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萌妻好甜:老公大人放肆宠

更新时间:2021-04-25 22:54:22

萌妻好甜:老公大人放肆宠 已完结

萌妻好甜:老公大人放肆宠

来源:掌中云 作者:鹿妖妖 分类:都市 主角:薄瑾寒黎笙 人气:

鹿妖妖新书《萌妻好甜:老公大人放肆宠》由鹿妖妖所编写的都市风格的小说,主角薄瑾寒黎笙,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的女人,谁敢动?”霸道神秘的薄氏掌门人从天而降,将备受欺凌的黎笙收入囊中。从此再没有人敢觊觎她。传闻,她曾不守妇道害得前未婚夫车祸成为植物人,是全城声名狼藉的坏女人,可他却宠她如宝,对她掏心掏肺。可她为何还要逃?“小野猫,过来睡。”男人性感慵懒的邀请她同床共枕。黎笙扶着腰拒绝,“我不要……我不困。”她转身拔腿就跑,这男人精力太旺盛,她害怕!...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房车便疾驰而去,黎笙直接被扔下车。 黎笙惊魂未定,心慌又不安,好大一会,才沿着道路慢慢往回走。 脚踝处一扯一扯的疼,她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她知道薄瑾墨不好惹,向来阴晴不定,但她把他惹怒了。 可是想到薄慕岩的背叛,又让她难堪。 但薄家无论如何都对她有养育之恩,爷爷是真心对她好,即便她跟薄慕岩不能在一起,她也不能任由GM就这么毁在郁欢手里。 神情恍惚之间,天空突然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雨水打在脸上和身上,让她瞬间就湿透了。 黎笙有些慌张,连忙四处寻找遮蔽物。 雨越下越大,俨然有大雨的节奏,几秒钟的功夫,黎笙打了个喷嚏,身子莫名的颤抖了几番。 黎笙不由得后悔了,早知道她就不该多嘴,也不知道薄瑾寒是不是真的很生气? 万一他一个不开心毁约不救GM了怎么办? 那自己不是前功尽弃了? 想的头疼不已,黎笙感觉脚步如同灌了铅,沉重的不像是自己的了,就连视线都开始恍惚起来,脚踝处的疼痛都有些消散了的模样…… 她的身体渐渐吃不消,在大雨中昏倒。 另一边,薄瑾寒的房车内。 司机老赵透过后视镜偷偷打量了一下自家老板。 嗯,难看至极。 早就习惯自家老板喜怒不形于色,如今看着他气急败坏的样子,老赵不由得对黎笙竖起了大拇指。 “薄总,外面下这么大的雨,黎小姐一个弱女子,又受着伤,留她一个人在路上似乎有些……” 后面的话在老赵透过后视镜时被一个眼刀给活生生的噎在了喉咙里。 老板的眼神太可怕了,他不敢继续说啊…… 于是车子继续行驶,前方红绿灯,老赵停了下来。 薄瑾寒伸手狠狠扯了扯领带,似乎觉得这样能舒服些,衣领被他扯的乱七八糟。 不识好歹的女人,他有什么好担心的! 薄瑾寒看向窗外,玻璃窗上不停有雨水砸下来,可见大雨的磅礴气势。 看着车窗,薄瑾寒脑子里不由浮现出黎笙倔强的嘴脸,这个女人,现在指不定在哪里瑟瑟发抖呢。 心顿时软了下来。 “老赵,掉头。” 车掉头回去,没多久,便看到路边昏倒在大雨中奄奄一息的女人,看到黎笙全身湿透脸色惨白的模样,薄瑾寒的脸色彻底沉下去。 …… 深夜,薄瑾寒的住所内。 “不是吧三哥?你大晚上的叫我过来阻断了我为人类繁衍做贡献的大事就是为了给她看病?” 沈北城看着沙发上陷入昏迷的女人头痛扶额。 薄瑾寒撇了他一眼,“看不看?” “看,看,当然要看了,毕竟是三哥你叫过来的不是?” 沈北城连忙答道,一脸的求饶讨好样。 要知道他们这群人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薄瑾寒,毕竟是从小被打怕的了。 沈北城摸摸鼻子,暗自觉得委屈。 “三哥,你怎么会和她在一起?你们之间不会?”沈北城一边拿出器材准备做检查一遍戏谑地看着旁边安稳坐着的某人。 薄瑾寒并没有理会他。 沈北城看了一眼,胆子开始放大了起来,打算一步步试探薄瑾寒的底线,“看她这样子,明显像是饱受了搓磨,啧啧,这手腕和脚踝处都是伤痕,三哥,你们不会是在玩什么新花样吧?” 这下,薄瑾寒总算有了动静,“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别介啊,三哥,我这不是好奇吗?说真的,你该不会太过强悍把人给玩坏了吧?” 薄瑾寒双腿交叉放在茶几上,一双眼睛带着似笑非笑的神情看着沈北城,“你不觉得今晚上你话有点多?需不需要我帮你松松筋骨?” 沈北城只敢在薄瑾寒面前耍花枪,哪敢动真格的,当即立马求饶。 不过在帮黎笙上药期间,他还是忍不住多了嘴,“三哥,你找女人我们都是鼎力支持,我们都说你这些年过的也太禁欲了些,只是这个女人,你还真得少碰,能不碰就不碰!” “别看她长得文文弱弱,外表看起来楚楚可怜,谁能想到私底下那么不检点?订婚前夕与男人厮混,还把薄慕岩害的进了医院成为植物人,你说这样的女人何必呢?” “包扎好了吗?包扎好了就滚吧。” 薄瑾寒冷冷开口。 沈北城一愣,没想到自己大半夜的辛勤居然这么就被打发了…… 他委屈…… 送走了沈北城,薄瑾寒走回客厅,沙发上的黎笙似乎睡梦中有些不安稳。 只见她五官拧在了一起,身子也微微瑟缩着,这是人在没有安全感的情况下会出现的姿势。 嘴唇嗫嚅了几下,声音轻微,几不可闻。 薄瑾寒高大挺拔的身体站在床边,修长的手指忍不住想要将她的头发拨到一边。 可是才靠近,便听到女人迷迷糊糊之中的呓语。 “慕岩哥哥,不要……” 薄瑾寒的动作蓦地顿住,脸色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很快的沉了下去,眸光瞬间眯紧,看向这昏迷过去的女人。 不再怜惜,薄瑾寒冷着脸,转身大步流星的离去。 清晨,第一束光照在玻璃窗上,在地面投下斑驳的影子。 薄瑾寒别墅二楼书房里,有人站的笔直,手上拿着文件袋。 “三爷,这是你让我查的东西,都在这里面了。” 说完把文件袋递了过去,神情恭敬有加。 薄瑾寒接过,裁开袋子,从里面取出资料以及一些照片,这才仔细看了起来。 房间静谧无声,有的只是薄瑾寒翻动纸张的声音。 直到最后一张纸被浏览完,薄瑾寒放下手,眼睛盯着桌面上的几张照片,眼里有光忽明忽灭。 “郁欢是么?” 声音轻柔舒缓,却让人无形之中多了一股浓重的寒意。 “对。黎小姐之前最好的朋友。” “嗯,我知道了,派人监视这个女人。” “是。”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