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奇幻 > 扶桑

更新时间:2022-11-09 07:11:52

扶桑 连载中

扶桑

来源:黑岩 作者:九龙巢凤 分类:奇幻 主角:侯李 人气:

完结小说《扶桑》是九龙巢凤最新写的一本奇幻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侯李,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上班族欧阳在经历癌症与绝望后开启了一场奇幻之旅,一路上死亡、穿越、遇险、脱险相伴,在那里欧阳看到了扶桑神树,获得各种能力,所有的考验都将他指向谜团的答案............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就这样在怀疑和自责中继续上着班,半年过去了,我在这半年里告别了山地速降,告别了外出,每天只有上下班,然后就把自己宅了起来,就连和我儿子遛弯儿都少了很多。有时候就默默地听着音乐发呆半晌,有时候干脆就闷头大睡,日子过得十分消极。

就这样半年时间过去了,这一天我如同往日一样在家闷头大睡,可是突然就觉得肚子不舒服,我并没有在意,后面的日子里越来越频繁的肚子不舒服让我开始慌乱,我知道自己出问题了。

我就去了别的医院查了自己的情况,诊断结果和自己预判的一样,乙状结肠癌。我在之前对自己的预判很肯定,但是还是抱有侥幸心理,当看到真的白纸黑字诊断报告书的时候,我的心理防线彻底的垮掉了。

我开始感到慌乱,一种死亡的窒息感环绕着自己,我觉得世界都在瞬间倾倒。我就在这一瞬间脑海里风起云涌般的思绪将我拉扯撕裂。我从妈妈到我儿子再到身边的所有人,感觉有愧于自己爱的人,我想到的是一定要去弥补他们。

我是一名医生,当知道死神已经到来时,过了那一刹那,其实心里就没有了畏惧,坦然的接受了这个事实,不告诉任何人,而是用自己最后的时光去陪伴他们,去补偿这些年未给他们的陪伴。

我是一名医生,看惯了生死离别,死亡不过是人的一生终将要来到的节日,或早或晚。此时心意已决,我辞掉了医院的工作,所有人都表示不解,而我只是说要体验不一样的生活。

我觉得我已时日无多,我决定写点东西留给我的朋友们,写点东西留在这世上,我不想就这么默默地离去,我一直想写一部小说,于是我开始了我的写作,我的小说也是写了一些医学生的故事,故事的主人公是两个年轻的医学生,他们分别是张旭、李涛,另外我设计了一个小偷,他的名字叫刘坤。

我提起我的笔在纸上奋力急书,我急是因为我时日无多,书是我第一次写,内容大致如下:这天是学校招聘供需大会,一大早,张旭和李涛还在床上。

张旭叫道:“赶紧的快起床了,不然好工作让别人抢走了。”

李涛不耐烦的说:“急个什么,投简历还要排队吗?几百份简历一个医院,不急,况且有两天呢。”

“你爬起来就对了,赶紧的。”

李涛无奈,只好爬起来漱口刷牙洗脸,张旭早就弄好了,在整理着简历。

待李涛弄好,张旭递给李涛一份简历:“懒人有懒福啊。”

“没办法,谁叫你是我一队的呢。”

“嘿,你还有瘾了啊,下次你自己弄啊。”

“别介啊,您是我哥好了吧。”

两人下楼吃过早餐来到供需大会,这里早已人山人海,各个各种医院,看得是令人眼花缭乱,张旭和李涛便被人海淹没了。

“你觉得有医院要咱们吗?”李涛问。

“不知道,你想要知道吗?”

“想啊。”

“那我们去投投不就知道了嘛。”

张旭李涛二人选中了一个医院,正当他俩准备投简历时。

“你看,那里有个孙子想偷东西。”李涛骂道。

张旭一看,确实,这孙子准备偷一女生的手机,这还得了,两人对了一下眼色,这孙子趁着招聘会人多偷到学校来了,走,弄他。

两人采用了夹击模式,一前一后准备出手,哪知道这孙子得手了手机还发现了张旭李涛二人于是拔腿就跑,两人见状立马去追,三人在人海里穿插,不一会儿跑出人海,一直跑到了学校附近的一座大桥上。

张旭李涛二人快要抓住小偷了,就在这时那贼居然看没路了跳河了,这一刹那,张旭一把抓住小偷的手,哪知道因为惯性,张旭被带了下去,李涛见状抓住了张旭的脚,可是一样被带了下去,三人同时掉下了大桥。

写到这里,我没灵感继续写下去了,我想我还是先去找朋友们喝一顿吧。

于是我就是找来自己的兄弟姐妹们聚了聚,我人缘还算好,所以哥们儿姐们儿比较多。聚会时,他们都问:“为何你辞了这么好的职位啊?”

