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重生之鬼难缠

更新时间:2021-04-22 23:16:51

重生之鬼难缠 连载中

重生之鬼难缠

来源:落初 作者:莫非竹 分类:灵异 主角:秦江凝小鱼儿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重生之鬼难缠》的小说,是作者莫非竹创作的灵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大学历史系民俗专业,开了一场奇异的民俗体验课外教学,于是张教授带着学生们前往一次又一次光怪陆离却又危机四伏的鬼怪探索之旅,而主人公桑宁也发现,有个小鬼竟然是他前世的缘分,前世的她究竟是谁?是人还是妖怪?在一场场深入鬼怪民俗的课程中,桑宁渐渐……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她曾经那么想要一个平凡却温馨的家。

桑宁走进了那扇门,屋外还是白天,屋里却黑黢黢一片。

等眼睛适应了光线,她才看清这间屋子的窗户上挂了厚厚的红黑色绒布帘,遮挡得一丝光都不透。华玉龙在屋里点起一盏造型古朴却又讲究的油灯,昏黄的光让整间屋子看起来像是魔女的魔法室。

而这里本身也已经足够阴森,屋子的四壁上都布置着置物架,上面每一层满满的全是各种中式西式还有日式泰式的人偶娃娃。

角落的废弃物大纸箱里还胡乱丢着一堆稻草娃娃泥娃娃,真是一眼就能看得出来他的确已经放弃了前两项研究,开始专心转攻人偶。

屋子正中央放着一个足够并排躺下两人的置物台,同样铺着红黑色的绒布。再前方靠近窗户的位置上是古朴厚重的木质写字台,似乎是为了应景,居然还摆着钢笔水瓶和老式的羽毛笔。

桑宁环顾着,隐约间倒是觉得这间房间有些眼熟。是一种似是而非的熟悉感。

她想起曾经在这里喝了一杯奶茶而陷入昏睡,在恍恍惚惚中魂魄离体似的看过很多片段的景象,如今回想起来应该就是这间屋子了。

她每次就是在这里更换着身体吗。

这时候华玉龙已经把洋娃娃摆在置物台上,拖了一把藤椅过来,对桑宁招招手。

桑宁乖乖地走过来,在藤椅上坐下,眼前正对着那个已经被砍裂了头的洋娃娃。

站在桌子对面的华玉龙轻轻清了清喉咙,似乎已经做好准备如同讲师一般高谈阔论一番。

桑宁最后又抬头朝华玉盏看了看,他就站在她的藤椅旁边,两位男士站着就她一个人坐着这种场景其实让她压力蛮大的。但她看向华玉盏,就像是最后一次征求――

虽然华玉龙这么亲切又好心让她很感激,但这是她完全踏入另一种生活的开始,她更希望由华玉盏来引导她,这是不一样的。她对进门之前华玉盏所说的话半懂不懂,但横竖她的生活都要打破了,真的不能让他来教她吗?

似乎看懂了她的目光,华玉盏把手放在她肩上,低垂的目光柔软了许多,那双天生魅色的眼睛也在昏黄暧昧的灯光下显得格外魅惑。

他的嗓音如同暗夜里悠扬的歌声,低声说:“让他来教你吧,这些适用于人类来学习的东西始终是他研究的比较透彻。像我这种自带妖力的非人,做这些事跟吃饭喝水没什么两样,简简单单就能做到,也根本不需要去学习怎么使用,反而不会比他讲的更清楚。”

每次华玉盏一温柔下来,桑宁就抵抗力全无,乖乖点头。

华玉盏的话说的也的确是有理,但也有那么点让人奇怪的地方――她看向对面微笑的娃娃脸,问:“那华先生您不也是妖怪吗?为什么去研究这些东西呢?”

华玉龙笑眯眯地摆一下手,“我跟他不一样的,虽然我也是非人,但不算天然的妖怪。我没有什么妖力,只能靠这些东西去弥补了。”

桑宁更不解,“您跟华老师不是兄弟吗?”

“那只是名义上的,这样伪造户籍比较方便,不然你有见过这么不可爱的弟弟连声哥哥都不肯叫的吗?”

桑宁这才明白,为什么华老师每一次说起华公馆都像是在说别人家。

不过她还是默默想要吐槽,更不可爱的弟弟她也是见过的,这一只才只是不叫哥哥,家里那一只可是直接对着她喊怪物……

不过事到如今,她想大概她对于小豪来说,也的的确确就是个怪物。

一个不知来自何处,却出现在他家里的怪物。

华玉龙的声音让她回了神,他似乎没有发觉她在走神,已经开始了开场白――

“小桑宁你可能也感觉到了,你失去了一些记忆,而这些记忆远比你之前了解的要多。楼上那间是你曾经住过的房间,你在这里住的时间可能不长,但我想在那段时间里你的确和小玉盏一起成为了这个家里的一员。

所谓的家人并不一定是有血缘关系的人,在同一个屋檐下度过同样一段时光的人也一样可以成为家人的,对吗?”

