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星落成尘

更新时间:2020-09-15 15:06:19

星落成尘 连载中

星落成尘

来源:微小宝 作者:左岸 分类:穿越 主角:柯琳空旷 人气:

《星落成尘》由网络作家左岸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柯琳空旷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她是身世疑点重重的望族之女,流言之中艰难存活。别有用心的守护者,以王之名却称臣的人们,语言编织成无形的网,能否将宿命捕获? 看似不洁的身世背后隐藏着什么不能公之于众的秘密?她注定要完成的任务又是什么? 当你为王我定成臣,昔日的友人一个个脱下伪装,面对着早在千年前就已经注定的道路,她是否还能坚定不移地前行? 承诺过的,在黎明将近时破碎。生与死的彼岸,黄昏的河畔,是谁在轻声诉说即将到来的危机。 一顶王冠承载着世间的所有悲伤,王座之下白骨成山,唯有敌人的血才能将新王的法衣染成炽烈的红。 千年转瞬又千年,陨星湖畔城庭之边,故人能否再相见? 这是一群人的故事,相遇、分离,遗忘、再记起,那些重复了无数遍的命运,终会被不相信它的人击碎。 当星辰坠地,世界当以悲伤为你加冕。...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西边的天空已经染上了淡淡的金红色。

  密林环抱水塘,四面望去都是高大的乔木组成的林墙,杂草丛生。

  水塘边长满了菖蒲、水仙、芦苇和鸢尾,贝拉坐在水边的巨石上,用脚撩起一串串晶莹的水花,水塘泛起涟漪。

  一头独角兽卧在巨石旁边,它的鬃毛洁白如雪,贝拉从包里取出随身携带的毛刷,缓慢而细致地为独角兽刷毛,它似乎很享受,微微眯起了眼睛。从角的长度以及坚硬度来看,这头独角兽即将成年,它离开南部的山谷,在森林里游荡。

  世界上的独角兽聚落只有零零散散的几个,称得上有规模的分别位于大陆极西漠山,西北制约国兰沼,希尔芬半岛,西恩特独角兽山谷,以及东南滨海云雾之森。其中西恩特的独角兽山谷是最大的聚落,在独角兽山谷没有人烟,那是完完全全属于它们的领地,据说山谷深处,有着拥有羽翼能够飞行的独角兽,它们是王族,甚至是实力超越人类的存在。

  独角兽与人类可以达成某种约定,魔法师可以驱使独角兽,而独角兽支取力量延长生命或是变得更加强壮,随着结约者体内元素的不同,独角兽的鬃毛颜色也会随之改变,它们可以为你做任何事,唯独拒绝屠戮。

  在十二世家,几乎每个家族都会约束一些独角兽备用,但并不是像普通人类养马那种类似饲喂的方式,而是将其散放于领土,它们会认识结约者的口哨、声音和气息,只在需要的时候出现,其他时候大都无迹可寻。

  贝拉很少见到达伊洛家族所拥有的独角兽,凯瑟琳对此的解释是——达伊洛家族几乎很少离开西恩特,约束独角兽的数量也相对较少。

  除十二世家外,一些国家、势力甚至是个人也会约束它们,不过这就是相当要靠运气的一件事了,总有被暴怒的独角兽从山谷里踢出来的倒霉家伙。

  贝拉把头靠在独角兽的脖子上,看着天空,独角兽雪白的鬃毛标志着它还是一只野生的独角兽,那纯净的白,让贝拉想起了某人的头发,在月光之下像是融化的白银,高贵的像是俯瞰世界的王者。

  六点半的钟声响了,监督生的会议还没有完毕。

  贝拉没有听从柯琳的话早点回家,离开萝丝的小木屋后她直接来到了密林深处,这处浅浅的水塘,安静,魔力丰沛,水边有夏虫的晚唱。

  独角兽的耳朵轻轻动了动,它大概是听到了什么声音。通常情况下独角兽会避开人类,除非它确定没有任何危险。

  过了半分钟后,贝拉也听到了,斗篷在潮湿草地上拖曳的声响,她眯起眼睛,天色已经暗下,模模糊糊看到了白色的轮廓,在水塘另一边,大概有十几米远。

  即使是在昏暗的天光下,贝拉也还是认出了,那是白院的制服,白的那么耀眼而刻板,银色的双排扣反射着仅剩的余光。

  “Limfeir.”贝拉指尖轻弹,一颗略微偏金色的火球在湖面上跳跃前行,最终被对岸那人抓在手里,火光照亮了他的面容,那是一张典型的东方式的面孔,温润而略带坚毅,深灰色的短发在略带湿气的晚风里扬起又落下,暗琥珀一般的瞳孔深处,火光流转。

