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短篇 > 一朝霸主:挚爱后宫

更新时间:2021-04-05 18:53:51

一朝霸主:挚爱后宫 已完结

一朝霸主:挚爱后宫

来源:掌中云 作者:小妖 分类:短篇 主角:荣灵羽 人气:

经典小说《一朝霸主:挚爱后宫》由小妖所编写的短篇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荣灵羽,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孤独迹云这位顺应天意的女帝坐稳了江山十年后,将元昊朝发展到了一个新的高度,本以为她会在等太子殿下再大一些的时候禅位,却不曾想十年后的除夕夜,她秘传了当朝的丞相陈绍民进了她的内殿,将一封传位给太子的诏书交到了他的手中。 欧阳思逸在陈绍民的陪同下连夜加急来到了这峨眉山顶,亲手将母皇的尸首葬在了父皇墓碑的身边,扣下了三个响头。 之后每年的除夕夜,据有人看到,自那两座墓碑之上,总是会有两只雪雁立在上方,久久不肯散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住手!”巡逻的官兵跑了过来,那两名男子互看一眼,飞身跃入了房顶,瞬间消失。 “姑娘!姑娘!”几名官兵去追凶手,一个人留了下来,蹲下身子,翻过了孤独迹云的身子,看到她的面容,一颤,“这不是皇后娘娘吗!” 皇后在宫外遇刺可不是小事,立刻抱起浑身是血的人,他想了想转头跑去了将军府邸。 “大哥大哥!快开门!”宇峰抱着孤独迹云腾不出手,用脚踹着自家大门。 正在院子里练剑的宇垣听得响动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快速走了过去,拉开门一看弟弟慌慌张张抱着一个女人就冲了进来,不觉一惊。 “大哥!有人要害皇后娘娘!” 此时宇垣才看清楚这个女人的面容,心口被揪起,丢下了手中的剑,从弟弟怀里接过孤独迹云:“去叫大夫!还有千万别让爹知道这件事!” “是!大哥!” “人怎么样了,华大夫!”见华大夫出来,宇垣立刻走了过去。 “腹部伤口没有伤到要害,自是无碍,只是背部的那一刀却是凶险擦过心脏!” 一听此,宇垣的心都提了起来,双拳握得咯咯作响。 “能不能撑过去,就看今夜了!” “那劳烦华大夫今日就留宿于此,若里面的姑娘再有何事,也方便您诊治!” 让下人带着华大夫去就近的客房先歇着,宇垣推门走了进去,依稀还可以嗅得血腥的味道,宇垣轻轻走近床榻边,看着趴在床上皱着眉的孤独迹云,蹲下身子,手敷上了她的眉脚:“别这样轻易丢下爱你的人和你爱的人!” 次日夜 巨壑知府衙门的大堂 欧阳逸看着桌前摆放着的青菜萝卜,皱了皱眉,旋即看向章贺年。 荣玲珊不高兴地拿着筷子扒拉了一下这清汤寡水的晚膳,从昨日来到这狗不拉屎的地方就没吃上一顿好饭,本以为今晚章知府在这里设宴能吃顿好的。 欧阳逸倒是什么表情也看不出,眯了眯眼睛看了章贺年和一旁的荣安一眼,执起筷子夹起餐桌上的菜,放进了嘴里:“朕能和巨壑的百姓一起同甘共苦倒还不错!” “皇上!