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懒女闯江湖:天定夫郎

更新时间:2021-04-25 23:06:37

懒女闯江湖:天定夫郎 已完结

懒女闯江湖:天定夫郎

来源:落初 作者:幽月如烟 分类:都市 主角:凤紫汉成帝 人气:

主角叫凤紫汉成帝的小说是《懒女闯江湖:天定夫郎》,它的作者是幽月如烟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她懒惰第一,人生最大的理想便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她好色无敌,为了掳获美男,她可以耍尽各种手段。她强势无比,她可以控制狂风弱水,可以控制电闪雷鸣!她说:我的男人只有我可以欺负,谁若敢染指,我不惜血染江山,负尽天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啊?”欧阳离歌低呼一声,随即又想到王爷失忆了,于是轻声解说道,“王爷,王妃名唤西月无尘,是您一年前出使西月国带回来的,王妃是西月国的九皇子……”不过似乎是一个过了气的不受宠的皇子,似乎还不被皇室承认,因为……这后面的话欧阳离歌都不敢说,只敢憋在心里。

“王妃长得帅吗?”萱萱脱口问了一句。

“王爷,您说什么?”欧阳离歌一脸惊愣,似乎不太明白王爷所问何意。

“哦,没什么,没什么。”萱萱有些尴尬地吐了吐色头,汗啊,还真是三句话不离色女本质。哎,自己怎么就这么色呢?“离歌,王妃现在何处?带本王过去看看。”呵呵,还真是有点紧张呢。王妃?那不就是自己的正牌老公啰?希望是个**美男,不然自己可就亏大发了。不行,她现在就要去看看她这个准老公的尊容,看看是否能入得了自己的眼。

嘿嘿!如果入不了自己的眼,那就把他休掉,再去物色其他的美男;如果长得俊美无俦,那就……呵呵,自然是将他吃干抹净,连骨头渣都不带剩。

这样想着,萱萱更是有些迫不及待了。轻轻安抚了一下“噗通”“噗通”猛跳个不停的小心肝,走到欧阳离歌跟前,轻轻拉起她的手,嫣然一笑道,“离歌,本王现在就要去看本王的王妃,你快带我过去吧。”

“王爷,您……您……”欧阳离歌被萱萱刚刚那抹倾国倾城的笑靥夺去了呼吸,勾去了魂魄,只余下满心满眼的痴迷和留恋。

在她的印象中,王爷从来没有笑过,她知道王爷的美在凤灵国是无人能比的。可是,王爷生Xing冷酷狠绝,脸上除了邪佞、阴寒和暴戾,再找不出第二种表情。所以别人只看到了她的阴狠绝情,而忽视了她的绝世美颜。

其实从王爷刚醒来没多久,她就发觉了现在的王爷有些奇怪,不止脾气变的好多了,而且脸上也没了以前的狠绝暴戾之气。

现在的王爷就像一不小心误入凡间的精灵,她那双眼眸不再冷漠和阴寒,而是清澈如山泉般,水汪汪亮晶晶的,眼波流转间,风致嫣然,而且还不时地流露出若有似无的狡黠和调皮,让人想呵护,也让人迷离。

尤其王爷刚刚对着她的嫣然一笑,那一笑如Chun风拂过,刹那间大地回Chun,千花万花齐齐绽放,带着窒息的美丽,沁人的芳香,让万物都为之失色。

那一笑,直直地撞入了她的胸口,荡入她的心底,掀起无数涟漪。

“离歌,离歌,你发什么愣啊?”萱萱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不明白这美人丫鬟为何突然之间一言不发,只是痴痴的看着自己。见她依然处于神游状态,于是提高了几个分贝,脆声娇呵道,“离歌,回神了,本王还要去看自己的王妃呢!”

“啊!”欧阳离歌被突来的娇呵声吓了一跳,猛地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的手被王爷的青葱玉手握着,不觉羞红了一张俏脸,想要抽回自己的手,却又莫名的不舍,于是任由王爷握着。

“离歌,你怎么了?脸这么红,不会发烧了吧?”萱萱说着,将手贴向她的额头。“嗯,体温还算正常,没有生病就好。”萱萱点了点头,松了口气似的说道。

“王爷……”欧阳离歌低唤一声,心底蓦地涌起丝丝甜蜜和感动,王爷这是在关心她吗?她真的好贪恋此刻的温暖,好希望它能永远的持续下去。

“离歌,你真是个大美人!”萱萱见她满脸潮红,美若芙蕖,樱唇微启,美眸闪烁,不由看得心神荡漾,心跳加速。自己果然是个不折不扣的大色女啊,竟然看同Xing,也能看得如此入迷,连心跳都不正常了。

“王爷,您谬赞了。”欧阳离歌听到王爷的赞美,慌忙抽回了自己的手,低下头时脸色瞬息万变,说不清是喜悦还是惊恐。“王爷,奴婢这就带您去看王妃。”话落,径自在前面带路。

“呃?我刚才说错什么话了么?这美人丫鬟还真奇怪。”萱萱暗自嘀咕了一句,摇了摇头也没再多问,跟着欧阳离歌出了浴室,目前还是看她的王妃要紧。

跟着欧阳离歌,一路来到王府北苑最偏僻也最清幽的一座小院前。

进入院中,入眼的满是荒凉与萧条之景。皱眉在院中扫试了一圈,但见四周残垣断壁,枯枝残花,杂草丛生。寒风阵阵袭来,阴森森,凉飕飕的,萱萱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离歌,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啊?怎么如此荒凉?”萱萱没有想到如此富丽堂皇的王府,里面竟有这样一处破败不堪的地方,跟难民窟有得一拼。这睿亲王府不会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吧?

呜呜呜……如果王府并不若自己想像中的有钱,那她以后不是还得为自己的生计问题奔波劳苦?不要啊!

她这辈子最最伟大的理想就只有两个,第一个自然是泡遍天下美男,而另一个嘛,就是做一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千年米虫,不用劳神劳力,也有几辈子用不完的银子。

“王爷,这里是静思阁,相当于冷宫,是用来惩罚犯了错的夫郎或小侍用的。”欧阳离歌看了看王爷那张面部表情不断变化的脸,低下头来小心翼翼地解说着。这里会如此破败,自然不是因为王府无钱修整,而是王爷故意为之。王爷说,既是冷宫,自然是越破旧越荒凉越好。

“原来这里堪比冷宫啊,难怪如此。”萱萱小声嘀咕了一句,内心不觉有些唏嘘。

“王爷,王妃就在里面。”欧阳离歌说到王妃,不觉有些伤感,还有满满的同情。王妃自从一年前被王爷带回王府,就被王爷封为王妃,不过只是口头上的。王爷并没有三媒六聘迎王妃过门,只给了王妃一个最最简单的婚礼,而且礼堂上王爷并没有出席,只让人抱来一头母猪与王妃拜堂。

欧阳离歌真的不知道,像王妃那样一个柔柔弱弱又惹人怜惜的天仙似的可人儿,王爷为什么狠得下心一再地去折磨甚至去羞辱王妃。难道王爷真的如传言中所说的那样,以折磨虐待美男子为乐趣吗?

萱萱看了欧阳离歌一眼,在她的指引下走进静思阁。踏进屋内,一股潮湿腐朽的味道立刻扑面而来,让人有些作呕。初Chun的冷风不停地从破旧不堪的窗外吹进来,为这间原本就阴暗潮湿的屋子更添阴寒渗人之气。

萱萱暗自打了个寒颤,掩鼻四顾,就见靠墙摆着一张简陋的木床,而她的小王妃正蜷缩在薄薄的棉被中。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