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傲娇亡夫太乱来

更新时间:2020-06-27 00:20:28

傲娇亡夫太乱来 已完结

傲娇亡夫太乱来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我吃葡萄酱 分类:灵异 主角:巴掌别提 人气:

《傲娇亡夫太乱来》作者:我吃葡萄酱,灵异类型小说,主角:巴掌别提,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公交车上遇到一色狼,我却不知道是谁,更恐怖的是我居然怀孕了,那个帅哥竟然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从昨晚遇到公交色鬼,接着我跑出小区打了车,并看见开车的师傅那白色的瞳孔,以及那个三只眼的男人!

难道这一切都是梦?

“你?你是小沫?”章爷爷将我扶起后仔细的打量了下,我才发现自己竟然躺在了殡仪馆的地板上。

而且章爷爷身后还跟着一个小伙子,他一直眯着眼睛偷偷看着我,嘴角还露出丝丝坏笑,好像一个偷腥的猫一样。

我瞪了章爷爷身后的小伙子一眼,长得那么帅,怎么这么猥琐,竟往我身上瞄,对了,我,我似乎没穿热裤,而且,我还隐约闻道了一股淡淡的骚味。

顿时,我的脸一下子臊红了,我知道这是什么味道了,我不由自主的将T恤往下使劲的拉着,想遮住里面的秘密。

我不敢再瞧那小伙子坏坏的目光,他一定是看到了什么,也许还闻到了什么...

可这不是重点,当我想起自己真的失禁之后,立马浑身打了个寒颤,因为我只记得那个司机师傅将车开到了殡仪馆,之后发生的事到底是梦还是...

我赶紧回应着章爷爷道:“是啊是啊,章爷爷,我是羽沫啊,小时候你还抱过我,我大学毕业后就回合肥工作了啊。章爷爷,你知道我是什么时候进的殡仪馆么?”

我尽量压抑着自己的害怕,装作若无其事的问道。

而眼前慈眉善目的章爷爷和我爷爷是族亲,刚来合肥时,老妈还带我到这里拜访过他,按辈分,我喊他一声爷爷都不过分。

可是我胆小,章爷爷开的又是殡仪馆,我自从来过一次之后,就再也没来过了。

“什么?你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的?小泽你给我说说是怎么回事?”

章爷爷诧异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将身后的小伙子叫到跟前,并给我介绍,说这是他的孙子章泽,刚大学毕业不久,暑假过来帮他打理打理殡仪馆的。

我和他寒暄了几句,也顾不得臊人不臊人了,因为我满脑子都是昨晚的诡异事件,我想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接下来,章泽说了他的所见所闻,他说一大早开门,他就看到我躺在大厅内,可是他明明记得大厅锁的好好的,还以为是遭了贼,这个小财迷首先想到的竟然是查看财物有没有损失,我暗自嘀咕殡仪馆能有啥,他接着说道,但是他翻来覆去的查看后,只发现自家的纸人被烧了一半,那是一对结阴婚的纸人,按照真人一比一的大小制作的。

然后他便喊醒了爷爷,将他带到了大厅,接下来就喊醒了我。

事情的经过很简单,可关键是我是怎么进到锁的好好的殡仪馆的?还有那个开车的师傅到底是人是鬼?烧了一半的纸人?!

“章,章爷爷你能带我去看看那对纸人么?”

我似乎抓住了什么,结阴婚的纸人和我昨晚的梦境又有什么联系?!

章爷爷眯着眼睛将我打了量一会儿,他那白眉之下的眼睛似乎冒着精光,我有害怕的问道:“章爷爷,怎,怎么啦?”

“没事没事,人老咯,老眼昏花的,小泽,你带着女娃去看看吧,她不看心里是不会踏实的。”

章爷爷说完竟将双手靠到背后,迈着步子走到了店外散步,我很清楚章爷爷是个话不多的人,而且一直神神秘秘的,他不想说的话谁也不能让他开口,这些都是从我爷爷嘴里套出来的。

至于我为何向爷爷打听他的事,因为小时候那件事令我记忆格外深刻,这也是我不敢找章爷爷最大的原因,因为我很怕他,那时他的样子太恐怖了,这也是我深藏多年的秘密...