这些菜怎么能吃得嘛!”拽着欧阳逸的衣摆,荣玲珊嘟着嘴抱怨了起来。 “珊儿!怎能如此娇纵!这巨壑的百姓现时恐怕连三顿饱饭都吃不上!” “爹,你不是都捐钱来了么!”嘀咕着,荣玲珊不高兴地咧了咧嘴,“要是不够就再多捐点呗!” 听了这个没有大脑女儿的话,荣安简直都快要被气死了:“你!” “爱妃尝尝这个萝卜的味道,还是不错的!”夹起了一根萝卜丝轻轻放在荣玲珊的碟子里,欧阳逸瞥了眼荣安,斜了斜唇角,对站在一边的银醇还有侍从们招了招手,“这里不是皇宫,不必如此拘束,都坐下来一同用餐好了,哦,对了章大人!” 欧阳逸放下筷子看向章贺年,章贺年微愣立刻转过身子恭敬地听着欧阳逸接下来要说的话。 “朕今天闲来无事去外面转了转,这知府衙门外貌似还有好多灾民,不如就请到这儿来,与我们一同进餐吧!” 含着淡淡的浅笑,欧阳逸重新拿起筷子夹起一口菜放入口中细细咀嚼,转目看向一脸不高兴的荣玲珊:“爱妃今天身上好香啊,不知是用了什么泡身!” 荣玲珊一听立即兴奋起来,放下筷子:“臣妾是用的薰草,没想到这鬼地方居然还会有这种高档香料!” 把身子往欧阳逸那边凑了凑,荣玲珊说不出的高兴。 没注意到荣安那边脸色都绿了。 章贺年尴尬地起身:“那臣就去把那些灾民请进来!” 欧阳逸点了点头,等章贺年还未迈出一步就又被欧阳逸叫住了:“等等,章大人,您这里还有如此罕见的薰草!” 众所周知这种薰草可是从不会生产于巨壑这种地方。 价格也是不菲,如今巨壑逢此大难,他还能进的这东西巴结荣玲珊,就可见这个章贺年定不是个清清白白之人。 额头上冒出了一层细细的汗珠,章贺年笑着,措辞道:“臣的夫人正好还存有一些这种薰草,臣就给荣妃娘娘送去了些!” “呵呵,章大人对朕的爱妃没想到如此体贴呢!”依旧含着淡淡的笑意看着章贺年。 章贺年吓得汗顺着鬓角就淌落到了下颚。 “哈哈哈,朕说笑的,章大人不必挂心,朕反而还要谢谢章大人呢!” 扯着嘴角僵硬地笑着,章贺年缓缓退了下去。 荣安坐在那里,放在膝上的手开始微微握拳,瞪了眼自己那个傻女儿。 这顿饭吃的最乐呵的恐怕还是那几个灾民了,他们一开始还很拘谨,但见欧阳逸这位当朝天子平易近人的温和态度,立刻就放松了下来,这一餐下来,就听着他们和欧阳逸打成一片的说笑声。 惹得荣安和章贺年等人尴尬万分。 燕京都城将军府 “嗯!”几声呻吟,梦中的孤独迹云睡得很不安稳,宇垣皱了皱眉,握紧了对方的玉手,看向那快燃尽的蜡烛。 床上的人打了一个激灵,猛得睁开了眼睛,沉重地闷哼一声。 “别乱动,你伤得不轻!”宇垣坐到了床榻旁,匆忙说道。 孤独迹云虚弱的抬起眸,有些诧异,费力地呢喃:“宇垣将军!” “你等一下,我去叫大夫再给你看看,别再乱动了!” 孤独迹云眨了眨眼睛,后背很痛,她已经无力再挤出一个字了。 宇垣立刻跑到了隔壁,请来了华大夫。 华大夫检查了一下孤独迹云的伤口,又开了几方药交给伺候着的丫鬟们:“每包一锅熬成一碗,三餐过后按时给这位姑娘服用。外敷的药三个时辰换一次!” “华大夫,她怎么样了!”宇垣看着又昏睡果区的孤独迹云急迫问道。 “已渡过最危险的时期,好生将养着应该可以恢复个七八成!” “七八成?什么意思!” “这姑娘本身就体质弱,老夫从她脉象看,她之前应该也受过重创,早已有了隐患,如今再受这么重的伤,已是伤上加伤。