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奇幻 > 异世人紫霜记

更新时间:2020-08-04 14:03:19

异世人紫霜记 连载中

异世人紫霜记

来源:落初 作者:晴天幽雪 分类:奇幻 主角:劳尔雷泽 人气:

《异世人紫霜记》是晴天幽雪写的一本奇幻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异世人紫霜记》精彩章节节选:王城遭遇叛军谋反,公主露丝珐与骑士劳尔逃出王城向龙神求救,被刺客来袭时却被一异界少年斯沃德所救,之后在斯沃德帮助下夺回被占据的王城。即使夺回王城,两人仍处在王国的阴霾里,不但阴谋及政治,还有战争才刚开始,在这三重螺旋外,还有企图瓜分王国的列国,内忧外患之下,斯沃德及露丝珐又将何去何从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嘉丽尔王国往各地发出邀请函后,陆续有贵族到达王都,但是从驿站回馈的数量来说,王家并不感到乐观,内阁大臣尼杜亦感到特别头疼:“回访的人数不到4成……”

收听报告的碧亚王妃以及法夫王子,都能感觉到事情的严重。

“没有这些领主跟贵族的支持的话,我们很难讨伐雷泽。”碧亚王妃觉得最危险的还是雷泽,“权杖在他的手里,必须在这段时间内讨伐他,时日多了,我惟恐他组起一支兽人部队,到时我们想除掉他就更难了。”

“诚如王妃所言,目前兵力最充足的是付文伯爵,而财力最丰厚的则是雷泽公爵,但现在他们两人合作起来,其他的贵族跟领主们不得不保持中立,这才是我们该伤脑筋的事,如果我们不能把6成以上的领主们统合起来的话,嘉丽尔王国……将面临灭国的危险。”尼杜强调最后一句话。

法夫王子问:“那我们就没其他办法了吗?”

“有的,只是过于大胆,我个人不推荐这种方法。”尼杜本想回答没有,结果还是把话说出来。

“尼杜大臣不妨直说。”王子忙问。

“求助北森帝国,请求他们帮吾等平定内乱。”

这句话一出,马上被碧亚王妃所否决,“居然要与敌国联手?身为王家子孙,难道忘记索斯王之恨了?”

众人一怔,脑海里浮现起这王国内曾经所向披靡的国王索斯,当时的北森帝国与嘉丽尔王国有一个共同的敌国,那便是土地富足闻名的戈耳工国,当时的戈耳工国因为兵多粮草足,数度对北森帝国发动侵略战,后期未果把矛头转向嘉丽尔王国,依然未果。

而后,北森帝国的昂皇一世邀请索斯王共同歼灭戈耳工国,战争胜利时,昂皇同时调动大批人马迅速占下占士北等三块属于嘉丽尔的边陲小地,同时与铁蹄马国一起瓜分戈耳工国,索斯王也在这之后羞愤而死。

也因此,自从那以后经过一百多年到现在的昂皇八世,北森帝国与嘉丽尔王国之间的斗争也似乎不曾停止过。

“北森帝国那边暂时不需要畏惧,相信付文也不是蠢货,把重兵调离边陲去支援雷泽。”王妃考虑过一遍厉害关系,“我们对这种内斗,最好还是闪电战决定胜负,拖得越久,北森帝国对我们越不利。”

“王妃说的对,只要法夫王子展现出自己成为王的器量,那些领主们便会意识到我们王家才是正统而重新归附我们。”

“王的……器量吗……”王妃望着自己的儿子,“先王对你还是太宠溺,如果早期我也帮着培养就好了,说实话,法夫,你一点王的器量都没有,贵族中有不少人对乌盖王先前要废除奴隶制的事本就持反对意见,你这次为了安抚贵族们,必须要避开废除奴隶制,并不是说我们要丢弃先王的遗愿,而是暂缓。”

法夫听得心里不是滋味,也无从发泄。

“王妃无需担心。”尼杜递出数张写满字的羊皮纸,“内阁这边也考虑到这些,所以擅自为法夫王子撰写了一份加冕时的宣言稿,只要法夫王子背熟,领主们多半会靠拢。”

