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媒人桥约

更新时间:2021-04-23 00:05:57

媒人桥约 已完结

媒人桥约

来源:落初 作者:彤华馨兰 分类:都市 主角:李湖李俊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彤华馨兰的原创小说《媒人桥约》,主角李湖李俊,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第一次会面,在他的心中便起了漪涟。为了能找到她,在她的左手腕上留下齿印。自小的承诺,从不改变。说好爱就爱,说好不放弃就不放弃,算不上青梅竹马,对她一见倾情,算不上两小无猜,为她一诺倾心。凌朝世子凌玉对穿越女李湖不折不扣的一见倾情,怎么不叫她动容?情节虚构,切勿模仿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哈秋!”猛然间,李湖打了个大大的哈秋,也不知道是谁在咒骂自己,找了很久连徐红岚的影子都没有见到,心扑上扑下的已经够难受了,估计是劳累过度引发感冒了!古代感冒很严重的,看老老的大夫,吃苦苦的药!

徐红岚啊徐红岚,你到底在哪里?回应一声好不好?这都快到晚上了,我早就饿坏了,还没有吃午餐呢,小孩子不可以饿肚子的好不好?出现吧,自己现形吧!求你了!

不管李湖多么虔诚地祈祷,始终是没有见到她的影子,问人了,他们居然听不懂李湖说什么。

不就掂着脚比划着人的样子吗?居然当我是瞎说叫我赶紧回家,这给郁闷的。好吧,我承认,来到这里,身体变小了,思想跟不上,容易被人误解也是正常的。

最后李湖决定,她要报官!让官府折腾去吧,反正自己是没有办法了。

“梁公子在茶馆弹琴,要不要去看看呢?”耳边传来一小段话。

梁公子?会不会是徐红岚喜欢的那个未知男人呢?弹琴?一个大男人弹琴有什么好看的?难道这个男人真是帅到掉渣,才华横溢?还是贯穿整个徐州是个大亨?

哦,想起来了,在看酒肆花儿跟三相公打情骂俏时似乎是听到一个小声的“梁公子”难道是徐红岚发出来的?她的消失会不会是跟着他去了?对了,找到梁公子估计就可以找到徐红岚了。

“梁公子在哪里……”李湖回头本想抓那个说话的人的领子大吼着问一声的,哪知道身体太小了,一跳去抓,没抓住,跌倒在地上,她迅速爬上去抱着他的脚说道。

“小姑娘,你干什么?”那个大叔黑脸地看着她。

“这么小就想着一睹梁公子的风采,小姑娘,你这是立志要嫁给梁公子吗?”

“哈哈!”

向来是看人笑话的人多,没一会儿,便围上了好几个人调笑地看着李湖,看着他们开怀大笑,她就想作呕,他梁公子就算是天仙,我也不会对他有好感的,哼,骗人感情的混蛋。

“呵呵……”李湖笑着放开大叔的腿站了起来拍拍膝盖上的尘土。

“小姑娘,听哥哥一句劝,那个梁公子谪仙般的人,品行高洁,造诣深厚,他说过了,今生要找的女子,就是能听懂他琴声的人,这都听了好多人了,没一个说中他的琴声意味,他可不是咱们的良人,趁着你还小,多学些女工样式的,以后嫁人也容易些,可别挑三拣四的。”一个年轻的农夫劝解李湖。

我,我是去相亲的吗?我这是去找人的,本想反驳的,想着找人要紧,也没再耽搁,跟向那个跑向那边的人群跑去,随口问了一姑娘,还真没说错,就是那个方向。

梁公子在徐州最贵的茶馆“茶萃”里面弹琴,跑到那边便看到人山人海,太矮小了,不管李湖怎么踮脚怎么跳动,都看不到一丝一毫所谓的谪仙影子。

“烦请让让,让让!”李湖利用人小的优势往前挤,没错,她要挤上前到“茶萃”的最高层眺望底下,凭女人的直觉,觉得徐红岚肯定在这人群而且还是很前面的某个位置如痴如醉地看着台上的心上人。

“小孩子挤什么挤,一边去!”人小容易被欺负,一个胖胖的大婶把她给推出来了,可能是她的这一举动让周围的人找到了灵感,接下来,不管李湖怎么挤,都没有办法挤进去,被人给排斥的。

徐红岚啊徐红岚,你就认真地听你心上人弹奏曲子吧,姑娘我去买点东西再来!

