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逆袭黄金时代

更新时间:2020-10-26 21:31:26

逆袭黄金时代 已完结

逆袭黄金时代

来源:落初 作者:熊孩子爸 分类:都市 主角:艾森李 人气:

《逆袭黄金时代》由网络作家熊孩子爸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艾森李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生活是什么?是名与利的角斗场?是爱与恨的修罗场?还是生与死的杀伐地?人生在世,几度春秋,我惟愿自己活得清醒,不再彷徨与身外之物。我愿意跟着我的文字走进苍茫的内心世界,看草长莺飞,看秋风萧瑟,一窥生活的真相。亲爱的朋友,你们愿意来么?我在这里等你,不离不弃。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姑娘见少年没有回答,知道自己大概是听错了,于是试探地问:“你是爱新觉罗家的后代?”

少年艾森摇摇头,唉,又被当了回贵族,可能是自己容貌的关系吧。深眼高鼻,姓氏又生僻。该怎样才能让对方一下记住自己的名字呢?他觉得这是个大事儿,反正现在一时半会儿买不着票。嗯对了,《诗经·王风·采莲》里有“一日不见,如三月兮”的句子,这句话的前面便有艾字了。

“《诗经·王风·采莲》里曾提到过‘一日不见,如三月兮’想必小姐姐知道的吧。”少年很自然地说道,但脸还是稍微红了下。

姑娘狐疑地看了下少年,点点头,脸竟然也不由自主地浮起一片红晕。

“那么前一句小姐姐也是知道的吧。”少年艾森又说道。

“彼采艾兮,你姓艾?”

原来他姓艾,这个开场白倒是有点意思。恩,这是一个有心思的人。她忽然有点不敢拿他当做少年来看待了。

少年艾森点了点头。

“艾心?”姑娘还是有点不解,这个名字有点——女性化。

“森,森林的森。”艾森纠正道。

原来是这样,可艾森好像还是有点别扭。森林?难道他是在森林里出生的?森林之子?姑娘忽然觉得自己可能有点想多了。

艾森此时已经看出了姑娘的内心的疑惑,于是进一步地解释道:“森不嫌蓬艾卑,父亲希望我成为一片森林。”这话倒不是父亲给他说的,而是师傅告诉他的。

上学后,别人虽然打不过他,但总是那他名字说事儿,叫他艾僧。他当然不愿意,和尚可是一个比较能伤害人的词语了。但他也不能因为这个就拔拳相向,谁让这俩字发音如此相像呢?同学们总会归结为听错。时间久了,他也觉得这个名字有些讨厌了。师傅便告诉了他名字的来历,师傅还说:“山不辞土故成其高,森不嫌蓬艾卑,故成其大。你父亲希望你胸怀天下。”天下是什么当时他不懂,甚至是现在也不很懂,但对于自己名字他不再感到怪异了,甚至有了几分自豪。

成为森林?不嫌蓬艾卑?大抵是让他谦逊一些吧,姑娘慢慢地琢磨出了他名字的含义。姑娘然后心里隐隐地多了一份期待,期待少年也能问问她的名字。这种期待让她觉得周围甚为美好,哪怕是汗味扑鼻,热浪滔滔。

但是少年并没问姑娘的名字。在他的世界里,提问是件很奢侈的事情,不对,是件痛苦的事情。有时还没张口问,师傅的手便已经高高地扬起。师傅说事情不是问出来的,是做出来的。

