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穿越之倾城女将

更新时间:2020-07-13 23:46:33

穿越之倾城女将 已完结

穿越之倾城女将

来源:落初 作者:白衣丹心 分类:都市 主角:陈溯秦钥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白衣丹心原创的都市小说《穿越之倾城女将》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陈溯秦钥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她是一个考古学生,却在考古现场穿越,回到盛世唐朝,成了开国大将护国公秦琼的独生孙女!不仅如此,还要她早婚早育?!她泪奔和惊恐了!还有神马莫名其妙的使命,真搞不清楚自己是穿越过来当公主享清福的还是来做女间谍的!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

手中发出微弱的红光,沙石扑面而来,只感觉手心暖烘烘的,呼吸越来越困难,不一会就让我失去了知觉。

好累,不要追我,我跑不动了,我知道我是在梦里,一个接一个的梦境,已经让我没有的招架的余地,以前也有类似的经历,可天亮了梦自然就能醒,再说,不还有闹钟吗,可现在,我在里面已经徘徊很久了,好累。

模糊的影子,陌生的场景,但潜意识里还是想逃。

前面有人,看背影,确实玉树临风,只是穿着古装,可能最近看古装剧的关系,现在看到也不觉得突兀。

我轻轻走上前,切,这是在我梦境里,矫情什么呀,索性大步上前,正要开口,却见那个背影转过身来,可那张脸,啊!什么都没有。

鼻子、眼睛、嘴巴,呃,我要晕了,就在我想晕又没办法晕的时候,呃,暂且叫‘它’吧,它就那么毫无预警的,把它的只有脸的脸凑了上来,压上我的脸,我想逃来着,可脚就想钉住似的,动也动不了,我吓的闭上眼,尖叫出声。

“啊……”

我在尖叫中惊醒,却还是冷汗淋漓,心都跳得不是自己的了。

“呼……呼……”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左手擦汗,右手抚着自己的心口,不怕,不怕,不过是个梦而已,自我安慰。

手掌下,我的心跳慢慢平稳,可我也发现了问题,我记得我在考古现场,之后,垮塌,最后,好像,好像是,死了?

还是,我们可爱可敬的兵哥哥把我挖出来,象大地震里一样,又会成就一段可歌可泣的感人故事。呃,想远了,想远了。

“娘,你醒了?好些了吗?”我正沉思间,一个略显沉稳的稚嫩童声打断了我的思绪。

循声望去,床边不知什么时候坐了个无比可爱的小正太,穿着合身的紫色小袍子,长发用白玉发箍束在头顶,圆圆的小脸,正期待地望着我。

面对这么可爱的小正太,我迅速绽放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轻声问“小弟弟,你刚刚是在叫姐姐吗?”

听到这话,小家伙眉头微皱,抬起胖胖的小手贴上我的额头,自言自语道“没发烧了呀,怎的还说胡话了呢?”

呃,“娘亲,还有哪儿不舒服么,让卿儿给你瞧瞧吧。”说着利落的拿起我的手腕就要给我把脉。

我囧。又是把脉又是叫***,我都还没结婚呢,哪来这么大一儿子,等等,他刚刚叫我什么?不是妈妈,是,娘亲?还把脉?呼呼

抽出手,一边翻起身,一边暗自腹诽,千万千万别那个什么呀,拜托了。越过床边还没反应过来的小家伙,看也不看脚凳上的绣花鞋,径直走到屋中央。

天,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难道真的那什么了。

刚醒来时我还以为是在自己房间里呢,再不济,也应该是在医院里,可这儿……

是谁在恶作剧吗?哦,我知道了,肯定是在梦里,呵呵,笑嘻嘻拿过花架上精美的红瓷花瓶,“咔嚓。”转瞬,它就在地上开了花,满意地笑笑后,我就着碎片旁就躺了下来。

睡吧,睡吧,睡醒了就会躺在自己一米八的大床上。

一分钟后,又醒了,或者是根本就没睡着,我茫然了,为什么,还在这里,这桌子、椅子、纱帘、衣橱,甚至那一地的碎片,都没有变?

无力地抬头,看到床边手微抬、嘴巴张老大显然已陷入呆楞的小鬼,没错,一定是这样,这古代的房间,古装打扮的小正太,我咻的捂住嘴巴,抑制住强烈的震憾和快要惊呼而出的答案。

我被土掩埋,老天却把我送到了这个时空,是好还是坏呢?还送这么大一儿子,呼呼,我突然有点哭笑不得,‘我’不会很老吧,儿子看起来都8、9岁了,应该不会,貌似古人都早婚早育。

强自镇定下来后,我问“你叫卿儿是吧,多大了?”

“卿儿虚岁九岁了,娘亲怎么问这么奇怪的问题?”卿儿正要来扶我起来,听到这话,一个踉跄,差点自己也跌到地上。

卿儿过来扶我到床上,又拿了个枕头放在我身后,让我好靠在床头,恩,这‘儿子’倒也乖巧懂事,我欣慰的想,何况自己也没生,听说生孩子超恐怖的。

看着他,试探地叫了声“卿儿?”

“嗯?”正在摸脉的卿儿抬起头,“娘亲可有事?”

我倒,下次一定让他叫我姐姐,这样下去我可受不了,一个老成的孩子会给自己增加不少压力的,每次听到他一本正经叫娘亲,就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

“卿儿,你的全名是什么?”

呃,卿儿又是一愣,真的烧坏脑袋了?但还是如实回答。

“儿子全名萧梓卿,他们都叫我萧小郎,只有娘亲和爹爹叫我卿儿。”

“哦……我知道,就是有些忘了。”呵呵,干笑两声,看着有些担忧的梓卿,这个孩子应该靠得住,正打算继续在他这儿套话时,一个大嗓门从远而近,接着就见一阵风的似的,大红色的身影就在我跟前了,我连她的脸都还没看清呢,铺头盖脸的,抓着我的肩膀就一边晃一边哀嚎。

“小姐啊……小姐,你千万不能有事啊,我不过才出去两日,怎么就这样啊,你一定要撑住啊……”

拜托,老大,再这么晃,我才真要挂了,这女人哪儿来的这么大力气啊!

“停……”打断还在继续哭诉的女子,“我还没死呢,哭什么丧?”

听我这么一说,女子立马放开了我的肩膀,呆呆的看了一下我,“咦,来人说,小姐已经不行了,我紧赶慢赶,就怕错过见小姐的……最后……一……面。”越说到最后,她的声音越是小得听不见,象做错事的孩子,头也低下去,头顶零乱的几缕发丝都垂到了胸口。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

听完,我就更糊涂了,这是神马跟神马呀?“我怎么就不行了?你看我,这不好好的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