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无酒不欢:男神不要跑

更新时间:2020-11-16 16:57:39

无酒不欢:男神不要跑 连载中

无酒不欢:男神不要跑

来源:微小宝 作者:荼荻 分类:都市 主角:路嘉懿江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无酒不欢:男神不要跑》是荼荻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路嘉懿江,书中主要讲述了:老天给了我一副好牌,只是还没有打,它们又被收走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说老实话,木槿看第一眼的时候就受不了了,下意识的回头要吐,胡乱搭住把手,等看仔细了才知道是路嘉懿。

路嘉懿看她脸色都白了,连忙带她出去。

缓了好一会儿,木槿终于把自己的肠子肚子捋顺了,冲路嘉懿点头。

“……是那个人。”

路嘉懿答应着,同时怜香惜玉的要把她送回去。

木槿直摇头,这个时候出了这样的案子,哪个警察有时间送她,这里距离肆酒没有多远,走着就回去了。

路嘉懿还有些犹豫,突然又有电话进来,接起来,喊了句队长,只听到那边说。

“嘉懿,城西出命案了,调派几个人去……”

听到前几个字的时候,路嘉懿就下意识的同木槿隔开了几步远,但是他听到的前几个字,木槿也听到了。她的心里又是一咯噔,感觉手指尖凉的厉害,亲眼目睹过现场是一回事儿,听到有人报案给警察又是另一回事儿。她是个谨慎的人,进房间的时候就处处留意,应该是没有留下什么痕迹,只可怜那个女孩儿,她知道是谁做的,却没办法帮她说出来。

路嘉懿打完电话,看着木槿有些抱歉,木槿连忙摇头,说自己能回去。路嘉懿又有了新案子要忙,也只能作罢。

走在蚊子街的胡同里,木槿出神想着会是谁杀了那个男人,还用了那么残忍的手段,像是不仅仅要取他的性命,还有泄愤的意思。这个男人虽然痞里痞气的是个流氓,但瞧他那天在酒吧的样子,就知道不是个担事出主意的,好事儿自然不会做,但杀人全家的事儿应该也做不出来。

想着想着,木槿脚步一顿,眼睛都瞪亮了。

……是那个一身黑衣的练家子?

出手残忍,手段也硬,还有牵扯关联。

可是想想那天两个人交流的态度,胖男人对他可是俯首称臣的,能有什么缘故,让他这样弄死他。

蚊子街的清晨是安静的,只能听到周边的鸟叫和蝉鸣,天气热到厉害,树上的知了早就不耐烦了,叫得让人有些头疼。木槿走到离肆酒还有一个胡同口的地方,找块树阴坐下,盘着腿望着墙角发呆。

不管怎么说,人是死了,不是她出的手,但此刻计较起来有好也有不好。人死的那么惨,肯定是吃了大苦头,若是她动手,肯定做不到这样狠决。她心里也拍手叫好,那样的恶棍混蛋,就应该被人这样狠狠折磨一番,不然真的是便宜他了。

有阳光漏过叶子打下来,刚好落在木槿面前,她抬起一只手掌,把阳光捧在手心里,印着细密的纹路,感受到了微微的灼热。

妈妈……

木槿在心里默默的说。

该死的人都死了,你好好安息吧。

站起身准备进门,却遇到些小麻烦,木槿走的着急,钥匙钱包都没带,不过其实这点东西也难不倒她,挑了处背人的地方,两步跳上墙头,顺便越过栏杆翻到二楼。

推开卧室的门看,赵渐宇睡得像只猪,估计是累的厉害,鼻息都比平时重。木槿关好门,又下楼去了酒吧大厅。

精心布置的地方被砸的面目全非,木槿自然是心疼的,只是她十几岁就学着摆地摊,这点小风小浪是经得起的,东西弄坏了可以重新弄,总是自怨自弃的可怎么做生意。被砸坏的水管已经不流水了,应该是小六关了水闸。木槿在大厅里上下打量计算着,既然要重新弄,就干脆收拾的更漂亮些,有些欣喜气,客人也都愿意来。

没过一会儿,有人下楼了,是小六。木槿还在规划着怎么装修,让小六去计算库房,看看少了多少东西,再算个损失数出来,又让他去通知那些驻唱歌手,酒吧歇业重新装修,最近都不用来了。

阿翔也醒了,在房间里呜咽着说额头要留疤了,哭的悲天悯人的,木槿没好气的把他按到椅子上坐好,手脚利索的给他换药。伤口的地方紫青一片,皮肉伤会不会留疤也说不好。木槿一面给他上药一面安慰他,说有个疤痕还好看,人看起来更加英气。