“我只想去过一下不一样的生活,这些年上班上班天天都是上班,对身边的人都没有照顾周全,现在就想辞职了好好带他们出去走走,感受一下祖国大地的壮阔,去感受一下祖国各民族风俗的魅力。”

“那也不要这样吧,你休个长假不好吗?非得辞职?”我一朋友问道。

“辞职了才能全身心的投入进自己的世界,不然我的心是不安的。”我苦笑着说。

反正这一夜就是在这样的时光中度过了,我坐在包厢的沙发上望着谈笑风生的各位好朋友们,眼里充满了无奈的色彩,在我对面就坐着我最爱的女孩子---梦瑶。在我的世界里,除了母亲和我儿子,我最在乎的就是梦瑶了,可是我一直都没有对她表白,梦瑶也深知此事。

当我知道自己患病了就更没有理由去扰乱一个自己深爱的女孩子的生活了。

“来,我敬你一杯。”

梦瑶举着酒杯靠了过来,她洞悉一切的眼神望着我,这一刻我的所有事情都仿佛暴露给了梦瑶。

“哦,谢谢你这么多年的陪伴。”我慌了神的看了一下梦瑶。

“你有很重的心事,怎么了,连我都不能告诉吗?”

“没什么事啊,我哪能有什么事啊。”我躲闪的眼神被梦瑶一下就锁定住了。

“你看你眼神都不对了,你肯定有事瞒着我,对不对?”

“没有了,我出去的这段时间你好好照顾好自己就行了。”我此时虽然知道自己的结果,但是面对自己所深爱的人的时候还是心碎难耐,就差流出了泪来,我强忍着的。

“你不告诉我,我就再也不理你了。”女孩子就是这样,你跟耍她无赖,她会更无赖起来。

能怎么样呢,我是铁了心一样:“跟你说了,我没什么!”我的语气里无奈而愧疚又带着生气。

“好吧,你不说我也就不问了。”梦瑶只能接受了。

“来,咱们就喝酒吧。”

梦瑶无奈的端起酒杯碰了碰我的酒杯然后一饮而尽。然后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好好照顾自己”。转身离开了。

此时的我望着梦瑶远去的背影,拿着一瓶酒独自喝上了。我不知道自己喝到了几点,总之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是在自己的床上。

我走出房门问了一下老妈:“妈昨晚谁送我回来的?”

“东子和秋风还有梦瑶。”老妈在准备行李转身告诉我道。

“梦瑶还给了你一个东西,叫我等你醒了给你,呐,就在桌子上放着的。”

我转过头一看是一封信,欧阳拿过信件拆开看内容大概是这样的:

亲爱的欧阳:

你好,认识你这么多年是我最幸运的时光,我能在你身边的每一分每一秒我都十分珍惜,这让我感到幸福愉快乐。

当我看到这里时以为这就是一封寻常的离别信,我心里也同样感到幸福,同时感到惋惜和悲伤,但是当我继续往下面读的时候就立马开始觉得心里一紧:

但是我早知道这一切都会结束,你会得乙状结肠癌,你会离开我,你会去把生命最后的时光用在路上,昨晚我问你你不告诉我,我知道是你爱我,不想伤害我,所以决绝的离开我,我喝完那杯酒转身离开的时候心里是感动的,是流泪的,是刺痛的。这一切都会来临,这一切都会开始。我会在你经过的某个路口等你,你所有的宿命即将开始,保重!

读到这里的时候我已经看到了落款,梦瑶亲笔。

此时我的心就像被放进了油锅一样,我彻底愣住了蒙了,这是什么一个情况,梦瑶怎么会知道我得了病,她还说我的宿命开始了?她信里的我的宿命是什么?此时的我内心开始崩溃,我于是转身对老妈说了一声,转身便冲出家门开车来到梦瑶家里,可是当我到梦瑶家门前敲开梦瑶门的瞬间,我惊讶的发现,开门的是一个不认识的人,这是一个妈妈级别的女人。

“请问您找谁?”

