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天下无敌初阶论

更新时间:2020-09-16 15:48:49

天下无敌初阶论 连载中

天下无敌初阶论

来源:落初 作者:六年左 分类:历史 主角:荆为雍唐寅 人气:

《天下无敌初阶论》为六年左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QQ书友群(瞎扯帮)【563586411】欢迎加入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半醉半醒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若将花酒比车马,彼何碌碌我何闲。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前世他高高在上,一丝不苟,如同不染尘埃的洁净白莲。得到重生一次的机会,他立志要放纵潇洒不羁一回,以风流才子唐伯虎身份出现在众人眼前,诗画双绝还不够,他要文武全才。在全新的世界里,踏出天下无敌的第一步。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顺风顺水抵达杭州码头,旺财搭小艇先行一步,昨日已到知府宅邸投过帖,船一到码头,他和叶梦得派来的管家一同在岸边迎接。

前方战事吃紧,负责调运粮草的叶梦得公务缠身,忙到傍晚才有空闲接见唐寅。

两人见了面便是一阵寒暄,叶梦得文名在外,唐寅直说久仰,有缘得见不甚荣幸之类的恭维话,叶梦得则是以长辈之姿,夸他年少有为,才气四溢。

当初请帖里明说,叶梦得耳闻桃花庵歌惊为天人,非得见见唐寅这个十七岁的晚生后辈,因此话题自是围绕在歌中,一听到添夏村真有个桃花坞,唐寅的书房为桃花庵,他总在漫天桃花里吟风弄月,书以诗画,叶梦得不禁起了向往之心,两人一言一语聊着诗词歌赋,俨然是一对忘年之交。

自从唐寅口中知道大翎与金的战果,秋香没精打彩提不起劲,只是乖顺地在一旁伺候。

酒酣耳热,宴席尾声时,叶梦得的一番话,将她的魂重新勾了回来。

「唐老弟本是杭州人,年纪轻轻,为何离乡背井山高水远去了添夏村?」

叶梦得盘查唐寅的底细。

「方腊一党攻进杭州城,家严家慈不愿从敌,全惨绝于贼寇之手,唐家仅剩晚辈一人,不想触景伤情这才离家远走。」

说到感伤处,唐寅红了眼眶,秋香的心像是被针刺地难受。

「那时你年方十二。」

叶梦得叹道,方腊在杭州烧杀掳掠,家破人亡者不计其数,唐寅并非第一个逃离伤心地的人。

「后来怎么改了名?」

根底被摸遍,叶梦得这个邀约并不单纯。

「犯了君讳,这才更名以为敬。」知道叶梦得要打破沙锅问到底,不等他追问又说:「晚辈在壬寅年离开杭州,故取名为寅。」早在改名之前,唐寅便设想好所有问答,用来掩饰他的身份。

见唐寅对答如流,叶梦得的脸色和缓不少,又问了些唐家在杭州,诸如住籍、营生、亲族之类的琐事,一一应证后才又道:「今日请唐老弟来,除了想见识桃花庵主的才情外,主要是想问问唐老弟是否认识贺从禾。」

「晚辈当时虽然年幼,但杭州四大富商,贺家家主的大名仍是听过的。」

鼎鼎有名与前太师蔡京交好的大粮商,在杭州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官兵收复杭州后,我这位故友便罹患失心疯,终日浑浑噩噩,连人也不认得了。」

