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侦探笔记:傲娇神探,你站住

更新时间:2021-02-25 01:47:50

侦探笔记:傲娇神探,你站住 连载中

侦探笔记:傲娇神探,你站住

来源:落初 作者:十二司马 分类:灵异 主角:商以卿沈欲临 人气:

《侦探笔记:傲娇神探,你站住》为十二司马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我如此完美,她为什么要拒绝走进我的世界?——温寒之一场十年前的案子,她念念不忘已成心魔,他步步为营走到她的身边。她说,即便他是魔鬼,她也信之。但是,他怎么可能是魔鬼?他可是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绝无仅有的限量版完美男人。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真的一样吗?

真的一样吗?

温寒之的声音不住的回旋在商以卿的耳边,她渐渐眯起眼睛,将这两年一共发生的三起奸杀案在脑中对比起来。

忽然间,她眼前一亮——

他说的没错,她的确忽视了一件重要信息,当时她在案发现场也说了,只是没有放进心里。

一年前的两起奸杀男童案,凶手对死者进行**后在死者体内留下了体液,而这一次却没有。

是偶然,还是刻意?

“想起来了?”温寒之温凉的声音传过来,商以卿转头对上他毫无波澜的眼睛。

“嗯!”她肯定的点了点头,回答道:“凶手这一次作案并没有留下体液。”

“当时在现场我并不了解一年前的两件案子,所以我推断他消失的这一年时间很可能是在精神病院或者心理医师处进行治疗,只有百分之七十的可能进过监狱。”

温寒之安静的陈述着,就像沉浸在另一个世界里。

他又道:“后来我回去看了你两年前写的尸检报告,基本上可以确定凶手这一年是进了监狱,因为进过监狱的人,市局都会将他的DNA存档,如果他在现场留下体液,那么他作案后就会被警方立即抓获。”

沈欲临恍然大悟:“原来如此,不知道该不该说丁扬聪明,不过留不留体液,现在的结局都是一样被捕。”

“NO!”

温寒之慢慢勾起唇角,摇头:“因为遇见的是我,所以没有什么区别。”

“如果遇见的是你们,你们根本不会注意他为什么会消失一年,为什么第三次作案没有留下体液,为什么在野外进行***又为什么将犯罪对象锁定在那么小的孩子身上?既然你们不会想这些问题……”

温寒之轻声笑起来:“死者很可能就会又多一个。”

这回车厢里的确静默了,有一种悲哀而又兴奋的电流缓缓窜过商以卿的身体——

这就是犯罪心理吗?

没有那么难,但却……很难注意到那些细节,也很难分析的透彻。

她看向温寒之,心想他们这些人,是不是心思特别细腻?观察力特别惊人?

事实上,商以卿的确是想多了,温大神只是在犯罪现场比较细心罢了。

“可是你为什么会判断死者的年龄是在25到27岁之间?”她还有一个问题没有弄清楚,遂疑惑的看向温寒之。

那厮微微侧着头,靠在椅背上眯着眼,纤长的睫毛因听到商以卿的声音后忽闪了几下,她只觉得再滴上几点水,当真像含苞待放的花蕊了。

随后温寒之缓缓睁开眼睛,扫了不远处的商以卿一眼,又伸出修长的手指指了指自己高贵的头颅,慢慢道:“这里有世界上最权威最全面的犯罪心理学数据库。”

沈欲临透过后视镜与商以卿对视一眼,两人都不太明白温寒之在说什么,明明她问的是年龄才对啊。

“说了你们也不懂!”

温寒之又悠悠然道了一句。

她这下算是明白了,敢情那家伙藐视他们的智商。

好吧,他已经破天荒讲了这么一大段话,年龄就暂且不要他回答了。

南洋县是一个小城镇,不算大也不是很发达,却有一种复古气息,大街小巷经过大雨的冲刷后几乎每一块砖都闪着不同的光。

这次来南洋的警察不少,但都在他们三个到之前就到了,此时正在丁扬老家对面的小餐馆等着会合。

小巷子太窄,车开不进去,三人只好弃车徒步而行。

大雨过后,温度骤然回升,正午的天气逐渐热起来,温寒之背着包神清气爽的走在身侧,商以卿却不怎么好受,因为她穿的是小风衣。

但又不能脱下来,因为薄薄的风衣里面,她只穿了一件浅色的吊带背心。

她擦了擦脸上的汗,忽觉得身边温寒之的目光探了过来,她一转头,那厮立刻收回了眼神,淡淡道:“你不热吗?”

当然热,怎么可能不热?

可是热她也不能脱啊!

商以卿摇摇头,只觉得额头上的汗珠都要滴下来了。

温寒之见状勾起唇角,商以卿只听他道了一句‘睁眼睛说瞎话’,然后他便卸下来肩上的背包从里面拿出了一袋湿巾递了过来。

商以卿一怔,随后伸手接过,微笑着道了一声谢谢。

没想到他竟然还会准备这种东西,不过这包是他自己收拾的,里面还不一定又藏了什么她不知道的新鲜玩意儿。

沈欲临悄悄看了一眼身边的两个人,默默的往温寒之那边蹭了蹭,又故意抬起手臂擦了擦额头的汗,夸张的道:“今天可真热啊,还是大神有先见之明穿了短袖。”

商以卿看了一眼跑到温寒之身边去的沈欲临,发觉他今天也穿了一件长袖,许是在阳光下走的时间太长了,额头上的汗正晶莹的发着光。

都说流着汗的男人最帅最性感,可是为什么她觉得这么……脏啊!

一定是被温寒之的洁癖给带坏了。

温寒之闻言斜睨了沈欲临一眼,然后指了指前面:“不是说不远了么?是男人就坚持一会儿!”

商以卿看着沈欲临瞬间拉长的下巴,忍不住笑了,他貌似还不知道温寒之那家伙到现在为止都不知道他的名字罢!

又继续走了十分钟,三人到了一家名为‘吉祥’的小餐馆,餐馆很小也算干净,进去的时候里面只坐了三个便衣警察。

温寒之不知道是不想进来,还是想看一看丁扬的老家,总之一直站在门口,目光似乎落向对面不远处的红砖绿瓦。

她和沈欲临过去打招呼,三个警察一回头,商以卿才发现原来柳城弈也来了,他穿的还算低调,一件白色体T恤衫,深色牛仔裤,硬朗的线条撞入商以卿的眼睛——

还挺帅气的,她目光移向一边短发俏丽的女人,心想怪不得梅玫也跟着来了,不得不说看的真紧。

“商法医!”柳城弈上前打了一声招呼,目光一顿后,又落向远处只留了背影的温寒之。

梅玫已经笑眯眯起身走了过来,清声道:“商法医跟温先生一起来的吗?”

商以卿回头看了一眼温寒之,无奈的点点头:“嗯,作为温先生的助理,只好寸步不离的跟着来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