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凤归兮:战王盛宠

更新时间:2020-09-12 18:33:07

凤归兮:战王盛宠 已完结

凤归兮:战王盛宠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千千 分类:穿越 主角:凤羽王妃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凤归兮:战王盛宠》是千千最新写的一本穿越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凤羽王妃,书中主要讲述了:她一朝穿越,带着可爱宝宝,斗姨娘,打渣女,对抗自私老爹,凤羽的人生可谓不得不说的精彩! 原以为她能带着宝宝玩转古代,谁料,竟半路杀出一个冷酷腹黑的王爷来? 好吧,那她就和他斗智斗勇,看谁玩的过谁!...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只能相信轩辕战的机智,宁妃听到事情以后心中可是焦急的不得了,但是却没有什么办法。

轩辕战一身疲惫的入了宫,乾清宫不止是他父皇一人,身旁还有颜妃和太子妃,他跪下,恭敬的行了一礼,“参见父皇,颜妃娘娘,太子殿下。”

太子却是得意的看着轩辕战,如今这样的地步,他竟然还是淡然的模样,太子最不喜的便是轩辕战这个模样,更多的时候她只想将轩辕战的伪装全部撕碎,然后将轩辕战按在地上,让人明白,和他作对的下场。

“皇儿平身。”皇帝威严的声音传来,见到轩辕战处事不惊心中的猜疑之色竟然少了几分。

“多谢父皇。”轩辕战拍了拍朝服的灰尘,似是漫不经心的问道,“不知道父皇这样紧急的将儿臣招进宫可是所谓何事?”

皇帝的眸子眯起,又像是酝酿了许久的情绪,“皇儿最近过的可好?”

轩辕战却是摇摇头,“多谢父皇关心,不过是一些烦心的事情,儿臣过的还算不错。”

皇帝知晓轩辕战的聪慧,如果他不主动挑起话题,自己这皇儿是不可能入坑的,于是皇帝说道,“听太子说,你那故去的王妃回来了。朕若是记得没错,六年前,凤家的大小姐凤羽,早已经离世且入了皇陵。

而如今出现在皇儿府上的人却又是谁呢?这个问题可是折磨了朕很久,虽说是你们的事情,可是皇儿应该知道,这件事情的后果总该有人负责的?”

皇帝的意思再清楚不过了,他的皇权受到了挑战,如果六年前的事情是假的,那么如今的凤羽便无罪,但是总的有人为欺君之罪承担,若是六年前的事情是真的,那么如今的凤羽便是假的。

对于皇家来说,一个招摇撞骗的假货,最终得到的结果也不过就是,一个死字,当然这还算比较轻的判定了,当今皇帝的权威从来不允许任何人来挑战。

所以无论是进一步,还是退一步,欺君之罪都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这一点无人能够拨乱反正了,而皇帝也不会给别人第二次这样的机会。

这样的情况之下,太子心想如果是自己,肯定是选择保全自己在父皇眼中的信任,同那个人撇清关系,可是就是这样偌大的皇宫中,只听的轩辕战笃定回答,“父皇,儿臣确信她就是当年我明媒正娶的妻子,而身边的孩子当然是我的孩子。”

皇帝对他的回答原本有些怒气,只不过听到轩辕战所说时诧异于凤羽还带回来一个孩子,心里顿时多了一丝期待,虽然他的儿子众多,可是一直到如今却没有一个皇子所娶的妻子诞下皇孙来。

这也是让皇帝感到无比遗憾的地方,人生最美满的事情,除了帝位,当然还有子孙满堂,所以想到还有一个孩子,皇帝心中的怒气消了一大半。

原本的兴师问罪却变成了问孩子的境况,颜妃的脸色有些不好,她的目光有些责怪的看着太子,这样紧要的事情太子竟然没有同她说,如今在皇帝面前,恐怕他们是没有一点点的胜算了。

只是皇帝却怒气匆匆的对着太子说道,“混账,这样的事情,太子你为何没有告诉朕?”