叶梦得和贺从禾亦有交情,可见贺从禾手腕之高,**的人脉之广,倒了一个蔡京,还有无数的官员为他奔走。

「可有延医?在江宁有位名医专治癔症,大人不妨派人请他到杭州一趟。」

唐寅关怀地问。

「杏辉堂的李松龄大夫早已经来看过了,束手无策,病情每况愈下。」

贺家富甲一方,再贵的名医也请得起,唐寅是多此一问。

「晚辈对虫鸟草木小有钻研,岐黄之术就……」

唐寅明知叶梦得本意并非求医,故意装傻充楞,等他打开天窗说亮话。

「若说在六如居开张前,老夫便已听过桃花庵歌,唐老弟作何感想?」

剽窃诗文是文人大忌,动辄身败名裂,由一府知州口中说出份量更加不同,秋香岂容他人污蔑主子,正要发作,唐寅抢先一步,持扇的手往半空一举,阻止秋香说出不得体的话。

「旁的不敢说,桃花庵歌是晚辈呕心沥血之作,在桃花坞里的桃花庵,不问世事悠然一生为晚辈毕生志向,故才自号桃花庵主,若真窃文剽用,不是打了自己一个大巴掌吗?」

唐寅义正辞严地否认。

「大人德高望重,定然是有所凭据才会这么说,可否告知晚辈,好让晚辈有个辩白的机会?」

起身,拱手作揖,从容自若,不漫天喊冤,但求自清。

本就是试探,唐寅的正大光明,倒让叶梦得成了无故诋毁他人清誉的小人,但心中疑问必须有个答案,仗着长辈,挟着一方知州权威,继续逼问。

「从贺兄口中,自他迷乱心智后,最常说的即是那句,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那时江宁尚未有六如居,世人并不知桃花庵歌。」

正是亲耳听贺从禾口述,以致于后来拿到桃花庵歌抄本时时,叶梦得大吃一惊,在这节骨眼里,也要抽空见上唐寅一面。

在酒席上,考较过唐寅的诗文、见识。文采斐然,而经历过乱世,眼界远比同龄士子来得宽广。

同为虎口逃生的幸存者,贺从禾承受不住疯了,唐寅不愿意禁锢在痛苦中

,选择放下一切,超然洒脱,这番心境转变不难理解,他的少年老成是顿悟下的了然,迷障蒙尘后的清明无垢,连叶梦得也做不到。

深谈后,叶梦得由衷想要结交唐寅这位小友,无奈贺从禾牵扯一份重大机密,想撬开贺从禾的嘴取出,便得解决他的疯症,偏偏唐寅是目前唯一能找到的突破口。

唐寅疑惑,咦地一声,说道:「恕晚辈造次,常闻贺家家主善于经商,不曾听闻他在诗歌上有所涉猎。」眼神猜忌又说:「真是一字不差?可有上文,下句?」

叶梦得被唐寅看得惭愧,气势已弱,平平地说:「不单是老夫一人耳闻,贺家上下皆可为证。」轻咳后说:「确实仅有一句。」

「为了不让贼人玷污家父、家母的尸首,晚辈放火焚尸,曾有人劝阻,大声谩骂此举不孝,那时晚辈当众吟过此句,贺先生会不会恰巧在附近,或时辗转听人家提及,有所感触背了下来」

重提伤心事,唐寅终于落下男儿泪,秋香不忍,抽出帕子抹泪,用目光活刮了叶梦得一顿。

贺从禾是何许人,叶梦得再清楚不过,经商,送往迎来他是大行家,诗词一窍不通,附庸风雅写过的几首诗,全由外人代笔,贪念又深,恣意、豪放绝对和他扯不上边。

唐寅的话圆得合情合理,叶梦得又无其他证据,一时语塞,桃花庵歌不过是话引,目的是摸索出导致贺从禾癫狂的蛛丝马迹,他必须恢复神智,说出方腊搜刮那一大财宝藏匿处。

眼见咄咄逼人讨不了好,无助于事,他改口温和地说:「同在杭州城里,偶然听之也是有可能的。」语气中已信了八、九成。

「放眼我大翎朝,不到及冠,唯倜傥不群的唐老弟,方能有这等才情,老夫也是因为焦急故友的病情,才会口不择言。」

他一放低姿态,唐寅便知还有下文。

当初时间紧迫,草草地收尾,免不了会留下后患,贺从禾是其中一个,本来就没有所为的完美催眠,摧毁他的意志后,禁锢记忆,抹去杭州城发生的一切,

却没法阻止烙刻在他意识深层里的恐惧。

唐寅暗付:「以后做事要克制点,不要动不动就搬出诗号自娱。」

叶梦得是为了那笔传说中能撑破国库的赃物来的吧?

