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耽美 > 师兄请配合

更新时间:2020-07-27 14:33:24

师兄请配合 连载中

师兄请配合

来源:落初 作者:五爷吉祥 分类:耽美 主角:简阕雪狼 人气:

《师兄请配合》是五爷吉祥写的一本耽美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师兄请配合》精彩章节节选:#强强,#年上清冷腹黑(炎煜)X尬撩嘴贱(简阕)第一次见炎煜,他对他男女不分人畜不忌地欣赏。本来以为惊鸿一瞥都是过眼云烟,却没想到缘分这东西其实妙不可言。既然如此,就别怪他扮猪吃虎,生冷不忌了。在琢磨好怎么下嘴之前,简阕每天护食,从早到晚围着他转。炎煜终于被他转得不耐烦了。简阕:“干什么?等等,你等等!这姿势不对!重新来一下!”————这并不是底线————这是迷弟因为看走了眼,误撩本命,驾车未遂反翻车的事故现场。“你到底是什么人?”简阕惊了,“你不是姓凌?”“姓炎,炎煜。”“我……”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只要有“耐心”,孩子们就都能“通情达理”。

小北的巴掌挨个扫荡完这群孩子的屁股,还顺便收拾了一只笑得肚皮朝天的雪狼。

终于,一场混战成功结束了。

简阕刚才先后煮好的两锅粥,还没端上桌就都被人来疯的孩子们闹腾掀了。这会儿在小北的温和治理下,孩子之间已经气氛友好,秩序井然,他急忙重新刷锅烧水,煮了新米。

折腾到傍晚,他才端了一碗热粥来到床边。

高热让小男孩的双眼蒙着一层水雾,睫毛湿哒哒的,苍白萎靡的小脸更显得楚楚可怜。然而,这小可怜拒绝喝粥,小嘴抿得死紧,在简阕眼里就瞬间可恶了。

这间小庙不是官府承包的收容所,有来者不拒的义务,简阕也从来不是块当奶***好料子。

他把碗往旁边轻轻一放,也不逼他了,只笑道:“小宝贝,是不是嫌弃不加山珍海味的白粥?那就告诉我你到底是谁家孩子,我马上送你走,否则明天一早,我就把你扔到后山喂鸟,怎么也不会让你饿死在小北这里。”

男孩:“……”

……你之前说好的把我送去紫焰阁呢?

小孩子很识时务,简阕的态度明确之后,他就舔了舔发干的嘴唇,从善如流地伸出小手去端粥碗了。

简阕先一步把碗端在手里,确定他会合作之后,才一勺一勺地把粥喂进他嘴里。

男孩别别扭扭地垂着眼,就像背负着天大的屈辱,半推半就,忍受着他的伺候。

喂完这碗粥,简阕的汗也下来了:这到底是哪里来的金枝玉叶……

“伺候不起”的预想终于被坐实。

当晚,简阕没走,留在庙里守着他,见他高烧不退,一身病痛,明明没有睡着,却也不睁眼,只是默默忍耐,终于让简阕有点心疼。

他迟疑了片刻便侧身躺下来,动作很轻,小男孩却警惕地睁了眼。

“嘘……别怕,小宝贝,没事。”

简阕说着,便握了握手,让一身寒凉的真元聚在掌心,然后把它轻轻覆在了小男孩的额头上。

男孩顿时怔然而僵硬。额头的冰凉感让他昏昏沉沉的头变得清明起来,全身的不适都好像在这一刻减轻了。他睁着眼,毫无焦距似的望着破庙的屋顶,安静了片刻,便缓缓闭上了眼睛。

简阕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睡着了,听他的呼吸比刚才平稳,知道他舒服些了,也就没有移开手掌。

宁熙在床边看了一会儿,忍不住打了个哈欠,猜测小孩已经睡熟,便拖着大尾巴跳上床去。正准备团起来睡觉,却被简阕抬脚一踹,咕噜一头栽到床下。

“地上睡去,别压着他。”

雪狼就地打了个滚,站起来半天才反应过来自己这一落千丈的待遇,没有办法,只能怨毒地瞪了简阕一眼,一路嘤嘤嘤地爬去了小北的床。

“小北,我的心好冷,快抱紧我。”

“滚。”

“这种时候就不能别装了?你要是实在害羞,我抱着你也成啊。”宁煕说完就化了人形,手脚并用往上缠。

小北的头皮顿时有要炸裂的意思,他知道宁熙跟着简阕久了,近墨者黑,说话愈发一个调调,可简阕的行动力不足,下流基本止于口头,宁煕就大有将前浪扑死在沙滩上的趋势了。

他用力推着宁煕的胸口,咬牙切齿道:“……我不是装的!……不要钻我被子!你是狼!宁熙你!你根本不怕冷!欠x的死妖精……我没让你变成人!不许脱衣服!你他娘的给我滚!快滚!”

“……”简阕听着他俩窸窸窣窣的动静,无声地笑了笑。

宁熙这只比猫怂比狗贱的狼,正经本事没有,偏偏每次都能把他家老实巴交的小北逼得飙脏话,也是没谁了。

简阕笑着转回头,正看见混黄的灯光里,身边的小男孩又睁开的眼睛。

简阕轻轻拍了拍他的脸:“别理他们,睡吧。”

小孩的目光似乎朝他斜了一下,如果不是因为身上的伤让他动弹不得,他应该会恨不能嫌弃地背过身去。

“……”

这夜之后,简阕又为这孩子破天荒地连续几天留宿在山里。

虽然小孩没有半点感恩的心思,宁熙却高兴得尾巴都快甩掉了。

他已经很久没有和小北朝夕相处过,兴奋得像条大白狗子,每天围着小北祸害,几天下来,已经把小北搞得生不如死。

小伤患的恢复力相当惊人,三天过后,他不止退烧,连肚子上的那条伤口都愈合成了一道红线。

不过他好是好了,却还是不肯开口说话,总一声不响,谁也不理。

庙里的孩子们,甚至连小北和宁熙都认定他是个哑巴,只有简阕抱胸摇头道:“他大概认为我们凡俗之辈不配听见他的仙音?”

宁熙噗嗤一乐,转头颠颠地缠小北去了。

自从第二天能下床,小男孩就从早到晚独坐在庙后的长椅上,安安静静,活脱脱是个精致漂亮的摆件。他身上不止没有一丁点孩子气,甚至连半点人味都闻不见。

简阕无事可做,就每天都在庙后陪他消磨时光,甚至还很有兴致地凝聚真元,变几只银光灿灿的蝴蝶鸟雀什么的逗着他玩,就像当年他逗着这么大点的小北一样。

可惜,当年的小北无趣,大多时候对他的努力没多少反应,如今换了这货就更过份了,简阕常常把自己都逗笑了,抬起头来却见男孩只是漫不经心地居高临下,看智障似的眼神十分冷漠,瞥他一眼都是施舍。

不过几天下来,简阕仍然在他身上锲而不舍地挖掘出了一些乐趣。比如对他动手动脚的时候,他睥睨无双的神情就会因为扭曲而变得鲜活,要是再搂着他喊上几声宝贝,那孩子定然会恼羞成怒,甚至为了不让他靠近而对他拳打脚踢。

小北默默看着简阕被那孩子踢了一身鞋印还在大笑,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神色黯淡,宁熙在一旁撞了一下他的肩:“别理他,贱死他得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