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三国之决胜千里

更新时间:2021-04-01 21:26:06

三国之决胜千里 连载中

三国之决胜千里

来源:落初 作者:陈臣臣 分类:历史 主角:曹操老三 人气:

主角叫曹操老三的小说是《三国之决胜千里》,它的作者是陈臣臣最新写的一本历史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2018王者荣耀文学大赛·征文参赛作品】东门东一穿越,就发现自己上了断头台,一问之下,才发现自己骂曹操是阉人之后,所以曹操勃然大怒,气的胡须乱抖,只说了一个字:斩!。。东门东活下来后发现自己得东山老人真传,授他七七四十九路回风枪法,三国无敌,挑吕布,战关羽,斗张飞,伤赵云,简直不费吹灰之力。。。东门东一身正气,熟悉三国史,运筹帷幄中,决胜千里外,文武全才,但因多次顶撞曹操,被关九次大牢,最后他终于在黑暗中爆发,振臂一呼,一举成帝!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上官鱼听到这里,忍不住插嘴道:“文若兄,我看曹操也不咋地呀,他吃得又胖,一脸奸相,你确定他比袁绍强?”

荀彧笃定的笑道:“至少他比袁绍聪明。”

东门东笑道:“孰强孰弱,日后自有分晓,只是在下想知道,文若兄此来应该不只是为了唬人吧?”

荀彧微微一笑,道:“自然不是,我只是闲来无事,来看看你们兄弟罢了。”

上官鱼哈哈一笑,道:“我说荀彧啊,你可真闲哪,还有空瞎转,不过你若真闲的话,应该去逛逛青楼,这牢里又臭又脏的,哪有青楼的姑娘看着养眼哪。”

东门东听到这里,便白了一眼上官鱼,心想,老三你个大老粗,什么话都往外说,将来你要吃亏,也必吃在嘴上,管不住自己嘴巴的人,难免要挨揍。

荀彧听上官鱼胡说八道,充耳不闻,这时把手一拱,道:“叔阳兄所言不错,在下先行告辞。”

荀彧说完,就兔子一样的,拍拍屁股往外走。

上官鱼忙道:“嘿!我说老荀哪,再聊一会儿呗,这牢里无聊死了,难得来一个生人,你还溜了,你赶着投胎呢你?”

没有回音,像上官鱼这样的熊孩子,荀彧并不想和他多说话,脚底似抹了油,早已不见了。

东门东望着荀彧的背影,似在想着什么,上官鱼拍了拍他的胳膊,道:“大哥,你在想什么?”

东门东道:“没什么。”心里却在想着,荀彧这家伙,鬼的很,这次来绝不是什么闲来无事瞎逛悠,一定有什么目的,但是什么目的呢?可惜的是,我虽精通秦汉三国史,却猜不透人心。

东门东不再想了,因为这时已到了开饭的时间,虽然曹操下令与朱志吃的相同,但朱志很聪明,吃鸡的话,他把鸡腿鸡翅和鸡胸肉都盛自己碗里,让上官二兄弟吃些鸡屁股什么的,吃猪肉的话,自己吃瘦的,让上官二兄弟吃肥的。

所以,一到吃鸡的时候,上官鱼的吼声便在牢房上空回荡:“朱志,你个王八蛋,还我鸡腿!还我鸡腿!”

又过了一天,牢中又来一人,也是要见东门东,朱志只有领着来,他一个小小的牢头,谁也得罪不起,他生气的时候就拿手下人或者犯人出气,人的气总要有地方出,不然会气出病来的。

这人一看到东门东和上官鱼,便对朱志道:“曹太守有令,立即释放这二人!”

朱志一听,猛眨几下眼,这一回他也长记性了,问道:“大人,在下多嘴问一句,曹太守真下令了?”

这人道:“自然是下了令。”

朱志眼珠一转,又问道:“恕在下无礼了,若要放人,得有曹太守的释放令,令上还要盖有太守大印,请问大人可否带来?”

这人此刻算是被问住了,只打哈哈道:“忘了带,忘了带了,明天再带来,本大人和他兄弟少叙片刻,你且退下。”

朱志一听,心想,又让我退下,好像我跟外人似的。

他虽有怨言,却不敢说出来,只能悻悻离去。

东门东一直瞧着这人,见这人眉宇之间透着一股聪颖之气,想必也是曹操手下的能人,于是问道:“足下何人?”

这人把手一拱,呵呵一笑,道:“不才,在下陈宫,字公台。”

陈宫话音方落,上官鱼便道:“我说陈宫啊,你说你吧,放人居然忘了带令,你这个官是怎么当的?你明天能把令带来吗?”

陈宫直接摇头道:“不能。”

上官鱼道:“哦。。。。。。老鱼我算是明白了,你方才那番话,全是放屁对不对?”

东门东急瞪上官鱼一眼,道:“三弟,你说的什么话?在陈大人面前,岂容你造次?”

上官鱼挠了挠头,他虽不说话了,却也不认错。

陈宫只呵呵一笑,道:“无妨,无妨,叔阳兄快人快语,性格豪爽,乃人人皆知,在下不会计较的。”

上官鱼脖子一硬,道:“你计较又怎么样,我不怕你!”

陈宫一听,直接无语。

东门东一听,直接摇头,心想,有些人就是长了一副欠揍样。

又闲聊了几句,陈宫也走了。

东门东直接发愣,心想,这曹操诡计多端,已经派了两个人来了,到底在耍什么花样?

又过了一天,又有一个人来了,此人名叫鲍信,他从兖州来,要把曹操请去兖州当牧长,顺便来看一下上官兄弟。

几人相互介绍完之后,东门东问鲍信:“允诚兄来此何为?”

鲍信道:“实不相瞒,在下此来,特迎曹太守做兖州牧。”

上官鱼哈哈一笑,道:“这就奇天下之大怪了,你迎曹操做兖州牧,跑到牢里干什么?”

鲍信道:“实不相瞒,在下是来放二位的。”

上官鱼一听,直接往墙角一蹲,不再说话,心想,这他妈都些什么人,一个个谎话连篇,以为我们是骗大的?简直可恶至极,任他们说得天花乱坠,我只管睡觉。

东门东见上官鱼蹲墙角,自知其意,他现在也不怎么信了,于是对鲍信道:“允诚兄,你且回去睡觉吧。”

鲍信一听,云里雾里,不知其意,问道:“伯阳兄此话何意?为何要在下去睡觉?”

东门东毫不客气的说:“允诚兄有这种骗人的时间,倒不如回家多睡会儿觉。”

鲍信一脸无辜道:“伯阳兄请看。。。。。。”他说着把手中一封信拿了出来,接着道:“我有曹太守的释放令。”

听到“释放令”三个字,上官鱼直接就从墙角蹦了起来,大步窜上前来,一把夺过鲍信手中的令,一目十行,将信看了一遍,突然道:“哈哈哈哈,原来是真的!”他说着,猛拍鲍信肩膀一下,道:“哎呀!允诚兄,你怎么不早说呢?”

鲍信道:“我说了你不信。”

正当这时,一个声音自不远处传来:“不错,一个不相信别人的人,叫别人如何相信他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