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科幻 > 谚悗霓天

更新时间:2022-11-21 10:16:49

谚悗霓天 连载中

谚悗霓天

来源:阅读云 作者:维多利亚0 分类:科幻 主角:小姐侍郎 人气:

主角叫小姐侍郎的小说是《谚悗霓天》,它的作者是维多利亚0最新写的一本科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一念起,天涯咫尺;一念灭,咫尺天涯。 时间就是这个样子,徜徉其中尚觉得慢,一旦定睛回望,弹指之间。 等与不等,我都等了。在与不在乎,我都已经在乎了。 好多年了,你一直在我的伤口中幽居,我放下过天地,却从未放下过你,我生命中的千山万水,任你一一告别 终究……有些爱,不得不,各安天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东城离着皇子府不远,叶yan潼坐着马车一炷香的时间便到了,妤涔和小婕扶着叶yan潼下了马车,抬眼便瞧见眼前一间装饰精致的店面,匾上写着‘绸缎庄’三字。叶yan潼一愣,这名字,还真是直白。

    “皇妃,这便是东城的一家,另一家与此处隔着一条街,街头拐角不远便到。”叶yan潼身旁的黄管家低声说道。

    叶yan潼点头,领着一群人浩浩荡荡得走了进去。不得不说,这绸缎庄虽然名字不怎么样,到底还是皇子府的产业,内堂很是宽敞,三面的壁上都摆着整整齐齐得布匹绸缎。各色各样,应有竟有。此刻正是午后,还算炎热,店里也没有什么客人。

    “左面摆放的是女子衣裳的布匹,右面是男子衣裳的布匹,正面的,都是今年新到的样式。”黄管家指着几处向着叶yan潼一一介绍。

    “店里的布匹都是供应给那些人的?”叶yan潼侧头一问。

    “店里的布料都是上品,供应给京城的达官贵人。”

    “可有外销?”

    “没有,都只是在这凌京。”

    “布匹都是从外购来,还是有自己织的?”

    “都是从外够来,庄里都只是赚取中间的差价。”

    “都是布匹?没有成衣?”

    “没有,京城之中有几处大的成衣店,店里也没有招绣娘,所以没有做成衣。”

    “嗯~”叶yan潼一个点头:“东城另一处也与这家一样?”

    “一样。”黄管家点头:“只是,那店靠近百姓居住的‘东城’所以,店里卖得最多的是稍差一层的布匹。

    叶yan潼看了个大概也不多话,就让陈管家带着去了城中。‘绸缎庄’与酒楼挨着很紧,只隔了两间铺子,一间卖的是胭脂,一间是金楼,都是两三层的小楼。叶yan潼先进的是绸缎庄。比先前东城一家的稍大,布匹摆得更多,二楼上的是库房。叶yan潼也照例询问了一番,便也未多说什么,便朝着酒楼而去。不得不说,叶yan潼今日的目的本就是奔着这个酒楼而来,一来,叶yan潼在栎阳做的是药膳买卖,也算是与酒楼一行,知道其中门道,二来,这是皇子府产业之中入账最多的一处,自然是叶yan潼最关心的。当然,不排除叶yan潼也好奇,想看看这个皇子府管家的能耐,一己之力能将一个酒楼管理得如何。

    叶yan潼站在楼外,抬眼便瞧见楼上高挂的牌匾,匾上‘迎宾楼’三个苍劲的大字。

    “这匾是三皇子的题字。”陈管家看着叶yan潼盯着拿匾额,便开口说道:“这是三皇子刚出宫时的第一个产业,所以,亲自题了字,挂在这楼上。”    叶yan潼轻一点头,往里走去。

    此处与绸缎庄不同,虽然同样是炎炎夏日,却仍然有不少食客在楼里。先前楼里的伙计便得了消息,等在进门处,见到叶yan潼进门便是齐声问安,一番喧哗,引得店里的客人也都向着叶yan潼问安。云帝一封圣旨,一夜之间便传遍了整个凌京,叶yan潼到凌京不足十日,与三皇子成婚的事情还没过去,又有了赣国未来皇后的头衔,一时间,便成了凌京最风云的人物,整个凌京从大户人家到寻常百姓都是猜测不断。如今听说是馨歆皇妃亲自来了,都是一脸好奇,偷偷瞧着。叶yan潼一阵无奈,本是想好好看看这酒楼却也只能跟着陈管家快步上了三楼走进雅间,房门一关,挡住外面的视线。

