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大清终结者

更新时间:2020-06-26 23:17:36

大清终结者 连载中

大清终结者

来源:落初 作者:施兇 分类:历史 主角:朱游郜 人气:

新书《大清终结者》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施兇,主角朱游郜,是一本历史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穿越到古代能做什么?争权?大清康熙王朝,危险;种田?那是必须的,致富;泡妞?声名狼藉,做梦;经商?士农工商,拼了……特种兵朱游郜意外穿越康熙年代,阴差阳错成了山寨大明皇室后裔,背负反清复明大任,种种田,经经商,苟且残存康熙王朝时代。当独臂神尼,逃婚大清公主,天地会陈近南,南少林五祖,抗寇戚家后人蹦跶出现,朱游郜最终走上什么道路?群号:327979978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清晨骄阳照耀古老韶州城,绚烂的阳光普洒在遍眼都是的绿瓦红墙之间,那突兀横出的飞檐,那高高飘扬的商铺招牌旗帜,喧哗、牛马声徘徊不断。

朱游郜游走在韶州城繁华街道,眼花缭乱打量少见茶楼,酒馆,当铺,作坊等等商铺,街道两旁的空地上,还有不少张着大伞的小商贩。

拥挤繁华街道行人不断,有挑担赶路的,有驾牛车送货的,有赶着毛驴拉货车的,有驻足观赏河岸景色的文人商旅。

朱游郜大咧咧短发上街,引来不少过往商客游人怪异注目礼,而本地居民发现朱游郜,还是一如既往一窝蜂鸡飞狗跳逃窜,稍有姿色的女人直接躲到巷口里。

‘我又不吃人……’

朱游郜郁闷着脸色,得,前身主人恶棍名声算是承包下来,郁闷着脸色的朱游郜,吃了死苍蝇一样大摇大摆游走大街。

洪哲广用手肘撞了下袁承安,压低嗓音说道:“老袁,你不觉得少主……”

朱游郜天翻地覆的变化,洪哲广有些不适应,同时感到一阵疑惑,朱游郜变化太多了,多到洪哲广难以适应这一切。

洪哲广不知道怎么评论,感觉朱游郜完全变了个人,变得好陌生完全不是本人一样,一个人在怎么遭遇打击,也不可能变化那么多吧?

洪哲广的疑惑问题,袁承安摇摇头苦涩一笑说道:“老洪,这是好事,不是吗?”

朱游郜变化越多,对于袁承安来说是好事,最起码他现在是朝好的方向变化,而并非往坏的发展,朱游郜变化越多越好,起码可以赢得人心。

现在朱游郜最需要恢复声望,本来袁承安还想去联系南少林五祖,看到朱游郜变化这么多,袁承安也不急于联系南少林五祖,只要朱游郜有上进心,不用去联系天地会的人,天地会的人自己会找上门。

袁承安和洪哲广在后面说悄悄话,朱游郜走在前面没有去偷听,被三省通衢之称的韶州城繁华吸引,商贾和脚夫各色各样打扮很少见。

逛累的朱游郜,见到挂牌茶楼,心血来潮想要体验一下,招招手说道:“走,我们去喝口茶!”

既然来到了古代,要是不体验一下古代生活,朱游郜感觉有些说不过去,再有现在身份和家产,朱游郜不愁没钱花什么的。

袁承安和洪哲广没有意见,少主去哪里他们必须跟到哪里,当然除了青楼烟花之地,以他们底线肯定不会进去,只会在附近监视保护着。

“茶来啰~客官,小心烫!”