事情如此,话亦该如此。有些话该是自己从嘴里跑出来的,而不是牵出来的。他从来不愿意勉强别人,正如他从来不愿意别人勉强自己。

姑娘等了一会儿,见少年并没开口问自己,心里便失落起来,不过她很快就调整过来了,萍水相逢而已。

她要去省城医院看病人,病人看样子是这小姐姐的家人,否则也不会翻山越岭历经近千里距离了。

恩,该帮她早点买到票。

世界上很多事情看似很近,其实很远。譬如这时的售票窗口,譬如某些励志故事中的美德,某些成功学大师们口中的成功,再譬如某些文件上的一些词语。

该怎么办呢?挤进去?壮汉方才也只前进了十来公分,自己或许能再朝前挤挤,这小姐姐呢?她能跟上么?不行,方才那些人已经让他颇为生气了。

要不帮她代买?可是人家愿意么?毕竟不熟,太冒失了。虽然他直觉她可能会同意,但他还是觉得这样做不好。恩,不好,那时她就不在自己身边了。

补票肯定也不行,没票是不让你上车的。除非你在站外上车,司机倒也乐得把那份车费据为己有。但问题是到了站外,还有地方坐么?这种情况,站内车便已经塞得满满当当了。

少年思来想去,只有走售票窗口买票这一条华山路了。可是这要等到什么时候呢?走一个,马上填一个,好像是与水俱高的息壤一样。

正常情况下,买到票估计是一个多小时以后了。但今天的车能不能赶上就成问题了,能赶上但自己所要乘坐的火车肯定早已飞驰而去了。火车向来是不等人的,虽然它也经常格外地让人等它。可那是概率的问题,恩,概率问题。

错过了,一百多块钱就打了水漂。

那时虽然已经说要建立市场经济,但铁道部还是政府机关。车票也就不再是商品,虽然人们还是得掏钱。不是商品,那也就不存在退换货。车票丢了你活该,误了时间你倒霉。

是不是可以冒充下党员呢?可问题是省城车站倒是有党员窗口,但这里的党员觉悟还是很高。

再耽误下去,应该不太可能和她坐同一趟车了。因为她方才已经抬头看了好几次售票窗口了。她会不会等不急了呢?

看来得要发生点什么意外才可以。

恩,意外。他豁然开朗起来。

什么样的意外才能让那些胶在一起的人群分散开来呢?买一串鞭炮点然后塞进垃圾桶充作爆炸?但坐的应该是警车了。扮劫匪?念头刚冒出来,他便已经否定了,票没买着,别被一枪撂倒了。

传染病?装作天花病患者?不行,且不说方才自己闹出那么大的动静,单是看看就会被揭穿。当然若是一进站倒是有可能的,可世上哪里有这么多早知道。再说一身的红斑不可能无中生有就出现了吧,纹身这种时尚的东西此时并没出现在小县城。更何况此刻他已经进站了,而且想必许多人已经认识他了。总不能说自己突发天花吧,这也太扯了,怎么在身上弄出那么多小红点来啊。感冒咳嗽倒是好说,但谁会买账呢?

扮个又脏又臭的叫花子?不行,衣服这关都过不了,总不能故意把衣服弄脏吧。但估计还没开始,民警便已经把自己给轰出去了。

什么样的意外呢?艾森眼珠子飞快地转着。

蛇?但是大家会害怕么?这么多人会害怕小小的一条蛇?但艾森脸上露出了些许的微笑。普通的蛇大家当然不会害怕,但是毒蛇呢?很毒的毒蛇呢?

艾森眼前浮现出大家慌乱逃窜的样子。

他悄悄地看了下周围,并没人注意到他。维持秩序的民警此刻正在另外一边转悠着。

好机会!

艾森假装累了一样,从肩上取下背包,提在手上,然后用另外一只手悄悄地拉开拉链。

于是一条蛇在地上向柱子方向游走起来。

艾森提着背包,咳嗽了一声。

站在身旁的姑娘侧过头向他看去,但视线尚未落到他身上,她便大叫了起来:“蛇,毒蛇!五步蛇!”说着慌乱地跳开了。

一条灰不溜秋的蛇正附在他们跟前的一个柱子上。

于是身边的人便也顺着姑娘的眼神看了过去,马丹,果然是五步蛇!