    叶yan潼入座,几位管家一番推脱才坐下。

    “如今已是午后,酒楼为何会有这么多客人?”叶yan潼一声询问,她可不会傻傻得认为,这些人是为了瞧她才来的酒楼,虽说先前有消息传到此处,照着叶yan潼暗中观察,这陈管家不可能不特地吩咐,不要走漏消息。这个时候还能有这些食客,必定是有原因的。

    “回皇妃,楼下的食客都是为着听故事而来的。”陈管家一答。

    “哦?!”叶yan潼一声疑惑,心里却多少猜测出了一些。

    “楼里请了两位说书先生,每日午后,便会给楼里客人说书,所以,每日里都会有食客为了听书而来。”

    “可别处酒楼也有说书先生,为何独独这‘迎宾楼’会有如此多的人。”

    “皇妃有所不知,别处的说书先生,说的都是他听来的书,或多或少便有人听过,而,‘迎宾楼’里的两位说的,都是自己的书,所以大家都图着个好奇,来听听。”

    “还有这样的事。”叶yan潼一笑:“不知,那两位先生,说得是怎样的书?”    “鬼怪奇文,各处轶事皆有。”

    “皇妃可有兴趣听听?此时恰好开始。”

    叶yan潼点头一笑,一旁的伙计将窗一推,正好听见楼下一阵掌声叫好。这窗下,正好对着楼下大堂,将那一处不大的台子瞧得清清楚楚。

    叶yan潼一笑,那台子,先前众人便从哪儿走过,不过,看那地方不大,贴墙插着一排翠绿细竹,叶yan潼先前还以为只是无用了装饰罢了,却不想竟是做此用处。再看那两个侧坐竹椅的身影。一声灰色长袍,看起来不过四十余岁,都是一副教书先生的温雅摸样。

    左侧一人,手提茶壶,就着壶嘴请吮一口。

    右侧一人撩袍脚上一抬,翘起了二郎腿,将椅一仰,一前一后的开始晃荡。而后,头一摇,开口说道:“昨个儿,说道了书生偷偷跑到花娘那窗户底下,听墙角……。”

    叶yan潼看着那摸样‘扑哧’一笑,这样子倒是与别的说书先生不同,瞧着妙趣不少。

    楼下两人讲的是个书生巧遇花妖而后两人相爱的故事,叶yan潼也是第一次见到如此一唱一和的说书先生,一会儿学着两人斗嘴,一会儿学着两人‘郎情妾意’逗得堂里总人一阵阵大笑,叶yan潼听着也觉得甚是有趣。直到伙计送了吃食上来,叶yan潼才吩咐将那窗户关上。

    “皇妃觉得如何?”陈管家一声笑问。

    “甚是有趣。”叶yan潼也是一笑:“陈管家真是费了不少苦心,找到如此妙人,想到如此妙法。”

    “皇妃过奖了。找到两位的是老奴,可想到皇妃口中‘妙法’的是七皇子殿下。”

    “哦。”叶yan潼一愣,没想到端木悸寻一副喜闹的心性,却还做了这么一件巧事。

    桌上佳肴摆了个满,叶yan潼细细品尝了一番,都是色香味俱佳。看来这酒楼能每月入账两百两,果然是下足了一番功夫的。叶yan潼再向陈管家询问了一番酒楼的各项事宜,便打道回府。    进了院子,院门一关。妤涔凑到叶yan潼身旁一脸好奇:“小姐,你今日要去看那几间铺子,是不是有什么打算?”

    叶yan潼一笑:“你这丫头,想怎样?”

    “小姐,我们来了凌京都没怎么出去过。”妤涔一脸讨好的笑:“你看,以后,咱们是不是经常去巡查巡查,到外面逛逛?”