“有劳了。”王妃自觉有内阁在,自己要不了多久也可以安心退居深宫,“有你们内阁扶持法夫,我也很放心。”

“我代替内阁感谢王妃的美誉,只是在目前,内阁还斗胆请求您一件事。”

“说吧。”

“内阁内认为碧亚王妃您具备相当的政治才能,因此一致希望您参与内政。”尼杜跪下来请求。

“王家的女性不可参与内政,祖辈的规矩凌驾一切。”王妃的拒绝也很直接,为表示多说无益,她自行离开现场。

见王妃这般坚决表示自己的态度,尼杜只好放弃,而看向正在背宣言的法夫王子时,不免在心里发出一声叹息。

“说起来两天没见到佐乔骑士长了。”劳尔在城里巡逻时,忽然对卢杰说。

“啊,听说在卡杰斯出现了一个被认为是不世奇才的人,骑士长被内阁拜托去走访了。”卢杰把自己知道的事说过一遍。

“不世奇才?”劳尔直接联想到斯沃德。

“是啊,听说很厉害,但厉害到什么程度就不清楚了。”

“那还真有点想知道是怎么样的人呢,会不会又是那种一招就杀死熊啊龙神啊的人吧?”

“哈哈哈哈,也不可能有那么多像斯沃德那样的怪物吧。”

“哈哈,希望不会有那么多吧。”

“说来,公主最近也老跟斯沃德在一块呢。”卢杰回想这3天,露丝珐一没事便出王宫找斯沃德,“我说我们的公主是不是找到喜欢的人啦?”

“关于这点嘛……我想应该不是……”劳尔漫不经心地走着,“公主几天前来找过我,说希望我教她剑术,我当时忙着公务,于是就拜托斯沃德先生教她了。”

“……斯沃德答应了?”卢杰停住脚步。

“是啊。”劳尔也停下来回头。

“……早知道我也去拜托斯沃德了,听说他的剑法连那个汉斯也说很可怕。”

“你的话恐怕有点难。”

“你请得起斯沃德先生一顿饭吗?”

“不过是一顿饭,有多难啊?”

“不是,是教一次一顿饭。”

“等下!我记得斯沃德那饭量……算啦,当我没说好了。”

城墙上,

“哈!”露丝珐手持单手剑挥舞着。

原以为公主两天便会放弃学习剑术,结果发现她直到第四天也没放弃,让斯沃德也不得不认真起来,开始思索露丝珐适合学习怎么样的剑术,使用什么样的武器。但不管怎么样想,露丝珐身上的问题还是很明显,那便是基础不行。

在一边观察好些天的汉斯也发现到,露丝珐公主穿着那身华服也不太好发挥,“我说,公主丫头啊,你就不能换一身衣服吗?那身衣服还是太累赘了。”

“啊?”露丝珐停下挥剑,看看自己的衣着,“我也觉得这身衣服穿着影响活动,可是我并没其他的服饰了。”

汉斯走过来,绕着公主看了一圈,“你可以请教骑士团里的巴斯,那家伙一身轻量化的装甲,说不定很适合你。还有你那头发,可以把它剪短吗?”

听说要剪短头发,露丝珐抱住自己的头发,“不可以,母亲说过长发是王家女子的象征,不可以随便剪短。”

“汉斯大叔说得对,啊,我不是指头发,头发可以盘起来,问题不大。”斯沃德接着说,“公主你确实是换一套便于行动的衣服会好一些,最好是轻量化的装甲,我觉得对你来说是百益无一害。”

“百益无一害?”每当听到陌生词组的露丝珐总是会这般歪着脑袋反问。

“哈……休息一下吧。”斯沃德坐在地上,“百益无一害的意思就是,完全没有一丝坏处。”

“哦,是这样啊。”露丝珐放下单手剑,整理一下华服坐下来,“我想问一下,斯沃德先生是什么时候开始学习剑法的?”

