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灵脉劫

更新时间:2020-09-24 18:21:46

灵脉劫 连载中

灵脉劫

来源:落初 作者:龙囊裔人 分类:灵异 主角:龙岗苏铭祖 人气:

经典小说《灵脉劫》由龙囊裔人所编写的灵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龙岗苏铭祖,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座山村,三个家族,三个孩童,三拳相对,三种命运,为义不变;一本古书,一句承诺,一生约定;中华大地,五岳三山,寻龙点穴,肝胆相照,不负此生。辞去已无年少日,羁绊永结少年心。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小龙王,我还真是被你掌握股掌之间啊,什么都被你看透。”侃哥眼神一下变得严肃起来,“子睛,从小你是第一个愿意和我玩,是你赶走了我内心的孤独,无论作为朋友还是兄弟,你对我来说也无可替代。”

谷底龙子睛看着侃哥说:“我也是侃哥,你,龙岗,都是这辈子我最不能失去的挚友,最珍惜的人,也是我心甘情愿拿命去守护之人,我已经失去了龙岗,我不能再失去你了。”

侃哥眼角湿润了,努力眨了眨眼睛说:“谢谢你,子睛。”

“侃哥,你还是喊我小龙王吧,你太认真我都不习惯了,都说过了你我之间兄弟生死之交,不谈谢字。”龙子睛包扎好使劲系了一下结,痛得侃哥叫出声来,“没事了就赶紧爬上去,老鸦伯和龙楼宝殿就在上面。”

已是凌晨三点半,俩人随便吃了点食物,侃哥戴着头灯,拿着一把便携镐头,龙子睛带着一个手握式电筒跟在后面向山谷对面出发。

夜雾袭来,夜晚阴风阵阵,倒有点凉意,朦胧的月光下,看不到几颗星星,天空并非纯黑色,倒是黑中透出一片无垠的深蓝,一直伸向远处。

月光透过缓慢移动的黑云时隐时现,龙子睛小心翼翼走着,心中阵阵冷意,免得和白天一样再连累侃哥一起滚下去。

可总觉得四面有人盯着自己一般,那感觉不由地让他头皮发麻,后脑勺不时吹过一丝凉气,回头一看却又什么都没有,而他又感觉有人在背后时,猛一回头吓得倒在地上。

“啊!”龙子睛大叫一声,“鬼!鬼啊!”

侃哥听到叫声回头看见龙子睛捂着脸倒在地上,“小龙王,鬼在哪?让他瞧瞧大侃爷爷的厉害。”

龙子睛手向前一指,侃哥顺着头灯望去什么也没发现招呼龙子睛,“哪呢?啥都没有?”

龙子睛张开眼睛发现什么都没有,“不对,我看见明明有一团东西在后面,现在又消失了。”

“我说,小龙王你不会是害怕出现幻觉了吧,就算有鬼还有你侃哥在,大粽子咱都不怕,还怕鬼。”

龙子睛相信自己是紧张看花眼了,“好,有顶天立地侃哥在,我怕啥,继续走吧。”

侃哥拉起龙子睛要走,突然龙子睛瞪大双眼,嘴巴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手指了指前面,侃哥往前一望,“唉,我去!”

只见前方空中飘着一团浓绿色火光,忽来忽去,是鬼火,侃哥认出对龙子睛说:“不用怕,只是鬼火,伤不了人,上学时没学过么,人的骨头里含着磷,磷与水或者碱作用时会产生氧化磷,通过储存的热量,达到燃烧点时会燃烧,你丫的吓傻了,大惊小怪。”

“你……再看……前面。”

“又怎么了?”侃哥转头一看,“他***,真见鬼了?”

说话的小会儿功夫,那绿色火焰

已经变成一片,数不清的火焰飘来飘去,照亮了谷底,细看那绿色火焰中竟还有几团红色火焰。

龙子睛正欲开口说话,侃哥一把捂住他的嘴巴轻轻说:“不要动,鬼火很轻,人经过甚至说话时带动空气流动,磷火就会跟着空气一起飘动,到时咱俩跑都跑不了,不想烧死就闭嘴。”

那鬼火一团灭了,又生一团,无穷无尽,烧不完似的。俩人大气都不敢出,眼睁睁看着无数火焰在眼前烧逝殆尽。

侃哥深吸一口气说:“没事了,吓了老子一跳。”

龙子睛也是死里逃生,急地大口呼吸,“侃哥,这么多鬼火,这得死多少人?”

龙子睛一句话提醒了侃哥,“也是,这鬼火多的反常,而且成片的出现,鬼火是死人身上散发出的,那这?”

