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第101次分手:陆少,约不约

更新时间:2020-03-22 14:53:48

第101次分手:陆少,约不约 连载中

第101次分手:陆少,约不约

来源:微小宝 作者:小灯泡敲木鱼 分类:都市 主角:师傅保时捷 人气:

完结小说《第101次分手:陆少,约不约》是小灯泡敲木鱼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师傅保时捷,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关星落偶然捡到一枚戒指,正准备对它许愿召唤阿拉丁从此走向人生巅峰,没想到却被戒指主人连戒指带人打包回了家。 *** “坐下,说爱我。” “汪汪汪。” “打个滚?” 滚来滚去,滚来滚去。 关星落用力搓了搓大金毛的狗头,把它当成陆斜狠狠虐了一把,“臭流氓。” 陆斜走过来,一把揽住关星落,“又在骂我?” 她连忙摇头。 “没有没有。” “乖,说爱我。” “……” “听话。” “你干什么!” 关星落双手摁住衣服。 陆斜邪气一笑,吻住关星落的唇。 好嘛,还是被狗啃了。 *** 其实这是一个关于调教与反调教、逆袭与被逆袭的故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另一厢,陆斜开着跑车一路狂飙,直接去了林松榆在城西的别墅。 等他到的时候,林松榆也才刚刚起床,他伏在围栏上,弯腰冲楼下正下车的陆斜道:“哥,这么早啊。” 陆斜抬头掀他一眼,也不应他,直接大步流星地上了楼。 一进屋,陆斜也不客气,一下子坐进躺椅里,老神在在道:“木头,你给我找的是什么钟点工?” 林松榆皱了皱眉:“怎么了?昨天她没来给你道歉?真是胆子有够肥的,你放心,我这就打电话把她叫过来,让她当着我的面给你赔不是。” 陆斜不吱声,算是默认了他的做法。 找钟点工这种小事是林松榆的助理做的,他打完助理的电话后,开始和陆斜胡侃:“哥,这次回来,你还走吗?” 闻言,陆斜收回远眺的视线,将凉意全投射在他脸上,眼神如冰似霜:“你觉得呢?” 口气轻飘飘的,可听在林松榆的耳里,却显得令人胆战心惊。 他试探性问道:“是准备夺回陆家的一切了吗?” 陆斜语调不变:“我不知道,也许吧。” “那雅光那边呢?哥,最近芒城有几个合作案向我们伸出了橄榄枝,但是资金方面……你也知道的,我家老头子的实权都攥在自己手里,我名下,只有几栋房产和几辆车子,实在调配不过来……” “行了,我心里有数,”陆斜揉着太阳穴,打断他的话,“反正,雅光那边,你先帮我盯着吧,资金方面,我会想办法的。木头,你知道的,我在芒城,最信得过的人就是你了,拜托了。” 雅光是这两年他一手暗中建立起来的珠宝公司。回芒城之后,因为担心引起陈景婷的注意,他将雅光交给了林松榆,暂时先替他处理一些明面上的事务。 “哥,你变了。” 变得更沉稳了,也更有防人之心了。哪怕是对他,很多话他也宁可憋在心里,不愿意多说。 斜故意转开话题:“我知道,变更帅了。” “不是指外貌,是气质和心态。” 陆斜躺靠在椅子上,闭上了眼:“我不需要气质,出格惯了。” 林松榆掀了掀嘴皮,没有接着再说了。 这时候,他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是小助理打过来的。 可还刚说没两句话,林松榆便拧起了眉头:“什么?人已经不见了?” 陆斜闻言,一把抢过他手里的电话,口气冷硬:“你再说一遍!” 陆斜听着小助理的话,差点把手机捏碎。 原来是关星落昨天偷偷溜去王姐的办公室,把自己的资料都抽起来了,连电脑里的备份都被删掉了,他们现在一时半会也联系不到她。 陆斜揉了揉眉心,让自己冷静下来。 “不管用什么方法,一定要帮我找到这个女人,动作要快!” 挂断电话,他没在林松榆这里多做停留,便开车回去了。 路上,智能系统小明给他的手机发来了消息,提示有陌生人进入了他的地盘,人脸识别系统已将他的脸拍下,传回了他的手机。 陆斜看了一眼人脸,嘴角勾起。 等车子开到梁溪湾的别墅门口,他看到,那里果然站着四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保镖,一边两个,分列两排。外面还停着两辆豪车。 陆斜解开了衬衫最上面两个纽扣,又脱下外套挂在肩上,脚步不停。 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这是老头子亲自登门了。 果然,顺着视线往里看去,大门口处,陆远正背着身子站在门口,宗齐伟陪在他身边,毕恭毕敬地低头看着地面。 陆斜心情愉悦地走到门口,宗齐伟恭敬地叫他一声:“大少爷。”他不应声。 门已经开了,陆斜也不招呼自己的亲爹,径自在玄关处换鞋。 陆远瞧他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十分来气。 他把手杖往地上敲得梆梆直响,陆斜却挠了挠耳朵,“这大白天的,哪儿来的蚊子?” 陆远气急。 “陆斜!”他沉声叫他,拧着脸忍住要发作的脾气,“不请我进去坐坐?” 陆斜口气也凉了下来,他扭头盯陆远一眼,两人间气氛势如水火:“还是算了吧,有什么事,就在这儿说吧。” 陆远一口气堵在胸口,脸色大变:“你……你个逆子!” 宗齐伟赶忙来扶他,替他顺了顺背:“老爷,小心身体。” 陆斜倒是无所谓,他挑高眉毛,“随便你说,反正也逆了这么多年了。” 平静了一会儿,陆远又恢复了惯常冷毅的表情。 他向陆斜靠近一步,气势逼人,可只是冷冷地注视了他两秒,他便又转身退开。 “三天后,皇庭酒店,你记得来参加订婚典礼,主角是你自己。” 陆斜听到这里,身体一僵,也不禁止住了嬉皮笑脸的神情。 “三天后?”他郑重地再次确认一遍,三天后是母亲的生忌,老头子不可能不记得。 可陆远只是微微点头,“是的。” 陆斜见到他的反应,讥诮地勾起嘴角:“是那个女人安排的日子吧?果真是最毒妇人心啊。” 陆远故意不说话,算是默认。 他要的,就是陆斜的这一口气。 陆斜挺直了腰背,口气傲然:“我说过,我不会娶柳蔓菁的。” “这可由不得你。” 陆斜再度开腔,声线冷厉:“我说了,我不娶。” “不娶?”陆远的视线牢牢将他锁住,目光凉薄又轻屑,“陆斜,你要知道,你现在花的每一分钱都是我的,你要是敢和我对着干,你应该能想象,自己会是什么后果。” 陆斜直视着他,面无表情,薄唇紧紧抿成一线。 他不得不承认,老头子说得不错。 他现在根本断不了对他的经济依赖。雅光才刚刚起步,资金链也并不完善,那几份合作案摆在眼前,有一定资金才能启动。如果他在这个节骨眼上失去了老头子这座大靠山,那对雅光的发展就相当不利了。 陆远再咄咄逼他一步:“还有,你别以为你把戒指藏起来了,我就能没辙儿了。只不过是借这场声势为盛美送个东风而已,我大可以找个假的戒指,再找个假买家,只要那些争相报道的媒体是真的,这些又有什么关系?” “不要妄图没有长好翅膀,就想着飞到我前面去。我永远是你爸。没踩着我这把老骨头上去之前,最好先收起你的脾气,别把你难看的牙齿,露给我看!” 说完这番话,陆远转身要走。 他知道,陆斜会听进去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