“大概就6岁那年吧。”斯沃德看着一望无际的天空,“收养我的僧侣,把一本说是我母亲遗物的剑法书籍给了我,然后我就开始自学了。”

“哦吼……居然是自学成才吗?”汉斯摸着下巴默默听。

“差不多吧。”斯沃德接着说,“像露丝珐公主这般的体力跟底子,想要一下学好剑术太难了。”

“那我应该怎么做?”

“公主丫头啊,你作为王家女子,不需要学什么剑术,骑士们会保证你的安全。”

“不可以的!我不想要再做那种需要别人保护的人!我不希望什么都做不到,所以我想学会剑术或枪术这类作战的方法,我想要变得不需要依靠别人也能保护自己!”露丝珐回想遇到斯沃德前的那段短途旅程,让她深深懂得自己缺少的是什么,不需要变得比任何人强,只要能自保就行,这样身边的人就无需为了保护她而分心招致险地。

这份觉悟很快传达到斯沃德与汉斯心里,两人不由得同一个想法:都是碧亚王妃的孩子,为什么王子跟公主差那么远。

“露丝珐,你的决心我听到了。”斯沃德站起来,面对着露丝珐,“那么,跪着向我磕三个头吧。”

“哎?”露丝珐虽然不明白这有何理由,但还是跪着照做了,“是这样吗?”

“嗯,虽然简化了入门仪式,但这不重要,进行过入门仪式你就算是我的弟子,既然你有这份觉悟,相应的我也将不保留地教授你剑法。”

“啊!是!”露丝珐高声应声。

“喂!汉斯大叔!你不用跪我!我没那意思的话,你磕一百个头都不会收你的。”

“哎?那我不是白跪了?”

第二天,斯沃德以及汉斯又来到教授露丝珐剑法的场地,此时露丝珐还没到来,

“我说,斯沃德你是真的要教公主丫头剑术吗?”

“对,等下我教的时候,你最好回避下。”

“我连看看都不行吗?”

“你说呢?付文麾下的汉斯文森。”斯沃德笑着斜视汉斯。

汉斯叹气,说:“我就说你为什么总对我带着微妙的戒心,原来还是因为这个啊。”

“虽然你已经投降了,但你目前还是俘虏,付文伯爵有权利用金钱把你换回去,在那之前,短期内帮助露丝珐的我,可不能让你掌握太多的情报。”

“哦,我这么不被信任吗?明明王国骑士长都担保过我了。”

“佐乔不过是因为敬重你是个好敌手,一厢情愿地认为你有那份操守。”

“你这样说好过分,明明这10天里,我都有陪你吃吃喝喝,还经常请你吃烤羊排,我们难道不是朋友吗?”汉斯说的话字面上看似乎很生气,而其实他是笑着说的。

想到到自己确实被请吃烤羊排多次,斯沃德嘟着嘴,“哼,烤羊排而已,又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只是你身为沙场老将,有很多事情需要你来指点,所以还是留下好了。”

“臭小子,那今天晚上你要请我喝麦酒,都是气泡那种!”

“我都准你留下来了,为什么还要搞得好像我求你留下来一样?”

话刚说完,露丝珐已经出现在他们面前。

露丝珐依旧穿着华服,汉斯露出伤脑筋的表情,“公主丫头啊,昨天才跟你说让你穿一身便于行动的服装来,你怎么给忘了?”

“汉斯大叔,你没听到吗?她穿了链甲靴,走路都咔咔响了。”

“请稍微等我下。”露丝珐说着开始在两人解开华服的衣扣。

斯沃德跟汉斯慌忙地想说什么时,注意到华服下竟是一身轻甲。此时,一身蓝色皮革紧身衣做底,银制胸甲跟护裙,红色手甲以及链甲靴,这么一看,却是英姿飒爽。

“在华服底下穿铠甲,这公主是傻子还是聪明啊……”汉斯嘀咕一句。

“斯沃德先生!我准备好了!”她迅速把长发扎成麻花辫。

汉斯觉得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名公主还是蛮有才能的。

时光飞逝,终于到法夫王子加冕那天。

斯沃德被请求穿上贵族服饰参与,佐乔认为原来那身猎户装束实在跟仪式格格不入,一听到穿猎户衣服就不能进宴场,斯沃德马上利索换掉衣服。期间也遇到来一同参与仪式的龙神诺亚哈,“哦,少年,你让我知道猴子戴上皇冠也还是猴子这个道理。”

“哟,这不是龙神大人吗?你怎么也来了?”

