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重庆,今夜请将我遗忘

更新时间:2020-05-10 22:12:50

重庆,今夜请将我遗忘 连载中

重庆,今夜请将我遗忘

来源:微小宝 作者:月阕 分类:都市 主角:周进周 人气:

主角叫周进周的小说是《重庆,今夜请将我遗忘》,它的作者是月阕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是一个需要钱的女人,可我却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刘海绅士地拿过女孩手中并不大的化妆品包装袋,一手拢着她的腰,二人往店门外走去。

目睹那一幕,我的心突然间就莫名其妙地受了伤,鼻子竟然有些发酸。

我忙拉着弯弯姐离开了迪奥柜台,对售货员小姐说:“你先忙,我们先去看看护肤品,一会儿再过来买彩妆。”

一路来到了大厦的卫生间,我靠在墙上轻声啜泣了起来。

“至于吗!齐琪,你是不是有毛病!”弯弯姐一边责怪我,一边劝慰我,“那女的长得比你差远了,刘海不会因为她离开你的,你快别胡思乱想了。”

“可是弯弯姐,我觉得差距太大了,那个女人一看就不简单,她身上的有些东西,是我们这样的女人,穿再好的衣服,用再好的化妆品都模仿不来的。”我依旧红着眼睛。

“嗨呀,我的妹妹,你跟她有什么好比的,这人比人气死人,人各有命的不是吗!”

“道理我都懂,可是我就是控制不住,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弯弯姐沉默了片刻,点了一支烟递给我:“你是太在乎自己在刘海心中的位置吧,是不是喜欢上刘海了?”

我接过烟,狠狠吸了一口,一边努力让自己清醒着,一便苦笑着对弯弯姐说:“就连那个女人说的话,我都有些听不懂。我突然觉得自己除了这一副皮囊之外,整个人就像一粒不起眼的尘埃。”

难怪他会连看都不看我一眼……

再次回到转归区,面对着琳琅满目的商品,我却没有了继续逛下去的心情。

弯弯姐看出了我的不愉快:“妹妹啊,不用去羡慕别人的生活,无论长在石头缝里,还是长在有人精心照看的花园里,开出的花朵都是一样好看的。”

“可是却一定不如花园里的有价值。”我反驳着。

“她长得很一般,估计也只能靠别的方面去拴住刘海吧,美本身就是女人最重要的资本,抱着这么好的条件,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我不知道,就是觉得自己好像处处不如别人,跟别人有很大的差距。”

“你要是真的羡慕别人有文化,不如就去报个成人教育考试什么的,反正你高中读过几天,应该也能跟得上。”说到这里,弯弯姐有些厌烦了,建议道。

“还是算了,我从小学习就不好,报了也是白花钱。”

看我终于恢复了些正常,弯弯姐笑了:“我看也是,我的意见哈,咱就一门心思把男人研究透了哄高兴了就可以,别琢磨那些跟咱没关系的事情。”

可是我的心中还是有深深的失落……

一次偶遇让我意识到,我与刘海之间,即使夜夜纠缠,躯体贴得再近,没有丝毫的距离,可始终却是活在两个世界里的人。

一转眼之间,我便会像做梦一样,再也看不到他,摸不着他。

换了别的专柜买了些化妆品后,弯弯姐便带我回到住处,她让我上去收拾东西,她在楼下等我。

我一个人上了楼,在门口看到了余晖。

他告诉我,下午开锁的人来过,已经把锁换过了,然后便把钥匙都交给了我。

我说不好意思,又让你帮我垫钱了,他说没事,只要别忘了答应他的事情就行。

我进屋子里收拾东西,弯弯姐打电话告诉我,说周进来了!

周进竟然会选择这么早就过来,一定是来堵我的!

慌忙间,为了躲周进,无奈之下,我只好拎着东西,敲响了对面余晖的门。

余晖很快开了门,我说能不能先借你这里躲一下,他说可以,问我为什么,我说一会儿跟你说,便将大包小包的东西全拎了进去,赶紧关上了门。

余晖要问什么,我冲他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揣着一颗惊魂未定的心,我从猫眼里往外看。

我看到周进上楼后,黑着一张脸,掏出钥匙就往锁孔里伸,却没有打开门,低头一看知道是换了锁,气的骂咧了几句。

然后他便掏出手机打电话,几秒种后,我的手机便在包里叮叮咚咚地响着,我担心房门的隔音效果太差,急忙伸手进去摸索着将手机调成了震动。

过了一会儿,周进又骂咧了几句,才气冲冲地离开了。

我惊出了一身冷汗,无力地背靠着门喘息着。

事情到了现在的地步,像脱缰的野马一马,要往哪个方向发展,似乎已经由不得我了。

“那人是谁?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余晖问我。

我冲他摆了摆手,示意他先不要提这些。

又过了一会儿,便听到弯弯姐熟悉的高跟鞋声。

从猫眼里,我看到她慌慌张张地爬上楼来,往对门敲门,便急忙开门出来喊她。

她一看我竟然在余晖的房间内,大吃了一惊。

我告诉她,我刚刚是在躲某人。

余晖借机又问:“刚刚那人好像就是昨晚到我屋里的人,他到底是谁?”

