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元晏

更新时间:2022-11-21 10:13:28

元晏 已完结

元晏

来源:时阅 作者:南枝如故 分类:其他 主角:秦晏宫 人气:

主角叫秦晏宫的小说是《元晏》,它的作者是南枝如故最新写的一本其他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那跑了八年的便宜哥哥终于回了祁京,听说还带回来一个怀孕的女子。我堂堂皇太女岂能让他们如意?东宫厅堂中,我攀上男人的肩,嘴角翘起隔空对上青音苍白的脸,“哥哥哥哥,我们这样,姐姐不会生气吧?”...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将军出征回来了,他还带回一个怀孕的女子!”

我轻瞥婢子一眼,“你急什么,本宫也怀一个不就是了。”

“太女......”婢子立时噤声,只呆呆看着我搁下手中的笔。

很好,某个人在边疆躲了八年,终究还是到了回京述职的这一天。

怀孕的女子吗?

我冷笑,随即从桌边架子上挑了把匕首别在腰间。

1

“妹妹几岁了?”

春风习习,褐瓦绿叶之间,女子面容素净,倒也是一副美画。

“民女今年双十。”

我微微笑着看她,与那人倒是同岁。

“可也上过学?”

“上过一两年学,只是识字罢了。”

“现吃什么药?”

女子愣住。

我笑着继续问,“知道本宫是谁吗?”

那女子当即跪下行了个大礼,低头顺从答道,“您是大祁皇太女,身份尊贵无比。”

“知道就好,秦晏是本宫看上的人,未来会成为本宫的后宫。”我稍稍探身,挑了下眉,“你认为本宫会允许本宫的男人在外面和别的女人有孩子吗?”

女子大骇,连连磕头,眼泪一颗一颗掉着,眉梢也磕出了道血口子。

“求皇太女恕罪,放过民女肚子里的孩子......”

府邸里突然脚步纷沓,我直起身子,看着一列军士环住院落。

高大的男人沉默着踏入院门,搀起地上的女子,皱眉道,“青音。”

我面无表情地盯着男人,他却仔细视察了他身旁的女子才看向我。

“阿晏,这是皇太女。”

那青音小声道。

2

其实再小声也是徒劳,因为院落不大,无论说什么所有人也能听得清清楚楚。

但这样,却凸显了我是这个院落的闯入者一般。

“呵。”我嗤笑一声。

男人也盯着我,墨眸沉闷,并不言语。

“不行礼吗?怀王将军?”我翘起唇角笑道。

男人定住一瞬,随即拂了拂袖子,单膝跪地,“微臣见过皇太女。”

他身旁的女人也连着一起跪在我面前,活像被我欺负的一对佳人。

我抽出腰间别着的那把匕首,用刀背挑起男人的脸,仔细审视着。

五官仍是旧时模样,但皮肤略粗糙了些,约莫是在边塞日晒雨淋被风沙吹成这样的。

我定定盯着男人的眸子,想也知道,此刻估计我眼角已经红起来了。

他却毫无波澜,甚至连眉头都不肯一皱。

我冷笑一声,刀刃贴住他下颌。

“太女......”青音惊呼出声,却又不敢多吐一个字。

“本宫以前有个哥哥。”我仍是盯着他的墨眸,“本宫十岁的时候他却跑了,跑到边塞去,便像再也不认识孤一般。”

男人依旧沉默不语,半晌后只道,“微臣班师回朝,方才在大殿上述职,陛下召集了满朝官员,却唯独不见皇太女,原来皇太女竟莅临微臣府邸。太女还是速速回宫,向陛下解释清楚才好。”

“嘁。”我轻笑,“秦晏,我知道你想避着我,但你最好不要。否则以我秦元现在的名号,你尽管试试看,我能做出些什么事。”

匕首在手中一转方向,食指用力一推刀柄,刀尖便破出空去,钉在院角的一棵树上,随之被风吹落的,是青音被割断的一缕头发。

青音吓得瘫坐在地上,双手抱住肚子。

男人眸光终于从毫无波澜变得暗火丛生。

我微微笑着将手中拿着的刀鞘塞入他领口,“哥哥,等本宫再来找你玩。”

随之鞠躬向男人行了个家礼,带着身边的宫人往外走去。

3

说来我和秦晏是多年的冤种兄妹。

也是头疼,父皇和母后太恩爱,宫中居然只有我一个孩子。

而秦晏,他父亲因为太废,成了前朝废帝,皇位则传到了他弟弟手上,也就是我的父皇。

父皇念着与先皇的父子情谊,将秦晏过继到了自己膝下。

于是我这个宫中唯一的孩子,就不得不跟这个冤种一起厮混,称兄道妹许多年。

他儿时就是个恶鬼。

秦晏的父亲在我父亲手里吃了栽,而他能欺负我,似乎就颇为得意。

那时少年仍叫我秦元霄,即便后来我改了名叫秦元。

他不是别人家的哥哥,我也不是别人家的妹妹。

总之,以母后为首,宫中无人不叹:造孽啊。

然而八年前,宫人整理宫中旧物时却发现,废帝大伯并不是先皇的儿子,而是先皇后不知和谁野合诞下的野种。

彼时废帝大伯早已死了多年,只剩一把枯骨。

尴尬的,就只有留在宫里以皇族血脉自居的秦晏了。

虽说不再是亲叔侄,但父皇终究也没有苛待他,而这冤种居然自请去边塞平乱。

之后便一去八年,杳无音信。

他走的那日,我在城门从赫赫炎炎等到日落西山,最终却从守城士兵口中得知,这冤种一清早就偷偷摸摸走了。

彼时我便想,秦晏,有本事你一辈子也别回京。

4

刚刚退朝,宫门口是候着各家主子的小厮,围成一片。

三三两两的大臣穿着朝服走在官道上,偶尔说谈着些什么。

哦?有个落单的小可怜?

我几步追上去,裙裾随风扬起,礼帽的珠翠便与耳坠在一起晃荡作响。

伸出食指在他背后一勾,瞬时,高大的男人顿住了步伐。

“哥哥走得好快。”

我食指用力勾了勾,身前的男人却背对着我,纹丝不动。

“本宫原本想着拍拍哥哥的后衣领的,有些皱。”我松了手,绕到他身前去,眨了眨眼睛,“可是好多年不见,哥哥长太高了,本宫就只能勾住哥哥的腰带了。”

周围不知是谁吸了一口气。

我莞尔,一扫四周,“你们没见过儿时本宫和哥哥打闹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