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纯情总裁别装冷

更新时间:2021-04-23 00:06:44

纯情总裁别装冷 连载中

纯情总裁别装冷

来源:微小宝 作者:奈妳 分类:都市 主角:秦茗许戊忧 人气:

《纯情总裁别装冷》为奈妳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今天在暙暖,你吻错的陌生人,是我。”§秦茗惊愕地瞪大了眼睛,她趁黑强吻的学长怎么会变成俊逸冷酷的集团总裁?§她还来不及反应,他就霸道地再次吻住了她,“记住,不是所有的男人吻你都能这般甜蜜!”§怦然心动的她正准备答应做他的女朋友,长辈无心的一句“茗茗,你小叔”将她瞬间从天堂打下地狱!§相爱不能爱,相离又不能离。§同一屋檐下,她以为能跟他保持距离,他却情不自禁地给了她最极致的宠溺。§当她心甘情愿地将自己当成解药献给他,欲从此跟他一刀两断时,却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卜即墨就像化身为一尊铜墙铁壁的雕像,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任秦茗雨点般的拳头落在身上。

根本不疼,一点儿都不疼!

他恨不能让她的力气再大一点!

最好能够将他打倒在地,倒地不起。

只要她不哭,只要她不伤心,只要她忘记,他愿意任她折磨个够呛。

可对秦茗而言,卜即墨越是不作反抗,越是对她的愤怒的无动于衷,她对他的愤懑便越是汹涌。

哪有人像他这么道歉的?一句话就完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希望他用什么方式道歉,总之,她对他的反应很不满意!

越看越气!越想越委屈!

情不自禁地,开始手脚并用地对付他。

“我恨你,恨你恨你!那天你为什么要去暙暖?为什么?我强吻你的时候你为什么不能将我推开?”

“我恨你,恨死你了!你厚颜无:耻!我们明明不认识,你干嘛叫我吻你?为什么告诉我你就是黑暗中的那个混蛋?”

“我恨你,好恨你!你不要脸不要脸!你比我大了八岁,竟敢让我做你的女朋友?你都一把年纪了知不知道?”

“卜即墨,你真的是个混蛋,竟然敢调:戏自己的亲侄女!”

“小叔,小叔,这世上这么多男人,为什么偏偏你是我的小叔?”

秦茗真的是费尽全力在对卜即墨拳打脚踢、破口大骂,时间长了,力气也越来越小,声音也越来越低。

缓缓停下所有动作,秦茗含着泪眼抬头,目光落在男人性:感抿直的薄唇之上。

就是这双漂亮的薄唇,让她荒唐地尝到了甜蜜的滋味。

就是这双漂亮的薄唇,让她的心不受自控地沦陷。

许是气糊涂了,秦茗鬼使神差地踮起脚尖,双臂勾上卜即墨的脖颈,泪眼迷蒙地望着他。

卜即墨不知她怎么了,只觉这副样子的秦茗十分可怜,那晶莹的泪水让他的心一阵又一阵地抽紧。

不由自主地,卜即墨颀长挺拔的身子竟然微微屈下,免得她踮脚踮得吃力。

这样暧:昧亲昵的姿势在外行人看来,分明是两个热恋中的情侣正在默默守望,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

“卜即墨,你闭眼,不准这么看着我。”

自从确认他是自己小叔的那刻,秦茗对他的恐惧奇迹消失,胆大到可以直接命令他而不觉得不妥。

卜即墨对这个侄女此刻满心都是亏欠,对于她的要求,自然是能满足就满足。

他没有想过,若是他还有一个晚辈也这么跟他说话,他是不是也会纵容?

不用想,答案是不会,因为他还有一个晚辈,跟秦茗差不多年纪……

见卜即墨闭上了眼睛,秦茗开始喃喃自语,“小叔,我们两清吧。”

卜即墨还没明白她这话的意思,秦茗忽地吻住他的薄唇,狠狠地咬住。

继而,在卜即墨突然睁开的黑眸注视下,她微微松齿,“小叔,把初吻还给我。”

卜即墨怔住了,这句话就像是刀子一般割在他的心口上。

他的确是个混账,竟然拿走了侄女的初吻。

如果初吻能够归还,他自然愿意,可是,初吻能按照她的这种方式归还吗?

