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祸国妖妃不贤淑

更新时间:2020-06-22 23:21:12

祸国妖妃不贤淑 连载中

祸国妖妃不贤淑

来源:掌中云 作者:君彤 分类:女生 主角:夜池冥花陌灵 人气:

主角叫夜池冥花陌灵的小说是《祸国妖妃不贤淑》,它的作者是君彤最新写的一本女生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皇上.来呀--"她斜倚龙榻之上.轻撩薄纱.媚倾天下. 他如饿虎扑食.急于释放.却错过了她眸中的波云诡谲-- 前世.她眼瞎心盲.倾尽一切.扶持渣男上位.却换来幼子惨死.自己被砍断双脚写下认罪书之后.自爆心脉而亡的结局. 这一世.她是祸国妖后.魅惑君王.私通敌国.谋朝篡位.人人唾弃.却不知她做尽这一切.只为了一个惊天的秘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花陌灵在吩咐絮儿去打听鸿德戏班的消息之后,便吩咐刘顺先回丞相府去找胡管家,继续在府中当差。 刘顺离开之后不久,絮儿也回来,带回来消息,近几日鸿德戏班子都在城南的如意茶楼唱戏。 花陌灵嘴角勾起一丝笑意,带着絮儿直接出了门,两人先去城南街上一间不起眼的铺子里买了两套男装换上,之后又做了一番装饰,便向如意茶楼行去。 刚进如意茶馆,一口二楼爆出的阵阵叫好声瞬间闯入耳中,花陌灵微微皱眉。 随即茶馆里的伙计便跑过来伶俐的说道:“二位可是来听戏的,前三排的位子没有了,后面的座位也看得清楚。” 花陌灵并不想太过引人注意,何况她本来就不是来这里听戏的,坐后面的位子也更好,压低声音回了一句“甚好”便跟着那伙计过去找了一处人相对较少的位置坐了下来。 台上的戏渐要到高潮之处,五宝儿扮的武生一露面面,台下的观众又爆出了一阵阵的叫喊声。花陌灵右手轻抬轻轻拨弄着茶盏中浮起的茶叶,嘴角缓缓露出一丝笑意。 此刻,台上的武生正在和丑生走台步,两人一前一后互相追逐着,看客们都沉浸在戏文里。并没有人将刚刚丑生出场时丑生快了两拍的抬步,差点扳倒武生的脚和丑生眼中的恨意看到眼中,除了一个人——花陌灵,因为她跟本就没有再看戏,她是在看人。 有了刚刚这一幕“好戏”,花陌灵接下来打算做的事情已经有了突破口,当絮儿转过来看着她面露疑惑时,她只是让絮儿安心看戏。 曲终人散后,茶楼的客人都渐渐往外走,鸿德戏班子也在后台收拾东西准备回家吃饭。 花陌灵把全部银子都交到了絮儿手中。 絮儿接过银子,和之前带她们入座的那个伶俐小伙计一打听刚刚台上的丑生的名字。小伙计告诉了她那丑生叫秋生后眼珠子一转主动提出“小的可以带客官过去。” 有人带路自然最好,絮儿也不推辞,从袖中摸出了五个铜板递了过去,小伙计年龄不大,但却聪明伶俐,立刻露出一张阳光的笑脸接过铜板。 絮儿和戏班子班主说明来意,要求和秋生单独见面。这样的客人班主自然遇到过不少,当絮儿将一定银子递到他手中后便笑着答应了。 絮儿把三定银子塞入秋生手中手中,三小姐的吩咐,也不说别的,单刀直入。 “我家主子说你若想扳倒五宝儿,她可助你一臂之力,今日的银两只是她的见面礼。” “我为什么要信你。”脸上还带着戏妆的秋生疑惑道。 “信不信随你,机会只有一次,秋生,你是个聪明人。” “你家主子是谁,为何要帮我?” “你不必知道,你只需要明白你和我家主子有共同的敌人就够了。” 秋生犹豫一番,只要扳倒五宝儿,在鸿德戏班子便没人能比得上自己,以后连班主都不能再给他脸色看,想到这里心中想要立刻除掉五宝儿的欲望便再也压不下去。 絮儿看着面前的人,知道对方已经上钩,便也不出声催促,静静的等着对方的回复,没过多久便得到了意料之中的答案。 “好~我答应。要我如何做?” “两日后我会再来找你。” 刘顺回去后在和芙蓉苑里的杂役的闲聊中得知白蓉近日每过三四天就会以身体不适为由早早打发下人们休息。 下人们心照不宣,自然也不会去打扰白蓉的好事。 花陌灵接到刘顺传出来的消息,嘱咐絮儿提前开始行动。 第二日絮儿便去与秋生见了面,虽然提前了一日,但秋生却无任何不满,反而带着兴奋。 絮儿将一包药递给秋生,嘱咐他今明都要将这药放入五宝儿的茶水或饮食中让他服下。 秋生当即吓了一跳,他想扳倒五宝儿不假,却不想惹上人命关系,不然他早动手了。 絮儿无奈再三保证这药不是毒药,见秋生不信,打开药包,伸出手指攥了一小撮送到自己口中,秋生才放心的拿着药走了。 两日后,听到花修远今夜又要留宿在新入府的小贱人房中后白蓉越发忍耐不住心上和身上的火气,吩咐大丫鬟偷偷的出了门。晚上,再次如之前几次一样早早打发下人去休息,暗中观察的刘顺知道时机到了。 夜深时分,五宝儿从丞相府后门特意留出的一条缝中钻进来,顺着熟悉的路在黑暗中来到满院漆黑的芙蓉苑。 像之前两次一样在白蓉的房门前轻轻叩击三下,房门立刻从里面打开,他也立刻被里面的拉了进去。 刘顺,花钱买通的芙蓉苑中早就对白蓉不满的一名杂役,让杂役去将丞相请来芙蓉苑。 芙蓉苑刚刚云雨初歇的花修远听到外面有人敲门,“老爷,白夫人有要事和老爷商量,事关二小姐,耽误不得,还请老爷快点过去。” 花修远听到与花语嫣有关再不情不愿也起了身,现在事关花语嫣的事,就是事关丞相府的事,毕竟自花陌晚死后,以后能倚靠的也就只有这一个女儿了。 躺在花修远怀中年轻美貌的小妾听到门外的喊声后不满的抱怨,花修远安抚了两句后那小妾便也不敢再阻拦。 花修远穿好衣服快步向白蓉的院子走去,过来叫人的杂役在跟着花修远伺候打灯的几个下人身后偷偷转身,按照刘顺的嘱咐向丞相府后门溜去。 五宝儿踏进白蓉的房间闻到白蓉每日燃烧着的芙蓉香后一股火气很快的就从小腹中升起,他意识到了自己身体的不对之处,担又以为是白蓉怕自己不能满足她所以特意准备的。 其实是因为前几日絮儿让秋生给五宝儿下的药,那药单独吃没有任何不适,但吃了药的人再闻了芙蓉香就能催情,而且见效很快很强烈。 白蓉高兴于五宝儿的反应,觉得定然是自己风韵依旧才能如此让人情动,在五宝儿猴急的动作下反而娇媚的笑出了声。 五宝儿立马便开始进入正题,很快就响起来白蓉的呻吟和五宝儿的喘息声。 花修远看到黑黑的房间以为是因为白蓉叫他过来的事情事关重大,所以不便让人知道,就让下人留在了院门口,自己向里走入。 快接近白蓉卧房门时里面的声中也传入了花修远耳中,花修远脸色铁青的僵在原地,站了半晌后便转身走了。 “老爷怎么就这么走了。”按照花陌灵的吩咐躲在暗处观察情况的刘顺和絮儿疑惑的道。 “不行,不能让老爷这么离开,我去把老爷拦下来。”刘顺着急道,当下就要出去,絮儿连忙将他拉住,“小姐只让我们看着情况,回去跟她禀报,不让我们多事,我们还是先回去禀报小姐再说。” 回到小院,花陌灵早已经在等着他们,刘顺疑惑的将情况说出来之后。 花陌灵反而轻笑问道:“不是站一会儿就离开了,不然你们以为还会发生什么呢?如今大姐死了,花语嫣又深得皇上的喜爱,可以随意出入皇宫。父亲为了巩固他的地位,自然不会在这时候得罪白蓉。” 花陌灵话音落下,刘顺和絮儿已经完全明白。 “老爷近日可还有喝一碗参汤的习惯。”花陌灵继续问道,既然花修远已经知道自己头上的绿帽子了,那也应该是回去的时候。 “有,老爷这个习惯一直没变过,而且参汤依旧是大夫人在亲自熬。”刘顺恭敬的应道。 花陌灵听完会勾了勾嘴角,“那咱们待会儿就回去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