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前任来袭

更新时间:2020-07-13 23:41:41

前任来袭 连载中

前任来袭

来源:掌中云 作者:慕橘 分类:都市 主角:李靖江小溪 人气:

主角是李靖江小溪的小说《前任来袭》此文是慕橘原创的都市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李靖有一天突然发现每天和自己微信联系的女友的手机其实掌握在骗子手里,女友人早就无缘无故的突然人间蒸发了。李靖因为这事沉沦了很久,直到有一天参加婚礼遇到一个美女司仪……...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女傧相身负“收钱”大任,当然不可能闲着,甚至忙到手中的圆珠笔都转出花儿的程度,和人说话时更是眼睛都不抬:“请在这边登记一下,您贵姓啊。” “姓李,李靖。” 女傧相“呦”了一声:“怎么叫这个名儿啊?”目光转到耗子身上,没有留恋的划了开来,“李……哦,找到了,携伴侣,您那一半呢?是还没来吗?” “这不在这儿呢吗,用登记我的名字吗?我姓郝,叫郝夏。”耗子从我后面挤上来,积极地问道。 女傧相先是皱了皱眉头,很是不解的样子,随即瞪大了眼睛,周身燃起熊熊地八卦小火苗,“哎呦喂”了一声,对于我递上去的红包数都没数就塞了起来,目不转睛地目送我们两个入场。 刚一进门,从我们身后传来女傧相力拔山兮气盖世的吼声: “李先生郝先生举案齐眉——” 仪式完成后,新郎新娘携伴郎伴娘挨桌敬酒。先是敬双方父母亲戚,然后才到同学同事朋友之类的平辈。 趁着那对新人在遥远的那一侧,我和耗子抓紧时间多吃了几口菜,饿着肚子观礼真不是一个好的体验,种种浪漫温馨的场景根本没心思细细品味,满脑子想的都是吃。 “李靖,最近怎么样啊?听说你干上经理了,不错啊你小子,前途光明啊。” 我抬头胡乱哼哈了几句,对于这种场面话是听了便算——前途是光明,可是出路不大啊,再说了,项目经理和经理……能是一回事儿吗?我这个工作,挣得不多,干得不少,拿加班当加餐,顶头上司又正当年,他不挪窝,我也动不了地儿。 要不是有投缘的同事,真是分分钟跳槽不耽搁的。 “新娘子来咯——亲一个亲一个亲一个——” 报幕似的一嗓子,也不知道是谁喊得,瞬间点燃了我们这几桌的热度,男的女的纷纷站起身,举着杯子对着那对新人,有劝酒的,有祝贺的,还有起哄的。乱哄哄地搅成一团。 我向来随大流,也跟着起身,排队等着敬酒。 唐晓雪一手拎着她长的拖地的婚纱,一手挎着她老公,笑的像一只中了彩票的招财猫,笑的那么开,都顾不上到底上不上镜,可见她是打心眼儿里的幸福美满。见到她这么开心,我也受了感染,不由自主地笑开了三分。 她身边还跟着一个女孩子,正是刚才主持典礼的女司仪,这个司仪年纪不大,但是台风甚是稳健,在她主持的流程之下,一些相对无聊的部分也没有那么难熬了。 此时她跟在唐晓雪身边,离的近了我才发现,这个姑娘不只主持的好,长得也很漂亮,论模样和陆蔓真是不相上下,尤其是那双眼睛,清澈的犹如一汪泉。 她时不时的说两句把控节奏的话,对于灌酒的行为,常常三两句话轻描淡写的就为唐晓雪挡开了,又不会让场面过于尴尬,敬酒的,被敬的,都能心满意足。 只不过奇怪的是,她的声音我好像在哪儿听到过一样,到底是在哪儿听过呢…… 我的目光不知怎地定在了那个司仪姑娘身上,连唐晓雪到了身边都没发现。 “李靖!你能来真是太好了,你女朋友呢?我一定要认识认识,能把我们李大才子收的服服帖帖的,不是一般人啊。” 虽然有司仪挡酒,伴娘帮喝,但这一圈下来,唐晓雪还是喝了不少,看见我后被酒精调动起了全身上下的兴奋,一个饿虎扑食扑上来,差点把我撞个跟头。 我连忙伸手扶住她,站稳后说道:“恭喜恭喜,百年好合,早生贵子啊,”拿起桌上的茶杯,“以茶代酒,敬你们一杯啊。” 先干为敬。 唐晓雪没有被我的吉祥话糊弄过去,拎着裙子探着头,在我身边左看右看,嘴里不住问道:“人呢人呢?” 世人都是八卦的,其他的同学也被她勾搭起好奇心,起哄似的说:“晓雪你别他胡说八道,什么女朋友,他今天就没带女的来!” “怎么可能呢!李靖,你不是说一定要带女朋友来的吗,怎么回事啊,这么不给我面子,位子都给你留出来了……” 唐晓雪的话戛然而止,她一脸狐疑地看着坐在我身边座位上的耗子,奇怪地问:“你是谁啊?” 