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宁可余生不相见

更新时间:2022-11-22 11:23:17

宁可余生不相见 连载中

宁可余生不相见

来源:微小宝 作者:那里有朵火折子 分类:都市 主角:罗曦茵西柚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宁可余生不相见》的小说,是作者那里有朵火折子创作的都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在外人看来,罗家这姑娘秀外慧中,品学兼优,尊老爱幼,微微笑起来时露出的酒窝最是招人疼。罗西柚,出生时病重被亲生父母无奈之下丢弃在医院,二十五年后被接回,为她的亲生妹妹移植骨髓。同样的出身,妹妹却生活在富庶和光芒之下,连缺失的那部分生命,都由她补给了回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二】罗西柚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 医院实在无事可干,即便护士会拿来杂志给她解闷,vip病房还有电视可看,但但凡她醒着消磨时间的时候,就会有人在旁边陪着她。 有时候是宋青蓉,有时候是罗庆山。 西柚知道,他们心里肯定更想去陪罗曦茵,毕竟罗曦茵还没有脱离危险期,随时都可能出现GVHD现象,有生命危险。何况化疗又是一项极为痛苦的治疗。 她觉得生疏不自在,却又无法开口拒绝。 人就是这样,自以为是的付出,以为是深情,其实不过是别人不好意思说破的负担。处在这样一个敏感的位置,身心俱疲。 所以,她只能睡觉。虽然睡着的时候,他们也会陪伴,但至少她可以闭着眼睛,不必应付。 这天中午,她刚吃了午饭,准备躺下。门口却进来一个人。罗西柚以为是罗庆山,转头一看,却是个年轻男人。 一个很漂亮的年轻男人。 西柚有些诧异,住院这些天,除了大夫和护士,也只有罗庆山和宋青蓉会来看她。对方似乎也有些惊讶,因为他微微挑了挑眉。 “罗曦茵?” 意料之中。 西柚客套的笑了笑:“你走错了,罗曦茵在隔壁病房,516。” “哦,抱歉啊。”对方礼貌的道歉,离开的时候贴心的帮她带上了门。 是个很有气场的男人,罗西柚评价,虽然他眉眼含笑,举止优雅,但眸子里透出的却是与生俱来的清冽和傲气。 或者,只是因为太好看才会让看的人心生自卑。 西柚轻笑,想起之前好友说的一句话,人丑还话多。 朝窗外看了一眼,阳光正好。她的窗前视线所及的远处,有一片盛开的花田,是菖蒲吧,她眯了眯眼望过去。 忽然想画画了。 小的时候她就好写写画画,后来被送去专门的老师那跟着学。高中课程紧压力大,就放弃了,大学的时候又捡起来。没事的时候就会自己胡乱涂鸦,虽然不成气候,总归也不是什么坏习惯。 她给养父母画过几次画像,最满意的几张到现在还一直夹在家里的相册里。那是她十一二岁的时候画的,那个时候年龄小,觉得自己画的实在太好看了,就一本正经的放进了相册里,觉得自己的技术简直要以假乱真充当人肉照相机。 她爸很嫌弃,扯着她的羊角辫笑骂:“你把豆豆画的赶我还大,你是我闺女还是狗闺女?”豆豆是她家养的一只京巴狗,从隔壁邻居家抱来的,打小养到大,罗西柚亲的不行。这样想着,手就痒了,便拜托了护士。 “如果麻烦的话,就不用了,我也只是闲的无聊。” 罗西柚从小就很多心,能自己做的事,绝对不劳烦别人哪怕一句话。小护士倒是很亲近她:“说的什么话,弄个画本是多大点事,又不是弄个真迹。 明天给你带过来行吧,我下班路过文体店帮你带一个。” “谢谢。”正说着,又进来人了。 这次是宋青蓉,只是身后跟着几个人。男女都有,衣着光鲜。 “西柚,他们都是曦茵的朋友,特意来看你的。” 宋青蓉走过来坐在她身边。西柚礼貌温婉的打了招呼,说了谢谢。 “该是我们谢你的。” 手里捧着花束的年轻女人开口,她个子很高,身材纤瘦,画着精致的妆容,穿着也偏职业化,很大气。像是年轻的成功白领人物:“曦茵那丫头,也是福大命大,有了你这个姐姐。” 西柚轻轻笑,没有说话。客套了几句,就又都离开了。 罗西柚自然知道这些人非富即贵,个个都有不小的来头,只是没心思和对方虚与委蛇,他们都不认识她,自然没有言语里表达出来的那份关心,左右不过一个面子的事。 罗曦茵的病情目前进入稳定期,罗西柚的身体也恢复的很好。罗庆山重新回了公司。西柚输完营养液体拔了针头,又拿起了枕头边的画本。这几天多亏画画,时间才过的没那么无聊。 本来是想画那天见到的那位很漂亮的男人,他的五官长的真的很符合她的美学。棱角分明,眉目如画,一双凤眼凌厉清傲,连唇角勾起的那分笑意都带着若有若无的狂骄和不羁。 只是万一画本让别人瞧了去,反倒误会,怕是解释也没人听。何况看起来那个男人是认识罗家人的,只会徒增麻烦。所以,她就安心的画着自己喜爱的漫画人物,或者窗前那片盛开的菖蒲花田。 祁森远来的时候,西柚又在画窗前的花田。 “抱歉你走错了,罗曦茵在……” “我知道。” 没等她说完,对方就打断她:“我是来看你的,罗西柚。” 她愣了愣。 是的,那就是祁森远了,永远身姿笔挺,不苟言笑。他的衬衫永远像新买的一样,领带打的一丝不苟,身上永远带着茉莉的清香,会记住你每一句话。虽然他不常笑,但他不冷。 他看着她说:“而且,就算是我走错了,你道的什么歉。” 捧着清新秀丽的花束,冷冷酷酷一本正经问问题的样子却有些萌到她。但是祁森远是替罗曦茵来看她的。 祁森远和罗曦茵算得上青梅竹马,两家都是从商世家,长辈们是合作伙伴又是世交,来往自然密切。 “她很感谢你,偷偷哭过,”祁森远推着轮椅,在身后开口,又轻嗤一声:“不知道是疼的还是感动的。”宠溺像藤蔓一样缠绕包裹着每个字句。 西柚屏住呼吸轻轻嗯了一声。手术前,她见过罗曦茵一次,人瘦的不成样子,皮肤也干巴巴的很苍白,眼睛显得特别大,不过还是看得出遗传了宋青蓉的好基因,是个美人胚子。 他们停在那片菖蒲花田旁边,西柚还是坐在轮椅上,腿上放着她的画册。那会儿,祁森远看到了她画的那么多张花田,硬是要带她下来看看。 “病房里呆了那么久不闷吗,下来呼吸点儿新鲜空气也好。曦茵说,让我多照顾照顾你。” 最后一句,让西柚拒绝的话没说出口。 “你喜欢菖蒲?”他问。 “嗯还好。” 其实罗西柚想说,从她病床的那个视角,只能看见菖蒲。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