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铁血无痕

更新时间:2020-06-29 04:25:58

铁血无痕 连载中

铁血无痕

来源:落初 作者:追艳君 分类:武侠 主角:桑桑直 人气:

经典小说《铁血无痕》由追艳君所编写的武侠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桑桑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尘世间,冤魂无数,一身正气,无痕携手依依,穿梭迷雾,行走悬边,经慎密推理,铁血追凶,终将一件件令人或悲或恨或惊或怒之谜底一一呈现。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七章:埋尸

“您大概也听说,五年前,衙门有一个与您一样姓,名叫桑直的捕头被“神风四煞”所杀之事?”

显然不知道站在自己眼前的是桑家之后。

桑无痕闻言一愣,绝没想到他会提爹之事。

自然心里有一点激动,不过,表面却平静而答:“案子当时轰动整个益州境内,怎会不清楚。”说到这里,话峰一转:“看来,你认识“神风四煞”?也知道他们现在藏于何方?”

陆一峰点点头又摇摇头。

“什么意思?”

““神风四煞”靠拦路打劫,杀戮无数而名震江湖,小人认识一点都不奇怪,只是,您问他们全部的藏身之地,我不知怎样回答。”

“为什么?”

“讲实话,老大肖一海和老二杜无花下落我晓得,至于老三秦有生及秋三娘就不得而知。”

“真的?”语气之中带着惊喜无比。随即又疑道:“当时各地方都贴有追捕“神风四煞”的人头像,为什么你不拿着这条线索去领赏钱?”

“不瞒捕爷,小人从小专门混迹江湖,身负小案子不少,怕引起自身不必要麻烦,宁愿有些事一直埋心里,也不会那么做。今日若不是害怕衙门那檀木大板,我也不会拿陈年旧事来讨好您。”

一听对方如此回答,桑无痕朴刀一收,双目一定:“算你有理,那肖一海和杜无花现在在哪儿?”

“早死了。”

“死了?”他瞬间脸色一暗,说出二字带着惊异,并且口音拉的格外长。

满以为,自己兜兜转转几年始终没头绪之事,今日会无意之中在陆一峰口中得到突破,谁料还是让人失望。

“你如何这么清楚?”语气有点不甘心。

“小的亲眼所见。”回答果断之极。

“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又是怎么死的?”一连串问题,几乎脱口而出。

陆一峰见对方着急,连忙答道:“五年前,绵竹镇境内他们被人杀死。”

“是不是犯下桑捕头之案以后,没过几天遭到的毒手?”

“好像对。”

“说说经过。”

“记得有一天深夜,我去绵竹镇会朋友,经过一个独处山庄时,听到院子里有男女怒气冲天的对话声。”

“具体言语?”桑无痕生怕他讲的过于简炼。

“由于我正行走,几人前面对话基本没听清楚,当站定时,才真真切切听到一个女子说道:“肖一海,杜无花,不要以为你们凭“神风四煞”名号,做人就那么贪心,若逼急,我一样不客气。”“你试试?”男子声音。“好,别怪我无情。”音一落,便传来打斗。出于好奇,我悄悄爬到墙边一棵大槐树丫上。”

“看到了什么?”

“院子里一个女子拿着剑与一胖一瘦正在搏杀。”

“那胖瘦二人想必就是肖一海和杜无花。”

“对。”

“秦有生和秋三娘呢?难道没和他们在一起?”

“不知道,反正在院子里一直没看见。”

“你清不清楚,女子姓名?”

陆一峰摇摇头。

“相貌呢?”

“虽然那天有雪还没融化完,看清楚不可能。”

“嗯,你继续。”

“他们出招都凌厉之极,大有拼命架式。连差不多离有十米开外的我有时都感觉到掌风及剑气。大概恶斗了十几招,女子突然娇身稍退,手往腰间一伸,“唰,唰”几声乱颤,一件长形雪亮东西一闪。”

“是什么?”

陆一峰可能沉浸在细节之中,丝毫没理会桑无痕问话。

“还没等人看清楚,她手腕狂旋,雪亮东西犹如万条灵蛇,直飞对方。出招真正快到极限,站在树上的我见此心跳厉害,感觉双腿微微颤抖,一眨眼功夫,听到了肖一海一声惨叫,再一瞧时,见他身子一扑,再无声息。而杜无花也是往地一坐。”

“这么说,女子仅用一招就结束了二人性命?”桑无痕打断他话,骇然惊问。

“算吧。”

“什么意思?”

“杜无花往地一坐,还声音发抖、极为艰难地问了一句:“你,你使的什么邪术?””

“女子回答没有?”

“她一声冷笑,道:“邪术?哼哼,你们真是见识浅薄,连“冰柔”剑法都不知道。””

““冰柔”剑法,女子使用的是失传了很久、霜冰儿的“冰柔”剑法?”桑无痕不由自主失声大叫。

陆一峰不懂他为何如此失态,惊疑道:“捕爷,您,您…?”

“没什么。”三字一吐,不再言语,

因为,在如此场合,他不可能讲出爹曾经对自己说的一段往事:八十多年前,曾祖父桑叶凭着自创武功“追魂掌”和“吸魂掌”两大绝技名震天下。

然而在一次沙漠中打死武林公敌——“虐心”剑法创始人寒梅子的返转回家途中。

正是遇上了使用长软剑兵器,会“冰柔”剑法的霜冰儿,才导致曾祖父变心抛弃曾祖母和刚满两岁的祖父,最终与她隐居山林。

至于他们隐居何处,整个江湖不得而知,曾祖母由此郁郁而终。

也就从那时起,“冰柔”剑法及曾祖父的“追魂掌”和“吸魂掌”便消声匿迹,再也没出现过。

真让人想不到,相隔几十年之后,“冰柔”剑法竟重现江湖。

此刻冷静下来的桑无痕心里满疑问,胡乱思道:莫非,女子是曾祖父和冰霜儿的后人?

不可能吧?

那她的“冰柔”剑法又从何而学来?难道——冰霜儿徒孙?

还有,为什么要杀二人?是不是与爹被杀之事有关?从陆一峰述说她在山庄讲的话语又像不是。

“捕爷,您在想什么?要不要我继续讲下去?”陆一峰看着他凝重的脸,小心翼翼问道。

“当然要讲。”桑无痕回过神。

“杜无花听完,身子一歪,已然死去,女子见此,腰稍弯,挟起二人,打开院门,走到山庄旁田地里。由于离我视线有点远,再加上心里害怕,我悄悄从树上下来后,便没跟去看,而是朝绵竹镇方向快速急行。”陆一峰讲完,停下来。

“整个事情经过就是这样?”

“嗯。”

“也就说,肖一海和杜无花被杀后,尸体被女子埋在山庄旁田地里?”

“对。”

“你至始至终都没看见,院子里及屋内有其他人影现身么?”

陆一峰很肯定摇摇头,道:“我会朋友之后,返回看过,是一座废弃山庄。”

“它名字及埋尸具体地址,你还有印象吧?”

“清楚。”

“好。”桑无痕望了望天,发现已经快过申时,缓慢道:“现在跟我去衙门。”

“捕,捕爷,您,您,还是不打算放过我?”

“放心,明日我想和同僚带你一起赶往山庄旁边查证一下。若所说属实,我会在张大人面前为你求情。”

陆一峰见事已至此,哪敢还说其它话,只得道:“是,捕爷。”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