弯弯姐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说:“讨债的呗。”

“你欠人钱了?”余晖看向我,一脸的不可置信。

我无奈地点了点头:“嗯。”

“你这么乖的女孩子,怎么会欠人钱呢?”他笑的有点不明白。

“你这人怎么这么爱打听?!跟你有关系吗?”弯弯姐又瞪了他一眼,回头对我说,“咱们赶快走吧!”

“弯弯姐,你别这样说余晖,他帮过我好几次了,只是问问,肯定没别的意思。”

“嘿,你这小妮子,还学会胳膊肘还往外拐了。”

我的脸有些红,余晖却笑了笑。

弯弯姐问我东西都收拾好了没有,我说总共也没有多少行头,都已经收拾好了。

我脑子里隐约记得有什么东西可能落下了,却想不起到底是什么,弯弯姐催的急,我便跟余晖说了声再见。

到了车里,弯弯姐问我,有没有还余晖钱?

我说忘了,她立马调转车头,一踩油门:“回去还了!此时不断还待何时!”

在弯弯姐的逼迫下,我硬着头皮再次上了楼,敲响了余晖的房门。

余晖过了很大半天才出来开门,我看他头发湿着,只穿了个短裤,心想他可能刚刚洗过澡。

“有什么事吗?”看到我出现,他笑了。

“没事,我把你的电话弄丢了,再问问你的电话。”我想不到更好的理由。

他说了一遍他的电话号码,我用手机记了下来。

这时,我突然想起余晖给我的画和名片,刚刚我收拾衣服的时候,好像并没有看到!

等到余晖关上了门,我又掏出钥匙打开了我住的屋门,在橱子里又找了一遍,还是没有……

难道卷在衣服里了?

带着几分不安和忐忑,我锁好门下了楼。

到了车里,弯弯姐问我,这次了结利索了吧,我说是的。

我第一次骗了她,却不料这次欺骗会引发更严重的事情。

一路上我的手机不停地响,周进找我找疯了,一晚上打了十几次电话,我都没有接。

我不知道这样下去会是怎样的后果,可我不想接电话,只想摆脱这个男人。

为了保护我不被周进找到,酒店的房卡是弯弯姐用身份证登记的。

“你家徐总不会怀疑你吧?”我很怕自己的事情让弯弯姐受到连累。

“不会的,有你这个大活人为证呢!”弯弯姐拍了拍我的脸,“好好休息,姐走了哈。”

送走了弯弯姐后,我心不在焉地躺在宾馆的床上,想着周进、刘海、余晖这几个男人,脑子里面乱成了一团,很晚了都睡不着。

尤其是余晖的画和名片的事情,让我很是忐忑不安。

我坐起来,抽了一支烟,然后便开始在包里找那幅画和余晖的名片。

所有的包都翻了个遍,还是没有找到。

想起余晖说周进昨天进去过我住的屋子,我的心里便更加觉得不安,我怀疑那东西是被周进拿走了。

周进是一个小心眼的人,若是真揪着这点事情不放,一定会找到余晖的。

虽然我和余晖之间没有什么,但是自己是干这一行的,本身就被人认为是水性杨花的女人,而余晖就住在对面,说没有关系,周进肯定不会相信的。

我的心中十分慌乱,想要找弯弯姐商量一下,想到这时她一定和徐总在一起,我就没有打扰她。

想来想去,我还是拨通了余晖的手机,我告诉他,他给我的名片被债主给拿走了,怕会给他带来麻烦,怕他会被骚扰,建议他换个电话卡,我会送他一部手机表示歉意。

余晖说没事,再怎么黄世仁的债主,也不至于找到他一个不相干的人身上,然后便问我欠了对方多少钱,他虽然不宽裕,但也能尽所能帮她凑一点钱的。

感觉着一股陌生的暖意,我的声音低了下来:“没多少,我能还的,只是需要一点时间。”

“欠钱的事情,只要还了钱,不就可以了吗?”余晖在电话的另一头打着哈欠。

“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简单,不只是欠钱的事情。”我有气无力地说道。

知道我不是很愿意告诉他事情真正的原因,余晖没有继续问下去,而是转移了话题:“对了,你要是真缺钱的话,不如明天先去我们画室看看,如果觉得行就先当临时的模特,怎么样?”

“嗯……也好。”犹豫了一下,我还是答应了下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