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后宫笙色

更新时间:2022-11-20 10:16:30

后宫笙色 已完结

后宫笙色

来源:时阅 作者:妍妍妮子 分类:穿越 主角:苏眉笙储秀宫 人气:

主角叫苏眉笙储秀宫的小说是《后宫笙色》,它的作者是妍妍妮子最新写的一本穿越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苏眉笙第一次不小心撞到皇帝的时候,大庆皇帝很是不悦: “这女子容貌过于艳媚,又心机深沉,一定是个狡猾恶毒的,怎堪为妃为嫔,给我赶走!” 苏眉笙不小心侍寝之后,大庆皇帝砸了咂嘴: “苏贵人瑰姿艳逸,滋味当真是绝妙啊绝妙。这么久才吃到嘴,可真是浪费!” 苏眉笙不小心成了皇后之后,大庆皇帝心急地直拍龙床: “眉笙快来,朕要侍寝!” 精彩宫斗,堪比“延禧攻略”哟~...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苏眉笙摇了摇头,若是恭向雪,她还能知道是为何。现如今是碧香,她就猜不出其中缘由。

  从她进入礼仪司开始,只是在刚来的那一天曾与碧香发生过矛盾,之后连话都很少说。

  碧香为何要害她?一次不够,还来两次?这是苏眉笙想不通的地方。

  “进屋吧。”不愿再想的苏眉笙说完便转身进了屋子。

  有着一肚子疑惑的甜瓜也只得紧跟着也进了屋子。

  “都站着做什么?赶紧回屋去。”强制镇定的郭嬷嬷驱赶着众人。

  礼仪司再度恢复了平静,只是这种平静让人无法心静。

  第二日,有关礼仪司的宫女碧香谋害兰小主的各种传言,流传在了紫禁城内。

  其中,心里最慌的就是在御膳房的恭向雪。

  整个清晨,心不在焉的她不知道打翻了几次水桶,直到最后一次打翻水桶时,她见到了一个人。

  “这么慌作甚?”珍珠一满脸堆着笑意的看着神色慌乱的恭向雪。

  恭向雪一把抓住珍珠的手,急切的说:“珍珠姐,害兰小主的事被皇上发现了,那奴婢……”

  珍珠有些嫌弃的扒开她的手,用帕子擦着被她抓过的地方:“要怪只能怪碧香办事不利。”

  “那奴婢怎么办?”这是恭向雪最关心的问题,是她将毒药交给碧香的,如今碧香被抓,万一把她供出来,岂不是她也要下大牢了?

  “还能怎么办?认罪呗。”珍珠说的轻描淡写,就好像是在说别人的事。

  恭向雪一愣,“扑通”跪了下来,眼中带泪的一边哭着一边磕头:“珍珠姐,求求陆妃娘娘救救奴婢吧,奴婢愿意誓死效忠。”

  “妹妹!”珍珠虽然嘴上喊的亲切,却没有半点扶起恭向雪的意思,“这件事闹的这么大,就算是娘娘出面也保不住你的,你只有认下这件事,大家才能都平安无事。”

  这话让恭向雪浑身抖个不停,连话都说不出来,只知道流泪。苏眉笙那时说的话果真灵验了,一旦出事,她就是个替罪羔羊。

  为了防止恭向雪心生异象,珍珠接着道:“听说,恭大人因为贪墨银两已经下了大牢……”

  浑身抖个不停的恭向雪一震,瘫软在了地上。

  “你若是认下这件事,或许娘娘还能保住你阿玛,如若不然,不仅你会下死牢,就是整个恭家都会受到牵连,更别说救你阿玛了。”

  珍珠的话一句比一句狠,每一句都像一把刀架在恭向雪的脖子上。

  半晌,面无血色的恭向雪才缓缓道:“是,奴婢认下了。”

  这时,珍珠才又再次露出了笑脸,弯下腰来看着她:“这就对了,识时务方能保全恭家。”

  珍珠何时走的,恭向雪已经全然不知,仍旧呆呆的坐在地上。

  当初,她只是想报复苏眉笙,而陆卿云是想铲除受宠的兰亭虞,现如今东窗事发,所有的罪都落在了她的头上,她有苦说不出。

  为了阿玛,为了恭家,她只能认罪。

  ……

  慎邢司正殿上坐着正五品的郎中关鸿光关大人。

  在他前面跪着昨夜抓的碧香。

  正待审讯时,突然一声:“晋王到!”

  关鸿光马上起身,下了审讯台,快步上前双膝着地,跪拜道:“参加晋王。”

  段景逸微微抬手:“无须多礼。”

  “谢晋王!”

  “事关未来嫔妃兰秀女,皇上特命本王来旁听。”段景逸在一侧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是!”晋王的到来,关鸿光不敢怠慢,紧忙坐上审讯台开始了审讯,“碧香,将毒害兰秀女一事从实招来。”

  被关了一夜的碧香早已憔悴不堪,头发散乱,脸色惨白,被关鸿光这样一喝,顿时吓得瑟瑟发抖:“奴婢,奴婢……这一切都是苏眉笙要奴婢这样做的。”

  苏眉笙?

  段景逸微微一皱眉:“详细说来。”

  “苏眉笙与兰秀女是同一届遴选的秀女,苏眉笙还没参与遴选就被罚去了御膳房,而兰小主被选为了秀女后深受皇上宠爱,她心生嫉妒。昨日嬷嬷要奴婢们去储秀宫打扫,她要奴婢将毒药暗中放进兰小主的茶里,奴婢不敢,她就威胁奴婢若是不做就会每日打奴婢一顿,奴婢打不过她,就只好照做了。”

  听到这里,段景逸的眉头一松,眼中闪动着一丝浅笑:“你说的可属实?”

