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百骸归墟

更新时间:2020-07-13 23:03:46

百骸归墟 连载中

百骸归墟

来源:落初 作者:玄天叽 分类:灵异 主角:沙暴风雪 人气:

经典小说《百骸归墟》由玄天叽所编写的灵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沙暴风雪,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百多年前晋商驼队的小伙计的故事,一百多年后一个雪山哨所发生的一切。究竟是什么把它们连在了一起?什么让一群人开始寻找探索那些个秘密......本书是集玄幻、灵异、科学、超自然与一体的超现实小说。探讨一个旷世秘密,希望大家喜欢。《百骸归墟》读者群QQ:296045582.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睁开眼,我的整个视野铺着一张大脸。

左晋那标志似的两颗瓜子儿门牙在离我不足十厘米的上方呲呲着,我一下子从混沌中清醒过来。

“哎、哎、哎,离我稍远点儿,怎么了啦又?”我第一反应就是让这张大脸赶快移开,不习惯别人的脸贴我这么近。

“班长,你麻溜儿地去看看吧,咱贮藏室地陷了。”

“我靠。”

我们这个哨所是独栋二层建筑,一层全是功能房,贮藏、一体化制暧设备间、训练设备间、厨房等,二层是宿舍、军械房、通讯室。贮藏室位于宿舍正下方。

我把对头的大刘刘昊源拍醒,东北大汉懵懵糟糟道:“几点了?”

“四点二十一,你快点起来,看着他。”我指了指胖班副床上的那个陌生人。转头问左晋:“他醒过来没有?”

左晋摇了摇头。

“你们要去哪儿?”关上宿舍门时,听见大刘嘘声地问话。

贮藏室四周靠着墙是清一色货物钢架,中间地面上赫然有一个足球大小的黑黝黝的洞。

左晋说,他正在胖班副床边,昏暗的床头灯下看着那个陌生人,输液吊瓶不急不慌地滴着液滴。他隐隐地听见地板下面传来了“咯吱咯吱”的声音,断断续续的。

起初他没太在意,荒山雪野里,夜深人静的时候,仔细听总能听到些奇奇怪怪的声音,比如屋顶上像有人拉窗帘子的声音、小木球“咕噜噜”滚在地板上的声音等等。以前的老兵告诉过他,群山周围以及它们下面,一定有些大大小小的空洞、植被,还有小动物们什么的,弄出些响动再正常不过了。

所以当时他没往心里去。接着,那个虽然不算大的声响,变得越来越清晰起来,像是一个人在磨牙或者咬核桃,就是从他脚底下面传出来的。渐渐地,单一的“咯吱咯吱“变成了众多”咯吱咯吱“声,像是一群人在磨牙,他开始坐立不安了。

战友们都在沉睡,床上的陌生人也一动不动。他想了想,拎着枪蹑手蹑脚地下楼了。

停在贮藏室的门口,他异常清楚地听见门里面恐怖的那些“咯咯吱吱、咯咯吱吱”声,他屏了一口气,轻轻地转动门把手,在他迅速打开门的一刹那,声音没有了,面前是黑魆魆的一片。

当他打开贮藏室墙上的电灯开关时,呆住了。

贮藏室地下正中央,出现了一个圆圆的足球大小的黑洞。

他过去蹲在洞口小心翼翼地往里看,很黑,什么都看不见,他打开手电,往下照去,洞很深,手电光束照不到下面,只能看见洞周边参差的岩石。这是怎么回事?这个洞是怎么回事,那些声音又是从哪儿发出的?他趴下身子贴近地面仔细地倾听,死一般安静。太怪了,怪得让他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听。

待了一会儿,还是没有任何动静,心下一片狐疑,只好熄灯关门,上楼来向我汇报。

我赶到贮藏室后,果然如左晋所说,地中间出现了一个黑洞,足球大小。

“是不是什么动物盗的洞?”我自言自语。贮藏室贮藏着很多食材,冰天雪地的食物不好找,于是它们找到这里了?

正当我和左晋全神贯注在这个黑洞时,冷不丁我的左手臂碰到身后一个什么东西,猛地回过头去,**!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个被我们救回来的陌生人如鬼魅般地悄无声息地立在我的身后。

这会儿我是看清楚他的长相了,中等个儿,身材特别细长,溜肩,长着一副广西人的小奔儿了头,抠抠眼儿,眼眶和颧骨特别突出。

他正死死地盯着地面上的黑洞。

“哎呀**,溜得可真快啊。”没等我开口,大刘跑了进来,从后面一把揪住陌生人的肩膀:“我撒泡尿的工夫儿,你就醒了?说!你怎么会跑到这疙瘩?”