    “是啊,是啊。”小婕也是一脸兴奋:“小姐每月里给我的银子我都留着,就是为了出去买些东西,可都没机会出府,小姐,我们下次出去是什么时候?我下次先把银子带上。”

    “扑哧。”叶yan潼一声调笑:“你们这两丫头,不就是想出去吗?过几日咱们就出去好好逛逛。”    “真的。太好了。我先前看见了一匹料子,我想买下来给豆芽儿作件冬衣。”小婕一脸高兴,而后又是一脸担忧。

    先前在秦倚国,小婕本是带着弟弟跟着叶yan潼,可临到赣国,叶yan潼还是觉得不放心,毕竟她来赣国的目的不单纯,里面究竟有几分凶险,她自己也说不清楚。所以,她便打算让叶舯潇将这两人带回栎阳,交给颜知府。那颜知府不笨,定能明白,叶yan潼是想让他将他们带去清修阁。可小婕听了叶yan潼一番解释,死活不去,非要跟在叶yan潼身边照顾叶yan潼,叶yan潼无奈只得将她带在身旁,送了豆芽儿回去。叶yan潼一瞧小婕神色便能知道她是在担心弟弟离了她会不害怕,毕竟,两姐弟从小到大还从未分开过。

    “放心吧。”叶yan潼一拍小婕肩膀,一边揉着她一头秀发一边轻声安慰:“他们会好好照顾小豆芽的,别担心。嗯~。”

    “嗯。”小婕一个点头,低应一声。    叶yan潼一番收拾,换了一身衣裳便关了房门翻出绸缎庄和酒楼的账本,细细查看。一旁的两个丫头按着叶yan潼的吩咐将剩下的账本按照年份整理出来。    夕阳西下,华灯初上。翰轩院。

    “主子,今日皇妃只是随手翻了翻账本,并没有细看。不过却询问了各处的情况。”陈管家站在桌前向着眼前两人禀报。

    “我听说你们出府了?”端木悸逸抬眉一问。

    “是,皇妃说要出府去各处看看,所以,先去了东城的绸缎庄然后再去的城中。皇妃还安排了明日要去城外的几次田地。”    “我三嫂去店里,问了什么?”端木悸寻在一旁一脸好奇。

    “皇妃在绸缎庄里问了店里的布匹供应给那些人,布匹是否外销,是否有成衣,从何处购来,在酒楼,问了楼里的蔬菜肉食从何买来,以及店里各项收支。”

    端木悸逸听得陈管家一言,一双温柔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精光:“那她可有说她有何安排?”

    “没有。”陈管家在一旁恭敬答道:“皇妃都只是询问,除了说府里事宜按照原先的安排之外,并未说过其他。”

    端木悸逸一声轻笑:“李伯,说说你对我这皇妃的看法。”

    “主子,皇妃她,不简单。”陈管家低声一说,言简意赅。

    “李伯,我也知道她不简单,可她不简单在哪儿?”端木悸寻在一旁一声嚷嚷。看得出,这陈管家与两人关系都不简单。两人能叫一声‘李伯’显然是不当他只是个管家看待。

    “皇妃她,所问不多,却是句句都问在了关键之上。处处都能问出问题来。”李伯一顿,抬头望了一眼那双温柔的眼睛,一字一顿得说:“皇妃问话时给我的感觉,是我面前站着的,并不是个养尊处优的皇妃,而是,一个商人,一个精明的商人。”

    “商人?!”陈管家一言一出,端木悸寻一声惊疑,端木悸逸那双温柔的眼睛更是深邃,眼里精光更是璀璨。

    “看来,我这皇妃真是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一声笑谈:“明日,我也去见识见识。”

    端木悸寻一听,本是一脸的不敢相信,立刻兴奋起来,一声疾呼:“我也去我也去。我也跟着去见识见识!”

叶yan潼看了一夜的账,心里对绸缎庄和酒楼的情况已经知道了个大概。合上账本,抬头望了望已经大亮的天色,一愣。本只是打算随意看看,却不想竟然看得忘了时辰。想起今日要去城外几处田地看看,叶yan潼将桌上的烛火吹灭,唤醒了趴在桌前的两个丫头。    “小姐。”小婕瞧了眼窗外有些担心得询问:“你不睡会儿么?你一夜都没睡,要不,今日就别去城外了?”

