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科幻 > 粉妆伊人

更新时间:2022-11-22 11:19:11

粉妆伊人 已完结

粉妆伊人

来源:阅读云 作者:粉妆罗衣 分类:科幻 主角:宣阳小人儿 人气:

《粉妆伊人》为粉妆罗衣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粉妆伊人》是纯言情类的小说,当然也掺合着爱恨情仇的。《粉妆伊人》描写的是一个古代公主的故事,但是我却让主人公宋玲珑拥有了现代女子自强自爱的思想以及独特的个性,相信《粉妆伊人》会让我们现代所有可爱及美丽的女孩子,懂得在花花世界中如何取舍,如何更爱自己。 他们说她是遗腹子,是从坟墓里爬出来的小孩。失忆了,身份都跟着丢了!拾起前尘,方知自己是金枝玉叶,天之娇女! 她好粉色,因为她一舞倾国的母亲说那是属于梦幻的颜色,而梦幻能够给人带来绝对的美好!抛却尊贵的身份,无尚的殊容,走入了民间。天意难测,母亲的爱未能在她手中圆满,她的心却已千疮百孔! 那个疼她如珠如宝的男子,以一句“你是伊家的唯一,你是她的唯一”,断了她从小信赖爱慕的情愫;那个跟她说“一眼万年”“唯要卿怜”的男子,在她恢复记忆后,携了前任情人的手;那个温柔纯净,青梅竹马的男子,却在她落魄民间之时,娶了她仇人的女儿……世间之事如此难测,却又如此可笑,原本以为属于她的一切,原来都只是一场空! 请大家关注《粉妆伊人》,与原文小说网一起分享主人公的喜怒哀乐!...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震惊过后,他回复漠然的表情:“你都知道了!”

李媛低垂着头,不再说话。

夜离看着他将被子盖到伊依身上,略带迟疑地问道:“大哥,她真的是伊家的小姐么?”他也看到了那朵小花,也知道那意味着什么。连日来为这个不知名的女子奔波,想不到她真是那个从死人墓里爬出来的婴儿。当年伊家被满门抄斩,伊家身怀六甲的少夫人也未能幸免于难。后来皇帝出于对贵妃的怜爱之心,准许仆人给伊大人和伊公子夫妇收尸。那人却在堆土做坟时听到棺材里传出婴儿的啼哭,心下大骇,又联想到少夫人是带孕被斩,不由窃喜伊家有后,偷偷将那婴儿抱出,交由他人抚养。怕朝庭对这个婴儿也赶尽杀绝,那人火速安排人将婴儿带离京城,自己却自杀身亡。然而纸终究包不住火,事隔十几年,此事终于被朝庭知道了,近日一直在追查这个婴儿的下落。

“她不是!”南宫彻怔愣半响,又很肯定地说道。李媛无奈地叹息,郑重地看着他:

“南宫哥哥,你既然要坚持,我也无话可说!只是,请您好好想想,南宫家上下千条人命可全握在你手上啊!”

夜离眼神复杂地看了一眼床上的人,无法说清楚心中的感觉。她何等无辜,却要承受父辈沉重的罪名。这样一个身世坎坷的女子,他又怎么能对她残忍至此!

“你们都不说,没有人会知道!”南宫彻眼波暗沉,语气之中的冷意令人不寒而栗!他默默地转头看向夜离,“徽州暗杀的事情,你速去解决!一定要办得滴水不露!”

“是!”夜离在心中叹一下气,雕刻般的脸庞浮现出一丝迷惘,转身离去时却又听到南宫彻低沉的声音:“既然来了,就先去看看青儿再走!这阵日子,她憔悴了不少!”他的身子猛地僵住,却没有回头,大踏步带着一身凛然离去。

“公子。”草儿站到他身旁,忧心地看着仍旧昏迷不醒的伊依,此刻的她靠在南宫彻身上,睡得极为安详,完全看不出狂乱过后该有的样子。见他挥了挥手,她只好转身,将李媛请出房,自己也跟着出去了。

兰亭阁的一个小厅里,草儿无奈地看着眼前纠缠不休的人。此人正是先前将伊依救出“魔掌”的那个青年男子,他见草儿皱眉不语,眼珠直转,“扑通”跪在地上,声泪俱下:

“草儿姑娘,你就可怜可怜我吧!我有年迈的双亲要奉养,没有工活我就没有工钱,没有工钱我没有办法养活双亲。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父母跟我受罪呐!请你成全我这个做孝子的心意吧!”