华玉龙不愧是个老人精,一段话说得极其煽情,让桑宁不自觉的动容,抬头去看华玉盏――似乎连华玉盏都被他这番话说得不自在了,斜瞟着华玉龙――什么家人啊?有你什么事儿啊?真不嫌自个儿瓦数高。

“小桑宁你的事情会有一点复杂,就像学东西要由易到难循序渐进,一口吃不成胖子。了解一件事情也是一样,一下子知道的太多会消化不了,也很难接受。我们既然是家人,就一定不会伤害你,这些循序渐进都是为了你好。所以你不要急,我会慢慢的教你一些必须的东西,等合适的时候你自然就可以了解到全部。现在的当务之急,你一定要学会运用空间。”

华玉龙居然拖出一个黑板,在上面写上空间两个大字,然后不知从哪儿摸出一副眼镜戴好,执起了小教鞭……

看起来倒是很享受这个为人师表的游戏呢。

“桑宁同学,来说说你对空间的第一印象是什么?”他一扶眼镜,“不要思考,立刻回答!”

桑宁被他这架势微微愕然了一下,首先出现在脑海里的竟然不是刚刚经历过的恐怖医院,傻么愣愣的回答:“就是……可以放东西用的?”

“宾果~~答对了!加十分!”

华玉龙一脸笑嘻嘻的好像他的“学生”是全世界最聪明的孩子,看得华玉盏微微蹙眉――太蠢了,看不下去!

他转身想走,被桑宁察觉到他的意图下意识地拉住他的衣角,“华老师?”

她那小动物似的目光让华玉盏顿了顿,他实在是不想面对一个整天自称他哥哥的人这副蠢到不能看的架势。可是在桑宁的目光之下又迈不动脚,结果只能轻轻拍拍她的头留了下来。

“空间呢,只是近些年的叫法。古时候很早就有乾坤袋,小小一个袋子内有乾坤什么东西都能装,视持有者的法力来决定容量大小,那就是最基础的空间。而最高级的空间也就是修真者所称的壶天或者壶中天,是由意念所造出来的仙境天地。像附在洋娃娃身上的女幽灵这样的,虽然天赋异禀加上死前的执念种种因素,恰巧创造出了一个空间,但是她本身没有经过修炼,所以必须需要一个介质――也就是这个手工古董娃娃。那个空间是被创造在这个古董娃娃体内的,确切的说,是在它的眼球里。”

桑宁看着面前的洋娃娃那被劈开的头,斜劈下去的裂缝劈中了一只眼球。

华玉龙的声音依然在继续说明:“创造空间的介质,越对称越好,所以圆形物体就是最适宜的。同时材质也很重要――你有看过一些童话或者奇幻故事里,动辄巫婆就把人关进水晶球里吧?这倒不是空穴来风,水晶和宝石这些东西本身在形成时受地脉影响就具有灵性或是某些磁场。以制造空间来说,以透明晶体为宜,不过大部分水晶球都是经过人工提纯重铸的合成水晶,所以从经济实惠的方面来说其实玻璃球也是可以替代的――”

说着华玉龙从弯腰从地上搬起一个半透明的塑料储物箱推到桑宁面前,“这个我已经都帮你准备好了,要多少有多少尽管用不用客气!”

桑宁看到打开盖子的储物箱里,满满的全是跳棋大小的无色透明玻璃弹珠――可是为什么需要这么多?

“你要记得,学会使用空间以后随身都要带着几个玻璃珠,万一身边没有带着玻璃珠又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看到别的东西也可以临时用一下――实心的球体只要透光的就可以,不然有空心的像乒乓球这样的东西也可以凑合一下,但是不结实的材料空间本身也不稳定,像你们被关住的那间医院就是因为建造在塑料眼球里,才会被轻易就一刀劈开。破坏了介质本身时,空间也就不复存在了。”

“可是华先生,我到底要造出这么多空间来做什么……?”

眼前就是满满一箱玻璃弹珠,听华玉龙的意思,她似乎还会需要更多。

“空间嘛,当然是用来放东西的……”

“放什么?”

华玉龙看着眼前桑宁茫然懵懂的脸,再看一眼打定主意默不作声的华玉盏,突然有点体会到华玉盏的心情……要对什么都不知道的她说出那种真相,还真是怪不忍心的。

“那个,还没有到说明的时候。循序渐进记得吗~?”

华玉龙露出招牌笑容想要蒙混过关,华玉盏意有所指地看他一眼――刚刚还嫌他什么都不告诉桑宁,这会儿自己怎么也不说了?

华玉龙的笑容在脸上停滞了片刻,对于华玉盏无声的奚落表示深深的不满――他笑容未变,突然话锋一转,“小桑宁,你不要怪玉盏总是什么都不肯说,他其实一直对于没能保护好你,明明有他在身边却还是让你失去记忆这件事耿耿于怀呢~~”

华玉盏一记眼刀甩过来,目光冰冷冷的跟刀子似的让他闭嘴,华玉龙当然不会惧怕他的目光,但也没打算再说更多,只要看到桑宁那愕然的不置信的目光转向华玉盏,和华玉盏明明不自然还非要撑着一脸若无其事的表情就够了。

――这些孩子呀~~再坦率一点不是很好吗?

