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诡宋

更新时间:2022-04-05 06:46:04

诡宋 连载中

诡宋

来源:落初 作者:他山玉 分类:历史 主角:林旭黄凯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他山玉原创的历史小说《诡宋》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林旭黄凯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华山坠崖,是意外?还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诡计频出,历史因他的到来而风云变幻……  陈桥兵变,黄袍加谁身?烛影摇红,玉斧握在他的手中……  桑干河畔,耶律休哥永远的憾恨,还我幽云十六州;  兵锋所指,李光睿梦断萧关,陇右、河西重回故国。  符家一门三皇后,娥皇女英姐妹花娇,蜀中花蕊情归何处?  情深义重,雄才伟略,故事曲折,跌宕起伏!  《诡宋》书友群:180716764欢迎你的加入!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自从那日两位老板喜笑颜开地把林旭送出门,醉风楼的伙计就忙的不可开交。阿旺更是晕头转向,大量的原料采购,工匠招聘,员工培训的事情都落到他的头上。尽管忙的足不沾地,可他从心底里高兴,期待着风度翩翩的林公子巧施妙手,能让他赖以生存的醉风楼起死回生。

近几日来往汴桥的人不约而同地有些好奇,生意的惨淡的醉风楼,四周围起了严严实实的草席和布幔。这是在做什么呢?神秘总能勾起大众的好奇心,短短一两日,很多人已经迫不及待地开始打听。

“这是做什么啊?”

“听说是重新装修。”

“装修?靠!那还搞得神秘兮兮的,哼!”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此次装修可是非同寻常。”

“哦?有什么非凡之处?愿闻其详”

“听说醉风楼重金从洛阳请了位神秘大师设计主持。”

“是吗?有何特别啊?”

“这位大师放话了,说他的设计绝对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这么大言不惭?这年头自封大师,看着冠冕堂皇,人模狗样,暗地里坑蒙拐骗的无耻之徒可是一抓一大把。”路人不屑地说道。

“哎!不能一棒子全打死,这位大师可是货真价实,童叟无欺,发誓说只消一月时间,保证让所有人大开眼界。”以为年轻公子手摇折扇,信誓旦旦地说道。

“一个月?”

“大开眼界?别是大言不惭吧?”

“不错,大师说了,开业当日定能轰动汴京城,要不然他就直接从汴桥上跳下去。”反正下面全是水,你林家哥哥的游泳技术可是万里挑一,嘿嘿!年轻公子斯斯文文,一副满腹经纶的长相很容易让人信服。

“以死明志?看来真有两下子。”

“可不是嘛!如今汴京谁人不拭目以待?”

“哦!原来如此,真的好期待!”

“醉风楼还在大规模招聘伙计帮工,工钱之高史无前例,要去的话抓紧机会……”

林旭挤出人群,嘴角挂着一丝淡淡的笑容。想起前世大片宣传,有时重要角色剧照严格保密,赚的舆论眼球,勾起好奇无数,票房直线上升。这就是宣传,更确切的说是炒作。营造一种绝对的神秘气氛,吊足所有的好奇心,舆论关注还会少吗?

杨光义虽然答应和林旭合作,但是他心里一直没底,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死马当活马医。虽说没花自己的银子,但是心中还是七上八下,忐忑不已。

阿旺跟着刘守忠急匆匆的进来,一脸喜色,杨光义看了一眼刘守忠,也是眉眼带笑,一张沉着的脸终于露出的笑容。阿旺累极了,也不在乎主仆之别,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咕咚咕咚灌了几口茶水,这才兴奋道:“义哥,外面的人都在谈论我们醉风楼,名气可是前所未有的高涨!”杨光义眼中泛起久违的惊喜。

刘守忠笑道:“这位林公子还真有两下子,几片草席就引的全城好奇!”刘守忠随手倒了一杯茶,一饮而尽,他也是十分高兴的。杨光义喜道:“还真没想到,效果竟这么好!不过后面压力也就大了,名声打出去了,要是万一办不好,可就……”抛上云端再跌下来的感觉,可不是一般的不爽!

