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我的三国全面战争

更新时间:2020-06-26 23:00:08

我的三国全面战争 连载中

我的三国全面战争

来源:落初 作者:我是步阁 分类:历史 主角:袁尚袁绍 人气:

新书《我的三国全面战争》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我是步阁,主角袁尚袁绍,是一本历史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官渡决战在即,颜良、文丑被诛,他替补袁尚,企图力挽狂澜!奸雄临九锡,进封魏王,他受天子密诏,号召天下诸候勤王讨贼!蜀汉大丞相五丈原殉命,又是他,率领托孤文武与司马懿决战巅峰!三国全面战争打响,与朋友为战,与敌人为战,与命运之神死斗到底!未来将会怎样?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北海的早晨能吹到东边刮来的海风,繁华的街市睡得最晚醒得最早,不过袁尚无心留意这些,天没大亮,他便揣着昨晚从袁谭手上讨要的银两,去找牵招。

北市果然热闹非凡,马市,行武市,民市占绝大部分,酒馆,妓院,旅舍夹杂其中,车水马龙,人来人往。战争年代,冶铁术,医药,畜牧带动其它行业一起发展,特别是像北海这种未经历过战争血洗的沿海大城,即使被某个诸候强取,也没人愿意无视丰厚的税收来破坏它的繁华。

袁尚和牵招带着七八个兵直奔民市,各色的布料、坛坛罐罐、编织物满地都是。

“大爷,请问哪里有箬笠买啊?”找了大半天,眼看响午快过,并没发现牵招所说的箬笠,袁尚心急如焚,就近拉了个烤地瓜的老汉问起来。

“最近有暴风雨要袭击这里,可能是人们早有准备,都买光了吧!”老人扇着扇子,生怕炉火熄灭,耽误生意。

“这可怎么办!”袁尚像泄了气的皮球,内心崩溃。

“不过我听说,北港二十九号,有个大的编织馆,只是不知道为啥,这些天一直关着门没做生意,他们肯定有不少存货,我看你们这阵势不是买一两件吧,是不是官府的采购啊,可以去那碰碰运气!”

“是嘛,多谢老先生!”听到这话,袁尚眼前灵光一现,拉着牵招便往北巷走。

北港也算是半条主街,宽大的石板路可供两辆马车并驾齐驱,编织馆藏得并不深,招牌黑底红字,格外显眼,只是店门紧闭,也没贴什么公告,有将客人拒之门外的意思。不过依然时不时有路人回头探望一眼,估计也是想买些用具,但苦于没货,希望这家店早点开门营业。

“喂,有人在嘛?”牵招把门框敲得镇街响。

“我好像听到里面有人咳嗽,为啥没人应呢?”耳朵机灵的牵招自言自语。

“开门做生意了喂!”“快快开门!”

袁尚刚刚燃起的希望,一下子如灯灭,不犹长舒一口气,看来又是老天和自己在较着劲呢。

“明明有人,还不开门了!”牵招赌气,用脚狠踢门框一下,震跌窗台上不少灰尘,可惜老板并不心疼,依然没人开门招呼。

“算了,先回旅馆吧!”袁尚没趣地说,于是一摆手,叫大家闪人。

没有雨具,就要耽误行程,袁尚虽然喜欢读史,但通常会乎略时间,他只知道建安五年官渡开战,并没有具体的时间表,如果袁绍提前与曹操开战,他不在现场的话,不仅错过一场好戏,连同自己的袁氏集团逃不过运命的安排,一切都要完蛋。

光急也没用,必须想个对策,袁尚深呼吸,慢慢地平息内心的惶恐与不安。

“你确定没听错,里面有人?”袁尚给牵招倒上半碗酒,此时已是日落西山,他们二人在旅舍附近的小酒馆吃晚饭。

“真听见了,有人在里面咳嗽,我一叫门,就啥声响都没了,里面肯定有人!”牵招非常自信,行军打仗,一靠眼力,二要靠听力,比如说有个人在背后拿刀削你脑袋,不能靠眼,只能靠耳朵听风声,没这两下子,他那日能逃得过关羽的青龙偃月刀。

“那为啥不开门呢,有生意还不做?”袁尚觉得非常可疑,难道是曹军的一个联络点,在敌人重点城市布线,谋战剧里很常见的。

是不是联络点,现在他也管不着,不想管,弄到雨具才是重点,实在不行,只能冒雨行军,士兵们要是不干,他也只能独骑回邺城。

“公子,要不我们晚上翻墙进去,一探究竟?”牵招以前做过燕山土匪,后来被河北上将潘凤收入麾下,潘凤死后,他被袁绍重用,才做到连弩营营长的位置,虽然从良,匪性还在。

牵招的话勾起袁尚的好奇心,这家店确实有疑点,反正只能明天白天动身,来个夜探编织馆,让紧崩的神经放松一下,总比彻夜难眠要好。

说干就干,两人喝完酒,回旅馆睡上一觉,只等到风高月黑,才摸到北港二十九号。

“要不要蒙面!”袁尚没干过这个行当,生怕被人认出来,袁绍的公子夜入民宅,传出去不好。

“这是我们的地盘,公子怕甚!”还是牵招胆大,力气也大,他用双手将袁尚托至院墙高,好让他翻过去。

两人轻声落地,果然,院子里竟然点着鬼火,里面没人,那就是有鬼。

他们并不急着冲进屋去质问店家为何白天死活不开门,而是拈起脚跟,摸到窗口,隔着一层窗户纸,贴耳倾听。

从灯光照出的人影来判断,里面有两个人,正坐在离窗户不远的位置,其中一人在给另一人倒酒,他们相互对望着,半天没有说一句话。

“主人,成败乃常事,只要人还在,我们定然能东山再起?”