龙子睛猜到侃哥意思问:“难不成我们现在踩的地方是坟地?而且不只一座俩座?”

“看情况的确如你所说,可能还是个陪葬坑,恐怕就在这厚厚的落叶下。”

龙子睛拿手电筒把周围扫视了一番发现一块裸露的尸骸,“侃哥,快来看这里,好像是人骨。”

侃哥跟了上去拿灯一照,“还真是,怎么只有一块,其他的肯定在下面。”

“楞着干嘛,一块挖呀。”

“小龙王,我说你没事挖它干嘛,赶紧赶路,刚刚还怕的要喊妈妈。”

“我说你风凉话说完没有,这事一定不简单,如果知道下面埋的是什么人,就可以分析出墓主人是哪朝哪代的。”

“看看几块骨头就能看出是什么时候的人,你那两眼还能验DNA啊?”

“你是真傻还是装傻,当然看服饰和一些器物判断,赶紧和我一块挖,找到最好,找不到就直接去捣了他的老窝。”

龙子睛端详尸体腐蚀程度,应该有好几千年了,衣物也烂到渣都不剩,仅凭一堆骨头确实分辩不出。

“小龙王,你来看,这有一具完整的,身上衣服烂了不少,你看你看不看出来。”

龙子睛走近细瞧,依稀还能辩认,骨架还是整齐的,身上衣服虽腐烂不少,整体还是认得出什么样子。

“侃哥,我看他们的服饰短衣齐膝,身上还有一把断了线的弓,这是胡服的一大特征,这种服装最初用于军中,而且这具尸体身上骨头断裂非常多,不像正常死亡,死前应该有过打斗,这么多尸骨,难道是打仗死后被人丢弃在这里?又或是屠杀?”

“看完了,你分析出墓主是哪朝了吗?”侃哥在一旁冷冷地问。

“暂时还不知道,只知道这些死尸是胡人,为何而死,为什么这么多全弃在这山谷中也不清楚,如果这些人是墓主人所杀,那推断这墓主人也是五胡十六国后的人物,想知道真相,天亮之前爬出山谷,去会一会这个墓主人。”

正要走时,侃哥发现尸堆好像有动静,“小龙王,先别急着走,你看这尸体是不是在动?”

“侃哥,你也吓傻了,都成骨头了,还能变粽子。”

“你看,的确动了,骨头都动了。”

龙子睛定眼一瞧,那堆积的尸骨好像被什么东西顶着一般,慢慢的拱了起来,侃哥拉着龙子睛退后几步,那尸骨堆了约有一米高,突然从里面冒出无数黑漆漆的虫子向四周爬去。

“是红头尸蜱,吸人血的,快往山上跑,不要停,一直跑。”侃哥拉着龙子睛撒腿狂奔,头都不敢回。

红头尸蜱嗅到血的气味,成群向俩人追去,还散发着让人不寒而栗的响声,分不清遍地是红头尸蜱还是树叶。

“侃哥,那黑东西好像在追我们。”

“别管那么多,你只管跑,侃哥自有办法。”

侃哥停下来从背包里取出一个瓶子,把里面稠乎乎的东西洒在地上后就追了上去。

天已微亮,俩人一口气跑出谷底,累的瘫软在地,红头尸蜱也没了踪影。

龙子睛歇了口气问:“侃哥,你没事吧?”

“我没事,你怎么样?”侃哥躺在地上,累得一动不动。

“我也没事,那是什么鬼东西,吓死我了。”

“那东西是红头尸蜱,吸人血,把卵产在人身体,孵化后又以死人为食物,我刨红薯时见得多了。”

“你在地上倒得什么玩意?那尸蜱就没在追我们了。”

“血,我把血倒在地上,尸蜱闻见就全都只顾抢食,我们俩才逃过一劫。”

“你随身还带着血?”

“废话,哥可是专业的,开玩笑,包里准备的东西多着呢,否则来送死啊!”

“是,大江南北倒斗的谁不识侃哥是北派灌大顶,I服了YOU。”

“服了就行,歇好了赶紧找墓在哪?跟你说,不管墓里是谁,有多危险,我现在非要刨了这个墓,死活我也要把我爸带出来,快点。”

“已经快到了,看前面天然的神牛望月案山,大象守水口,五重青龙砂,水口关锁,难得的风水宝地,接下来让我看看你专业的看家本领,包里肯定带着洛阳铲的吧。”

“这里还不行,都是石头太硬,再往前走走。”

走了一段路,三面路被山封死,只留来时的一段小路,杂草将俩人掩埋,侃哥四处勘察寻找下手地方,忙乱中,龙子睛一脚踢中一个人形石俑。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