“怎么样了,梁公子弹琴弹得怎么样了?”李湖捧着一包的零食跑回来,这里还是人很多,就势跑到卖杂货的大叔摊位旁的大树下坐好,递给大叔一块糕点问道。

“小姑娘,咱这山野村夫,粗鄙得很,怎么听得懂那高超的技艺……啊!”大叔推开李湖的手,裂开嘴憨憨一笑。

“大叔,天都快黑了,你也饿了,吃点糕点吧!”李湖喜欢有原则的人,可她是个喜欢为难别人的人,所以,趁着他开口便把糕点塞到他的嘴里。

“大叔,想来你在这里摆摊也有一定年限了,能不能给我讲讲这梁公子的一些事迹?”李湖便拿着糕点塞进嘴里边问道,能引发一次人人争着一睹为快的拥挤场面,也算是名人了,心中实在是太好奇了。

“说起来,这梁公子还真是个神秘的人物!”大叔笑着把口中的糕点拿下来,拗下外边没有沾到口水的放在旁边的篮子里的一块干枯的香蕉叶子上放好,眼神异常温和。

“大叔,我还有很多糕点,刚才吃了一些,现在很饱了,你行行好,帮我消灭它们!”李湖拿出两块糕点,趁着他还没有盖上盖子,把剩下的全部倒进了他篮子里,看到他沧桑的脸,猜想着他家里应该有很多孩子,有上顿没下顿地饿着,小孩子很难得有一次机会吃到城里的糕点,还不高兴死?

“这,这?”大叔没想到她会来这招,一时不知道怎么办。

“大叔,大叔,赶紧的,跟我说说梁公子的事情!”李湖用手在他眼前晃动着转移他的注意力。

“哦,小姑娘真是好人!”大叔点点头,对她笑了笑,眼中映出她的影子晶亮,弄得她好像很神圣,她只好哀叹,那些银子,不是我的,是别人给的,不用白不用。

“这梁公子没人知道真名,三年前就来到了徐州,刚来的时候,没人知道他的琴艺有多高超,后来弹多了就出名了,郡守等大官都曾经请他去弹琴,都被拒绝了,他就喜欢到“茶萃’弹琴,去年还放出了一条消息,哪个男子若是听懂了他的琴音,他甘愿作为仆人伺候那个人一生一世,哪个女子若是听懂了,他愿意娶她为妻,带她畅游天下!”大叔简简单单地诉说了梁公子的事迹,末尾还凑前小声说,“我听说啊,这“茶萃’的东家就是他。”

哇,如此浪漫的宣言啊!如此有钱的好人,难怪世人挤破脑袋都要来听琴。看那些女子竖起耳朵认真听就知道慕名而来。

问题是,这徐红岚一个大家闺秀,怎么就认识了他,还跟自己的妹妹有一段抢夫的戏码?

难道徐红岚听出了他的琴音?