“您是梦瑶的亲人吗?我找梦瑶,住在这里的一个女孩子。”

“对不起,她搬走了,一周前就搬走了,房子卖给了我。”

这下我彻底蒙圈了,惊讶的想,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一周前我还来过这里,现在就不是梦瑶家了?梦瑶到底是谁?我真的蒙在那里了。

“小伙子,你要不进来看一下,她的所有东西都留在这里了”

那个阿姨的话语打断了我的沉思。

“哦,那好吧,看一下也好”

于是我走进了房间,一看房间的大件儿确实没变动,还跟梦瑶在的时候一样,我仔细的看了一下,看看能找到一些什么不,可是什么也没发现。就当我转身离开的时候,突然,我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劲,我的视线定在了桌子上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那里有我送给梦瑶的生日礼物,我的心里一个咯噔,这是我送给梦瑶的生日礼物,为什么没把带走呢?

于是我拿起这件东西,这是一个镂空的八面玲珑纸盒,这个纸盒是我自己制作的,剪纸和纸艺是我平时的小爱好之一。

这个盒子其实是一个礼物盒,外面看着很普通也很小,里面却别有洞天。这个盒子有密码,密码是梦瑶的生日数字,我用密码打开了盒子,盒子一开就不一样了,八只纸凤凰从盒内的八个内角向外面展开,中间一只凤凰的翅膀缓缓张开,凤凰怀里有一个卡槽,原先是我送给梦瑶的一支口红,我记得当时梦瑶看到如此精美的盒子里有一支口红,她感动的哭着说:“这盒子比口红更珍贵,我一定要珍藏”。可现在里面的口红不见反倒有一条纸卷,我好奇地拿出了信卷,看了起来,信上的字书写得很急,仿佛梦瑶写信时正被什么事情所催着:

欧阳,我知道你会看到我留下的信,时间很急,我就只对你说重点,你的宿命刚刚开始,你要只身前往天门山,那里有你想要的答案。

我真的是一头雾水,看到这几行简短的信息时,我觉得自己是不是就像尼古拉斯凯奇主演的《国家宝藏》中的主角一样,跟随着一条又一条的谜语走向宝藏,而我这里的谜底又是什么呢?反正直觉告诉我谜底不是宝藏。

我别过了房子的新主人后回到自己家,反复的想着发生的这一切。一团雾水的我开始想:第一,我的宿命难道说是从癌症开始。

第二,我所认识的梦瑶是三年前就潜伏在我身边的什么人,但是她对我好,而且她知道我未来的事情,比如她知道我得了癌症,但是她是什么人呢,唯一肯定的是她肯定是来帮助我的。

第三,究竟是什么情况下让她这么急着和我说这些话,感觉有什么人或者事情催着她一样。又或者说有人在监视她的行动一样,她不好和我明说,只给了我一些提示。我想了半天决定还是去天门山。

我于是给老妈说了部分情况后,就开始收拾自己的行李,我所在的地方离天门山很近,三个多小时的火车,我只打包了自己需要的东西,我在打包包裹的时候客厅的电视里传出:观众朋友们您好,我是主持人刘波,现在是上午11点整,我现在在国家天眼中心,给电视机前的朋友们直播世纪奇观九星连珠,此次九星连珠将在下午五点二十分完全形成,届时……

我打包好了东西准备出发,抱了抱老妈和我儿子后准备走了,我的这两个拥抱十分久,因为我觉得自己可能会回不来,所以就当是永别的一抱,虽然心里这么想,但是我却不能说出来。我告别了老妈和我儿子后就打了的士来到火车站买了车票上了火车。

“尊敬的各位旅客朋友们大家好,火车即将开车,请抓紧时间上车……”

我听不见这些声音了,眼睛直勾勾的望着窗外,直到列车开始运行,我的心才从虚无的思绪中缓过神来。望着窗外风景,我心生感慨,不明的思绪蔓延在我的每一根神经。

“各位听众朋友们,我是你们的主播连珠,现在我来帮大家解释一下即将到来的九星连珠现象,九星连珠其实就是太阳系内的天王星、海王星、水星、金星、地球、火星、木星、土星、冥王星将排列在一定方向上,但不是如字面意思那样,成一条直线排列线,而是分散在一个有限的范围内。准确的说包含太阳就是有十颗星球排列在了一起……”