  “奴婢句句属实,不敢有半句假话。”

  “好,那就找苏眉笙来对质。”段景逸淡淡的说了句。

  关鸿光哪敢不听:“来人,去把苏眉笙抓来。”

  “是请!”段景逸纠正道,语气里没有半分商量的余地。

  关鸿光忙改口:“对对,是请苏眉笙苏姑娘过来。”

  “是!”

  没多久,苏眉笙就被带到了慎邢司,在见到碧香时,她的心里就有了底。

  “奴婢见过晋王,见过大人。”苏眉笙行礼道。

  段景逸微微颔首,没有说话。

  “苏眉笙,你可有下毒害兰秀女一事?”关鸿光问道。

  “奴婢没有。”

  “既然没有,为何碧香会一口咬定是你的指使?”

  苏眉笙看了一眼跪在地上,低着头的碧香:“奴婢也不知。”

  “碧香,你将刚才的话再说一遍。”关鸿光说道。

  碧香又重复了一遍刚才说的话。

  听完后,苏眉笙笑了起来。

  关鸿光不解的问道:“苏眉笙,你为何发笑?”

  “大人不觉得她说的漏洞百出吗?”

  “有何漏洞?”关鸿光听不明白了。

  “其一、若是奴婢嫉妒兰小主深受皇上恩宠,可昨日去打扫时,兰小主已经失宠了,奴婢用得着冒这么大风险去下毒害一个失宠的秀女吗?”苏眉笙反问道。

  关鸿光一想也对:“接着说。”

  “其二、昨日一直都是奴婢在打扫三位小主的屋子,碧香何时出现在兰小主的屋子里的?”苏眉笙说这话时看向了碧香。

  低着头的碧香半天没有回答出来。

  “碧香,回答苏眉笙的问话。”段景逸开了口。

  “奴婢是在……巳时。”

  “巳时?可奴婢从巳时到午时都与三位小主在一起,为何没有见到你?”苏眉笙继续反问道。

  “这个……”碧香眼神慌张的四处乱转。

  苏眉笙对着两位主审道:“晋王,大人,奴婢说的可以请佟小主和顾小主作证。”

  段景逸略微点了点头:“本王相信你。”

  见段景逸都表态了,关鸿光也附和着:“接着往下说。”

  “其三、奴婢才到礼仪司不久,与碧香无冤无仇的,为何要打她?问问礼仪司的众人,她有被奴婢打过吗?”

  连着三个反问,碧香只回答了一个,还是与事实不符。

  关鸿光就是再愚笨也能分辨出真假了,一声大喝:“碧香,你还有何话可说?再不从实招来,大刑伺候。”

  一听大刑伺候,本就脸色惨白的碧香更是吓得面白如纸,再也不敢隐藏,连连喊道:“大人,奴婢招,全招。是御膳房的恭向雪要奴婢这样做的,奴婢没有撒谎,大人若不信一问便知。”

  “去把恭向雪抓来。”关鸿光对着身边的侍卫说道。

  “是!”

  苏眉笙冷眼看着浑身哆嗦个不停的碧香:“你为何要陷害我?”

  碧香不敢看她,只是一个劲的摇着头。

  冷不丁,一旁的段景逸猛然暴喝:“说!”

  这句突如其来的暴喝,吓得碧香浑身一抖:“是奴婢嫉妒了。”

  “我有什么可让你嫉妒的?”苏眉笙想不明白,她也是一个下等宫女,既无权,也无势,就为了嫉妒而陷害她两次,非要至她于死地。

  碧香缓缓抬起头,双眼直直的盯着她:“不仅你的美貌让人嫉妒,而且你也只是个下等宫女,凭什么一来就夺去我在养心殿一日一次的打扫?害我要日晒雨淋,不分昼夜的去打扫前庭和廊道?”

  听到这里,苏眉笙终于明白了:“就为了这个你要害我?”

  “是。”碧香的眼中迸射着恨意,“你我都是宫女,我比你先入宫,可所有的好事都被你占了,凭什么?”

  此时的苏眉笙只感到心里阵阵发冷,仅仅只因她的长相,仅仅只因她夺了碧香原本的活,仅仅只是因为这些根本不起眼的事情,就要活活害死她?

  “哈哈哈哈……”苏眉笙猛然大笑了起来。

  段景逸看着这样的苏眉笙,眼眸中有着理解过后的同情。

  “你笑什么?”碧香忍不住的问出了口。

  一直站着的苏眉笙弯下腰来指着碧香,手指几乎挨到了她的鼻尖:“嫉妒使人丑陋,碧香,你永远也没有我美。”

  这句话戳到了碧香的痛处,碧香这个名字很好听,只是她这个人长的太过平凡,又身材臃肿,遭尽了白眼,好不容易才得到打扫养心殿这般轻松的活,却被长得绝色的苏眉笙给霸占了。

  “苏眉笙,这次没害死你是你运气好。”碧香咬牙切齿的说道。

  苏眉笙讥笑道:“不是运气,是我比你聪明,而你只是别人手里的一颗棋子。”

  闻言,碧香连眼睛里都泛着恐惧,慌忙摇头:“不,不是,是我自己恨你。”

  有意的试探,让苏眉笙明白这个幕后操控者的强大势力不是如今只是个下等宫女的她所能扳倒的。不论是身为侍卫头领的樊齐,还是宫女碧香和恭向雪,都不敢说出此人,就足以证明她的猜测是正确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