虽然不赞同,他也没有拒绝,任由秦茗再次将他的唇瓣咬住。

这次是真的被她咬痛了,可他心里却莫名地痛快,甚至可耻的身躯因她温软的依靠而感到心悸与僵硬。

秦茗激动地闭上眼,身子情不自禁地贴紧卜即墨,一遍一遍地告诉自己。

她不是舍不得小叔,不是舍不得初吻,她只是舍不得唇齿间溢出的那番让人迷醉的甜蜜。

大姐的论调对她而言已经失去了意义,尽管她没有尝试过跟其他男人接吻,也不知跟其他男人接吻会不会尝到甜蜜。

她唯一知道的是,跟卜即墨接吻时滋生的甜蜜,无人可以取代。

那番甜蜜,还包含了他的容颜,他的怀抱,他的力度,他清冽的气息……独属于他的一切一切。

时间一点一滴地流失,秦茗执着地啃咬着卜即墨的唇瓣,这一次,换她狠狠地欺负他。

至始至终,卜即墨既没有推开她,也没有拒绝她恶狠狠的欺负。

只是,他仍然是那尊岿然不动的雕像,即便是唇舌也不会有半点回应。

秦茗自觉已经将男人的薄唇给啃肿了,这才缓缓深入。

那里,有着能滋生醉人甜蜜的源泉。

也许是心底的苦涩太多,也许是她一个人在孤军奋战,秦茗辗转扫荡了几番,却没有一丝甜味传出。

难道知道他是她家的仇人,是她名义上的小叔之后,那醉人的甜蜜也知悉了各种不该,所以偃旗息鼓了?

“你动一动!把欠我的吻还还干净好吗?”

这般大胆的说辞一落下,秦茗忽然觉得自己好像比卜即墨还要可耻。

明明只是迷恋跟他接吻的滋味,却编造了冠冕堂皇的理由。

这辈子,无论他是不是卜即墨,她的初吻都葬送在他的口中,怎么可能归还?怎么还得干净?

当秦茗以为这个无情的男人不会给予任何回应时,男人的唇舌却微微颤动了一下。

下一刻,在秦茗想要结束这个荒唐的索吻时,男人却突然回应起来。

仿佛粗粝的砂石突然之间摩挲过来,酥与麻的知觉贯穿全身。

紧接着,那久违的甜蜜蔓延而开。

就是这种痴迷的滋味,就是这种醉心的甜蜜!

秦茗的眼闭得越发得紧,仿佛只要不睁开,眼前的男人就会变成其他人,什么身份都行,只要不是卜家人。

泪水从紧闭的眼缝哧溜而下,将男人的俊脸一并沾湿。

秦茗不知道,这般美好的感觉,她将如何彻底放下,彻底忘记,彻底不在意?

痉挛的痛自秦茗小腹发作,秦茗却没有在意。

其实她也明白腹痛的原因,她来例假的时候,心情一定要开朗,一定要灿烂,即便没法兴高采烈,至少也须平静,心如止水。

否则,心情的郁结导致身子的不适,愈来愈强的痛经就会来寻找她。

秦茗自然是犯了大忌。

这是她跟卜即墨最后一次触犯道德或者是“伦常”的接吻,秦茗很想好好珍惜,将甜蜜延长一些。

她不会做停止的那个人,停止的那个人只能是他,谁让他比她大,且要大上一个辈分?

男人的吻没有昨天的激烈,可丝丝扣扣中也带着绝望的疯狂。

好像只要他与她这般激烈地联结着,就能将错误的一切归为原位。

当腹部的疼痛已经彻底湮灭唇齿间的甜蜜之时,秦茗勾住男人脖颈的双手缓缓垂下,整个人往下瘫落。

卜即墨立即发现了异常,松口的同时,迅速揽住她的腰肢。

真实的担忧与关切从他冷硬的俊脸上无可遏制地溢出。

“秦茗。”

只是叫了她的名字,剩下在意的话从他的黑眸里悉数流露。

尽管痛得全身发冷,但秦茗嘴角还是溢出灿烂的笑容,撒娇声不请自出。

“小叔,都怪你,肚子好痛。”

她喜欢他因她而紧张的表情,有一种难言的温暖,让她恍然觉得即便为此失去一切也足够。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