这主播磁性的声音让我回过神来,我凝望着窗外飞速划过的景色,心里开始想,天门山到底有什么,为什么非要到天门山才有我要的答案呢?就在我各种思绪纷飞的时候火车已经到了天门山。

我背着包下了车,望着火车站上方直上天门山的索道,站在这里我想,这个地方我来了不下五次,而这一次我不知道会遇见怎样的风景。

我轻车熟路买了索道票出发了天门山索道为全世界最长的观光客运索道,索道线路斜长7455米,单程运行时间约28分钟。缆车上配有广播,此时广播又传来:“距离世纪奇观九星连珠还有一小时二十分钟……”

我看着缆车舷窗外挺拔的陡峭的如同刀削一般的山峰时,心里想人太渺小了,生命在自然面前如同蝼蚁,莽莽众生,谁离开了都不会影响谁,这个世界上充满了各种好的坏的,每个人都不易,但是都在相互利用着。

人是自私的,渺小的,贪婪的,他们贪婪的改造这世界和自然,总有一天他们会得到自然的报复的。

想着想着,我所在的缆车已经到了山顶,山顶风景优美,云海夕阳美不胜收,但是我一心只想寻找那个答案,穿过山顶来到了天门山主隧道电梯,下山来到了天门山南天门所在,在南天门下,仰望着这天然形成的巨大石门的时候,我几乎每一次都会觉得大自然的神奇,门前有九百九十九道阶梯,但实际上是接近那么多,并没有九百九十九阶。我三步做两步的走完台阶来到了南天门下,我想我要寻找的答案怎么会在这里?

今天南天门之下的游客人数并不是很多,山里的风很大,今天大的出奇,我上来的时候那几个人都准备下去了,我四处巡视发现这里和平时无异,那么答案在哪里呢,此时南天门有个小亭子,亭子里空无一人,只有还在放音的广播,广播声音被山风刮的走了调,但是我还是能听见:

“各位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我现在正在天眼直播九星连珠,此次九星连珠将是排列最完美的一次,近乎一条直线,还有五分钟就完成了这次奇观,其实在地球上可能感受不到太多,因为尽管九星连珠后并不会对地球产生明显的影响,请各位听众朋友们不用担心。”

我于是想,会不会我要的答案和这次九星连珠有关?转念又一想,去,我就一普通人,能和太阳系级别的九星连珠产生联系?不可能的,这辈子都是不可能的。

我在思忖的同时,太空视角下的太阳系中所有的星球开始逐渐运行到同一扇面,近乎于一条直线上,时间下午5:20十星近乎一线,此时的我正站在南天门正大门处,此时小亭子里面的广播被电磁干扰,广播声变成了吱吱声。

这时算上太阳本身就是十星,十星一线从太阳发出了一道耀斑,一股强大的电磁脉冲从太阳耀斑处发出,直接传递到水星,金星,地球,一直传出了太阳系。

而此束电磁脉冲正好穿过天门山的南天门,就在穿过的一瞬间,快速的时空电磁脉冲瞬间带走了我,只留下了小亭子里面广播尖锐到就要爆炸的电磁声音回荡在南天门,而后转为呲呲声,山下的广播传来九星连珠的奇观已经结束。

我感觉自己深陷混沌之中,努力的想睁开眼睛,但是四周却是一片虚无的黑暗,我似乎能听见周围有各种人在说话,但是又听不太清,突然感觉有一束强光射在眼前驱散了周围的黑暗,我朦胧的睁开了双眼,头顶是一片树林,一束阳光打在眼睛上,我艰难起身,看着周围的世界,这里已经不是之前的天门山了,而是一处树林,我第一想法就是自己肯定是穿越了。

我穿越了?还是?肯定是穿越了,我不知道我穿越到哪里了,我之前是不相信居然还有这种操作的,科幻里面的情节已经降临在自己身上了,那么梦瑶所说的我的宿命是不是已经开始了?