“吴长连,你是从宫里出来的御厨,这样人人称羡的身份,怎么可能没有酒家愿意请你做大厨呢!”草儿连忙将他从地上扶起,奈何那人却死活不肯,只是抓着她的衣襟又哀声说道:“我吴长连命中注定遇贵人呐!先前在宫里头碰上了一个好主子,怜我双亲年迈,特准我回乡侍奉。返乡途中遇劫,又幸得恩人相救,财物虽然被洗劫一空,好歹还留条小命,而如今,我无米为炊,却又碰上了南宫公子和草儿姑娘这样的好心人。我知道你们一定会给我一个做孝子的机会的。如今百般为难只是在考验我的诚心罢了!我吴长连既入南宫府做事,一定尽心尽力,将各位主子们的胃养得舒舒服服的。”

草儿瞪大双眼,这唱的是哪出啊!她根本就没有答应好不好。再说,南宫府要请什么样的人做厨子,她做丫头的哪有置喙的余地啊。

“草儿姑娘,你不说话就是默认了?”吴长连趁热打铁,连忙从地上爬起来,“我这就回去收拾东西,马上去南宫府。你看,不是快到用晚膳的时间了吗?”

“哎,等等!”草儿连忙挡到门边,为难地看着他:“我只是一个丫头,根本没有权力管这些事,你还是另外想办法吧!”

“不要啊,草儿姑娘,我看你慈眉善目,定是观世音菩萨转世。我知道你一定会帮我成全我的心意的。”吴长连夸张地惨叫一声,直拉着草儿的衣袖不放。草儿进退不得,又不好去拍他的手,只好为难地看着呆坐在一旁的李媛。李媛接到她的求助信号,只是眨眨眼表示爱莫能助。草儿懊恼地看着跪在地上的人,脑中灵光一现,这才喜笑颜开:

“这样吧,你过些天再来。毕竟你于我们有恩,等过两天公子心情好了,我再跟公子说一声,你看怎样!”

“这……”这下子轮到吴长连为难了,他眨眨眼,“我就怕你们给忘了,到时候我们全家就饿死啦!”

“不会不会,你放心!我草儿答应过别人的事情从不食言!”草儿在心头闷笑,暗想:这人可真有趣!想必在宫里很能讨主子的欢心的吧!吴长连苦着脸,静静地思考了一下,这才点头:

“那……好吧!我相信草儿姑娘说到做到!”

“那我就走了,我们全家等草儿姑娘的喜讯!”见到草儿再次点头,他才一步三回头地走出了兰亭阁。李媛若有所思地盯着他离去的背影,默然不语。

当晚,南宫彻回到南宫府,见到小宣一脸焦急憔悴的样子,只是冷冷地看了她一眼,抱着伊依进房。小宣知错地低下头,是她没有看好小姐,害小姐又出事了!草儿见状,也不忍心苛责她,只是板着脸吩咐她去厨房烧些热水,顺便把药拿去煎一下。

小宣默默地接过药,刚要走出房门,突然想到什么,又回过头来,拉着草儿到墙角去嘀咕了一阵。草儿吃惊地看着她,小宣又用手指了一下自己腊黄的脸,拼命点头。草儿走到院中的桌子边上,表情凝重地看着那盘动了一小半的点心。迟疑了一下,她端起那盘点心走进房中。南宫彻刚好走出来,疑惑不解地看着她。

草儿小心翼翼地措词,仍然惹得南宫彻大怒,他接过点心,气势汹汹地出门。草儿静静地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门边,面庞染上一丝迷茫和困惑。姐姐,公子喜欢上了别的女子,你在泉下是否欢喜!草儿在想,应该是那么善良的你,祈求上天,上天才安排了伊姑娘出现在我们身边吧。你是怕自己离开太久了,公子一个人会孤单,是么?