刘守忠道:“我看不会,实践已经验证,林公子那些新奇的想法是可行的,别说我还挺期待的。”杨光义点头称是,刘守忠续道:银子花出去,只怕日后百倍地赚回来,我们也不能只让林公子一个人花钱。”说着打个眼色,心照不宣。

刘守忠笑道:“反正听林公子的就是了,哎?他人嗯?”杨光义恍然道:“哦,他说有些事情要办,出去了。”

一艘货船在汴桥不远的码头靠岸,低沉的吃水线,可以看出船上的满载重物。旁边等候已久的民夫迅速上前卸货,从民夫们有些凝重的表情可以看得出,那货物的重量可是不轻。

领头的把式陈六不断吆喝着:“手脚都麻利些,也小心着点,东西贵重,可别有什么闪失。”突然肩膀被拍了一下,陈六回头一看,顿时满脸堆笑,来人在他耳边低语几句,陈六一脸疑惑与不解。来人轻轻笑道:“就按我说的做,没事!”陈六茫然答应,片刻便领会到东家的意思,可为什么要这么做呢?管他娘的,有钱赚就行了。

汴桥头熙熙攘攘,几辆马车驶来,众人被迫纷纷让路,好在驭者驾车小心,不断好言让路人让开。马车骤然在醉风楼门口,人群中有人高声道:“看看,醉风楼果真要今非昔比,车夫都小心礼貌。”没有赞同的声音,但路人却多深以为然。

咚!接连几声响动,其中还夹杂着几声清脆的响声,引的路人纷纷侧目。原来醉风楼前正在卸货,不几个抬货的民夫不知怎地竟然撞在一起,引发连锁反应,蒙着黑布的箱子散落坠地。

由于醉风楼先期营造的神秘氛围,迅速吸引了一大群人围观,以至于一时间,汴河一带交通不畅。什么东西啊?还用黑布蒙着,里三层外三层的围观者,都想着能不能趁这个难得的机会,看看黑布下面的秘密。

把式陈六急忙赶来,见东西摔了一地,顿时眉头大皱。急忙吆喝民夫整理,这么也就不得已地揭开了黑布,精美的大理石砖呈现在众目睽睽之下,只可惜已经摔成碎块,陈六额上顿时冷汗直流。

人群中有人惊呼道:“这可是汝南精品大理石啊!”“哇!醉风楼此番装修这么奢华!”有见识的人更爆出:“天啦!玻璃啊!那可是吴越沿海,番商才有的西洋精品。”众人目光迅速聚拢,一堆亮晶晶地碎片分外引人注目,所有人都好奇地打量着,这可是难得一见的稀奇物品。

杨光义听见消息,从里面出来,一见破碎的大理石和玻璃,气不打一处来,正要上前发作,却被一只大手按住了肩膀。杨光义回过头,正好看见摇头的林旭,林旭凑过来,在杨光义耳边低语几句,杨光义欣然点头,笑着上前去了。

众人一见醉风楼的老板来了,如今摔了这么贵重的东西,工人们只怕有的受了。然而事实却大相径庭,杨光义急匆匆地问道:“可有民工受伤?”陈六惶恐地上前:“杨老爷,摔了您的东西,小的该死!”众人看得清楚,陈六两股颤颤,腿一软已经跪倒在地,角落里林旭暗自一笑:没看出来,演技不错嘛!

杨光义上前扶起陈六,微笑道:“陈把式说哪里的话?东西摔了事小,人没受伤就好!”陈六依然惶恐道:“可是,您的东西这么贵重,这…小的……”杨光义道:“唉!不打紧,你也是急着给我送货,没事!这几天倒是辛苦你们了!”

哇!杨老板以人为本啊!这么贵重的东西摔了,一点也不心疼,反而在乎民夫的安危,慰问民工辛苦。陈六早已经感动的热泪盈眶,人群中也是一片赞誉之声。不到半日,醉风楼装潢材料豪华精美,杨老板关怀民夫,为人谦和的美誉传遍的汴京城。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