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余生暖阳都是你

更新时间:2022-05-18 08:04:38

余生暖阳都是你 连载中

余生暖阳都是你

来源:落初 作者:淡若荼靡 分类:都市 主角:程欢嘉禾 人气:

火爆新书《余生暖阳都是你》是淡若荼靡所创作的一本都市风格的小说,主角程欢嘉禾,书中主要讲述了:程家被逼破产,父亲自杀身亡。留下母亲,弟弟还有她。五年前,程欢因为同霍擎苍恋爱,遭到霍家强烈反对并且拆散。程家遭受灭顶之灾,接下来五年,程欢努力走出困境,却不想在即将结婚之际,清淡的生活再起波澜。家族仇恨,误会,都是两个人感情和互相折磨的阻隔。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来来往往的急救车,印着京都第二人民医院字样,在门口穿梭往来,空气中缀满的紧张氛围,让程欢全身的毛孔都涨满了担忧。

“师傅,不用找了。”

打开车门,从包里掏出钞票,递给司机,转头一路小跑。

担心程浩,走得有些太急,只觉脚上一崴,程欢疼得不禁轻唤出声。“啊……”

扭头一看。

鞋跟被死死夹在路的缝隙之中,程欢使出吃奶的劲儿,也没能拔出来。

新婚之夜被卖,霍擎苍突然出现,妹妹有了丈夫的孩子,浩子如今还躺在医院,情况不明。

这***到底是个什么大日子啊,程太太不是笑意怏然说找人看的黄道吉日吗?

要死,就连鞋,都和自己作对。

银色高跟鞋上缀满的水钻,灯光映照下,熠熠闪亮。

这,可是她和陶嘉禾一起选的婚鞋。

懊丧垂头,指尖冰凉,水雾瞬间涨满眼底。

程欢索性将脚从鞋中抽离,脱下另一只鞋,扔到旁边的垃圾桶里,光着脚走进医院大门。

脚踩在地上,冰凉,却没有程欢此刻的心冷。

她和陶嘉禾都在这家医院任职,昨天还喜气洋洋地给大家发着喜糖,短短一天,却已经变天了,一切都变了。

眼里噙着泪,每走一步,程欢都不禁疼得咧嘴。

“那不是程欢吗?出了这样的事,她竟然还有脸回来。”

“这有什么,昨天新婚之夜,都能和秦大少搞在一起,那种女人,就是个攀附权贵的轻贱之人,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瞧瞧人家的手段,你们可得好好学,以后说不定也能钓上个金龟婿什么的。”

“快走,快走,不要多管闲事。”

几个护士从她身边走过,闲言碎语一字不落溅入程欢的耳朵里。

这些人,不是和她一个科室,程欢并不认识。

想来,被卖给秦子墨的事,已经让她成了医院的“红人”。

无暇顾及,程欢径自朝着往楼梯方向走去。程浩的病,才是她现在最关心的事。

住院大楼六楼一个最角落的病房,是程浩的房间。

程家自破产后,生计都成问题。如若没有程父老友的帮忙,京都二医院,程浩岂能有个病房住着。虽说是三人间,配套设施也不完善,程欢已经很满足了。程家拿不出医药费的时候,程欢去医院财务说说,还能拖欠些时日,这才是最重要的原因。

如今的程家,仅凭程欢一个人的薪水度日,捉襟见肘。这两年,也全靠有了陶嘉禾的相助,程浩的病才得以继续治疗。

陶嘉禾。

这三个字,如刺穿喉,梗咽难忍。

深呼吸,褪去众人异样目光,程欢一把推开病房门,大声喊道:“浩子。”

“姐”程浩斜靠在病床,看着电视,开心地吃着苹果,顺口应了。

久病在床的他,早已经习惯了医院里的生活。

“欢欢,你可来了,你这一天都到哪里去了?电话打不通,人也联系不上,可把我急死了。”

“姐,妈都念叨你一天了。”程浩狠咬一口苹果,转头对程浩笑道。

程母站起身,一把将程欢拉出病房。

“欢欢,医院在催缴医药费了。今天早上浩子的药就已经停了,明护士说是院里下的令。我刚才已经拜托白医生,可他说做不了主。欢欢,你快想想法子,浩子的药可不能停啊。他的病,你是知道的。”

院里下的令?

程欢嘴角一撇冷笑。

再明显不过,肯定是秦子墨那个龌蹉小人,昨晚没有得逞,拿出院长儿子的身份,背地里使坏。白医生是程浩的主治医生,以前医药费的事,都是程欢拜托他从中协商的。

“欢欢,你快去呀,浩子的病可等不起。”程母焦急难掩,握住程欢的手,紧了又紧。

程浩被停药的后果,她身为护士,比程母更为清楚。

“妈,你不要急,我这就去想法子。”

一甩头,程欢急急往前奔去。

旁边病房走出的护士,推着输液瓶,听见了母女俩的谈话,站住。

“程妈妈,你就不用担心了。只要程欢出面,别说你儿子的药不用停,说不定这医药费以后也不用交的啦。”

说完,冷哼一声,走了。

程母不明就里,愣愣站在原地。

刚巧,明护士查完房,从病房过来。

“明护士,刚才她的话是什么意思?”程母一把拉住了她。

手上太过用力,明护士手里拿着的文件夹“啪”一声掉落在地。

当即,明护士脸色变阴。

“程欢的事,难道你还不知道?新婚之夜就给陶医生戴绿帽子,勾搭的竟然是秦院长的儿子。被陶医生捉奸在床,当场打伤秦大少,听说伤得可是不轻。等着吧,明天你儿子就得回家了。”

平日里程家经常拖欠医药费,明护士早就看不顺眼,话里话外,一点也不客气。

尖酸刻薄的话,响彻楼道。

不止是路过的护士侧目观望,这个时候,已经有不少人从病房门口伸出脑袋,听了后,窃窃谈论。

众人的目光,一致投向程母。

程母心中一急,眩晕袭来,身子晃了晃,赶紧扶住病房的门框。

“明,明护士,你开玩笑的吧?”程欢怎会是她口中所说,干出那般卑耻之事。

明护士捡起地上的文件夹,嘴一撇,幸灾乐祸。“呵呵呵,是不是真的,去问你的好女儿。”

“不会是真的吧,程家女儿看上去不也不像是轻贱女人。”

“明护士都那样说了,还能有假。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呐。昨天还在发喜糖呢,唉。”

“你瞧她家那穷酸样,经常拖欠医药费。傍上个小开,也很正常。”

……

私语满楼,声音虽不大,却字字钻心。

程母依在门框上,步子竟没法挪开一步。

程家虽已破产,但也是清白人家。从小,程母言传身教,就是希望姐弟俩能屏直立行。没想到,今天却被人戳脊梁骨。

远处,程欢已经走到了过道尽头,脊背绷得直直。

她现在唯一能做的,是用这种方式,和这些流言蜚语抗议。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