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袁术天下

更新时间:2020-09-15 15:31:52

袁术天下 连载中

袁术天下

来源:落初 作者:银苑书生 分类:历史 主角:袁术刘表 人气:

《袁术天下》由网络作家银苑书生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袁术刘表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袁术,字公路,少有的俊杰,英雄盖世,吞天吐地,志存高远,有唤风呼雨之能!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春。

万物生长之机,寒冬已经过去,田地间一片绿意,因春的到来而焕发出勃勃生机。

光怪陆离的阳光普照着大地,阡陌纵横间,一支军伍出现在地平线的一头,慢慢逼向洛阳。

南阳,荆州之北门户。

后将军南阳太守袁术率着一路人马行走在田坎道路上,伴随相机而进的有乌程侯孙坚。

翘起微微颤着的胡须,眯着眼睛观望了太阳一下,只是申时,差不多就是下午二、三点,脸颊干瘦的袁术顾左右喝令道:“安营扎寨!”

“是!”张勋、桥蕤两将身披重甲,虽然不知道主公为何于此就打算歇息了,但还是领命一向前、一向后大声的喝止令道:“停止前进,安营扎寨!”

将装载在拖车上的木栅卸下来,号令着兵卒、役力择地打下夯基,垒起大台,立下柱梁,扯着棚布蒙上,差不多一个军帐就立了起来。

乌程侯孙坚身高八尺,长相刚毅忠勇,装束周全,穿着全副甲胄后,确有英雄气概。

而与此相较,相形见绌,与他并列站在一起的袁术,显得矮了一点,也猥琐了一些。

在暗底下吐糟着,这样外表忠厚的人也会干出私匿玉玺的事情,袁术发出感慨道:“不是没想到,而是这世间上啊!”

孙坚没有理会袁术阴不阴阳不阳怪里怪气,说话只说一半的毛病,他皱起眉头,朝着袁术一拱手问道:“公路,为什么在此安营扎寨?”

“那董卓老贼权倾朝野,入朝不趋,剑履上殿,兼性格残忍,好用刑法立威,惹得天怒人怨,我等最好赶快杀入京都,将此贼屠戮,方能解我孙某心头之恨呐!”

然后你就偷偷藏起玉玺,偷偷的溜回江东老巢?

“呵呵…”

袁术捋须微微笑着,他抚其背好言相劝说道:“文台最为忠烈,我知之甚深,然这天下事啊,有关朝廷的大事啊,并不是我等所能赘言。”

孙坚扶剑动怒,他并指一挥,指向袁术的鼻尖,然后怒斥喝道:“袁术,你世出名门,乃三公之后,且为袁家嫡子,现在又贵为朝廷钦封之后将军,这天下事怎么说你无关?!”

乜了孙坚一眼,袁术哈哈大笑三声道:“文台,这后将军一职乃是那董卓所私授,你不会不知道吧?”

向着军帐走上,扶着气郁难消的孙坚坐下,袁术在大帐中度步,他负手翘首道:“我初为虎贲中郎将,那是实打实圣上所封赏,不过待董卓一进京,他忌惮我袁氏故吏满天下,为要买人心,才给了我后将军一职。”

“那时候的我还是太年轻,只知道离得远远的,避开他这样狼豺之辈,或能保平安,不想你们这些人啊,整天都不知道干啥…”

“要啥粮啊?要粮,我有!”

“南阳富足,兼带还能从新野扩收一些过来,刘表那个人呐,就是忠厚老实,知晓我缺粮,又给我送了不少过来…”

“其实呢,我并不缺粮,只是为你们筹措粮草,以供大军使用,不料你们非得拉上我,这又何苦来着?”

前阵子与刘表为了粮草,起了摩擦,来了次小小的武装斗械行为,他孙坚也参与在里面,他孙坚冲的最猛,砍的人也最多,不知是不是就是这个原因,让他从洛阳转回江东的时候,被刘表遣派黄祖给偷袭送掉了性命?

孙坚扶着案几,抬头气闷的长叹,他转首望向袁术道:“公路,这不像你的为人,你年少时候的侠气哪儿去了?我们虽然不再是扶弱锄强少年郎了,但心中这股气应该还在的啊?公路,这几年,你到底发生了什么,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袁术撇嘴,用满是唏嘘的语调沉沉说道:“长大了,就不能像年轻时候那样胡闹了。”

在内心底下,袁术高声的叫道,你孙坚说的倒轻巧!

