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奇幻 > 艾弗勒斯战记——重生之时

更新时间:2020-10-26 21:28:19

艾弗勒斯战记——重生之时 连载中

艾弗勒斯战记——重生之时

来源:落初 作者:郑思凝 分类:奇幻 主角:欧瑞库恩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艾弗勒斯战记——重生之时》的小说,是作者郑思凝创作的奇幻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艾弗勒斯,一个魔兽与人类共生的地方;艾弗勒斯,一块科技与魔法并存的大陆;爱恨与情仇、阴谋与背叛、拳头与魔法,交织成一个精彩绝伦的史诗传说。艾弗勒斯战记——重生之时期待您的阅读~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半个月以后的一个下午,安卡雷斯教会学校

冰屋事件已经过去了半个月,安卡雷斯表面上波澜不惊,但是在私下里,很多人都在议论当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很多人都看到了蒂雅血淋淋的被老头子校长抱出拉斐尔的小屋,也看清了金发小子煞白的小脸,关于“禁忌的血脉”这件事情,更成了安卡雷斯众人心头的一根刺。

这一切都和蒂雅无关,或许是强悍的体质在作用,又或许是老头子校长医术高超,更或许是她真的得到了圣父、圣子、圣灵的庇佑,虽然受了如此严重的贯通伤,但是她却在第三天的早上就醒了。

当蒂雅挣开双眼的时候,她笑了,因为映入眼帘的是两张鼻青脸肿,哭皱成一团的小脸,那是拉斐尔和金发小子的小脸。

拉斐尔第二天就醒了,苏醒之后的拉斐尔并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在和金发小子大打一架之后,知道原委的拉斐尔和他每天都守着蒂雅。

金发小子叫做破雨,孤儿,出生不久就被遗弃在安卡雷斯门口,当时只有十岁的蒂雅外出归来,在挂满了雪花的腊梅树下发现了他,当时的破雨几乎被冻僵,濒临死亡,于是蒂雅将他放在自己的怀里,用体温温暖了他,随后将他带回安卡雷斯,由于是在腊梅树下将他捡了回来,蒂雅就给他起名为“破雨?法诺”,在艾弗勒斯大陆发现的上古文字当中“破雨?法诺”的意思就是“在梅树下出生”。

半个月的时间,蒂雅的伤势已经基本稳定下来,老头子校长调配的药物相当有效,虽然是贯通伤,但却奇迹般的避开了内脏,再加上蒂雅体质非常好,伤口处理的及时得当,在两个小家伙的搀扶下,蒂雅偶尔还可以下床行走几步。

“姐姐,这是你最喜欢的薰衣草哦!”两个小家伙每人手上抱着一个薰衣草制成的花束,走了进来。

蒂雅笑了,她只是让在床上穷极无聊的时候和这两个小家伙说起自己喜欢薰衣草,没想到说者无意听者有心,第二天开始,每天早晨两个小家伙都会跑去安卡雷斯的后山,给她采回来薰衣草。

两人将花束摆在花瓶里,坐在蒂雅的床边等待蒂雅给他们上课,说是上课,只是因为两个小家伙怕蒂雅只能在床上躺着无聊,于是以此名义给蒂雅解闷,蒂雅对此心知肚明,也不点破,干脆就此给他们传授一些真正的知识也是好的。

“我们生活的这个大陆叫做艾弗勒斯大陆,在这片大陆上共有三个主要的国家,分别是圣瓦纽尔共和国、特里亚王国和我们神圣克罗尔帝国…”随着蒂雅的讲解,两个小家伙开始了解他们所居住的世界概况。

这片大陆叫做艾弗勒斯,在上古语种当中“艾弗勒斯”的定义为神圣的中央,所以也有人将这片大陆称之为中土大陆。艾弗勒斯三国是世界最为发达和强大的国家,同时这片大陆上还有许多自由贸易领、自治州等。整个艾弗勒斯90%以上的人口使用艾弗勒斯语和艾弗勒斯文,还有部分少数民族文字及语言。

不少遗留下来的上古遗迹当中还有极少人懂的上古语种和文字。艾弗勒斯通用货币为QX,是由3大国和16个会员自由贸易领共同组建的艾弗勒斯联合货币储备系统发行的一种货币。艾弗勒斯的各种度量单位都是统一的,长度单位为微距、亚距、里距,换算方式为1里距=1000亚距=100000微距。

随着蒂雅不断的解说,两个小家伙都听的入了迷,直到被门口的鼓掌声打断为止。

老头子校长仍然戴着他那顶尖尖的帽子拄着那曲里拐弯的拐杖,出现在蒂雅的住所门外。

“蒂雅,你可以成为我们学校的讲师了。”老头子微笑着走到床前,两个小家伙恭敬的向校长鞠躬施礼,老头子摸了摸两个小子的头坐在了蒂雅床前。

蒂雅微笑着向校长点头示意说道:“作为您的学生,都是您教导有方,我的两个弟弟还需要您继续指教啊。”

老头子笑着点点头,转过身问两个小家伙:“你们有梦想么?”