我看着周围的林子,不再想什么,而是找了一条路出去,一路上都是树林,不见人迹,又走了很久,来到一处矮坡,看这里像是平原地带,所以找个矮坡不容易,欧阳矗立在矮坡上向远处望去,终于看见了不一样的东西,前方有一棵不同的树,这棵树比周围的树都大都高,这还不是它的的奇妙之处,这棵树分了三层,三层茂密的树枝三把伞重叠在一起的感觉一样,树叶是什么样的我距离太远,所以不怎么看得清,而树的周围就是按照某种次序排列的房子,建筑风格古朴,全都是木房子,但是房子和房子之间隔了一段距离,极好的防止了火灾的泛滥。这个建筑群很大,但感觉不到现代农村的气息,没有电线,公路之类的现代化的气息。

我看着村庄就很激动,走了这么久终于看见人了,其实的背包里面什么都有,吃的喝的,我一般出行都会以远足装备为主,吃的喝的各种工具都有,全部装在我的战术背包里。但是主要走了这么久了,我想打听一下自己身处何地,所以我三步做两步向村庄进发,在山上看村庄不远,可是下山走路却感觉走了许久,终于来到了村子边缘,只见前方有村子边缘似乎有岗哨,里面还有哨兵,我心想这不是普通村庄,刚想到这里就听着嗖的一声,我就觉得胸部就是一颤,一支箭已经射进了我的左侧胸部,我头一发晕就应声倒下了。

我不知道过了多久,猛的就吸了一大口气,就像窒息了很久突然呼吸到新鲜空气一样,瞬间醒来,并弹起身子来。我慌忙的摸了一下我的左侧胸部,什么都都没有,没有创伤,没有疤痕,只觉得有一点痛。

我定了一下眼神,只见周围室内灯火通明,而自己就身处在房子中间,两旁有很多人看着自己低声细语,这些人的穿着全是上等的丝织品,头戴金银冠饰,我想着一定是他们的首领之类的,然后站在更靠近我四个方向方向的人手持暗金色长矛,头戴盔身披甲,挺直的看着我,而更靠近我的人就只有两个了,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女人头戴羽毛金丝头盔,手拿金色权杖,女人十分美丽。而那个男人身穿白色袍子白袍带有帽兜,一头白色的银发和帽兜下的年轻面孔极为的不称。

他们看我醒了,眼光都聚了过来,离我最近的这个手持权杖的女人开口问我:“你是谁,来自哪里?来这里有什么目的?”

“我来自21世纪,我叫欧阳,我就想问问我现在在哪里,你们都是什么人?”

“我听不懂你说的意思,而且从没听过这些东西,你是不是外面派来的奸细?”

我和那个女人都觉得互相难以理解,不知道对方的底细。

“我说了,我可能是来自你们未来的世界,我是误打误撞来到这里的,就想请问你们这是哪里?”

“反正你是出不去了,自古以来,凡是到过我们这里的人都别想出去,我们不可能让进来的人再出去,不管你来自哪里,我们都不会放你出去的。”那个女人看着我说。

这时旁边从大门的外面慌忙的跑进来一个穿甲护卫,半膝跪地双手拱拳说到:“报告大祭司,神树的(九三一,二十七)区出现异样。”

原来这个手持金色权杖的女人是这里的大祭司,大祭司开口道:“将此人押入地牢,严加看管。”说完急匆匆的转身离去。

我被四名铁甲护卫带上手镣铐,前后各二人押送我走出了这个大门,我一出大门就觉得四周的建筑风格独特,我抬头便看见了那棵大树,和之前在村子外围看时不一样,走进才发现此树约有30米高,树枝分为三层,每一层从树主体枝干分出如奔驰车标一样均匀的三支主干延伸出去,主干发出很多侧枝,密密麻麻的侧枝构成了一层以树干为中心的圆锥形枝叶集合体。

树再往上就是第二层,第二层和第一层相比没有太大的差异,只是比第一层小,就感觉形成一种递进的关系,第三层为最顶层,更小一些,三层在一起看就像一棵巨大的圣诞树,挺拔笔直矗立在村庄中间。而树干主体部分好像有人为修建的螺旋栈道一样盘旋而上延伸进树叶里面。

而此时大祭司正走在这条往上的栈道上,现在对比大祭司的身躯来看,这棵树干起码要十人合围那么粗大。

大祭司走在上面,后面跟随者那个白袍男子,其后还有两个铁甲护卫,眼看大祭司就要进入第一层树叶时,突然,树的正上空出现一道闪电,闪电如一条白色巨龙一般扶摇而下,击中了第三层也就是顶层靠近我这个方向的树枝,我以为闪电会就此收住它的力量,没想到闪电就感觉从那棵树叉经过一样,向下笔直传了过来。