    “不用。”叶yan潼一面用冷水沁湿的帕子搭在脸上,一面摇头:“既然说了今日去,就今日去,况且,那几位管家肯定已经准备了一番,若是我不去,不是辜负了他们一番心思么。”    “可是,小姐……。”小婕本来想说些什么,却被叶yan潼打断:“待会儿在车上睡睡便好。”

    三人一番收拾,吃过早点便出了院子。

    走到府门一瞧,门外正停了一辆马车,车旁,一身褐色长衫的陈管家正在对马夫吩咐着什么。

    叶yan潼一边懒懒得打着哈欠,一边朝着府门前正停着的马车走去。

    “皇妃。”陈管家与马夫,瞧见叶yan潼走了过来,连忙行礼。

    叶yan潼轻一点头,双眼朦胧得道了声:“早。”便直接上了马车,一手拉起车帘,一手掩唇又是一个哈欠。只是,哈欠打了一半,刚抬眼瞄了瞄车厢,一惊,那还未出口的另一半被硬生生得憋在嘴里,吞了回去。

    叶yan潼将拉在手上的一端帘交往回一按,车帘‘哗啦’一声响,又关了个严实。    眼花了?看错了?还是走错了?叶yan潼心里一阵疑惑。站在车辕上转头,一脸莫名得盯着走到车旁的陈管家。

    “小姐,怎么了?”妤涔与小婕没瞧见车厢里的情形,见到叶yan潼这番举动,也是不解。而叶yan潼却还是保持着手按在帘角的动作,一脸呆滞得盯着陈管家。

    那车帘的里突然传来‘扑哧’一声轻笑,而后又是一阵大笑。

    “小姐?”小婕一声疑惑:“马车里有人?”

    “皇妃。”陈管家瞧见叶yan潼这般摸样也是会心一笑:“昨夜主子听说了你今日要去城外,所以吩咐了老奴,今日和你一道前去。”

    “三皇子在车里?”妤涔一声疑问。两人偷偷看了一眼自家小姐,总算是明白了她失态的缘由。

    “咳。”手握成拳掩唇轻咳一声,叶yan潼眼上一刮偷笑的两个丫头,脸上堆起温婉的笑,手上一动,又将车帘‘哗啦’一声拉开。    里面,先前如泥菩萨一般端坐的两人,此刻都是笑得抖个不停,尤其是那个一身白衣的端木悸寻,直接趴在了端木悸逸腿上,一只手横出去,不住得往车座上拍着。叶yan潼一手还拉着车帘,一脸淡笑,那眼神却将两人都生生得凌迟了一遍。

    “既然你想去城外,我正好无事,就同你一道,就当是去踏青。”端木悸逸干沙的嗓音响起,眼里带着淡淡笑意。叶yan潼一愣,他如今算的上是半个监国,会无事想去踏青?突然又想起那日,同样在马车里,他说过的那番许诺,他说她想要的那半世逍遥,他会亲手给她。只怕,他是想陪着自己吧。心里一丝暖意划过。此刻只怕是叶yan潼自己都没有发现,她那本是冷清的一池湖水,面对端木悸逸时,已经……越来越多的涟漪。

    耳旁又传来一阵大笑,叶yan潼一瞧那已经抖个不停的身影。

    “七皇子笑够了吗?”叶yan潼口中传出一道温婉笑声:“要不要让妤涔和小婕帮你顺顺?免得笑岔了气。”

    端木悸寻本是笑得欢畅,听清叶yan潼拿温柔嗓音里隐隐含着的‘怨毒’,一口气卡在喉间,不上不下,险险别呛一口。

    叶yan潼手上一松,钻进了车厢,嘴角挂起一脸笑意,盯着正憋得脸红的端木悸寻。谁叫你上次害得我笑岔气,活该你也被憋一回。

    “好了。”端木悸逸一声低笑,对着叶yan潼一招手:“过来。”

    叶yan潼一愣,这车厢本来就不大,两人之间隔着也不过两三步的距离,想起昨日上午,在房里的尴尬,刚想向一侧一退,坐到车窗旁,却不想,她还没有动作,端木悸逸倒是手上一拉,直接将她拉进了自己的怀里。

