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太子,你不乖

更新时间:2021-02-22 23:59:58

太子,你不乖 已完结

太子,你不乖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太子殿下 分类:穿越 主角:周芷周 人气:

主角是周芷周的小说《太子,你不乖》此文是太子殿下原创的穿越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周芷月与东方志成亲之日,东方志在婚房里妤侍女作乐,给周芷月一个狠狠的下马威。一通戏耍下来,小媛本想看到周芷月出丑,不成想周芷月对这场刻意演出的好戏照单全收,全称始终客气温柔。东方志处死了心狠手辣的小媛,东方志在宫中求的灵药,为生死一线的周芷月捡回了一条命。并且因祸得福,周芷月转醒,别扭的东方志不肯承认自己其实已经对周芷月动了心,更是不愿让周芷月知道为了求灵药致使自己受伤,所以固执的不愿去见周芷月。...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天色微亮,周芷月终于忍受不住,在墙壁旁睡了过去,就在她睡着之后,宫女婉月也缓缓醒了过来,推开趴在自己身上昏昏睡着的东方志,轻手轻脚地出去了。

微亮的天空下,外面空荡荡的,因为新婚夜,按照规定外面是不能有宫女在的,为了防止太子与新娘间的床底声音被外人听到,所以这件事应该也是没有人知道的。

婉月心里的惶恐更加盛大了,如果被发现,自己估计就会被这宫里的眼色给排挤死了,但自己也似乎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只好按照一个宫女该做的事情,去房间里洗漱了一下,把昨夜的事情用清水洗去了所有痕迹,然后打扮一番,成为一个普通宫女的模样,进入后宫中。

还好,一路上安安静静地,看样子是没有一个人发现自己。婉月长吁一口气,意识到现在还比较早,而昨晚因为云雨之时,睡得并不算安稳,所以干脆瞅准自己的铺子,又躺了下去,呼呼大睡起来。

新婚房间里,东方志反转了身子,因为昨晚太过于用力了,所以现在疲惫的感觉蔓延到了全身,继续昏睡着,而周芷月依旧是躺在墙壁旁,脸上的泪痕还没有完全干掉。

过了一会,天色大亮,屋外已经有宫女前来敲门了。这是按照规定,在今天早上的时候,会有皇后派来的丫鬟,专门来这里敲门。

示意两个人要赶快醒来,去拜见皇后和皇帝,而丫鬟在这个时候,也要收走新娘子的染红巾。

所谓染红巾,其实也就是新婚之夜,处子之身失去时,所流出的血液而染成的布条,这是按照东方国的习俗来的。

周芷月当然意识到这一点了,但是情急之下自己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去做了,因为昨夜她并没有与东方志行云雨之事啊,下体自然是不会流出鲜血的,但是总不能把这样的事实转告给皇后吧?

想必皇后因此绝对会勃然大怒,惩罚自己就不说了,可能连带着太子东方志也要受到惩罚吧?

作为刚进入这一个陌生环境的周芷月,当然不希望这件事被公之于众的,不然如果传出去的话,自己以后再皇宫中可怎么生存啊。

如果一旦传到了外面,被那日前来吃酒席的名流百姓们知道了,再传到天下,当真是给皇家贵族丢了大脸了。

心里这样想着,周芷月心中生出了一个方案,转头看到还在床上呼呼大睡着的东方志,她觉得自己必须做出些什么,掩盖住这件事请。

如果是东方志,想必也不希望这件事请被外传出去吧,所以自己比如把手指割破,染在布巾上,是不是也可以呢?

丫鬟在外面敲门以后,按照惯例第一次只是提醒,至少要有半个时辰的时间,是给两位新人起床做准备的,周芷月看到还在呼呼大睡的东方志,觉得自己还是有时间的,急忙从床上抽出来了那张布巾,拿在自己身上。