“快跑。”艾森冲着柱子跟前的人喊道。

其实还没等他喊完,柱子跟前已经空了。开玩笑,五步就倒,票固然要紧,但得有命去坐啊。

随着柱子跟前人们的骚动,更多的人又看到了那条吐着信子的五步蛇。

“妈呀,蛇!”

“毒蛇!”

“跑啊。”

“那个***挤老子。”

于是,售票厅内人声沸腾起来。居然还有人念着菩萨保佑之类的话语。不能怪他们大惊小怪,这么多人,这么热的天,一条毒蛇诡异地出现在这里,此时不念佛更待何时。

人声沸腾以后,外围的人群便向外跑去,边跑边懊悔地想自己怎么没多生两条腿。

民警此时也注意到了这边情况,拎着警棍走了过来,边走边叫:“秩序,守点秩序!”但在看到附在柱子上的五步蛇后,他们的声音也小了下来,脚步的速度也慢了下来,然后一个转身,边走边打开对讲机呼叫到:“报告,报告,站内出现不明生物,初步怀疑为有着剧毒的毒蛇,呼叫支援。”是啊,毕竟他们防止的只是小偷或者强盗,但五步蛇不在他们的工作日程之列。

恐慌其实是传播速度最快的情绪。

于是更多的人向外拥挤着。

艾森也被向外冲去的人撞得晃来晃去的,但他的脚像是牢牢地钉在地上了一样,并没摔倒。姑娘也没向外跑,其实姑娘方才已经迈开了向外跑的步伐,但是少年扯了扯她的衣角,然后轻轻地咳嗽了一下,姑娘好像瞬间明白了什么一样,停下了脚步,然后看向那条蛇。可不就是方才少年提在手上的那条么,但是它为什么会跑到柱子上去呢?竟然还吐信子?!

她虽然又惊又疑,她于是停住了脚步,然后站在少年的背后,她忽然有了一种格外安全的感觉。这安全来源于她相信身边的这个青年,恩,就是相信。因为他并没跑。

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其实非常怪异。有时信任的建立需要花费千折百挠依然不屈的努力,有时信任的建立甚至简单到只需要一个眼神。人就是这么一个复杂的存在。

其实她停下脚步,并不是简单的相信,而是直觉告诉她,他和这条蛇存在着神秘的关系。

但大家并没如姑娘一样把这些事情和少年联系在一起。当恐惧来临之时,理性便退避三舍,本能便会自动接管肉身。如山洪暴发,人们第一时间多是想着跑出去,跑出去,而很少去想该往哪里跑。

人们的大脑此刻已经被那只吐着信子的五步蛇所占据,一旦咬中,五步就倒。谁能不怕?虽说蛇不可能同时咬中每个人,但万一被咬中了呢?

遥想多少年后,一场非典让多少碘盐被一抢而空,让多少醋身价倍增。其实社会的进步是缓慢的,缓慢到你用一辈子的时光甚至都看不到人类挪向光明的脚步。

艾森和姑娘顶着往外奔去的人潮朝售票窗口挤去,人们并没因为他俩而停下脚步,只是在经过他们身旁时,偶尔会奇怪地想,这俩是不是神经病?就不怕死?但这样的念头大多只是一闪而过,接下来他们依然加快步伐逃离危险区域。

他俩很快就来到了售票窗口。

此时,方才还拥挤着的大厅已经空空荡荡得了,即便是在远离五步蛇的地方。

但小小的窗口却紧紧地关闭着,售票员都躲在远离窗口的位置在一起议论着什么。

艾森没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他稍微一琢磨,便明白过来了,于是他快速而又低声地念了一句什么话。

只见那条五步倒飞快地从柱子上爬下来,然后躲开杂乱的脚步,临到少年时,一闪而逝。

但是匆忙向外跑着的人们并没注意到眼前发生的事情。甚至连近在身旁的姑娘也没察觉到五步蛇的消失。

艾森敲着窗户,大声地喊道:“美女同志,别担心,蛇已经被吓跑了。”