南宫彻大步穿过走廊,径直来到玉兰院。南宫夫人原已准备上床歇息,听侍女说他来了,连忙披了一件罩衫就出来,见到他怒火腾腾的样子,心下大惊,正准备问是什么回事。他却指着桌上的点心,嗓音深沉低哑:“娘,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啦!”南宫夫人大惑不解。南宫彻的嘴角弯成小小的弧度,沉声说道:

“这点心里下了药,还叫人送到拢翠轩。依儿还只是个孩子,有必要这样整她么?”

“下药?”南宫夫人有片刻的怔神,竟然有这种事?

“娘,我知道您对依儿有很多不满,但是我也跟您解释得很清楚了。依儿是我坚持带回家里来的,是我坚持要她住在拢翠轩里的……所有一切都是我自己的意思,您真的没有必要处处针对她!”

“等等,你……你是什么意思?”南宫夫人越听越迷糊,忍不住打断了他的话。

“娘,您就不要再装了!上次厨房烧火的事情我也知道了!”南宫彻气结,可无奈却不能真的对他娘大吼大叫,只好咬着牙说道。

“什么烧火的事?你知道什么?”南宫夫人的表情却不像做伪,南宫彻顿时语塞。他纵横生意场上多年,什么样精明狡猾的对手没有碰见过,他自然也知道对什么人该用什么样的态度和手段。可是面前这个人却是他的亲娘,从小细心呵护他长大的亲娘,他怎么能用这些手腕来对付她!

“你说啊!大深夜的,捧着一盘点心来我房里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这演的是哪一出啊!”南宫夫人不依不挠,一双眼睛锐利地盯着他看。南宫彻舔了一下唇,将怒火压下去,这些安排虽然无伤大雅,可心里总感觉受伤,深怕她用对付爹一样的手段来对付自己。想到这些,他怎能不急,怎能不气。

“上次厨房烧火,我问过了,有人说是双双叫他们都出去,不要呆在厨房里的。这一次,点心里下了大量的泻药,也是双双叫人放的。依儿身子本来就弱,如果真的吃了这些点心,命就没有了,您知道么?”

“彻儿,你以为是娘叫双儿这么做的么?你竟然这样想娘!”南宫夫人瞪着他,一副很受伤的表情!“没错,娘是庸俗了一些,但娘还没有那么低俗!”气氛一时低迷了起来,两人都不再说话。静窒的房间里,只有烛火在静静地摇晃。南宫夫人粗重的喘息声听来犹为清晰。许久,南宫彻才低下头,轻轻地说道:

“算了,娘,您说没有便没有吧!”他终究不忍心伤她。娘其实是个很可怜的女子,表面上顶着南宫家当家主母的风光,却守了十几年的活寡,唯一的丈夫总是不知所踪,连单独见她一面也不肯。她心里的痛他如何不懂得。正是因为如此,他可以对所有人冷漠。但在她面前,他仍然会做那个听话有时候甚至会撒娇耍宝的儿子。

“彻儿,你同你爹,终究会一样么?”南宫夫人的双肩瞬间垮下,保养得宜的脸蛋失去了所有的光彩。儿子也要为了别的女人,不要她这个做娘的了吗?

“不!”南宫彻下意识地答道。

“你们终究是父子啊,喜好都相同!那些个外面的女人,没有身家背景,但是却总有独特的魅力吸引着你们的目光。你爹为了她,不要我这个结发之妻。而你,为了一个绮云,不肯娶双儿,现在又来了一个与绮云相似的女人,你就更不会把双儿放在眼里了。娘只想要一个亲近的人来陪,也错了吗?”南宫夫人语调低沉缓慢,话语之中透露着浓重的落寞,房间里顿时弥漫出一种难以言溢的悲伤。

“你走吧!我会告诫双儿的!”南宫彻苦涩地看着她,一瞬之间好像就苍老了十岁,迈出的步伐略显蹒跚,孤寂的背影令他鼻酸。再听到那若有若无的叹息,心下大恸,终是不忍再呆下去,转身夺门而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