「贺兄连家人都不认得,只记得这段话,大夫说了,从他印象最深刻的地方着手,或许能令他回魂聚魄。」

铺了条路,端看唐寅识不识相踏上前,他要是够聪明,卖堂堂杭州知府一个面子,对他有利无害,若是愚蠢之徒,叶梦得大有整治他的法子。

「大人是想我过去贺家一趟?」

这点小心思,唐寅全看在眼里,打蛇随棍上,就等叶梦得亲口请托,欠下人情。

「死马当活马医,我也好对贺兄的家人交代。」

叶梦得老Jian巨猾,不轻易松口。

「嗯……」

唐寅陷入长考。

「有道是,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就算是白走一趟,晚辈也不该推辞,但晚辈与贺家非亲非故又不是大夫,贸然前去,万一贺先生有个闪失,我担待不起。」

贺从禾家大业大,打个喷嚏都能让杭州城震上一震,一般人可得罪不起。

叶梦得还没把唐寅这句『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话,玩味个够,听他这样说,拍胸脯保证:「老夫担保没人会怪你。」

军情吃紧,上头忙着要凑一大笔乞和金,藉以说服完颜晟退兵,但国库已空空如也,全寄望在方腊私藏的财宝。

「贺家对你只会感恩,不会有丁点怀恨,你帮了老夫这一次,以后有什么需要,只要不违反国法,在杭州府内自有老夫为你作主。」

等到关键句,唐寅不再扭捏,点头答应。

夜色已晚,两人约定明日一早前往贺家。

唐寅一行人在知府宅邸里住下来,叶梦得拨了一个小院子给唐家人使用,天刚亮,唐寅起身锻炼,重量训练全在添夏村,只好做些简单的掌上撑和仰卧起坐,马步从未间断,这几年夏练三伏,冬练三九养成习惯,一天不蹲不自在,拜的那个师傅,没教一招半式,倒是将他的基础打得扎实,一千下的直拳,每一拳都夹带呼啸劲风,如果全数打中,纵然是高手难免会重创,但练有武功的人谁会傻傻站着不动挨打,这一手正拳充其量拿来吓唬人,实战压根没用。

做完一套训练,汗流浃背,无须叫唤,这时秋香会递过来汗巾,热水通常已经烧好,就等唐寅去梳洗。

冲去一身汗水,在秋香服侍下更完衣,等用过叶府奴仆便送来的早膳,唐寅带上秋香、旺财两人,随着叶梦得出发到贺府。

打过招呼,贺家人老早等在府外迎接,客套的寒暄之后,他们在贺从禾两个儿子,贺德宁、贺德望陪同下,来到内院主屋探望贺从禾。

刚到屋子前,便听见屋内传来砸盘子摔碗的碎瓷声,一个温婉的女子声音不住安抚贺从禾的情绪。

奴仆捧着装满碗盘碎片的食盒走出,头发凌乱,脸上一个红巴掌印,想来是挨了一顿打,或许是习以为常,奴仆并没有特别悲愤,好生向两位少爷和客人问好,回答完问话便退下。

「不是说最近好些了吗?」

叶梦得问。

「时好时坏的,说不得准。」

身为长子的贺德宁,对外应对由他统一发言。

「苦了玉絮这个孩子。」

叶梦得有感而发。

「情非得已,家里除了她,谁去少不得挨一顿打。」

话说的无奈,贺德宁语气却听不出疼惜,像是理所当然。

唐寅对社交的应答没兴趣,贺德宁两兄弟的名声他是听过的,遗传贺从禾的经商本领,大哥长年待在汴京,维系联络贺家在**上的关系,贺德望在杭州专顾着吃喝嫖赌,方腊进城后逃得不知所踪,父子情分淡薄,眼前孝子的作派,不过是做给叶梦得看罢了。

正事要紧,叶梦得带着唐寅长驱直入,一进房,看见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用帕子接着贺从禾刚从嘴里呕出的秽物,另一只手轻轻拍背,为他顺气,绸缎衣裙沾了脏东西,眼眸不见嫌恶,一颗心全系在痴狂的老人身上。

满屋子的酸臭气味,熏得叶梦得直皱眉,贺德宁稍微好点,贺德望毫不掩饰内心的厌弃,以袖掩鼻。

「世伯我们到偏厅喝个茶,等下人将父亲打理干净再说。」

此处不宜待客,贺德宁请叶梦得移驾。

「赶快把你祖父梳理梳理。」

交代女儿做事,如同吩咐奴仆。

贺玉絮应了声好,哄着祖父洗脸漱口,屋里这么多人,贺从禾视而不见,像个孩子似地撒泼哭闹。

叶梦得留意唐寅的反应,他的视线仅短暂逗留在贺从禾的举动,随后便停留在贺玉絮娇柔的脸庞上,玉絮雪花也,人如其名,肤色如雪白,质润如美玉,鸦色的眼珠和头发,黑白对比,将整个人衬得无比鲜明,豪门大户的千金,出色容貌之外,有着出众的姿态、气度。