“你是傻子吗?”诺亚哈叹一口气,“龙神族作为嘉丽尔王家的守护神,为了宣扬王家的正统,我们是必须在的,而且一会的加冕仪式也是由我来对王子洗礼跟加冕的。”

“哦,没想到这边的人要当王这么麻烦。”

“只是仪式必须而已。”诺亚哈询问,“少年,你们那边要怎么当王?”

“我记得没那么麻烦,把原来的王杀掉,自己就可以直接当上了。”

“真是野蛮之极的做法。”

“所以才一直在内战啊。”斯沃德看看诺亚哈的后面,“说起来,那肉烤着真好吃。”

“……哦,是吗?那真是太好了。”

“你尾巴长出来没有?”

“差不多了。”

“我可以再要一份吗?”

“滚。”

贵族里的人见斯沃德跟龙神诺亚哈这般熟络,开始猜测斯沃德是什么人,但也不敢随意走近。

龙神说:“这场仪式以后,你要继续呆在这里吗?”

“不,完结以后我就回龙神谷。”

“是吗……”诺亚哈闭眼思索过后,“我原以为你会留在王家里就职的。”

“前些天是有挽留过我,不过我觉得那种生活太麻烦,所以拒绝了。”

“作为王来说,你觉得法夫王子够格吗?”诺亚哈比较关心这个问题,与露丝珐相比,他对法夫王子的了解不多。

“恐怕是不够格的。”斯沃德毫不避讳地说,“那个人心里有邪念,而且有非常强烈的私欲。”

“哦?你这么说没问题吗?”诺亚哈露出微笑,“只要我高兴,这里的卫兵都会一齐攻击你。”

“能等我吃完饭再这么做吗?”

“呵,不过如你所说的那般,那个法夫心里确实有邪念。”诺亚哈望着在那边等待仪式开始的法夫,“不过这里的王里有那么好几个基本都有邪念,但幸好终其一生也没干过什么蠢事。”

“我还以为龙神不会愿意主持仪式呢?”

“别说傻话,不管怎么样,都是要做的,我过去了,你别在我仪式的时候捣乱就行。”诺亚哈估摸时间快到了,便往法夫等人走去。

在斯沃德看来,仪式再简单枯燥不过了,诺亚哈先是帮法夫洗头,接着给他戴上王冠,不过众人都知道接下来新王进行的演讲才是重中之重。

法夫背诵了一遍尼杜给的稿件,强调其在位期间将减免所有领主们20%的税费,自身作为王的正统性,最后数落出雷泽的几条罪状,并说明自己在短期内必定讨伐雷泽,全程避开了乌盖王从前一直强调的废除奴隶制。

“那么先王一直想进行的废除奴隶制呢?”有贵族在下面发问。

“这……”出现料想外的事情,法夫被杀个手足无措,“关于这个……我们暂时不先进行,在讨伐雷泽以后再行商酌。”

“意思是说还是会废除奴隶制的,对吧?新王哟,你以为先王是因为什么而被举了反旗?”另一名贵族也发言了。

“反旗?违反教堂宗旨的奴隶制才需要被废除吧?我以为只有拥护先王的人才会来王城,没想到你这种等同反贼的人也来了。”

“笑话!你难道不介意跟奴隶贱民同起同座吗?”

“闭嘴!你这让乌盖王蒙羞的家伙!”

在这种情况下,法夫自觉有制止纷争的义务,但他始终无法把声音提起来说话,未来还得仰仗这些人来一起讨伐雷泽,不敢开口得罪他们。然而兄长这副手足无措的样子,却被露丝珐以及碧亚王妃看在眼里,王妃怒其不争,一开始只能无奈地看着,现下正想上前代替儿子开口时,却发现露丝珐早已经缓缓走上前。

“请各位停止争吵!”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