朱游郜踏进茶楼一刻,被里面拥挤和热闹场面吸引,各式各样商人文人聚集在里面饮茶,座无虚席茶楼里充斥汗、酒、茶香气味。

茶楼分上下两层建筑模式,一楼摆设二十多张茶座,每张茶座能坐4~6人,最里头搭起三尺高小戏台,一对衣着简朴父女在戏台卖唱。

茶厮拿着长嘴铜茶壶,表演斟茶手艺,距离客人三尺外,单手臂缠着厚厚一层布,托着茶壶底斟出冒热气的茶水。

茶楼里朱游郜发现一个怪异现象,留有鼠尾巴的人坐席右侧,喝茶说话声很小声,而戴假鼠尾的人则坐到左侧,有的甚至在茶楼里光明正大摘下假鼠尾,非顺民妆扮与右席的人成鲜明对比。

朱游郜一走进茶楼,熙攘吵杂的喧嚣声戛然而止,茶客们表情各异,有的惊悚,有的不安,有的茫然,有的交头接耳,上百双目光看得朱游郜心里很不爽。

茶铺掌柜第一时间发现朱游郜,丢下算账的算盘,牵强着笑脸迎接上来招待:“哟~朱公子,楼上雅座请!”

朱游郜出现茶楼里,茶楼掌柜心里很清楚,又要破财招待朱游郜了,朱游郜在韶州城出了名恶霸一个,当众大街强抢民女是家常便饭的事。

心情被破坏的朱游郜,阴沉着脸色点点头,在茶楼掌柜亲力亲为带路下,直朝茶楼二楼雅座走过去,所过之道茶客避如蛇蝎纷纷跻身让路。

慢慢适应这些待遇的朱游郜,没当一回事走上木制楼梯,袁承安和洪哲广两个忠心护卫,见怪不怪默默跟随着朱游郜身后。

二楼比起一楼清雅多了,装潢气氛与一楼一个天一个地,三五个富家公子哥见到朱游郜,先是脸色大变,紧接着全都低下头默默喝茶。

朱游郜是韶州城恶霸之首,整个韶州城没有人敢惹朱游郜,他的未来岳父县太爷可不是什么好货,在韶州城算是恶霸土皇帝一个。

茶楼掌柜招呼朱游郜到靠边茶座,不需询问朱游郜喝什么吃什么,心里有数急匆匆跑下去安排,以免朱游郜心情不爽砸他酒楼。

朱游郜坐定下来,一手指着下面情况说道:“袁将军,楼下是什么情况?”

袁承安和洪哲广固执不肯同坐,朱游郜也没有在坚持什么,在外面不比在山庄,朱游郜理解没有强求他们什么,只是有些好奇楼下泾渭分明。

袁承安踏前一步,俯身在朱游郜背后解释说道:“少主,右边是北方人,受朝廷压迫自幼束发鼠尾巴……”

袁承安把南北差异文化大致情况说出来,岭南这边山高皇帝远,朝廷手伸不过来,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蛮清剃发口号在岭南不管用。

两广总督吴兴祚更是庸清难分,两广最大BOSS都睁眼闭眼,加上天地会在岭南一带比较活跃,不少抗清义士更是誓死不剃头,公然与官府抗衡闹事,渐渐影响了一些不愿当亡国奴的热血青年。

岭南不少官员联奏到两广总督吴兴祚,都被吴兴祚压着没有上奏,吴兴祚极力庇护的手段,加速了天地会在岭南的迅速成长,甚至不少北方的天地会教众,都往南方这边迁移过来。

朱游郜得悉岭南这边大致情况,摸着下巴沉思着自言自语说道:“两广总督吴兴祚?”

袁承安看了眼沉思的朱游郜,没说些什么默默在一边站着,朱游郜现在会主张思考,关心复国大业是好事。

这一回袁承安算是想歪了,朱游郜并非关心复国大业,而是感到有些跷蹊在里面,吴兴祚朱游郜知道一些,历史记载他忠心康熙,还曾随康熙御驾亲征噶尔丹,他还是效犬马之劳。

吴兴祚讨伐过大明皇室后裔朱统锠,现在又极力掩护不留蛮清鼠尾巴,要是没有阴谋在里面,恐怕说出去也没有人相信。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