不对,要是听出了能离家出走找棵没谱的树上吊吗?不合符常理。

事情到底是怎么样的呢?李湖很期待真相。

“小姑娘,小姑娘?”大叔不断在我眼前晃荡着,语气带着担忧。

“呵呵,没事,我就认真聆听了一下琴音!”李湖回神后赶紧圆谎。

“小姑娘,刚才梁公子说了,今天要是有人能听懂他琴音的三分之一的旋律,就奉上一百两黄金以示嘉奖!”就在李湖打算要不要去好好听听看有什么端倪提供给徐红岚时,大叔告诉她这个劲爆的消息。

“真的?千真万确?”李湖睁大眼睛兴奋地问道,一百两黄金?等于一千两白银,等于一座中等的院子,yeah!我李湖可以在古代安家了!之所以有这个想法完全是客栈的房费太贵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找到徐红岚的家把她送回去,这一住,可住不起啊。

“真的!”大叔难以想象她为什么那么兴奋,在他眼中她明明不是穷人啊。

“大叔,谢谢你,这还有颗碎银子,给你买点糖果给家里的孩子吃!”李湖跳了起来,膝盖上放着的糕点也掉下去了,没有理会,随手把衣兜里的一点碎银子递给大叔,她很快就可以得到一大笔钱,这点小钱不在乎了。

“梁公子,我知道,我知道!”真是有钱能使鬼推磨,等李湖跑过去时,里边那个人群涌动啊,举手往前挤的,都是为了那黄金,这梁公子钱多得没处使,就该便宜我了,李湖之所以这么自信,还不是李俊整天在她面前讲诉琴弦发出来的声音跟磁场是类似的,为了让他的研究达到更深一点,还被拉到他借来的古琴前乱弹琴一番,最后,他实在受不了了,就给她找了个专业老师教习了一番。不能说完全懂,起码能听懂一点吧,就着一点的自信,足够她跟那些古人比拼了!

哈哈,天助我也!

如果趁着空隙挤进去,这一来一往的推动,李湖很容易被挤扁或者摔下去被踩扁,两样都不是她想要的结果。

无意中看到那棵高大的大树,对啊,我可以爬树,可是,树在那边,人在这边,怎么过去?难道在眼前的金银就此放弃?踱步踱步时看到这边延伸向那边的沉思了一会儿,就往树上爬去,很快,李湖便到了两棵树交接的位置上,有点距离,怎么爬过去呢?

在树上,李湖看到了那个谪仙般的梁公子:气宇轩昂的也算是个美男子了,她就不明白了,为什么要把自己变成一个小孩子?这样就跟他们错过机会了,先前已经放走了一个王爷,难道这会儿还要放走一个琴师?李湖无语地看向苍天。

李湖,想什么呢?你是来拿银子的,不是来花痴的!

李湖拍拍自己的脸,在金钱的诱惑下,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脚就跨向那棵树,接着快速地冲过去为此差点撞到树,好在她定力好,即刻刹住了!树叶茂密,坐在上面没人发现,下面便是梁公子弹琴了!

闭上眼睛听着风声,排除杂念,感悟琴声:时而急促时而低沉,展现她眼前的是波涛汹涌的大海,而在海里抓着浪花就要沉下去的是梁公子。接着,到了高山上,可那直坠下山峰的一促即发的心闷让她吃力,旁边,梁公子用手挡着云雾发出闷哼的声音,本以为会掉到万丈深渊,哪知眼前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到。

琴由弦发出的声音加上弄琴人的情绪造成了琴韵,琴韵由心而生,由情而生,由思而生。

这梁公子,在大海里挣扎,他应该是经历了一段痛彻心扉的事,即所谓的心病!

李湖睁开眼睛,再次聆听,怎么就感觉到了高山的秀美跟流水的颤动,丝毫没有刚才的震撼。

不得不佩服这梁公子的琴艺的确高超,他都用最美妙的声音传递悲伤,多美妙,看那萦绕的百鸟跟不知名的动物就知道了,多悲伤,刚才闭眼的李湖差点掉下树去就是见证。

好吧,他太厉害了,这一百两黄金我不要了,找徐红岚要紧!透过树叶缝隙看向那人群,果然不出李湖所料,蒙着脸的徐红岚此时正树对边的台下如痴如醉地看着这边,那跳动的眼眸,实在是不忍心告诉她“你这么单纯不谙世事,他那么深沉不表露!”这个残忍的事实。

姐姐,醒醒吧,梁公子不会喜欢你的!身子自发地往前探去,主要是急切想把她带走免得再伤心难过,哪知道一个不稳。

“啊!”