那个人根本没有理会后面的大刘,像没听见似的,左肩只是那么一甩,就挣开了大刘的手,同时一步迈到黑洞边上,我立马抓住他的后领子,那家伙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式突然跳进了洞里,须臾之间,我们都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呢,他就这么消失在黑洞里。谁也没看清究竟他是咋钻进足球大个洞里的,大家都傻了。

“班长,这、这。”大刘指着黑洞,喃喃着。

我一把抓过左晋手里的枪,拉动枪栓,朝着黑洞喝道:“上来,不然打死你!我数到三!”

我缓缓地憋足气数出三个数,安静极了,洞里洞外一点声音都没有。

“呯、呯呯”我连着发了几枪,枪声象是闷在罐子里的爆豆,后面拖出短短的回声。

枪声过后,黑洞依然死寂,三个人愣愣怔怔地立地洞边,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一阵凌乱的脚步踢踏声,楼上的人全下来了。

“谁在值外岗?“我捋了捋思维,尽量平静地问。

“杨沁。”

“姬铭永、苏晓,你俩立刻上楼,看好楼上,有情况随时汇报。”吩咐熊瞎子,准备吊绳。

一直默不作声的卫生兵王正辰王大脑袋从后面拽了拽我的胳膊,轻声地说:“班长,一直觉得那人身体有些怪异,现在我想起来了,他没有锁骨!”我立马想起那个人的溜肩。不过,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只回应地“嗯”了一声。

大刘是二级士官,除了胖班副他是哨所兵龄最长的。我把他叫到一边单独叮嘱他,要把通讯设备看好,随时与上级保持联系,如果我下黑洞出了意外,哨所由他临时负责,再次强调,全体战士,二十四小时枪不能离手……

没等我把话说完,他说话了:班长,我觉得你不能下去,咱在上面守着,不信那小子能一直待在洞里,再说,洞口那么小…….”

“少废话,听从命令。”没等他说完,我抢白道。

我必须下去,我不仅要弄明白,这个洞下面究竟有什么,还要亲自逮住那个家伙,我的第六感觉告诉,那家伙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不能浪费时机。如果下面的洞有其他出口,不立即追他,岂不是让他给逃脱了,抓到他不就什么都理解了?不过,我顾不上和大刘解释。

我命今小蒋儿和我一道下去。小蒋儿平时虽然胆子小,但是特别细心,侦察能力超强。

洞口太小,人根本下不去,左晋拿来镐头,刨了几下,洞口扩大了,洞下面的直径有半米多,一个人完全能下得去。

刨出的石头块儿啪啦啪啦地落下去,之后能隐隐听到落地声,听到这个声音后,我心里着实踏实了许多,不是无底洞就好。听上去洞还是挺深的,不过我们的吊绳足够长足够结实。

我背着97式冲锋枪,小蒋带着把半自动步枪,一人一把手电筒和一把匕首。

熊瞎子和大刘他们在上面放绳子、警戒。事先约定好了,我们在下面拽两下绳子表示继续放绳,拽三下,表示暂时停止放绳子,连拽四下,表示往上拉。

洞壁不是很平滑,能找到落脚处。小蒋儿距我有约五米,我在前,顺次往黑洞里降下去。

完全是垂直的洞,约摸着下到二十几米的时候,我的脚下一顿,这是到底了,掏出手机,果然没有信号。

照了照四周,确实到底了,洞底宽阔了些,能容下三四个人。一扭脸看见前面黑暗中站着一个人,我立刻警觉起来,手电快速扫过去,松了口气,却有些失望:不是人,那是一个人字型的洞口。

小蒋儿也下来后,我俩解开腰上的绳扣儿,使劲拉了三下绳子。向小蒋儿招了招手,示意他跟着我朝前面人型洞口走去。

人型洞里的高度一个人不能完全站起来,只能猫着腰走,洞壁全是石头,脚下居然有些打滑,手电光照过去,见凹凸不平的洞底结了些零零星星的冰,狭窄的洞里充斥着我和小蒋的喘气声。

“班,班长,这,这,这洞很,很深,还往前吗?”后面的小蒋儿轻声问道。

只有这么一个洞,那个人一定就在这里,除非他能遁地术。

“走!”这个洞似乎没有尽头,手电光穷不尽前面的黑暗。

走出大概有一千多米,前面的手电突然照出一个巨大的空间。

“啊!”就在这时候,身后的小蒋儿突然发出一声短促的尖叫。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