我穿成你那模样的话,高兴还来不及啊,手底下也不用再去招揽名士大将了,就凭着孙氏一脉的那些人就足够摆平江东了,然后做个安乐王也好,还是将来俯首称臣也罢,一世也过的很潇洒!

你说你孙坚活不过今年?

哈哈…

他刘表算个什么玩意儿?

只要防好黄祖那孙子出阴招,他能挡了得我一阵冲杀?

假如我是你孙坚的话…

可你现在看看我,睁大了你的大眼珠看清楚了,袁术他这个人…

其他就不说了,什么没有之前英俊了,没有之前那般有着这样那样的新奇东西可供玩耍,就单单说凭什么我…我!我…!

他妹的!

一口气咽不下啊!

我穿过来之前可是风华正茂的翩翩浊世好少年,可现在你看看我,都长成了这么大!

将一口老血憋闷的咽回肚子里去,袁术泪眼婆娑罢手道:“文台,今非昔比,今非昔比啊…”

望着孙坚有些萧瑟的背影,然后见他翻身上马望向自己的一眼,充满了怜悯、同情?

我呸!

今年我不打算救你了!

次日,大军继续进拔。

袁术的情绪不是很高,他乘骑在一匹高头大马上,唉声叹气。

左右俱不解,又不敢来相询问,只好面面相觑,装作死了爹娘的悲剧脸,一路叹息过去。

当袁术察觉到这个状况的时候,全军二万人差不多个个都这样了,垂头丧气的。

袁术不解了,便咳了一声,乜着伺候在侧的张勋问道:“大家都怎么了?”

张勋心说,这事你还来问我?

此时他的心情是复杂的,可是又不能直接说你没有情绪,弄得大家跟着都这样了。

张勋支支吾吾半天放不出来一个屁,惹得袁术破开大骂道:“将是兵之胆,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张勋,你再不报禀来,我要你何用!?”

是该说实话呢,还是另想妙招?

恰在此时桥蕤从前方快马加鞭赶来,张勋迅速指着他道:“主公,有急事!”

“你怎么知道有急事?”

斜斜乜着张勋,袁术带着疑惑问道。

我怎么知道有没有急事,这不过是托辞啊,我的主公啊,你就别为难我了,张勋满头大汗,他想当做侧耳风,没有听到都不可能。

就算是您私下嘀咕了一声,自己恰在那时站在您身边,当您问起来的时候,自己能说不知道吗?

看来确有急事,年仅四十,已经被称为老将的桥蕤满头满脸都是汗珠,他赶的很急,恰帮张勋解了围,桥蕤圈马回身,并随在侧抱拳禀告道:“打起来了,打起来了,前头打起来了!”

什么跟什么?

袁术用你是否跑懵了头的表情看着桥蕤,桥蕤心头一咯噔,暗道一声不好,便持礼恭顺的讲道:“消息传来了,昨夜主公安营下寨的当口,曹操、袁绍等人会盟成功,今日便发兵攻打洛阳外围关隘虎牢关。”

不带我玩了?

“哼!”

“张勋,速令大军停止前行,我们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

张勋知道最近这一位自己的主公有些异常,可万万没有想到竟然把眼前如此的大事当成儿戏!

痴痴呆呆的望着袁术,张勋有些不知所措。

袁术哈哈大笑一声,对着同样吃惊非小而愣住的桥蕤喝令道:“速行!”

“命乌程侯孙坚为前部大将,进讨董卓老贼!”

“还看着我做甚?!”

袁术作势欲圈马往回走,醒悟过来的张勋、桥蕤两将迅速点头,然后带着各自的亲兵侍卫一转向前头,另一直接就地开始摆列军阵。

带着代替张勋、桥蕤两将伺候在侧的乐就、陈纪两人,袁术真的往回去了。

稍微瞄了一眼虎牢关方向,袁术慢慢策马而行,喃喃自语道着,今日之战事非比寻常,有那人在,虽然距离还很远,但我还是稍避一下风头为妙。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