“砰!”

“哎呦,我头疼!”几乎是同一时间,李湖发现自己的后背很疼,头还很重,坐起来摸着头看到眼前这个沉静入波的男人时迅速看向外边!一群惊呆的人。

怎么回事?她迅速看向自己的处境:天啊,我此时此刻正躺在琴上,琴早已破碎不堪,好像还压着梁公子的双手。

闯祸了?抢风头了?李俊,赶紧来救我。李湖欲哭无泪地看着即将要暴怒的人群,先他们一步跳下台面。

“啪!”李湖忍着疼痛拍了一下琴边的桌子,再次把台下的人震惊了,趁着鸦雀无声,开始了她的谬论。一段没有根据的谬论可以让人陷入深思,容易腾出空闲时间逃离现场。

“乱弹琴!”李湖指着梁公子的脸大声怒斥,台下倒吸一口气,很多人说哪里来的野丫头不懂礼数冲撞了梁公子,台下哄乱,台上的她忽视一切赶紧瞎说一通,“活得一塌糊涂玷污了一把好琴,你这琴,是一把古琴,古琴呢,是先辈们一代一代的耗费毕生心血灌注好技艺才传承下来的,好琴都是有灵气的,大哥,你心情不好就心情不好啦,何必把坏情绪转移到琴弦上呢?让它心情也不好连带着你心情更加不好,没听过“举杯浇愁愁更愁,抽刀断水水更流’吗?你这一弹,心结什么时候才能解开呢?哼,更过分的是,你打扰了姑NaiNai我的清幽,姑NaiNai我在树上好好地休息,你这一弹奏,哇哇,那个悲伤啊,都萦绕在我心头了,那个受不了啊,小伙子,年纪轻轻就这么想不开要死要活的,有什么事情不能敞开了说呢?我认识了一个很好的心理医生,不,心理大夫,你要不要我推荐你去看一下呢?呢?啊?”李湖的眼睛都快凑到他脸了,趁着他睁大眼睛,赶紧地冲向徐红岚那边,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就把她给扯了上来,带着她冲向茶馆里边,哪知道刚到门口,就被梁公子拦住了。

天要绝我,我也没办法!

“呵呵,梁公子,梁大哥,我那都是瞎说的,你的琴坏了,多少钱?我看看能不能赔给你!呜呜……我不是很有钱的,最好不要太贵!”李湖把徐红岚推在背后,抽噎着把环保袋放下,里面还有几颗不怎么值钱的饰品,不知道能不能卖给好价钱,便宜他了。

“我,我终于找到你了!”手被抓起,随着一个激动的拥抱!

我说错什么了吗?此时的李湖又凌乱了!

“认识她吗?呃,认识吗?”“茶萃”梁公子的专属待客厢房里边,李湖把徐红岚的面巾给撤了,指着她娇羞的脸庞问对面的他。一个为了另外一个上吊**,足见他们两个渊源多深,按理是互相认识。梁公子仔细看了看徐红岚,低头沉思一会儿抬头看着李湖摇摇头!

“什么?不认识!”李湖诧异了,敢情这徐红岚一个人在单相思啊,对方不认识她,她居然去上吊,还有没有更加不靠谱的想法?不忍心看到她由晴转阴的脸孔,不死心地凑前他轻声说道,“你们肯定见过的,梁公子,你好好想想,在哪里见过她?回忆回忆“徐红岚’是哪户人家的庶出女儿?啊,想起来了吗?想起了吗?”

“小湖,我真的不知道,恕不能帮助你。”梁公子为难地回答她。

“呵?你们两个,气死我了!”李湖拧眉咧开嘴移动眼睛看他们泄气地坐在中间。真相,上天,你告诉我真相!告诉我徐红岚是什么时候见到了天人般的梁公子,接着便爱慕丛生地开始思念,然后怎么就被徐三小姐抢了夫婿?

