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科幻 > 魍魉

更新时间:2022-11-19 10:12:28

魍魉 连载中

魍魉

来源:阅读云 作者:若颜 分类:科幻 主角:纪奂巧姿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魍魉》是若颜最新写的一本科幻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纪奂巧姿,书中主要讲述了:黑漆漆的天空中点缀着零零散散的星光。魍帘走在街上,影子在交错的霓虹灯下,拉长,诡异- 湿润的夏风和着蝉虫的丝丝哀鸣,仿佛在诉说一个古老的故事- 而一切又一切的故事便从这里开始诉说。 看魍帘和纪奂如何演绎现世纪的悲欢离合,爱恨离歌。...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临近假期的日子总是漫长而又枯燥。而这漫长和枯燥又因为课程的繁琐和老师的唧唧歪歪变得如小巷般冗长呢。

魍帘每天都会读着陌生而又生疏的abcd,记着怎么记也记不下来的唐诗宋词元曲。

每天都会抽时间看着孔雀蓝的天发呆,然后想起纪奂纯净而又浅浅的笑。

每天都会在天空被染成橘红色的时候逃课去网吧里打游戏。

为了能更好的结界,咏唱咒语,每天都会绕着学校跑上几圈,渐渐的便喜欢上了那种汗畅淋漓的感觉。

魉渊总是很忙,每天都会收到女孩子的情书,但是他看都不看便扔进了垃圾桶里。

每天都会被女孩子追着,然后大声的向他表白,但是他总能想到办法摆脱她们。

每天也会像魍帘一样看着孔雀蓝的天发呆,却不知道他会想起谁的笑脸。

每天都在重复,每天都是如此。谈论最多的话题便是假期的来临。

又是一个日落,魍帘像平常一样,旷课去打游戏。

穿过逼仄的巷子,便可以看见那个网吧的位置。

魍帘哼着欢快的小调向网吧跑去,周围的景物随着她的步调也飞快的向后移动。

一切都开始变得模糊,朦胧。整个世界都在旋转,颠倒。

魍帘仍不停的跑着,跑着,她像是倾泻的洪水,如果没有堤坝的阻止便不会停息。

“你要去哪里?”一个声音从魍帘的头顶笔直射入她的心脏。

去到哪里?我要去到哪里?魍帘停下脚步,环视着自己的周围。

树木密集的丛林里没有一丝生气,红绿相间的长梗花开了又谢,谢了又开。幽幽的绿草在地上疯狂的伸长着,细长的草丝在空中飘荡,像是要紧紧的缠住来往的旅客。

魍帘愣在一个铁栅栏前,看着前面的东西向她逼近。

一群长着尖细耳朵的绿色矮人不断叫嚣着,说,“吃我一斧。”