我见势不好,忙去拦:“晓雪你怎么不认识老同学了,这不是咱隔壁班的郝夏……” 话还没说完,耗子已经像主角出场一样,一面缓缓起身,一面向四周挥手致意,而后一伸手挎住我的胳膊,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晓雪,祝贺你啊,谢谢你请我们俩来,啊,看见你嫁的那么好,我都恨嫁了呢,只可惜,天不从人愿啊——” “你,你……” 唐晓雪结结巴巴地,手指着耗子半天没说出一句整话,周围的同学们一时也没反应过来,场面诡异的静了一静。 “哇塞,公开出柜啊!太有勇气了!我支持你们!” 我脚下一软,转头去看是谁说的这话,就见几分钟前还端庄自持台风稳健的司仪姑娘跟看见什么萌物似的,那双清澈明亮眼睛倒映出的,分明就是熊熊的八卦之魂,一副随时准备啊啊啊尖叫的样子。 人群中哄地一声炸开了,人人都是一副打了鸡血的模样,有人兴奋,但也不乏窃窃私语的,有几个人的脸上现出鄙视的神色,像是躲什么脏东西一样退开了几步。 事已至此,否认也没用了,我挣开耗子的手,反手搂住他的肩膀,摆出傲视天下爱咋咋地的表情。 如果生活逼你出柜,起码要做攻的那一方啊。 “亲一个亲一个亲一个——” 饶是我脸皮再厚,也架不住这种程度的起哄架秧子啊,我忙去看是谁要把我架在火上烤,果不其然又是那个司仪姑娘,伙同着伴娘在那里摇旗呐喊,没喊两句,又有几个女生的声音加入,队伍愈发的壮大。 好好的姑娘家,怎么都那么腐啊? 视线已经有些模糊了,不知怎地,周围的景象就像黑白默片一样节奏变慢了几分。我看见那个司仪姑娘居然还掏出手机,一副准备拍照的模样,我还看见之前收红包的女傧相不知道从哪个角落冒了出来,和司仪姑娘抓着手嗷嗷尖叫,又看见唐晓雪激动的妆都花了,挥斥方遒的说着什么,看口型好像是‘我就知道你和我分手不是我的责任……’ 最要命的是,视线里逐渐逼近的,耗子的脸…… 苍天啊,大地啊,五雷轰顶劈死我吧! …… “啧啧啧,好好一场婚礼,闹出这么一出儿,给人添了多少乱啊,啧啧。” 一个颇有威仪的老太太站在我面前,45度角向上仰着她梳得一丝不乱的头,只从金边眼镜的左下角瞥向我,她周围站了三四个年纪与其差不多的女士,其中一个皮笑肉不笑地抛出这么一句话,虽然不是指着鼻子喝骂,也够让人受的了。 偏生我还反驳不得,只能陪着笑听着,争取个好态度:“阿姨您说的对,这事儿全是我的错,您们放心,酒店的善后费用,还有医药费我一准儿掏了。” 其他阿姨也纷纷向我开炮: “小伙子啊,你也老大不小了,做事儿怎么这么毛毛躁躁的?” “就是的,让亲戚朋友看了多难看啊。” “人家还都不得在背后笑话。” 被众星拱月的正主终于开口了:“这是钱的事儿吗,人家好好来参加个婚礼,最后落个去医院的下场,多晦气啊,你说,这事儿怎么办吧。”老太太说完这句话,摸了摸耳垂上的大珍珠,随即就定格了,像是等着看我的反应。 这话听得我一愣,怎么办?我不是已经说会负责了吗,还问什么怎么办,总不至于要我赔偿什么精神损失吧。 有这么严重吗?不就是耗子扑上来亲我,我在极度震惊、羞愤和尴尬的情绪作用下一掌推出,他被震慑地退开三步但又锲而不舍的扑了上来,无奈之下,我只得往边上一闪,他便……叮了咣啷…… 撞翻了桌子撞倒了人,使得三个人崴了脚,两个人被烫伤,还有一个倒霉催的胳膊上划了个大口子…… 好吧,是挺严重的。 “阿姨们,我和酒店经理谈好理赔的事儿了,那个,不知道受伤的那几个人都怎么样了,我得赶快去医院看看,您们把想骂我的话先留着,下次再说啊。”见势不好,我开了张空头支票,脚底抹油,一溜烟地跑走了。 取车的时候给耗子打了个电话,我被酒店经理堵住时,幸亏耗子自告奋勇,替我先跟去医院,以示我们愿意负责到底,绝不会扔下这个烂摊子。本以为协商过后就能走的,谁承想还被几个不知道是新郎亲友还是新娘亲友的阿姨教育了一顿。 看看时间,他们都走了小一个钟头了。 电话刚响了一声就被接了起来:“李靖,哪儿呢?你不是跑了吧?”手机里传来耗子窸窸窣窣地动静,声音之大,完全违背了医院里不得大声喧哗的规定。 算了,今天已经这样了,还能再衰再倒霉吗? 事实证明,还真能,看来我还是太天真了,没有意识到生活的操/蛋性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