“对了,你妹妹,你妹妹叫什么名字?”坐着的李湖想到了一个可能:徐三小姐接近了梁公子后,用表象刺激徐红岚,对,肯定是这样,只要告诉梁公子徐三小姐的名字,那么,事情就好办多了,哈哈,我这是天才。徐红岚抬头脸红彤彤的,就那么喜欢梁公子?下一步,她冲着李湖摇头,李湖真想揍她一顿!

“哈!要不要连你家人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要不要这么与世隔绝?要不要抛给这么难的难题给我?”李湖一点面子都不给直接把话说了出来,做人做成她那样,也算是**了!看来真要时不时把她牵出去走走,让别人主动上前来认识。

“小湖,我……”徐红岚低下头搅动着衣尾。

“小湖,我倒可以托一些朋友帮着徐小姐找到自个的家!”梁公子沉默了好久告诉我这个好消息。他一个高超的琴师人品高洁,认识的朋友应该也是可以高尚的,不轻易出手,一出手必然手到擒来,哼哼!瞧李湖这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

“托人帮忙找是个好办法,只是,你不能把她的画像贴得到处都是,你看啊,这徐家丢了个女儿,也没个风吹草动的,估计是不想声张,你告诉你那些朋友,偷偷地找,找到了就偷偷地告诉我,我先去探探底再看看怎么把她给送回去才能把伤害降低到最小。”李湖把梁公子牵到一边小声地说道。早就在告示栏上看了好几遍了,根本就没有看到徐红岚的画像,也没有看到“寻人启事”,真不知道她家里到底怎么样,光靠她一无所知的记忆,听信她的片面之词就是傻的。

“这个自然,小湖想得真周到!”梁公子点点头夸奖她,看她的眼神都带着欣赏,犹记得他抱着她之后在台下的人不可思议的眼神,也对,他们两个的年龄起码有十几岁的代沟,在她同样想着对策时,好在他醒目,即刻抱着她离开那个丢人的场景来到这里,进行简单的介绍,至于他的名字,不管李湖威逼利诱也好,软硬兼施也罢,他都不肯说,让她一度怀疑他反感他的名字,这又让她联想到他对于他的家族有仇视心理,那他的家族该是对他极度不好,太乱了,想着都头疼。

“有办法吗?我好人做到底!”李湖笑了笑,徐红岚就是个**,“对了,梁公子,你知不知道这附近有房屋出售?”一个人也要找个房子安顿下来,先想想要不要学点技艺再去闯荡江湖。

“房屋?小湖要是不嫌弃,我那……”

“停!”李湖做个阻止的动作拦住了他即将要说的话,“我自己有钱,你忘了,你欠了我一千两银子!”才不要承接别人的情怀呢,在这里的人情债最好不要欠下,回去后,总是惦记着欠了这个人什么,欠了那个人什么,不累死也烦死。“我那栋房子便宜一点卖给你如何?”梁公子听完沉思了一会儿再次提出优惠政策。

可是,自己也没有说出他的琴音代表的意思,当时的反应完全是乱来的,哪里知道还真说中了他的心思,歪打正着,运气也太好了吧?

“好,成交!”主动送上来的优惠,不要白不要,首先声明,“我要先看房子!”闲着也是闲着,事情一步一步来,急不得。

“小湖,明天吧,晚上看不真切!”梁公子提醒她。

“对啊,现在太晚了,红岚,我们先回客栈!梁公子,明天见!”李湖牵着徐红岚的就往外走。

“厨房已经备好酒菜了,你们留下来吃吧!”梁公子拦住了他们的去向。

“我还有朋友在客栈等着,告辞了!”李湖拒绝,我们还不太熟悉,不想承接他的情谊,人,一旦形成了习惯,就会想到更多的东西,她不愿意把自己变成一个只懂索取的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