    妤涔与小婕两个丫头正好上来,瞧见这一幕,又是捂着嘴偷笑。

    叶yan潼心里一声哀叹,刚扶正了身子,又听到旁边一声不咸不淡的嗓音响起:“哎哟,三哥,悸寻还没吃早点,头好晕啊。”叶yan潼只觉得眼前白光一闪,一团白色便扑到了端木悸逸另一半的身子上挂着。叶yan潼眉角一抽,实在是不想再瞧那看似‘哀怨’的一张俊脸。

    “滚一边去。”端木悸逸嘴里一声笑喝,转头盯着叶yan潼:“你昨夜做什么去了?今日怎这副摸样。”

    叶yan潼心里一暖,先前她出门特地略施了些粉黛,若不是仔细瞧,是瞧不出来的,却不想,端木悸逸不过几眼,便看得分明。

    “小姐昨夜看账本了,一夜都未睡的。”叶yan潼还未说话,刚坐下的小婕便一声抱怨:“我都劝了小姐今日干脆就别去了,可小姐就是不听,非去不可。”

    “你昨夜未睡?”端木悸逸沉声一句:“这账本是你能一夜看完的吗?又没人逼着你一定先看完,你竟然都不知道顾惜自己身子。”

    叶yan潼抬头,瞧见那双看过数次的温柔的眼睛里,此刻竟然含着丝一怒气,一丝埋怨,还有一丝……心疼。两人虽然相处不久,可叶yan潼却不怀疑,自己是否看错,是否想错。他对她的关心,她从洞房花烛夜便能感受得到。    嘴角浅浅一笑,轻声解释:“我本是打算随手翻翻,却不想,一看就忘了时辰,等看完,就已经是早晨了。”

    “那你就由着自己逞强?”一声反问,那语气里尽是责怪。

    “李伯,今日不去了,你去给几处都知会一声。”不待叶yan潼说话,端木悸逸朝着刚上马车的陈管家一声吩咐。

    “别。”叶yan潼伸手一栏:“昨日已经安排了今**会去查看的,既然说了又怎好反悔。更何况,我也没有逞强。现在日头高挂,我有个毛病,只要是在白日里,就会睡不着的。”叶yan潼轻声一笑:“还是,三皇子宁愿我去做一个出尔反尔的小人?”

    “你什么时候有这毛病的?”端木悸逸瞧着那双笑眼一声轻笑:“更何况,那有你说得那么严重,你若不去,谁敢有异议。”    “可是我想去瞧瞧。”叶yan潼又是一笑“我来凌京都还没出去瞧过,昨日里去了街上,看着这里处处都与秦倚国不同,我一颗心早就飘到城外去了,如果今日不去,我心里怎么踏实得下来?”

    “哎。罢了罢了,你总有你的理由。”端木悸逸手上一扯,将叶yan潼按会自己怀里:“你要去便去吧,不过这会儿先休息休息,不然,待会儿你会吃不消的。”

    叶yan潼虽说未有表现出来,但确实还是有些困的。听了端木悸逸的话,也就闭眼小睡。却不想这会儿两人一来一往,看着一旁四人面露惊恐。

    端木悸寻看着李伯,眼上不可置信得一瞟两人。刚才,是我三哥妥协了?    李伯轻一点头。是主子妥协了。

    端木悸逸一双眼里更是不可置信。真是我三哥妥协了,惊天奇闻呐,我跟着他十年了,他哪有对我妥协过,哪怕一次,哪怕一根头发丝那么大的要求。

    李伯望着眼前一脸悲愤的少年,一脸安慰的笑。

    而一旁,小婕拉了拉妤涔衣袖,凑到耳边一句小声嘀咕:“刚才,小姐那个,是不是就是妤涔姐姐说的撒娇?”

    妤涔脑袋轻一点头,连她自己也半信半疑得又偷偷瞟了两人几眼:“算是吧。”

    “哎,”对面的端木悸寻也是凑过来一声轻叹:“百炼钢化为绕指柔,你们小姐那手指头把我家三哥这块钢给化了。”

    “手指能化了钢吗?”小婕一脸疑惑:“妤涔姐姐,你不是说刚是很硬很硬的东西吗?真的能用手指化了吗?”