不怪唐寅会看得痴了,若不是家中没有适龄的子弟,叶梦得也想将贺玉絮娶回当媳妇。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唐寅正逢血气方刚的年纪,一见倾心,心生爱慕乃属正常,叶梦得微笑,喊了唐寅一声。

客随主便,何况唐寅是客人的客人,听见叶梦得叫唤,回话支应,跟着贺家两兄弟离开屋子,临走前和贺玉絮对上眼,贺玉絮天然含笑的秀眼里,蒙着一层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霜冷,那份寒意稍纵即逝,很快地,她又回到尽责孝顺的孙女角色里。

两人初见面,唐寅相信贺玉絮的敌意,并非冲着自己而来。

他们父女间的互动怪异,女儿辛苦侍疾,父亲不曾慰问关怀,拿她当下人使唤,其中必有猫腻。

外人不该干涉他人家事,尤其是贺家,抱着离麻烦越远越好的想法,一转身,唐寅便将她抛诸脑后,专心应付眼下的问题。

小半个时辰后,贺从禾换妥衣物,整洁光鲜,在贺玉絮的搀扶下来到厅里。

「父亲,叶大人来看你了。」

无论现今谁在贺家当家作主,叶梦得都是得罪不起的人,贺德宁尽可能满足他的需求,贺德宁在汴京的日子不是白待的,自然不会以为当大翎朝大难临头时,叶梦得还有心思频繁跑动,探望几乎成了废人的贺从禾。

一句大人惊得贺从禾恐慌地下跪,畏缩地说道:「大人草民该死,勾结匪寇,陷害忠良,谋财害命,罪无可赦。」

贺玉絮死命拉住贺从禾,不让他朝地面磕头,抬头瞪了贺德宁一眼,责怪贺德宁的作为。

「说了叫我世伯,你这样我怎么跟贺兄说话。」

叶梦得语带抱怨说。

官衔是贺从禾的禁句,他会不由自主开始忏悔罪行,贺德宁明知故犯,有意折磨身染疯疾的老父亲。

「德宁疏忽了,请世伯恕罪。」

贺德宁毫无悔意,做足表面功夫后,袖手旁观。

「贺兄还记得我吗?我是梦得,几天前我才来看过你?」

叶梦得和颜悦色哄着贺从禾。

贺从禾茫然地摇头,看向贺德宁说道:「他不是大人,你是大人吗?」不等贺德宁说话,又要朝自己儿子磕头。

「父亲折煞死孩儿了。」

贺德宁不敢受此一拜,正要扶起贺从禾,他人已转向唐寅,五体投地,再将罪状陈述一遍。

唐寅故作惊讶,惶恐地望着叶梦得,等他示下。

贺从禾有今天,全是唐寅一手造成,在那场堪称人间炼狱的斗争里,贺从禾作为狡猾的双头蛇,在大翎朝和方腊两头牟利,出卖了许多官家和商户,唐寅被迫反击,用离间计,使方腊不再信任贺从禾,贺从禾一夜间从炙手可热的投诚者,成了朝不保夕的阶下囚。

在场的人之中,就属唐寅最清楚在关押贺从禾的黑牢里,发生了什么事?

唐寅承认自己用的手段并不人道,但比起贺从禾干的肮脏事,没取他Xing命已经算是客气的。

意识错乱下,他投官自首的意义不大,不会有人相信疯子的话动贺家,贺从禾帮方腊捕杀官商、搜刮财富全在台面下进行,台面上,他是替忍辱负重,替众人斡旋的大善人,知情的人少之又少。

贺从禾会呼天喊地认罪?多半是当时牢房里吊着一颗颗,因他告密而遭斩首的人头,吓坏了,产生的负罪感使然。

被含冤而死,死不瞑目,七孔流血的头颅瞪了一整晚,可以逼疯一个心虚的人。

那晚之后,唐寅得到这一个结论,在经过科学实证后。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