可是,在这里左右翻找,始终都没有找到能够割破手指的刀片啊,周芷月心中升起了淡淡的哀伤。

就在这个时候,大概是半个时辰过去了吧,屋子外面的宫女敲了一下门,这让周芷月一下子着急了起来,如果再不赶紧的话,这宫女一旦推门进入,自己可就难堪了。

在第二次敲门声停息之后,周芷月急中生智,立马把手指放在了自己的嘴唇这里,一口咬了下去,登时血流如注,流淌在了布巾上。

仅仅是一刻钟,这布巾上就被染红了鲜血,周芷月赶忙把手指往后面抹去,用另外的布条把自己的手指层层包裹了下去,然后匆忙走向外面。

门并没有大开,只是露出极小的一个缝隙,缝隙间周芷月把布巾递了出去。

外面是宫女当然立刻就明白是什么意思了,看样子是两个人还比较累,睡得比较熟,所以只是先把毛巾给递出来,待会再缓缓穿衣起身吧。

宫女在外面嘱咐了寄居,说是皇后和大家都在厅堂之中等候着她们两个呢,要她们速度快一点,周芷月在屋中也不知道该怎样回复,就喃喃地一句‘嗯’,急忙关注了门。

宫女把这布巾放在托盘之上,在用一个盖子给盖住,就这样在队伍的护送下,送往了皇后的大厅处。

周芷月转身,背靠在木门这里,身体因为恐惧都冷冰冰地,她猛然看到,不知何时这东方志竟然坐在了床上,睁大的眼睛看起来一点也不像一个刚睡醒的人。

“你……”,周芷月有些疑惑出来,想问出来却不知道怎么说出口,终于还是缄默了,倒是这东方志,一脸坏笑的样子,好像刚才的事情他全部都看在眼睛里似的。

周芷月一想坏了,如果刚才自己做的事情他全部都看在眼里了,自然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可究竟会对自己有怎样的看法啊!

“你刚才那么做,就是为了掩人耳目吧?”,东方志明显带着的是冷嘲热讽的语气,说道。

这似乎还是周芷月长这么大,第一次听到这东方志的声音,听起来虽然内强中干,强健有力,但是这包裹着浓浓的嘲讽之意,依旧是让周芷月一下子就羞红了脸,低下了头。

“放心,这件事我是不会与外人说的,不过你也把成为太子妃的心思给放下吧,我堂堂太子,将来东方国的皇上,怎么能娶一个脸上有如此斑点的人为妻呢?所以你只需要挂一个名号就可以了,其他都不是你的”

听到这样的话,周芷月内心反而开心起来,其实她内在何尝不就是这样想的呢,只需要挂一个名号就可以了。

至于其他,就以后再说吧,大不了像以前古书中所写的一样,一辈子被打入冷宫中,孤独终老,不过每日能与书为伴,长相厮守,每天看庭外花开花落,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啊?

东方志看来非常不屑于周芷月,这种眼神看来几乎是越来越恶心的状态,站起身子穿上了自己的衣服,说道:“赶快整理好,与我去母后面前报告吧,虽说我们不可能恩爱,但是在外人面前,却需要表现一下”

因为昨晚只是坐在地面上,依靠着床边睡觉,所以周芷月原本的衣物还在身上穿着,只是稍微有些脏了,用布条稍微一抹,就亮白如新了。

东方志看来也是会自己打理的人,对着铜镜自行整理了一番,便打开了门。

门外温暖的阳光一下子就照射进来了,在温暖阳光的包裹中,东方志缓缓转过身,对身后的周芷月说道:“别给我表现得太丢脸,昨晚的事,从今往后你一个字也不许说,知道吗?”。

这句话用的却是极为严厉,极为认真的语气,似带有一些恐吓意味,一下子就吓到了还在整理者的周芷月。周芷月立马转过头,看着一脸认真的东方志,点了点头。

出了大门以后,不远处就有一些宫女在行走着,看来应该是在浇花,东方志摆出了自己作为皇室贵族应该有的气势,大摇大摆地走了过去。

而紧跟在身后的周芷月,低着头害羞地走过,不过在不经意间她还是看到了,在这群浇花的宫女里,有一个就是昨天晚上被东方志强要了的女孩。

周芷月几乎可以肯定,东方志绝对看到了这个女孩,但是出乎意料的东方志却宛如无视,大摇大摆地离开了,反倒是周芷月,看到的瞬间,更加羞红了脸,低下了头。

周芷月也看到了这个婉月,在发现经过的两个人是太子和太子妃的时候,也在瞬间低下了头,看来她自己也非常不愿意面对昨晚的事情。

倒是四周的其他宫女,好像并不知情昨晚的事情,看到太子经过,按照要求一下子都低下了脸庞。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