所以他老人家当然要偶尔推波助澜一下,不会承认这是因为华玉盏敢奚落他的一点惩罚了~~

直到半响之后桑宁为了打破她和华玉盏之间微微尴尬的气氛,刻意提醒他:“华先生,您还没教我究竟要怎么样造一个空间?应该要造成什么样子?”

“哦,这个其实不用多做解释,只要你对空间有所了解,附身在洋娃娃身上之后灵感会发生共通,自然就懂得该怎么去创造。至于样子嘛……当然以你的能力可能没有办法建造得太随心所欲,不过可以参考监狱,牢房,笼子,这一类的东西,凭你喜欢的印象去建吧。”

诶?

她是不是有听到一些奇怪的东西?

监狱,牢房,笼子……不是用来放东西的空间吗?这些像是放东西的地方吗?要放,放的也是……囚犯。

听到这里,桑宁就算再单纯的心思也不得不起疑,她必须学会的空间,真正的作用是什么?

当心底有了疑惑的时候,她下意识地还是会看向华玉盏,微微的沉默之后,华玉盏柔软的目光迎上她的疑惑,难得的温柔看得她心肝儿颤了一颤。

“再等等吧,等曲小路回来,再告诉你这些事情。”

他轻轻摸了摸桑宁的头,从桑宁的角度抬眼看上去,他那勾起的嘴角里仿佛都溢满了温柔。

他像是一直都不忍破坏,保持着距离等了又等。至少在最后,等到曲小路出现,有他这个家人在桑宁的身边,多少可以给她一些支撑。这也算是他给这个平凡之中的桑宁的最后一点体贴。

然后,她就会回到真实而又残酷,却是属于他和她的另一个世界。

华玉龙像个幼儿园老师似的拍了拍手吸引两个人的注意力,“总之净化掉死灵残留的魂魄还需要一晚上的时间,我们明天就可以替小桑宁更换身体了!今天就为小桑宁的正式回归让鸳鸯蝴蝶摆个宴席开瓶红酒庆祝一下~!”

…………………………………………

――越是在华公馆感受到回归的温暖,也越在桑宁心里确认着某些事情。

中午开开心心的吃完了饭,下午桑宁就再一次来到曲小路工作的地方。有些事也许等到曲小路出现就可以跟他当面问个明白,可是一些想要印证的问题却无论如何也等不及。

她记得被幽灵刚抓进医院,失去意识时那个短暂的梦境,和梦里照片后面的那一行字。

所以她又一次找到人事部的那位大姐――“姐姐,可不可以请你给我一张曲小路的工作照片?”

那位介于大姐和大婶之间微妙年纪的妇女虽然被这声姐姐叫得很开心,但还是有些狐疑,“你为什么跑到这儿来要小曲的照片啊?”

――按道理说她如果是曲小路的表妹,还用跑到他的工作单位来要照片吗?

桑宁倒也想好了理由,若无其事地笑着说:“是我妈妈让我来要的,家里要给小路哥哥安排相亲,觉得用工作照会比较正式一点。可是您知道他出差了嘛,钥匙忘记留下,不能去他的住处找,只好让我来这里问问了。”

这个年纪的大姐大婶,对相亲找对象这种事最关心了,一听到就立刻忙不迭的答应,“哎呦还真得好好给他安排安排呀!你等等,我记得这里有以前做精英员工宣传时的照片――小曲那么好的小伙子,一个人真是怪不容易的!爹妈都不在了,真得靠你们家这些长辈多操心了!”

桑宁愣了愣,“――爹妈都不在了?”

人事大姐疑惑地抬起头来,“他爸妈很早就出车祸去世了你不知道啊?你不是他表妹吗?”

心里起了狐疑,翻找照片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桑宁忙解释说:“我知道的,不过我的脑筋有时候会不太好用,一时反应不过来。”

人事大姐恍然,上一次桑宁来过之后她显然也已经听到了一些事情,“哎对了你是东大的嘛,东大出事那会儿你真的遇上了啊?里面到底什么情况?怎么学校一封,什么信儿也不往外透啊?”

桑宁笑笑应付着,“我都不记得了,想不起来。”

“哎呦……”人事大姐啧啧了两声,倒是没再怀疑,顺利的翻找到照片,“在这里,给。”

桑宁谢过了人事大姐,走出律师事务所的大楼,站在马路上对着微微刺目的阳光抬起头――对着阳光,总会想起曲小路坐在车里对她微笑的样子。

每个周末,他都会顺路载她一起回家,周一的早晨再一起赶回来,他上班,她上学。

可是小路的父母都不在了,他在那边,已经没有家了。

桑宁抬起手上的照片,低下头,照片上那个戴着眼镜温和微笑的男人虽然神似,但却不是她认识的曲小路。反而依稀有着照片里的男孩长大后的痕迹。

――如果这个人才是曲小路,那么她认识的曲小路,是谁?

――如果曲小路都可以是假的,那么桑宁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