    “这是喻,是喻。”端木悸寻一脸深究摸样:“来,我给你解释解释,这百炼钢说得不是钢而是……”

    端木悸逸一脸好心情得看着几人小声笑闹,怀里的温香软玉是他心心念念想了许久的,就算他这钢真被化开了又如何。

    陈管家一双老眼,瞧着自家主子嘴角一丝浅笑,也是一脸得宽慰。

    马车咕噜转动,却都无人发现,端木悸逸怀里的叶yan潼,一双轻阖的眼,微微了颤了颤,那又长又细的睫毛在紧紧贴着的紫色锦袍上轻轻扫过。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竟然觉得,他对她的好,理所当然,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看着哪双温柔的眼睛里的痛苦,她想安慰,看着他眼里的挣扎,她想握着他的手,听着他干沙嗓音里的无奈、不甘,她想……抱着他,给他宽慰。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竟然开始贪恋那一丝温暖。睫毛再次扫过。那紫色的绸缎上微微得润了一块。

 马车行了一个时辰到了北城。车子刚停,叶yan潼便醒了。幽幽得睁开眼,正好瞧见端木悸逸一脸关切:“还要再睡会儿吗?北城有一处我的宅子,可以去里面歇息歇息。”

    叶yan潼轻摇了摇头,撑起身子:“现在不觉得困了。”

    “那下车去吹吹风,人会清爽些。”    叶yan潼点头,车里几人都下来马车。叶yan潼刚站定,迎面就来了一阵凉风。叶yan潼住的‘霓桑院’本来就修得很是巧妙,绿荫环绕,夏日里也很是凉爽。可此刻一阵清风吹过,叶yan潼只觉得精神一震,那风中带着淡淡得芬芳,让人闻之,心里一阵舒畅。

    眼前不远就是一座宅子,不大,却很是精致。门外正有个微微发福是身影急步走了过来。    “王焕见过三皇子,皇妃。”来人走近,叶yan潼才瞧清楚,这人正是北城田地的李管家。

    “你是要先休息休息,还是先去看看?”端木悸逸自下车便一手拦在叶yan潼肩头,也不在意旁人如何看,一脸温和笑意得低声询问。

    “先去看看吧,我想先看看。”叶yan潼一个点头。

    “王焕,带路吧。”端木悸逸转头一身吩咐。那李管家便退到端木悸逸身后半步,将两人往一条小径上一引:“三皇子、皇妃,从这条小径绕过‘辰院’(那个宅子的名字)便能瞧见府里的田地了。”

    几人在那小径上走了不过片刻,便瞧见眼前一片片的田地。一片片高矮不一的翠绿,期间还有几处嫩黄和浅红。几个灰布褐衣的农家汉子正在田里穿梭。

    “三皇子、皇妃。”陈管家从一旁探出半个身子向着两人一说:“北城这处田地种得最多的是小麦,其次是一些时令的蔬菜。田里劳作的人都是从这儿附近雇来的农夫,一共二十三个,每季度的工钱是二两银子,都是按季给的。平日里,皇子府里所吃的粮食瓜果都是从这儿送过去的。”    叶yan潼一阵点头,这眼前一片片茁壮得田地,确实是够皇子府一年开销。

    “每年,田里的粮食可有剩余?”叶yan潼突然一问。

    陈管家一愣,而后一边点头一边讪笑:“有些剩余,却是不多,粮食每年的剩余都是送到皇子府备着,而那些时令瓜果因为不易存放,所以,种得不多,也没什么剩余。”

    “那西瓜可是熟了?”叶yan潼伸手一指不远一片矮藤中几个顶大的绿色圆球。

    “这个时节,有熟了的,但是不多。”陈管家恭敬答道。

    “那去摘几个熟的来,若是没有,就摘些水多的瓜果来。”叶yan潼一个点头,又看着端木悸逸:“我们去宅里坐坐?”

    端木悸逸也不说话,禽着笑一个点头。

    陈管家向着田里招了招手,吩咐了农夫去摘熟瓜,便领着几人又往回走。

    先前看着这辰院’不大,却不想里面内藏玄机。一进门,叶yan潼便被几处小桥吸引了去。只见小桥下是一条低低的水道,两旁用石子砌了边,其中有着涓涓流水缓缓流过。水道不高,如是叶yan潼踩下去,至多能淹没到小腿。水里石子和摇曳得水草,清晰可见。从门口望去,除了几条三人并肩宽的石子小径,其余地方都被挖成了水道,或被水道隔开,蜿蜒不知绕像何处。那水道旁的空地上要么堆砌着几处假山,要么种了高矮不一的灌木花丛。叶yan潼看着其中隐藏着的一处房檐,手往那处一指:“那是什么地方?”