“羽沫姐?”章泽的呼唤将我惊得回过神来,既然章爷爷这么说,自然有他的道理,也许我遇见的诡异事件对于他来说,根本不是个事儿吧,因为章爷爷经历的事才叫恐怖...

“哦,好的,我这就跟你过去。”我跟上章泽的脚步,他比我小一岁,我算得上是他的师姐,他喊我一声姐也是理所应当的。

“羽沫姐,你别介意,我爷爷就是那样,什么事都波澜不惊的,我就很好奇,你到底是怎么进来的?难道我爷爷给了你殡仪馆的钥匙?还有,羽沫姐,你也太开放了吧,怎么?”

我发现章泽不仅猥琐,还是个话唠,既然是熟人,我也就不客气了,而且我心里也有些不高兴,想要岔开话题,便有点左顾右而言他的道:“小泽啊,交女朋友了吗?”

这男生还真看到我那儿了,我有点臊得慌,可关键他还说出来,你不能假装不知道么!

“啊?没交呢,姐,你问这个做什么呢?是给我介绍美女么?!”

章泽竟然高兴的停下了脚步,还和我套近乎,直接升级为姐了,我一个没留神,迎面撞上了他。

“你神经病啊!”害怕加上发燥使得我恼羞成怒,吼了他一句。

“呵,脾气见长啊!”一个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吓了我一跳。

“章泽,你说话了?”我见章泽大大的眼睛竟然卖着萌,还透露着些许不好意思。

我鸡皮疙瘩起了一身,这家伙怎么这么怪异,因为他竟然忸怩了一下,用手捧着脸委屈的道:“姐姐,你好霸气哦,小泽好喜欢的啦!”

“滚!”我气的吐出一个脏字。

顿了顿,我烦躁的再次问道:“刚刚你真的没说话?”

“嗯?我卖萌的不可爱么?”章泽摸了摸脑袋,帅气的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

接着他又说道:“哪一句?”

“呵,脾气见长啊!”我学着听到的腔调重复了一遍。

章泽却摇了摇头严肃的道:“羽沫姐,兴许你是出现了幻觉,你不要想太多,我的表演有没有让你好多了?还有,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大半夜的来我家殡仪馆,还吓得....可是你千万不要害怕,你越是害怕,就越会危险!”

原来章泽作怪是为了缓解我的恐惧,还有他最后这句话难道是说鬼怕人七分,人怕鬼三分?

我赶紧将这句疑惑告诉了他,他却瘪了瘪嘴,说这是他爷爷告诫他的,在殡仪馆这种阴气特别重的地方工作,如果不是胆子大,吓也被吓死了。

原来是这样,虽然章泽说的有道理,但我可是真真的遇到了那些怪东西啊!我能不怕么!

于是我握紧着拳头,紧张的问章泽:“那,那你在殡仪馆有没有见过那些东西?”

他挠了挠脑袋,说道:“怎么可能有那些东西,我爷爷总是说那些不着调的话,我都快被催眠了,你不知道,他老是塞给我一些符啊,玉啊之类的让我傍身,还没事就让我拜拜那些棺材,说什么人死为大,不管生前他们做了什么,死后阳间的事都一笔购销了,拜一拜积个阴缘,我拗不过他,就按照老爷子说的做呗。”

我看着章泽无奈的脸色,确信他不是说谎,其实我心里还真是期望他能会点啥,我实在是怕极了!

不行,我得看完那个纸人再去问问章爷爷,我到底是不是遇到了……

“喂,羽沫姐,你怎么又发呆!我也很好奇,纸人好好的怎么会烧着了呢,我们赶紧看看吧!”

章泽拉了我一把,示意我跟着他到厢房看纸人。

他说完这句话倒是提醒了我,难道那个纸人和我有关系?因为章爷爷上下打量我的行为明显透露着诡异,似乎他在确认着什么似的。

我索性不再去想了,因为答案马上就会揭晓,我跟着章泽来到厢房后,他指着烧了一半的纸人道:“吶,就是这对,都放了好多年了,爷爷一直不让扔掉,怎么今个儿就烧了呢?”

我顺着章泽的手指看过去之后,顿时浑身炸了毛!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