看来这家店主是摊上事,或着是把什么大生意搞砸了,如果是曹军的密秘连络点,说不好是某条线被袁谭给一窝揣,袁尚一边胡乱猜测,一边静心等待,他需要大量的对话信息来证实自己的猜测。

“某漂零半生,以织席贩覆创业,好不容易撑起这番家业,不想倾刻间灰飞烟灭,人生无常,人过中年,再想东山再起,从头开始,谈何容易”另一个声音像是遇到巨大的打击,痛哭流涕过,显得嘶哑无力。

看来还真是个干实业的,并不像曹军奸细,不会是资金链断裂,筹款无门,店铺要关门了吧,关门之前,应该先把存货卖了不是,袁尚也没想到古人创业也这么坚难,真想帮他一把。

“主人,我们可以去河北投靠袁绍袁本初,向他借点资本,东山再起!”他的秘书很称职,很有正能量,一直企图鼓励老板打起精神,从头再来。

袁尚会心一笑,看来这个世界的老爸还是有点名望的,不仅刘备这样的枭雄吃了败仗要去投靠他,就连小本经营的生意人亏了钱,也会想到去河北,要论拼爹,怕是除了曹丕,没人拼得过自己。

“袁绍虚有其表,空腹大志,优柔寡断,不进忠言,怕是不会真心帮我,况且就算他想帮我,他那帮儿子和谋士也会从中作梗!”

老板似乎心灰意冷,谁都无法相信,可气的是他竟然大批特批袁绍,这个让袁尚不是很舒服,不过看在后代的史家都这么批他新爹,也没啥不服气的。

“袁绍最为疼爱他的幼子,依我看,我们可以通过他幼子袁尚达到我们的目的”还是秘书懂事,不过他懂得也挺多的。

“算了,不如去找刘表吧,刘表虽弱,但宽宏大量,速有仁义!”

这老板横竖看不起袁绍,是不是对河北有偏见,袁尚实在是忍无可忍。

“刘表算老几,能和我爹比么!”

袁尚推门而入,直面二人,那两人张大嘴巴,吓了一跳,不是因为陌生人突然闯进来,而是这个陌生人是他们讨论的对象。

“你,你真是袁绍的小儿子袁尚?”那个倒酒的人惊喜不已,生怕搞错对象。

“我就是袁尚,他是我的副将牵招!”袁尚指着身后跟来的牵招。

“在下孙乾见过尚公子!”

原来,他就是上次自己要找的刘备谋臣孙乾啊,那旁边这个莫非是?

“哼!”刘备轻哼一声,把头转过去。

“哎呀呀,你就是刘备!”袁尚这才知道自己有多傻,织席贩履,人过中年指的不就是刘备嘛,为啥刚才就没想起来,真没想到,刘备竟然躲藏在北海,早知道,带他一起去徐州劝降关羽该有多好。

“你还知道世间有刘备?”刘备像是遭雷劈一般,没想到袁绍的儿子都认得自己的大名,这太让人意外了。

他这才转过脸来,袁尚打量刘备的容貌,耳朵并没有传说中那么大,手臂嘛,似乎比一般人要长,只是那张脸,历经苍桑巨变,说丑并不为过,或许因为知道他是刘备,所以并没有什么碍眼的地方。

“刘公名满天下,我河北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啊!”袁尚想着先吹下牛,有助于提高刘备北上的积极性。

“过奖过奖,来坐,倒酒!”这招果然凑效,刘备一改横眉冷眼的态度,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像个求人办事走后门的贪官。

刘备果然是个人精啊!袁尚心里暗自思量,这货说哭就哭,说笑就笑,遇事随机应变,倒也是一大独门绝技,看来,能在北海遇见他,也是上天安排,之前是孤军奋战,孤掌难鸣,现在刘备若北上,揍个东北二人转,说不定能帮袁绍打好这一仗。

“哎!”刘备的脸像天气,说变就变。

“刘公为何哎声叹气?”袁尚明知故问,就是想探探他的口风,到底是想北上还是南下。

“本来是想和你父亲南北呼应,剿灭国贼曹操,不想徐州一战,中贼奸计,输得一败涂地,不仅丢了城池,两个结拜兄弟失散无音,家小妻儿,生死不明”话说到这里,泪泉控制不住,刘备连忙用衣袖遮挡。

“刘公莫忧,我前两天还见过关羽关云长呢!”袁尚想起关羽,第一反应就是想在刘备面前告他一状,于是把那天的事一股脑说给刘备听。

刘备边听边点头,也不反驳,只是弱弱地说了句:“云长为人正义不假,但他更看重信义,他要杀你,估计是曹**他签下了什么协议,说不好是要他斩杀几名河北大将之类的,应该没你说得那么凶残,再说他真要杀你,就凭那马那刀,你又怎能轻易逃脱!”

果然是亲兄弟,只为兄弟开脱,不过袁尚一想,也是,关羽后来不是杀颜良斩文丑之后,曹操才愿意放他走的嘛,也许在土屯的时候,关羽就被迫签下河北双雄的人头做为交换刘备家属的条件。

“问题是他投了曹操之后,万一要是在战场上诛杀我方大将,这可如何是好?”袁尚不敢向刘备剧透,怕刘备知道后适得其反,直接放弃北上的决定,那就麻烦了。

“请公子放心,只要有我刘备在阵前,他不敢放肆!”果然是做大哥的,这点威信还是有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