  贝拉轻咬下唇,握拳,火球熄灭,消失不见。她已经知道对面那人的身份。

  火光再次闪烁,来源于对面的人。他展开双臂,一条条火舌细小如游蛇在他周身游弋,他踩在水面上,荡起一圈泛着火色的涟漪,就像走在平地上,径直向她走来。制服外套着的白色斗篷一同划过水面,像是提灯的引渡人,很美,略带诡异。

  他最终停在离贝拉三米开外的湖边,这个距离他足够看清紫罗兰色的瞳孔在火光下明灭。

  白院次位监督生,由现任监督生一手提拔的三年生——寞翎晨,来自东方,离楠焱家族很近的地方。制服领口白色的铭石光泽温润。

  “你是……红院那位的恋人?贝拉•达伊洛?”他的语气微有讶异,贝拉虽为黑白院双修,不过听从家中的安排主修黑院,很少到白院上课,她在学院的“高权限圈子”中出名,也是拜红院代理监督生柯琳•普林赛斯所赐,学院对此虽不限制,但普林赛斯的做法未免有些过于高调。

  “我是。”贝拉承认,声音平淡,但是她身旁的独角兽却能够感觉到平淡之下的躁动,甩了甩闪闪发亮的鬃毛,打了个响鼻。

  “算是……初次见面吧。”寞翎晨绅士地躬身,“不过我们都没有必要介绍自己。”

  “是啊。”贝拉抬头远远望着森林上空缓缓运行的浮岛,“他们还没散会么?”

  “应该快了吧。”寞翎晨漫不经心地也扫了一眼浮空阵,只能看到巨大的黑影,“剩下一些事由四院负责人亲自交代,就把我们这些次位的打发走了。”

  “听起来像你在抱怨似的,白院那位马上就要毕业,你转正不是迟早的事么?”贝拉嗤笑。

  “你依然对白院抱有成见啊,就像普通的白院学生对于黑院的态度一样。”寞翎晨的声音不咸不淡,“其实两院之间的关系没有你想得那么糟糕。”

  贝拉没说话,轻轻抚摸着独角兽颈侧的鬃毛。

  四院之间存在某种程度上的对立,这是不可避免的,他们的招收要求就决定了这一点。

  寞翎晨所就读的白院,是以治愈和抚慰为宗旨的学院,从中走出的学生大都没什么攻击性,谦逊有礼,对外口碑极佳;柯琳就读的红院,是以社交为目的存在的学院,其中的学生大多是各国、各家族中有头有脸的贵族,象征性地学那么一丁点儿的魔法,在这个聚集了世界各地魔法师的圈子里建立自己的人脉;贝拉就读的黑院,以杀伤性魔法闻名,作风多少有些刻板但实力名列四院之首,因此难免与柔弱的白院起冲突,学生离校后从事的多是一些诸如祭司、杀手之类不是很好听的职业,更是与白院对立;而青院,四院之中人数最少的存在,他们的天赋稀奇古怪无从统一,几乎没有课上只好成天泡在图书馆里,学生大都是从天南海北各种角落搜集来的,总被红院嘲笑出身,反过来又去嘲笑红院的华而不实。

  正因如此——青红院与黑白院双修的学生,被夹在纷争与口水仗的夹缝里不得安生。

  四院的监督生中,阶位最高的不是通常的黑院监督生,而是白院,名为莫拉尔森•依达法拉的五年生,一阶考核已通过,正在等待正式评定,在十七岁的年纪取得如此骄人的成绩,超越了学院的大半导师。

  “我们的监督生身体很差,想必你有所耳闻。”寞翎晨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浮岛黑黝黝的剪影,“他与你们的监督生,在刚入学时就已经相识,这些年也全凭他的照顾了。说到底成见什么的……也只有少数人不明就里,抓着战前的事不放。”

  贝拉听出了他言辞之中的讥讽,不由眯起眼睛。

  “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寞翎晨蹲下,撩起水塘的水,清晰映射的星辉在他的指缝间流过,“你还要留在这里?”

  贝拉心头的怒气更添一分。

  “这里是西恩特,是星空学院,我郑重警告你寞翎同学,在我族的领土上,无人能命令领主离开。”

  “领主?”寞翎晨回头,深深看了她一眼,“的确,不愧是院长阁下的女儿,你们长得真的很像。”

  贝拉懒得再解释,也没法解释。

  从有印象开始她就发现了,自己与父亲在外貌上几乎没有任何共通之处,倒是与凯瑟琳颇为神似,略显圆润的脸庞还有卷发,也难怪多数人都这么认为。

  真相如何呢?她自己并不是很清楚。达伊洛家族对外宣称她是星空学院与西恩特的唯一继承人,剩下的任由世人猜测。

  “既然你是白院的次位监督生,那我向你打听一件事好了。”强压下心头的不快,她若无其事地说道,“至于是否触犯权限,你自己拿捏分寸好了。”

  寞翎晨回头瞥了他一眼,没有任何表示。

  贝拉也懒得理会,“星城八楼的左边的画廊尽头,有什么东西?我是说除了至尊们的画像之外?”