“主人,危险。”一只闪着黑色荧光的猫从魍帘的口袋里跳了出去,而后又沿原地返回。

魍帘逐渐恢复神智,她清楚的知道自己来到了地下城,一个充满魔法的世界。

魍帘打开行囊里的转轴,任务是收集哥布林手骨和猫妖脚爪然后去诺顿那里换取黑色,白色和蓝色晶体,最后回复莎兰邪恶气息的委托。

突然,一个砂砾向魍帘扔来,魍帘急中生智的向后连跳两次。收起转轴,拿起法杖开始她的反击。

绿色血液从哥布林的身体里缓缓流出,很快便融合到了茂密的森林里。

他掉落的哥布林手骨被魍帘收入随身携带的容器里。

一次又一次的厮杀,一次又一次的生死相搏,绿色血液飞溅着侵蚀魍帘的法杖。

当全部的哥布林都埋葬在这诡秘森林的时候,铁栅栏缓缓的向上移动着。

尖锐的声音深深的刺激着魍帘的耳膜,她捂住耳朵向栅栏外跑去。

抬起头才发现她并没有逃离这里,只是来到了另一个树木密集的位置。

栅栏仍是紧紧关闭,仿佛只有得到胜利,她才可以离开这里。

周围细细的树枝向两端延伸,如鬼魅般的蛊惑人心。

远处的猫妖张牙舞爪着像魍帘逼近。长长的毒牙还挂着腐蚀性的绿色液体。

魍帘慌忙的拿起法杖应对,最后红红的血液从她的肩上流出。

一股股血腥味刺激着猫妖的兽性,发疯似的攻击着魍帘。

魍帘趁着缝隙,召唤出投掷哥布林,而后在自己的周围张开防护结界。

沼泽里的紫色液体不断的翻滚着气泡,袅袅的烟雾环绕着这片茂密的森林。

猫妖在沼泽里穿行,寻找着攻击魍帘的机会。

投掷哥布林在魍帘的周围转来转去,成块的砂砾向猫妖飞去。

身体周围的结界闪着幽幽的蓝光,不断的补充着魍帘勇气。

猫妖仍是张牙舞爪的跳跃着向魍帘扑来,魍帘慢条斯理的拿起法杖反击。

在一次又一次的华丽抛物线后,猫妖消失殆尽,森林里到处遍布着它们的尖细脚爪。

魍帘哼着小调,拿着容器,悠哉悠哉的装着她的战利品。

哥布林仍是守候在魍帘的周围,拿着砂砾转来转去。

铁栅栏再一次向上缓缓移动,魍帘深吸一口气,迈开步子迎接着下一次的挑战。

仍是茂密的森林,树枝仍是鬼魅的向两端延伸。魍帘感受着凉飕飕的风,一股股寒气直逼她全身的毛孔。

一个又一个的僵尸围向魍帘的周围。

僵尸全身泛着红色的光,模糊的血肉向外翻,腿上的骨头在暗黑的森林中若隐若现,每上前一步,腿上的腐肉都会剥落着融入遍地的沼泽里。

魍帘咽了咽口水,紧了紧红黑相间的魔法斗篷。她伸开双手,向前扔出一个杰克炮弹。

僵尸在通天的火光中向后退了几步,却没有丝毫要放弃攻击的意思。仍是拖着惨淡的身体向魍帘靠近,嘴角的血液像熔浆似的往下流淌着。魍帘不畏惧,向前一步连续放出杰克炮弹,直到眼前的僵尸都躺在那冒着绿色气泡的沼泽地里面,整个房间的僵尸被肃清完了铁门便又开启呢,魍帘迈着步子快速的走到下一个未知的房间里面。

魍帘一进房间便感觉到有丝丝的寒气正在向她逼近,她第一次感觉到了恐惧,她开始打起了寒颤,直觉告诉她即将要面对的事物并不是前面几个小兵所能够匹敌的。她开始做准备,将一切能够用上的东西都拽在手心里来寻求一点点安全感。

“你这样做是无用的,呵呵……”一句冰冷到彻骨的话通过薄薄的雾气窜进魍帘的耳朵里,她用警惕的目光搜索着周围想要把那个声音的发源体揪出来,可是真当看到那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后她心虚的后退了几步,将自己的后背紧紧的贴在一棵树上。

远处一个泛着浅蓝色光的僵尸拖着自己残缺的肢体慢慢的向魍帘靠近,毫不松懈,毫不怠慢,那种逐渐靠近的压迫感使得她连呼吸都变的急促,步子迈不开了,身体像是石化了般动也不动了,当僵尸快要靠近的时候魍帘才深刻的明白了冰冻三尺呵气成霜是什么概念,身体承受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寒气。“天啊,谁能拯救我呢。”魍帘在内心中呼喊着,多么希望在这了无人烟的鬼地方有人能回应一下她的期待,她紧紧的闭上双眼等待着神的救赎,内心却是极度的不甘,脑海中的思绪如幻灯片在重复,她催促着自己,逼迫着自己,“此时此刻徒有求生欲望已然是无用的,想想结界,想想咒语,快回想起来,回想起来啊。”