闪电是朝我这边的方向笔直传来,我瞬间被白色龙形闪电击中,四个铁甲护卫的铁甲头盔被击飞,身体僵直笔挺挺的倒下,而我的手镣铐被击碎,瞬间也倒了下去。

上面的大祭司和白袍男子看得一清二楚,他们从上面飞了下来,感觉他们都有轻功一样。他们飞身而下掠过房顶飞到了我的身边。

经白袍男子查看,四名铁甲护卫已经被闪电劈死,而我的身体似乎在发生一些变化,只见我的体内有龙形闪电在表皮下盘旋,大祭司和白袍男子看了这样的景象之后对视了一会儿。

“你还记得我们宗族流传下来的预言吗?”大祭司说道。

“‘神树异样,圣龙回归,风云变幻,史料将改。’

这几句话一直在我宗族里面流传,不知多少年了,我怎能不知呢。”白袍男子感叹道。

“想必这个人就是圣龙回归的开始吧,这个人虽然不知道他来自哪里,但是可以肯定这一切都是注定好了的,这个人体内似乎有某种疾病,他的生命即将结束,我们需要帮他治疗。”大祭司对白袍男子说到。

“以我的医术加上神树的起死回生,救他不在话下。但是不知道他以后活过来了是一个什么样的结局,我们宗族会不会受此人的影响是不得而知的,大祭司,你可以占卜一下吗?”

“可以,但是不管结果怎么样,我们一定要配合他,因为他将改写世界的命运!”

大祭司打了一个手势,又来了一队铁甲护卫将死去的那四个铁甲护卫抬了走,而后又将我抬了起来跟着大祭司和白袍男子走进了刚刚我一直睡着的房间。

当护卫把我放在床上后,白袍男子从袍中取出一个盒子,此盒子是一个精致的檀木盒子,只见白袍打开盒子,盒子里是一排绿色的针,但是实际上这不是针,而是神树的叶子。

神树的叶子如同松针一样,比松针还细,就如同现代中医里面针灸用的银针一样,只不过这种针是树叶而已。

白袍男子取出几根在我的腹部开始扎了起来,手法很快,根据穴位将树叶扎进了我的肚子,外面留了一截,大概扎了数十根针之后,白袍男子停住了,站在一旁和大祭司看着。

只见针开始融化,外面露出的那一截开始自行进入我的腹腔,不一会儿就是只剩下一点点在体表,然后再过了一会儿,从针眼里开始往外流黑色的液体,十几个穴位上的针眼里都在冒黑色液体,大概过了一会儿,黑色液体流完。

“他体内致命的疾病已经无大碍了,我们就让他在这里修养吧。”

“那我们现在去占卜吧,你们看好此人。”大祭司对护卫们说,随后和白袍男子走了出去。

他们来到了占卜祭祀的神台,这个神台位于神树(九一一,九)区外围。因为祭祀有时要用到火,所以距离神树有很大距离。所谓的神树分区就是按树的每一层来进行分区的,这个村庄的布局也是按此规律分布的。

所谓的(九一一,九)区,九代表九支树分枝干,第一个一代表第一层,第二个一代表第一层的第一支分枝,九代表九支枝干乘以第一分枝也就是九区,所以,此村庄一共有九个区域,这个区域完美的构成了一个圆形村落,每一区占圆的九分之一。

只见大祭司在神台上,神台中央是一棵青铜神树,这棵青铜神树就如同村落中央神树的缩小版一样。只不过是更抽象了,只有九根分枝,并没有叶子,分枝前端很尖锐,大祭司拿着权杖绕着青铜神树走了一圈,忽然权杖从大祭司手里飞了出去直挺挺的立在了一根分枝前面,就像这棵树有磁力一样吸住了权杖。

大祭司将大拇指伸向那根树枝,树枝前端扎进了大祭司的大拇指,就像在医院采血化验扎手指一样,一滴鲜血从神树尖端滴落,正好滴在权杖的握把处,握把是一颗红色水晶,血液被水晶吸收并在金色权杖周身浮现出红色的纹路,不,准确的说是字符,一种只有大祭司看得懂的字符。

大祭司看了一下这些字符后,又望了望村落中央的神树,许久之后才转过身来,走下了神台。

“怎么样?祭祀的结果怎么样?”白袍男子急切的问到。

“命中注定,我们要准备好迎接这场翻天覆地的变化。”大祭司语重声长的回到。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