  寞翎晨的动作有瞬间的僵硬,片刻之后用一种沉郁的声音回答了她:

  “是世上仅有的三张至尊和他们「伴侣」的画像,”寞翎晨纠正她,“你知道「伴侣」么?他们是至尊在一生中最为亲近和信任的人,在至尊没有登位的时候保护他们,在他们登位之后辅佐他们,只有第三任至尊例外,她的画像上只有她一个人。”

  “她的「伴侣」没有被画在画像上?”贝拉觉得脑子稍微有点不够用。

  寞翎晨翻了翻白眼,略带鄙视,“如果按书上所说,是因为她的性格冷漠,不愿信任任何人。通常被视为仁慈与怜悯的化身的至尊们,只有这一位,用了很多贬义词。”

  “还有别的么?那么长的走廊就挂着三张画?”

  “还有夺走第三任至尊性命的利剑。”寞翎晨缓缓说。“十多年前的那个清晨,她就是这么死的,在位时间最短的至尊,只有四年,身体被那利箭贯穿,没有人愿意提及。”

  “说起不愿提及,好像是因为……一个传闻吧。”贝拉似乎模模糊糊有了印象,似乎是米莉安说的?

  “嗯,那是五年前的事了,我也是听学姐说的。某天午夜,来巡查的导师看到了,圆月的月光从走廊的尽头也就是那扇窗子倾泻进来……照在那副画上,他清楚地看到,在第三任至尊的身旁,站着另一个人。这件事在学园疯传。但问他那个人是谁的时候,他就是不说。我们认为,画上的那个人就是至尊的「伴侣」,他可能现在还活在这个世上,并且有一定的声望。但从这事之后,这里就取消了巡查,月圆时即成为禁地。”

  “是谁看到那些的?”贝拉转头问寞翎晨。

  “你想找他聊聊是吗?很遗憾,传闻可怕就是因为,那个事过后三个月,他就不明不白的死了。身上没有伤,也没有魔法的痕迹。”

  “被灭口了?”贝拉惊出一身冷汗。

  “谁知道,据说至尊的心绪谁也看不懂,发现秘密的人,是不允许活在这世上的。”寞翎晨的声音之中听不出丝毫的畏惧,像是在讲述一件稀松平常的事。

  “你也是远东家族的人,”贝拉再度眯起眼睛,“关于她你听说过什么吗?”

  “至尊并不是在极东长大的,而是在这里,在西恩特,所以你问我也没用,她那仅有二十年的短暂生命,有一半都在这里消耗。”

  贝拉还没来得及表示震惊,细微的破风声从高空传来。

  “散会了啊。”寞翎晨站起来,“红院那位来找你了,他怎么知道你在这里?”

  贝拉摇了摇头,望着那束愈发明亮的金色魔光轻声说道,“不论我在哪里,他都能找到。”

  一声轻响过后,暗红的制服后摆也缓缓垂下,柯琳望着贝拉,眉头微微皱起,贝拉乖乖地走到他身边去。

  “已经没事了么?”他轻触贝拉的额头,“西莉丝草不是很好解决的东西。”

  “你已经知道了?”贝拉有些惊异,他在红院,与黑院相距老远。

  “在这所学院,只有我不想知道的,没有我不能知道的。”柯琳轻笑,看着她的眼神中满是宠溺。余光扫过还在一边当不协调发光体的寞翎晨,没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拉过贝拉的手,周身闪烁起暖金色的光,升向高空。

  “刚才那人是白院的次位监督生寞翎晨吧,”高空的乱流之中,柯琳问她,“你觉得他怎么样?”

  “很讨厌的家伙,”贝拉的评价很简洁,“实在没有任何好感。”

  柯琳不由笑了笑,“那是他的说话方式,这和他的家族有关,别放在心上。”

  贝拉沉默地点头,想了一会又小心翼翼地问,“柯琳,你听过第三任至尊的「伴侣」的传闻吗?”

  握着她手腕的纤长手掌猛地一紧,那凶猛的力道,贝拉几乎听到了腕骨的惨叫。下一秒意识到他们停止了飞升,正悬浮在高空之中,柯琳望向她的水蓝色眸子深处,有着她从未见过的惊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