想要恢复到常人的体质很难!” 等华大夫离开,宇垣让人看着孤独迹云,打算出门,恰好碰到自己的父亲,宇非凡。 宇家是从外朝投奔到元昊国的,自宇非凡,曾在欧阳逸刚登位不久在平定叛乱的战役中立了大功,便被提拔为上将,之后屡建奇功,便被欧阳逸封了侯。 后他的儿子宇垣更是长江后浪推前浪接替了父亲的雄风镇守在边关,为元昊朝立下来汗马功劳,更是得到了欧阳逸的重用并结拜为兄弟。 只是宇垣这个爹很不喜欢自己入朝为官,同时对自己和欧阳逸关系亲厚这件事总是有意无意在提醒自己,还是离皇家的任远点。 对此,宇垣甚是不解,但他毕竟也是个孝顺的儿子,表面上不忤逆他,背地里依旧我行我素。 这要是让宇非凡知道皇后娘娘在他们府里,并还被不明人刺成重伤,那肯定会是让自己把人立刻送回宫里! 这刺客还不知道是什么人,自己怎么能放心把人送回那暗藏汹涌着的皇宫? 而且据自己的调查,要杀害欧阳宸和欧阳羽芊的幕后人绝不那么简单! 送她回去无疑与是送羊入虎口! “爹!” “你这是要去哪!”宇非凡皱了皱眉,背着双手问道。 “阿峰不是今夜在衙门当差吗,我去看看他!” 宇非凡点了点头并没有怀疑宇垣的话:“他也不小了,该让他锻炼锻炼,你总是惯着他吧!” 宇非凡的口气里虽是有埋怨,但多半却是欣慰。 宇垣笑着,出了府。 “哥,这里就是我们发现皇后娘娘遇害到地方!”宇峰指着乌衣巷口,“只留下一顶轿子,被送回了衙门!” 宇垣点了点头蹲下身子,地上还留有血迹,他叹了口气:“有人看到凶手的样子了吗!” “天色太黑,都没有看清楚,不过皇后她应该是看清了。对了,哥,她醒了吗!” “嗯。醒过一次,你告诉衙门,人被你带回了府里!” “是,但我没说是皇后娘娘!” 宇垣凝重地拧起眉心:“这件事可大可小,别声张,等有了眉目再说!” 宇峰也担忧地蹙起了眉:“可是哥,一个大活人留在府里,爹他早晚会发现!” “等过些日子等她伤势稳定一些,我会送她去别处的!” “只能这样咯!”耸了耸肩,宇峰四处转着,“这皇后娘娘怎么这么晚会来这里!” 深吸一口气,宇垣一时还回答不出弟弟的问题,正要开口,便见房顶黑影闪过,警觉的宇垣纵身追去,宇峰亦跟了上去,只是后者的功力尚浅,没能追上他们。 “站住!”宇垣紧跟着那个黑影,厉声喊道。 对方回了回头,加快了速度。宇垣怎么能让他如此轻易地溜走,她很有可能就是谋害孤独迹云的凶手! 黑影见逃脱不掉,索性停下了步子,从腰间迅速抽出一把软剑就朝宇垣挥去。 宇垣迅速躲开,拔出了自己的剑,对方招招狠辣,显然有要置自己于死地的意思,从他的身手和招数来看,很像是杀手! 被对方的软剑逼得节节后退,对方趁机想要溜走,宇垣怎能就此放过继续纠缠了上去,几番交手下来,宇垣是摸清了对方的路数,也不强攻,继续和他磨。 对方显然是没了耐性,从怀里掏出了暗器朝宇垣掷去,宇垣应声倒地。 对方冷笑一声飞快得踩着屋顶的瓦砖离去。 宇垣勾起嘴角手里握着那枚兵器和他拉开了一段距离后跟了过去。 直到跟到宫门口,宇垣就停下了脚步,一股不安涌上心头,果然真正要害孤独迹云的人在宫里。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