可是阿翔本身就是个娘娘腔,要英气有什么用,终归是综合不过来的。

过了中午,木槿去楼上看赵渐宇。赵渐宇还睡着,可她一推门就醒了,睡眼朦胧的看着她,眼睛里全是红血丝。

“醒醒吧,出事儿了。”木槿坐到他面前的椅子上,表情严肃的告诉他:“那个胖子死了。”

毕竟一宿没睡觉,赵渐宇还迷糊着呢,听到木槿说“那个胖子”,他还琢磨着她说的是哪个胖子。可是看着木槿的神情,赵渐宇的心中突然就有了答案,一个激灵从床上坐起来,英挺的眉毛皱成死疙瘩。

“什么时候死的?你怎么知道的?”

“应该是昨天晚上。”木槿拿起烟盒挤出一颗烟,又扔给赵渐宇一支:“早晨警察来找人过去认尸体,就在新建路口那附近。”

吸了口烟,木槿补充。

“死的挺惨的。”

赵渐宇含着烟,上下打量着木槿,木槿感觉到他的目光,不闪躲,只是摊摊手解释。

“你知道的,不是我干的。”

赵渐宇撇开眼神想一想,说:“或许那个人还有别的仇家。”

“那也太巧了,就落在这个档口寻仇,还是人家身边跟着四五个人手的时候。”木槿笑,随即又变得严肃起来,一本正经的和赵渐宇商量:“小赵,我怀疑一个人。那个练家子。你觉得会是他干的吗?”

木槿说的人赵渐宇都没见过,他弹着烟灰没说话,过了一会儿才说:“别费脑子想了,回我那儿查一查,就知道是谁做的了。”

“去你那儿查一查?”木槿没听明白他的意思,可是转念一想,顿时恍然大悟。

可不是吗,咱们赵爷是这蚊子街的千里眼,大大小小的地方都设着他的“眼睛”,回去查查监控录像,多少能找到些端倪。

赵渐宇在别的地方都算虚心,唯独在这方面有异常的自信,他当年在蚊子街附近布置摄像头的时候花了大工夫,有很多都是隐藏式的,连木槿都不知道在哪儿。

所以,当他查了两遍还是没有查出一点端倪的时候,脸色就变得非常不好看了。

监控路线显示的出来,那五个流氓从肆酒出来就一路向西走,黑胖子一直走在人后面,一边走一边摆弄手机。直到新建路口,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黑胖子一下就找不到人了,剩下的那四个人似乎也没找到他,来来回回的伸着脖子看。

如果是从新建路口弄走了人,拽到小胡同里总是要经过小路的,胡同里面没有安置摄像头,可是小路口有,只要有人过,肯定能被抓个现行。也是奇了怪了,显示器里的小路口空荡荡的,连个人影子都看不到。

赵渐宇烦躁的抓头发,黑着张脸敲键盘找别的线索。木槿在他身后看着,心里却多多少少有了衡量。摄像头没有抓到人,那就是被人家有意绕过去了,这样细微的地方都能躲过去,别的地方怎么可能出纰漏呢?

翻来覆去的找不到线索,赵渐宇突然到了发怒的顶点,恶狠狠的从椅子上站起来,大喘了两口气,抓抓头发骂人,又颓废的倒回椅子上,撕开烟盒夹支烟,坐了两秒钟,站起身子要出去。

木槿也是少见这位自诩在黑客帝国能当太上皇的少爷发脾气,看着他被气得火冒三丈,自己到突然有了笑意,打趣着问。

“宇哥,上哪儿去?”

赵渐宇用鼻子哼了一声。

“用不着你管!”

“呦,这脾气说来就来啊,一点都不含糊。”木槿笑的更开心了:“现在你可不能过去查,出了这样的命案,那边的警察围着里三层外三层的。”

赵渐宇没说话,也没动地方,盘桓半刻,还是挑了一块空桌子坐下。

“行了。”木槿安慰他:“等过两天,等这阵风过去了我陪你去看。”

*

木槿自己回肆酒,门面都被人砸了,要抓紧时间重新收拢。结果还没进门,就看到小六和一个同样清秀年轻的小伙子在门口说话,那男孩看着有些面熟,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只见他又是上下打量被砸的惨兮兮的屋子,又一副苦口婆心的样子劝小六。小六还是冷着一张脸,对方说半天也只是摇摇头。

看这个架势,木槿倒想起来这个人是谁了,顿时心中有气。

这都是什么买卖,酒吧半夜被人砸了,消息挡不住,自然第二天整条街都能知道,可是刚刚得了信就来抢人,可真是不地道。

“小天是吧?”木槿推开门看着,眼睛里似笑非笑的带着冷意:“这个时间酒吧该准备开张了吧?怎么你到处乱跑你们老板也不管?”