在绿色的森林里,在泛着绿色气泡的森林里,白色的烟雾在魍帘的周围围绕,闭着眼睛的她丝毫没有感受到自己身上的变化,她突然一下睁开眼睛像是木偶般的开始吟唱,“恶灵,灭。”随着她的一句灭僵尸化着一缕青烟缓缓的飘向空中,沼泽里翻滚着的绿色气泡也渐渐平息,谢了又开开了又谢的长梗花也是不甘心的全部枯萎再也没有重新盛开了,本来一番夏天的景象瞬间变成呢秋天的萧条,魍帘翻了翻眼睛又沉沉的睡去,在梦中她见到呢莎兰那个有着长发和浅蓝色皮肤的魅惑女子,她清冽的嗓音说着魍帘不是很能理解的话,“传说中的勇士啊,感谢你带来的晶体使得堕落的洛兰之森恢复呢往日的宁静作为代价我会将你送回到你原来的世界,并且这条项链希望你能够收下。”

待梦醒,魍帘发现自己躺在纪奂的家里,她蹭的一下起身,口袋里的一条项链滑落到了地上,她捡起项链左看右看都看不出个所以原来。”这是冥界公主的信物,你从哪里得来的?“纪奂从厨房端着一杯水向我走来。”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很模糊的记得我在去网吧的路上然后天旋地转的晕过去了,再醒来就在呢这里呢。“我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一脸茫然,仿佛像是想起了什么又补充道,”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是有人打电话给我说你在网吧晕的不省人事,叫我过去把你带回来,说完就把电话挂呢,后来打个电话过去想问问你的具体情况,可电话怎么也打不通,不是暂时无法接通就是不在服务区内,到了最后直接成了空号,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劲,我便便急急忙忙的赶去你所在的那个网吧,只看见你一脸面无表情的趴在电脑桌前。”纪奂一脸忧虑的看着花,像是要看穿一切似得。

“你听不出来那人的声音吗?”我努力的回想着会是谁给纪奂打电话,“会不会是魉渊?”

“不会,那是一个女声,我能清晰的感觉到那股女声中散发出来的冰冷,像这种三伏天里还能感觉到丝丝的寒气。”你说这是冥界公主的信物,我以前怎么从来没有听你说起过,而且你给我的书中也没有关于这个的记载,能具体给我说说么?“我拿着那串项链一脸好奇的看着纪奂,仿佛他是三千问,无所不知,无所不能。”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模糊的记的有个道人曾这样说’冥主生,天下乱,冥主死,天下平。‘而这句谣言却也一直没能成真。”纪奂一脸严肃的说着,周围的氛围顿时变得压抑无比,让人有点喘不过气来,“魍帘,若你是那冥主,你会让天下乱么?”

“我怎么可能会是那冥主。”我一脸无谓的表情,但是看着纪奂笃定的眼神又立马改口说,“如果我是冥主,我定不会让世界大乱,毕竟我生活在这个世界,你生活在这个世界,还有许许多多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生活在这个世界,我不希望他们有苦难。”

听着我的回答纪奂不语,笑靥清浅的看着我,我顿时被他看得飘飘乎,有些不好意思的看向呢窗外,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窗外乌云密布,电闪雷鸣,大豆般的冰雹伴随着雨水往地上砸,原本平坦的路面被生生的砸出一个又一个的窟窿,我打开电视到处都是关于火山爆发,洪水泛滥的新闻,一副就快要世界末日的样子。”纪奂,这是发生呢什么事,外面怎么会变成这幅模样。“我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纪奂。

纪奂一个手掌在我面前拂过我便又昏睡过去。”变天呢,真的是变天呢,或许在不久之后冥王就要来迎接她的公主呢。“纪奂看着窗外的这番景象,自言自语,“到时候天下大乱该要怎么制止,这一切的一切我该要怎么去弥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