太子支支吾吾半天,却是有些心虚的说道,“这极有可能是野种,儿臣怕事情没有没有查清,让父皇白欢喜一场。”

轩辕战冷笑,却是没有说话,在坐的心知肚明,豆豆的身世没有查的水落石出,太子却能够笃定他们的欺君之罪,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将所有的事情推到了轩辕战身上吗?

皇帝却是没有再理太子,他对这太子太过于失望至极,坐着太子的位置,却从来不为他分忧解难,反而是整日打击着自己的皇弟。

“战儿,如今这孩子在何处,可有皇家气象?”

“那孩子名为豆豆,如今在儿臣的府中。”

“嗯,那孩子在就好,只不过你要尽快将六年前的事情查清楚,朕倒要看看,到底是谁在朕的眼皮子底下做鬼祟之事。”

“诺。”

尽管皇帝态度稍缓,但不可能这么算了,轩辕战只好保证尽快查出真相,否则以皇上的多疑和太子的煽风点火,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阴谋论。

所以轩辕战的笃定也只是权宜之计,想着大不了最后假戏真做,只是不管怎么样,都会有欺君之罪加身。

而最终总有一人要为六年前的事情背锅,而他现在有一个想法,六年前的事情,是不是有人在背后做了什么手脚,不然为什么都查不到什么。

……

轩辕战进了宫,对凤羽来说可是大好的逃离的机会,于是娘俩一合计,现在不走,可就没机会走了。

凤羽换上了一身男装,再将耳旁的耳环全部都取了下来,再利用妆容,将自己装扮成一个公子的模样,却是给豆豆穿上了女装,豆豆的模样可爱至极,因为模样清秀的原因,所以女装看起来竟然没有什么违和感,倒是可爱值爆表。

亲娘忙着收拾逃跑的轻便的东西,而豆豆却是拿着桌边的碗不放,似是为了测试碗的硬度,他张开自己的小虎牙,一口咬在了金碗上,虽然牙齿有些吃痛,但是豆豆却是点了点头。

碗是金色的,看来是可以用的。

凤羽看到豆豆将这金碗扒拉着不放过,黑线直掉,“豆豆乖,出去了娘亲给你再买碗怎么样,这东西可太重了,咱们可不方便逃跑。”

她顺便看了一眼窗外,还好时间还足够,不然他们要是逃跑到一半,碰到了某冰山,那不是尴尬至极嘛?

“笨蛋娘亲,就酱紫出去豆豆会饿死的,娘亲我们出去可是开销很大的哦,娘亲这么穷,这可是银子!”

豆豆理直气壮的说道,凤羽无奈,于是遂了豆豆的心意,将碗装在了行囊中

雷雨已经被她忽悠走了,只等待天黑就能够连夜逃跑了,去他的王妃,她可是喜欢自由,怎么可能会在这个王府中一直带着呢?虽然冰山还不错的脸蛋,可是也无法阻止她迈向三千美男的脚步。

只是还没有出门,便碰到了一身红衣,轻装上阵,身材火辣的美人儿,凤羽当然记得这个人,这个女子不就是上一次连同那个书生忽悠自己的女子嘛。

凤羽向豆豆使了使眼色,机智聪慧的豆豆一把扑在美人身上,“坏人冰山把我们关在这里好久了,美人姐姐,豆豆好饿,想吃御景坊的莲子糕,美人姐姐帮豆豆去买好不好嘛,冰山不让娘亲和豆豆离开这里,嘤嘤嘤……”

豆豆刷脸卖萌可是影帝级别的演技,只要是女子,只要是女子便受不了豆豆的卖萌,只得软着心肠答应豆豆,眼前的美人虽然火辣,但是她的性子也是温软的,于是上官清将豆豆一把抱在了怀中,“豆豆喜欢吃御景坊的糕点呀,等着姐姐为你买过来~”

“嗯嗯。”豆豆使劲的点了点头,“美人姐姐最好啦,豆豆最喜欢姐姐了。”

豆豆虽然是小孩子,但是说的话却让人很是受用,上官清将豆豆放下,同凤羽打了一声招呼说道,“在冰山王爷这里肯定不好过吧,我也觉得是,这些年,这冰山身边都没有一个女眷敢陪着他呢,谁让冰山的脾气差,虽然外表总是让人觉得无害,但是,成了他身边人了,可是不一样的事情啊!”