听到老头子的问话,破雨响亮的回答:“我的梦想就是强大起来,成为魔导士,这样就能永远保护姐姐。”

“魔导士啊…这个梦想可真宏大…”老头子咂咂嘴,问一旁的拉斐尔,“你呢?”

拉斐尔露出了犹豫的表情,他看看自己空荡荡的右臂袖管,喃喃的说出一句话:“我要找到哥哥,问问他为什么…”

听到拉斐尔的话,其他三人的脸色都变得不太好看,因为见过那个鼎鼎大名的家伙一面,蒂雅想到的是一个喜欢穿白衣服,帅气的阳光青年。破雨懵懵懂懂,只是想着拉斐尔哥哥那杯教廷公布的鼎鼎恶名。老头子想到的,却是那个家伙成为艾弗勒斯大陆有史以来最年轻魔导士时候,自己给他“白”字称号的一刻。

屋内四个人各有心事,各想各的……

是夜,拉斐尔的小屋里

因为冰屋事件的发生,特雷西教士将拉斐尔周边的学生都安排在了其他的区域居住,将拉斐尔所住的小屋附近划为了禁区,平日里严禁任何学生靠近,理由很简单,如果拉斐尔再次发生这种事情,很可能会因此伤害到其它学生,蒂雅为此大动肝火,和特雷西教士大吵一架,但是却无可奈何,作为一所教会学校,男女学生是严禁住在一个区域之内的,所以蒂雅无法就近保护拉斐尔,只好屈从于特雷西教士安排。

于是蒂雅每天晚上会来到拉斐尔的小屋,陪伴他一会,直到他入睡方才离开,校规森严的安卡雷斯更是严禁夜不归宿,即使是蒂雅也不例外。

拉斐尔已经睡熟,他蜷缩在小床上,眼角犹有泪痕,蒂雅姐姐的陪伴让他感到心安,但是自己却因为一场难以摆脱的梦魇给姐姐造成了巨大的伤害,这种情况让他寝食难安,自从伤害到蒂雅之后,拉斐尔更加害怕自己会再次伤害到任何人,于是他对特雷西教士的安排再无异议,甚至严词拒绝了破雨前来陪伴他的提议,他不想再伤害到身边最为亲近的人。

而此时此刻,在拉斐尔的床头却站着一个黑影,凝视着他,来人身材高大,体型魁梧,却无声无息的出现在拉斐尔的小屋,甚至没有发出任何响动。

不多时黑影的右手动了动,一抹亮光闪烁起来,一柄闪亮的匕首出现在黑影手中,紧接着,黑影手起刀落直直戳向熟睡中的拉斐尔,然而就在匕首即将刺中拉斐尔的时候,一道柔软的光幕凭空出现,拦住了黑影手中的匕首。

看到这诡异的一幕,黑影蓦然转身,就在他的身后,不知何时起竟然多了一个人,这个人背对着窗户,看不清脸,但是月光却将他头上尖尖的尖顶帽子照的清清楚楚,站在黑影身后的,正是老头子校长。

黑影转身转的急了点,发出了一些响动,拉斐尔揉揉眼睛就要坐起来,老头子轻挥右手,拉斐尔只觉得闻到一股淡淡的香气,随后就再次安然入眠。

看到拉斐尔再次睡着了,老头子校长用手指虚点了一下墙上挂着的油灯,“啪”的一声轻响,油灯竟然自己点着了,小小的屋子亮了起来,照亮了老头子那张苍老的面孔,也照亮了黑影的样貌。

老头子幽幽一叹,打量着对面那人魁伟的身躯,眯起眼睛轻声说道:“放弃吧,特雷西教士。”

那个先前准备用匕首刺杀拉斐尔的黑影,竟然正是特雷西教士,他咧咧嘴,冷哼一声,大踏步走向门口。

“不要试图伤害安卡雷斯的孩子们,否则我会不念旧情。”老头子虽然语气平淡,但是给人的感觉却是杀气腾腾。

特雷西教士压根没有理会老头子的意思,依旧冷哼了了一声,不过这次他却开口说话道:“老头子,你一个人怎么对抗整个教廷,如果来的不是我,目标不是他,你怎么办,老头子,别死在别人手上。”说完大踏步的离开。

老头子沉默半晌,摘下头上戴着的尖顶帽子放在一边,苍老的影子映照在墙壁上,身形都有些佝偻。片刻之后,老头子直起腰版,后背挺拔,径直走到拉斐尔床边。老头子伸出右手,凌空续画几下,几道白光出现在拉斐尔上空,由古艾弗勒斯文字组成的法阵出现在半空之中,老头子双手在空中不停的划动,阵阵白光不断从法阵涌出,直直钻入拉斐尔身上,不多时,老头子停下了动作,凝视着拉斐尔。

拉斐尔上空的法阵已经消失不见,只是他的身上还隐隐的泛着白色的光芒,老头子点点头,戴上帽子,腰板笔直,一挥手,墙壁上的油灯熄灭了,无声无息之下,老头子就消失不见。

小屋一片安静,只能听见拉斐尔均匀的呼吸声……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