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死人发

更新时间:2022-05-16 06:06:15

死人发 连载中

死人发

来源:微小宝 作者:菠萝笠 分类:灵异 主角:陈炜江衡 人气:

主角叫陈炜江衡的小说是《死人发》,它的作者是菠萝笠最新写的一本灵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女将军,背叛你的是你的国君,和我没有任何关系啊,你为何一定要穿越千年来索我的性命,不过,嘿嘿....好大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没有想到这一贯道身边竟然有这种修为的人,我们几个人也并没有想到,如果刚刚冒冒然的冲出去了,现在非成枪靶子不可。但是一直躺在这里面也不是回事,总得想个办法。苗家老鬼坐在一旁什么话都不说,把我看的急的跟只猴子一样,这可怎么办才好?

“现在这种情况您倒是说句话。”我看了一眼苗家老鬼说道。

“有什么可说的,这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苗家老鬼,淡淡的对我说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咱们先等着这伙人走了再说。”

“你不是说,如果用山魈的血血祭那个小金盒子的话,只要用七七四十九天时间就可以把那个小金盒子给打开了吗。”

我着急的对苗家老鬼说道,就看见这苗家老鬼竟然不紧不慢地看了我一眼,平静地说道:“那不是还有七七四十九天的时间可以耗得起的,如果咱们现在冲出去,那就被一网打尽,天底下知道这件事情的人就没有了,到时候还拿什么对付这群人。”

说话的功夫,就看见那三架直升飞机又并列成一行朝着空中飞了起来,发出着震耳欲聋的响声,但是很快时间就消失在了我们的视线之中。

好在这群人并没有看到躲在石缝里面的我们。要不然的话,估计我们几个人也被这直升飞机身上的机炮给来了一梭子。等到这几架直升飞机完全的飞出了我们的视线之外,这才从石头的夹缝当中钻了出来,几个人躲在那么小的一条夹缝之中,差点没有把我们几个人给急死。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我对苗家老鬼耸了耸肩,说道。

苗家老鬼低头思考了一会儿,闭着眼睛,说道:“就算他们要用血祭,也并不是单单山魈的血液就可以的,这还要用血蟾蜍,金钱蜈蚣,还有花斑大蟒三种蛊虫才可以进行的,所以说咱们还是有一段时间可以应付得下来,没有必要这么紧张。”

说完话,苗家老鬼长舒了一口气,缓缓的把眼睛睁开,一只大蛇竟然从他的背后爬了出来,就看见这只大蟒蛇差不多有人的胳膊那么粗。我们几个人看得不由得吓了一跳。

“不必害怕。”苗家老鬼一抬手,这只蟒蛇又装进了他那件斗篷之中,不知道这苗家老鬼的斗篷里面到底装了什么东西,才这么一会儿时间就看见了两只蛇和一条蜈蚣从他的斗篷之中钻了出来。

“我这条就是花斑大蟒,天底下没有几条,就算这一贯道的能力再强想要找到这种大蟒也并非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再者说了也并不是一般的花斑大蟒就可以进行血祭的,需要三百年以上修为的大蟒蛇才可以。”

他把三百年这个词着重的说了一下,苗家老鬼说话得意的看了看在他斗篷里面的这只花斑大蟒。

“那我们现在该有什么应对的办法。”我看了一眼苗家老鬼说道:“咱们总不可能在这个地方干等着他们成功血祭。”

我这话音未落,突然就看见苗家老鬼的眼睛亮了一下,冷冷的说道:“这倒未必,有句老话说的好,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虽然说他们现在在进行这种东西,但是并不妨碍我们找到他。”

我听到苗家老鬼说这话,不禁冷冷的笑了一下,这老头想事情未免也太简单了一些吧,我们之前费了那么多心思,都没有找到关于一贯道的踪迹,他这么随口一说难道还真能找到这个一贯道在哪旮沓里面藏着。

“在这个地方的一贯道的堂口廉堂,堂主应该叫宋元戎。”苗家老鬼看到我怀疑的眼神,淡定地摸了摸胡子,平静的说道。

我听到这名字脑袋不由地撞了一下,似乎这个名字在什么地方听到过,猛得一下,这方才想起来,之前在高速路遇到的那个交通局的长官,好像也叫做这个名字。

难道说是同一个人?但是我看那个人,身上并没有一丝的修为,看上去不过像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俗家之人,怎么可能是一贯道一个地方的堂主。

更让我感觉到好奇的是,这个苗家老鬼为什么对于一贯道的事情知道得这么清楚,竟然连这一贯道在这地方的管理人是谁都知道,当然有的事情是不能随便的告诉别人的。

“我年轻的时候,和这个一贯道颇有交集,也对付过他们几次,所以说,对于这个鸟地方是门清,不过现在变成什么样子了我也不清楚,但是依稀还记得前几年,曾经和这个一贯道,这个地方的堂主斗过一次法,这人就叫做宋元戎。”

苗家老鬼说完话,风轻云淡的缕了缕胡子,看了我一眼说道:“怎么着,看你的样子,你好像知道这个人。”

苗家老鬼这句话一下子打动了我的思绪,我一下子从自己的思考当中退了出来,呆呆地看了他一眼,过了好半天时间才回过神来,说道:

“之前见到过一个人他的名字也叫做宋元戎,不过不知道是不是您说的那位。”站在一旁的巫赋听到这个名字,不由得看了我一眼说道:

“你说的这个人难道是江市交警队的队长。”

我看着他,点了点头,就看见巫赋一脸不可能的摇了摇头,笑着说道:“

这个人我知道,四十多岁的年纪,看他那样子,就连杀只鸡我估计都杀不了,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别说是一贯道的人,就连说他是城管,我都不相信。到那时有的时候还真是说不清楚。”

苗家老鬼看着我们讨论着这个人,微微的看了我们一眼,问道:“这个人脖子上是不是有一道疤。”

那天晚上正值黑夜,我连他的脸都没有看清楚更别说是他的脖子,所以对苗家老鬼摇了摇头。

但是巫赋却开始思考了起来,过了好半天时间竟然对苗家老鬼点了点头说道:“我之前和他见过几次面,不过每一次看到他这身上衬衫都记到最后一粒扣子,然后系着领带,所以根本就看不清楚脖子的样子,不过有一次还真的让我看清了,这脖子上真的有一道疤。”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