上官清显然觉得轩辕战是男人中的异类,六年中,不说一个侧妃,仅仅是一个侍妾他都没有纳过,倒是有大胆的妇人说过,这王爷八成是因为前王妃的事情,所以成了断袖,喜欢男人!

凤羽,“……”

原来,某王爷也不是那么让人喜欢嘛,他身边的槽点竟然这么多……

只不过上官清倒是没有看出凤羽此时的打算,于是调戏了一会豆豆便离开了王府。

凤羽和豆豆同时松了一口气,逃出王府时,却不知道王府的门外,那红衣女子的衣袂飘飘,而她的手中拿着的却是御景坊的糕点。

上官清她来看望豆豆时,手中其实就带着御景坊的糕点,原本是为了上次的事情来表明歉意,却没有想到碰到这么好玩的事情。

凤羽同豆豆今日逃的却是如此的快,还没有等雷雨找寻他们,他们便躲藏好了,落脚之地是一个客栈,凤羽扬眉吐气,同豆豆美滋滋的点了几个菜,母子俩便开始大快朵颐么解决自己跟前的饭菜。

“娘亲,他不会找到我们吧。”豆豆吧唧的啃着自己跟前的食物,也不忘摸了摸自己的小碗儿,确认没啥危机,便安然的问自己面前的女子。

“应该,暂时不会,豆豆你该不会是被这冰山收买了吧?”凤羽打趣的问道,这几日豆豆对冰山的态度可是不同寻常呢,想想看凤羽却是甚是笃定了。

豆豆哼了哼,“还是娘亲自己别被他拐走了吧,豆豆这样纯良的孩子才不会那样轻易的被人拐走呢。”

两人打趣了一番,相互斗嘴之后,天色已经不早了,于是租了一个客栈的房间住了下来。

逃亡路漫漫,他们不知道前路是什么,但是凤羽睡着了清醒的第二日,才惊觉了一件事情,那便是他们手中的盘缠不知什么时候会,竟然只剩下一点点了。

而客栈的雅间却是找的这里最贵的,豆豆有些无奈的白了自家败家的娘亲只得说道,“要不娘亲试试用自己的技能赚钱?”

技能……凤羽有些汗颜,再怎么用技能,这古代总不可能有漫画之类的吧,而且这里可没有印刷术,凤羽和豆豆两人大眼瞪小眼,最终两人的目光同时聚集在了包袱中的金碗之中?!

两人忽的眼神晶亮,对啊,这碗此时不正是有了用处了,豆豆傲娇的看着自家的娘亲,那眼神仿佛在说,娘亲知道本宝宝的厉害了吧~

凤羽也是佩服了自家小魔王的预言技能,好像这小家伙最近说什么都会中了。

半个时辰后,母子两人出现在当铺中,凤羽才将金碗拿出来递给了掌柜的。

掌柜的是个年纪稍长的老人,一双眼睛贼亮,像是能够能够将天下的瑰宝全部都收入自己的眼中,他手中拿着放大镜,正准备看凤羽递过去的碗。

“姑娘是要当这个碗吗?”

凤羽原是点点头,却眼尖的看到了碗下面的标识,轩辕……盖的章子是战。

凤羽心中只差吐血了,若是她把这碗当了,那轩辕战顺藤摸瓜,自然就知道了她和豆豆两人所在的地方,这人在过去中走不出来了。

她当然知道是无论如何都不想回去的,可是如果不当,此时他们可就是面临被赶出客栈的危险啊,这事情凤羽可做不来,可是又不想屈服于那人的威严之下。

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凤羽便是心里很是为难。

当然她的情绪这老板怎么可能知道呢,就在凤羽左右为难有些纠结的看着豆豆时,男子的声音在她的身后响起。

男子的声音很好听,如同钟鼓相击,非常的清悦,也是这声音让凤羽不由得转过身看了一眼那人。

倒是个贵族公子,一身素衣清雅无双,最引人入胜的却是他的双眼,潋滟的桃花眼,只让人觉得,望不到底,仿佛只要看到他的眼睛,便会被他吸引一般。

凤羽适时的收回了自己的眼神,牵着豆豆的手不由得紧了几分,她有些窘迫,但是还好这个男子突然出现,不然这掌柜的恐怕会疑心她的身份,到时候,被送进王府,可就是好戏还没有开场便被搞砸了。