小天一看是木槿来了,颤颤的笑。

“木老板,您这是才回来?”

木槿皮笑肉不笑的点头:“酒吧要装修,需要人手,去市场上转了一圈,顺便看看有没有看得过眼的调酒师。”

木槿的话一语双关,小六低头说了句楼上还要忙,也不管小天,就自己先上楼了。

来挖墙脚还碰一鼻子灰,更何况“墙角”还没有要走的意思。小天冲木槿讨好的笑,准备赶快告辞。木槿点着头把他迎出去,还和他有一句没一句的唠家常。

“听说你们吴老板又聘了个女师傅,也不知道调出来的酒怎么样,等我们肆酒忙完了,我一定带小六过去尝尝。”

这位肆酒的老板娘长得美,就是嘴巴厉害不饶人,如果算起来,小六还是她从自家老板手底下抢过去的。坤哥心肠好,见肆酒落了难特意让他来问小六愿不愿意回去。小天无奈笑着迎合,一溜烟的从门口窜出去。

楼上,大叔和小六正在清点库房,阿翔站在一边翻着单子报数据,大叔是过来人,知道酒吧被人砸了也没有多说什么,可能也是看懂木槿的意思要息事宁人了。

木槿一看三个人都在,索性通知大家那个砸店的流氓头子已经横死在附近的胡同里了,死因不明,也不知道是谁干的。

三个人都愣住,大叔和小六倒是没有说什么,唯一接受不了的是阿翔,哭着鼻子喊。

“什么?!那个杀千刀的死了?!这可怎么能行!老板娘,这数儿算起来还有什么用?!谁来赔?还有我的脑袋!误工费!精神损失费!还有我的美容费!”

木槿没好气的扒拉开他,只是请大叔出门说话。

“大叔,人死了就肯定拿不着钱了,人活着我也没指望能拿到。户头里面还有能用的,反正店也砸了,索性好好收拾收拾。”

大叔点头,只是表示人没事儿就好,又嘱咐木槿,最近没事儿就不要出门了,找师傅跑装修的事情就交给他们做。

等了一个星期,肆酒的装修正忙的火热,新建路口的案子还没着落,案发现场也没有那么多警察守着了。木槿和赵渐宇挑了个人少的早晨,装作等人的样子在路口附近逗留。

赵渐宇伸长脖子检查自己的隐藏式摄像头,怎么看怎么觉得藏得好,要不是他亲手安装的,恐怕连自己都看不出来。木槿也不知道这里还安着摄像头,她靠着墙根上打量四周,确实心里也有疑虑。

除非是提前就知道,否则一般人怎么可能注意到这么细节的地方。

会是怎么回事儿?

木槿想着想着,视线就不由自主的朝当时发生命案的地方看。那里至今还围着黄色警戒带子,示意一般人不能靠近,从这个方向看过去倒是不像有警察守着,空荡荡的除了旧砖墙就是黄土地。

回想起那天看到的场景,木槿至今都犯恶心,再看看现在,尸体被运走了,很多东西也都被取证收走了,当初留在墙壁上的血迹早就变黑了,本来墙壁也脏兮兮的,混的什么都看不出来。像是再过一阵子,等黄带子也撤走,就风平浪静的什么都没发生过了。

回头看赵渐宇,还是一点头绪都没有,木槿叹口气,劝他。

“小赵,这八成是遇着什么高手了,死磕着没意思。”

赵渐宇还是没什么好脸色,只是命令木槿。

“这几天你得加个班,蚊子街周围都得重新收拾一遍,死角还是太多。”

一看到赵渐宇这个样子木槿就忍不住的笑,她觉得这时候赵渐宇就像守着窝的老母鸡,丢了个蛋就警铃大震,一定要把四处的窟窿再挨个堵一遍。

两个人沿着胡同往回走,一个板着俊脸,一个笑眯眯的,清晨的阳光已经起来了,把两个人的影子扯得长长的,铺在黄土地上像淡灰色的剪纸。

在两人相反方向的那头,也拉着两道长长的淡灰色影子,只是藏在暗处,不容易被人发觉。

一个黑衣男人冷着眼瞧着一男一女离开的方向,面无表情的看了半响,突然勾起了一边的嘴角,像是确定了新猎物,笑得邪恶。

他身旁的人皱起眉头交代他。

“杰森,上面说了,绝不能打草惊蛇。”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