美女同志?这是一个怎样的称呼?美女就美女,偏生要加上同志!姑娘怎么听怎么别扭。那时同志这个词儿尚且没有被玷污,美女这个词儿则多少带着些西方堕落的味道。

但当她听到下面的话后,嗯,这蛇终于不见了。她不再关心这个称呼是否违反语法规则或者生活常规的事情。她并不关心蛇到哪里去了,因为她相信他。少年说蛇不见了,那么蛇肯定就不见了。现在的她松了一口气。

先前遥不可及的售票窗口此时近在眼前,她当然要放松下了,她甚至还有点开心的意思。

她于是跟着说道:“恩,蛇的确不见了。”

售票员这才慢慢地走过来,隔着窗子看了一会儿。果然,那条吓跑大家的可怕毒蛇已经不见了。她于是松了一口气,打开了小窗口。

她也没琢磨蛇到底去了哪里,甚至她方才也没太看清楚蛇是不是有,只是听见了外面买票人的喊叫,看见了那些纷纷朝外奔走的人们,有人关起了窗户,她也就跟着把窗户关了起来。这其实是大多数人的做法。生活的常态其实是跟随。

售票员回头说了声:“没事儿了。”然后打开了小窗户。

他俩很快就买好了票,然后大摇大摆地向售票厅外走去。

当然要大摇大摆了,毕竟要等上一两个小时才能买到的票,一两分就搞定,怎能不高兴下呢?姑娘也买到了票,她会不会和自己同座呢?艾森已经开始思考起这个问题了。

站在大厅门口的人们看着他俩的样子多少有些疑惑,然后又朝里面仔仔细细打量了一番,并不大的售票厅很快就让他们的视线翻了个遍。

蛇不见了!他们又看了一遍,依然没有。

见鬼,明明有蛇,怎么就忽然消失了呢?人们在心头疑惑着,但是并没人把这疑惑指向他俩,或者指向少年,毕竟他方才所展示的那条蛇只是一条标本。有少数人多多少少地诧异两条蛇为何会那样地相似,但在少年镇定自若的表情下也放弃了怀疑,毕竟蛇现在已经消失了。至于它要到哪里去,那是它的自由。只要不在这里就好。

还有极少数人联系到中年男人的说法,还有方才的事情,慢慢地拼凑着事件的真相。最后他们终于明白了这条蛇极有可能依然是那个青年所放出来的,不然他们为何不慌张,不出去呢?是因为药?鬼才信,那臊味,那颜色分明就是尿液,那个中年人实在是笨的可以。

但他们并没有去报警,那个少年显然不是好惹的。

恐慌此时便消散了,人们又蜂拥而进,很快售票窗口前又挤满了人头,一时间吵嚷声一片。

那几个民警也探头探脑地走了进来,看了一遍,然后打开对讲机。

“报告报告,高度疑似毒蛇的生物已经逃离。无需增援。”

他们也没把怀疑的对象指向少年,虽然他们也奇怪这两条蛇怎么如此相像,可第二条蛇出现的时间实在是太短了,应该是走眼了。

但他们还是有些奇怪,这热的天,这么多的人,居然有蛇进来。但也仅止于奇怪。

姑娘边走边向艾森道谢着。

“客气了。”艾森微笑着回答道。

“方才是怎么回事呢?”姑娘出了售票厅疑惑地问道。她奇怪那条蛇为什么会突然出现,然后又凭空消失。

“把戏而已。”艾森并不清楚姑娘所指到底是什么,是蛇怎样把中年男人咬伤,还是蛇忽而出现,忽而不见。他只好笼统地回答道,其实真相并不是这样。

“把戏?不可能吧,魔术可以让东西消失,但不能起死回生吧?”姑娘还是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

唉,看来还是有人看破了。少年本以为自己做得滴水不漏,但没料到一个女孩看出了其中的破绽。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