    “是座凉亭。”端木悸逸一笑:“要去哪儿坐坐吗?”    叶yan潼一个点头,不得不说,这处‘辰院’超出了叶yan潼想象,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意外,从第一眼瞧见,便被深深得吸引。

    几人走出两条小桥,转过几处灌木花丛,更是围着眼前之景而惊叹。

    “哇,还有鱼。”端木悸寻一声惊呼,手往桥下水道一捞,掌心便多了一条红白相间,鱼尾散开很是漂亮的锦里。

    鱼儿离水,在那手上几跳几跳,又落回水中,受到惊吓之下,一窜便夺进了一处水草,几人在一旁看得也是一阵欢笑。

    “三哥,我跟了你怎么多年,都还不知道你竟然藏了这么有趣的一个宅子。”端木悸寻一声调笑,而后又转头盯着叶yan潼,一脸明媚的笑,转眼成了丝丝哀怨:“嫂嫂,你一来,三哥就把这么好的宅子给供了出来,你说说,我这弟弟当了快十五年了,都抵不过你一个月,我……我……我……。”

    叶yan潼望着那白衣少年欲述欲泣的神色,‘扑哧’一声笑出声来。相处这几日来,叶yan潼看得分明,这个一副小孩子摸样的七皇子真是什么话都能说得出。    “你小子。”端木悸逸在一旁听得也是一阵笑骂:“有牢骚,滚一边儿去。”

    “嫂嫂,你看。”端木悸寻一脸委屈伸手就去扯叶yan潼衣袖:“你看看我三哥多狠的心肠,你可一定要小心啊,俗话都说,知人知面不知心,要说我三哥这面皮虽好,可里面是不是……。”    话未说完,一旁踢来一脚,端木悸寻连忙一个松手,往后退了几步,停住身形,瞧清那踢脚的正是自己三哥,一双大眼一眨一眨,似真要挤出几滴水珠来。

    端木悸逸拉过叶yan潼不理这耍宝的弟弟,转身进了亭子。此时,亭里的木桌上已经摆上了切好的西瓜,茶盏和几盘糕点。看着那色泽红润的西瓜和可口的糕点,叶yan潼肚子里一根馋虫便被勾了起来,蠢蠢欲动。敢一坐下,一只手便横了过来,取了一块西瓜,递到了叶yan潼嘴前。

    叶yan潼一愣,就听到那人轻声一笑:“你不是馋了吗?尝尝!”

    下意识得张口,一咬,那香甜的汁水,滑进嘴里,唇边一热,一只干燥粗糙的大手在那唇边轻轻一擦:“小心些,吃得到处都是。”

    叶yan潼脸上一红,一手夺过那刚咬过一口的西瓜,低头几口咬下,耳边响起的是一阵爽朗大笑。

    “嫂嫂,你脸红什么?太热了?”端木悸寻一进凉亭就是一声嚷嚷。叶yan潼才不信他一身武功,先前端木悸逸说的话他会没听见,先前他们两人的动作,他会没看见,分明就是故意有此一问的。

    一口银牙将那一瓣的西瓜狠狠一咬,眼上向着那一团白色一刮,鼻里一声轻哼。

    瞧着叶yan潼一副气闷的摸样,一旁的端木悸寻确实心情甚好。从他在赣国见到她时,便能感觉到,她那冷清的摸样之下,定然是藏着另一个她,另一个有血有肉没有‘装模作样’的他。洞房花烛夜他试过调戏她,她不过有些恼怒却并不对他发作,那两个女人去寻她麻烦,他躲在一旁,瞧见的不过是她一番戏弄,而后皇宫里突然接到圣旨,他瞧见的是她云淡风轻冷眼旁观,直到之后在马车里,他表明心迹。他能感受到她一次一次的变化,他能明白,她有着一层坚硬得壳,却有着一颗柔弱的心。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