黑色的背影。

就觉得好生奇怪,贺前几年矮得很,自己都比她高出一个头,可最近就像是雨后春笋一样的一个劲儿的窜个头,尤其是这几日,总感觉她一天一个样儿,如今比自己也高出小半个头儿了。

她是喝了漠北的牛奶吗?

想着想着,崔喜喜心中就生出无数的疑问来,盯着贺后背的目光也就是更加的专注,几乎要盯出个洞来了。

于是乎,贺觉得很不好受,后背上分明就感觉到有一道目光,刺一样的。

“喜喜,你在瞧什么?”

贺到底还是问出来了。

她的声音有些发哑,同冬季刚刚做出的酒酿,既有酒曲的醇,又有糯米的软,糅合在一起,不像是小姑娘那样的娇脆,却更有一番风味,说不清也道不明。

就像是有一种魔力,崔喜喜听着听着,心头生出一点莫名其妙的感受来,嘴上却是喃喃出声。

“啊?我觉得你长得太快,不对劲。”

寂寂无声的空气中,突然炸开崔喜喜这么一句话,软软糯糯,活像一团糯米糕。

“喜喜,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贺听到这么一句,身子有那么一瞬间的僵硬,却是有些无可奈何的说道,转回头看了喜喜一眼。

女孩的眸子又大又亮,在暗淡的光线里闪着点点波光。

窝着一片的星光璀璨,黑裙的女孩子曲起手指,弹了喜喜的额头一下。

“先想办法出去。”

贺道,喜喜才是终于回过神来,丢掉方才那些迷糊,眼神也变得严肃起来,应了一声。

“外面没人。”

贺摸索着找到了门,俯身细听之际,未曾见外头有呼吸声,那么自然也没有人看守。

“门被锁住了。”

喜喜先是上前,才发现那扇老旧的木门无法推开,牙齿一咬。

两人的目光便一齐转移到了高一些的窗户上。

那窗户开在东面,比之寻常男子还要高上一些,单凭一人之力要爬上去十分困难,且屋内又是只有一些干草垛子,旁的家具一盖皆无,找不得辅助的东西。

想到此,两个女孩子的眼色就都有些差。

“喜喜,你踩着我先上去。”

眼下早些逃出去比较重要,故而贺做了如此打算,喜喜也未曾推却,当即点点头,按照贺的来。

突然之间被绑到一个全然陌生的地方,崔喜喜心下如何想的。

喜喜自然害怕,她的确是大胆,比之潭甘那些养在深闺里的大小姐要遇事从容得多,可现下却是被人光天化日之下绑了过来,地处何地尚且不知,就是绑匪面容也不晓得,自己生死安危还没有个准儿,如何安的下心来。

不过,和她一起,喜喜便觉得心里头生出一点底气来,似乎凭她们两个的力量,也是可以逃脱出去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