那人原来是拿了字画来请当铺的掌柜来鉴定鉴赏一般,凤羽只是觉得这人谈吐不凡,凤羽为了避免尴尬插了几句嘴,却引起了那人的注意。

“公子来这当铺可是遇到了什么为难之事,在下倒是觉得与公子很有缘分,不如,交个朋友怎样?”

此人是鸿飞阁主慕容止,虽然眼前的人穿着男装,可是他察觉到她不是一般的人,想要自己手底下还有不少的字画,需要请人鉴赏,总是觉得有些麻烦。

因为此事,凤羽无意间想到了办法赚钱,慕容止的字画估价很高,如果她可以模仿字画……

“公子过谦了,不过是胡言了一番,倒是让公子见笑了。”

“无妨,只不过在下手中有要事想要请公子帮忙,如果公子能够帮忙,便是需要再多的酬金,我们也有商量的余地。”

凤羽没有想到机会来的这样的巧,银子显然是她现在需要的东西,而这个机会却是万分难得,她能够通过这个机会将自己丢弃好久的绘画拾起来。

慕容止为他们安排了居住的地方,每日凤羽只需要临摹一幅画便可以有相当不错的酬金,只不过凤羽知道,但还需慕容止帮忙,只说是某大师逸笔之作。

就这样她将自己那碗还是当了,到的银子也够花一阵子了,还认识了慕容止,豆豆这次倒是没有针对这美男,毕竟他们快流落街头了。

慕容止为凤羽安排的却也不是一般的府邸,而是一个拥有单独院子的庭院,那里的环境及其的雅致和安宁,比较适合作画,凤羽对于这些自然是满意的,所以并没有怎样挑剔。

转眼凤羽便在府邸中住了几日,生活倒也不错,毕竟豆豆原本就圆润的脸,又上升了一个层次。

只不过慕容止聪明过人,相处几日通过言行和最明显的相貌,早知道凤羽身份,毕竟当初给轩辕战传递消息的人可是他,这一点凤羽当然不知道。

慕容止对母子二人很是照顾,只因他欠轩辕战一个人情。

凤羽发觉自己的吃食同在王府中的没有什么差别,甚至是口味也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心中顿时对慕容止的身份有了怀疑,她可不觉得有人会莫名其妙的对自己好,而且能够好到不顾自己的利益,毕竟她临摹一幅画,并不会赚差异太多的银两。

这一日,慕容止再来时,才走近庭院,便感觉到耳边有疾风划过,才感觉有些危险,就听到熟悉的声音,凤羽眼眸中带着怀疑之色,手中却是用簪子抵着慕容止说道,“你到底是谁?”

她对慕容止的身份一无所知,这个人虽然对自己看起来没什么恶意,但是总不可能没有什么原因的。

慕容止这下知道这女子可真不是六年前的战王妃了,只得抹了抹额头渗出的汗水,说道,“好了,不瞒你了,我同战王有些交情,之前欠着他恩情,听说最近战王妃回来长安于是调查了一番,没想到这么凑巧,不过你确实,聪慧的多。”

原来是这回事,凤羽不爽,真是倒霉,走到哪都有轩辕战的人!

凤羽知道这人根本没有必要骗自己,所以自然没有怎么怀疑这个人,却也说道,“好,信你了。”

随即忽悠慕容止,“既然我是他的妻子,欠他的人情找我还也是一样的,现在,帮我躲开他!便算你还了人情如何?”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