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康乾豪侠传

更新时间:2020-09-05 18:56:07

康乾豪侠传 连载中

康乾豪侠传

来源:落初 作者:梦语听涛 分类:武侠 主角:雍正吕四娘 人气:

火爆新书《康乾豪侠传》是梦语听涛所创作的一本武侠风格的小说,主角雍正吕四娘,书中主要讲述了:提起清朝的历史,康雍乾盛世就是一个绕不过的话题,有人说这是一个盛世,也有人说这个盛世完全就是得益于明未红著、玉米的引进,无论是经济、人口都没有突破明未的数字,就连科技也停滞不前,出现了大幅的倒退,这个所谓的盛世就如同建立在沙滩上的堡垒,一阵风吹来,就完全有可能完全坍塌,事实上英国发动的鸦片战争就完全证实了这一点,更重要的是在这个所谓的盛世,国里的反抗势力从没有停止过,于是关于这一个时期的野史轶事就非常得多,于是很多的小说和影视作品都是围绕这个时斯展开的,而流传最广的莫过于九王夺嫡和跟雍正换子,以及民间的反清组织天地会、红花会、日月会、天理教、洪门展开,而最让人感到热血的自然是吕四娘勇闯大内,滴血大内,雍正飞头的故事了,这个故事能让我们耳熟能详,自然是得益于那些武侠小说和影视剧,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这些都被影视拍烂了的题材,甚至是被我们当成了历史,也正因为如此,我们才忽略了那个年代,那是个波澜壮宽的年代,也就是那个时期,工业革命在西方各国如火如芥展开,西洋各国都开始将目光转向了东方,我们这个故事就发生在这个正值中西方文化冲突的年代......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雷老虎的确是来者不善,三天后,他的生意在杭州一起开张,他开的是青楼、赌场,烟馆,如果仅仅只是这些倒也罢了,可问题是他偏偏在方隆号在杭州的几家主店旁边开了几家青楼、烟馆和赌场,这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冲着方家的方隆号来的。知道这个消息后,方德坐不住了,方家可是做正经生意的,你说这青楼、赌场、烟馆开在方隆号的旁边,这是什么意思,人家会怎么想?于是,他准备亲自去会会这个雷老虎,看看问题能不能和平解决,如果这事能和平解决,就是多花一些银子他也认了,但是他还没有动身,雷老虎就先找上门来了,与他同来的是知府陈大人。

雷老虎是标准的山东大汉,身材魁梧,虎背熊腰,双臂似有使不完的力气,他的下盘极稳,显然是以腿功见长。

知府陈大人已在为他们引见:“雷老弟,还不过来见过方老爷,他可是我们杭州城的风云人物,你要在杭州站稳脚跟,少不了需要他的帮助。”说到这里他又将目光转向方德:“方老弟,这位雷老虎雷老爷,以前在山东求财,现在来我们杭州发展,你们是同行,以后应该多多亲近雷老虎才是,俗话说的好,这远亲不如近邻,大家和气生财嘛!”

雷老虎立刻向方德抱拳行礼:“方老爷,雷某是个粗人,大字不识一个,只有一身蛮力,不懂的拐弯抹角,喜欢直来直去,若是将来有什么得罪之处,还请你多多包涵才是。”

方德故作不知:“原来雷老爷也生意人,那我们是同行了,但不知你雷老爷是做什么生意?”

雷老虎笑:“方老爷说笑了,雷某哪里及得上你在生意场上捞的风声水起,只能沾你一点光,在方隆号附近开几家烟馆,赌场,妓院,希望你不要介意,能赏口饭吃,如果方老爷您大驾光临,我一定给你五折优惠。”

方德的脸色开始变得很难看,他的目光锁定陈知府:“在四条街和方隆号附近绝对不可以的赌场,烟馆,妓院,这可是我们约定好的,大人不会忘了吧?”

雷老虎却说:“规矩是人定的,就不能改上一改?”

方德以不可置疑的口气说:“你把青楼、烟馆、赌场开在别处我不管,但是方隆号附近绝对不可以有青楼、烟馆和财场,这是原则的问题。”

陈知府眼见这话要说僵,连忙打了个呵呵说:“青楼、烟馆、赌场这事咱们可以慢慢的商量,现在先来说说漕帮的事,李巴山已经上了年纪,对漕帮的事早已力不从心,如果不是鄂总督、高提督和你老护着他,也不知道出了多少乱子,现在是该让他从这个位子退下来了,这位雷老弟英雄了得,打遍山东无敌手,请他来当漕帮的帮主最合适不过了。”

方德说:“江湖上的事,我从不过问,至于谁做漕帮的帮主,应该由他们自己决定。”

陈知府笑着说:“按江湖上的规矩,当双方的矛盾不可调和时,只能以比武的方式解决,但是一旦动起手来,伤亡却在所难免,所以本府还是喜欢希望李帮主能自动退出。”

方德眉深锁:“你认为李帮主不及这位雷英雄英雄了得了?”

雷老虎说:“我已经向李巴山下了战书,以武定输赢,谁赢了谁当帮主,现在我只希望这场比武能公正的进行。”

“江湖上的事我不想管,也管不了,你们想怎么办是你们自己的事,用不着来问我,而且我也不认为李帮主会败给你,但是方隆号的附近绝对不能有赌场,妓院,更不可以有烟馆,这是我的底限。”

陈知府皮笑肉不笑:“但是那些地皮是雷老爷自己买下来的……”

雷老虎说:“要我不开妓院,烟馆,赌场,那也简单,我除了武林中人之外,还是赌界中人,只要只要你们有人在赌场上赢了我,我自然会关闭赌场,妓院,烟馆,并离开杭州。”

方德说:“我不是赌界中人!”

“我知道你不是赌界中人,”

雷老虎说:“我也不会占你的便宜,我会给你一个月的准备时间,你可以自己和我赌,也可以派人和我赌,你们四条街上可是藏龙卧虎,不会找不出一个人来和我赌吧?如果你们赌赢的话,你做主,随便你想怎样都行,依照赌场上的规矩,输的人根本没有说话的余地。”

“我不会和你赌,更不会让人和你赌,”方德坚决的回绝:“四条街的人只想平平安安的日子,不想找任何麻烦,但是如果有人惹事生非的话,我们也一定会接着,但是我不希望这种事情发生,况且,可以做的生意很多,过几天,我会去一趟温州,我希望我回来的时候,四条街的周围不会有任何的赌场,妓院,烟馆,否则,我不管你有多大的来头,有多大的靠山,都会把你连根拔起。”他的话如同岳定。

雷老虎与方德的首次会晤自是会晤不欢而散。

雷老虎一出方家的大门,就迎面遇上了李小环。

陈知府一见李小环就满脸笑容:“小环姑娘!”

李小环杀气腾腾:“我找的是雷老虎,与你无关。”

雷老虎问李小环:“姑娘想怎样?”

“想和我爹动手,先过我这关!”

李小环已在语声中一跃而起,飞踢雷老虎。

——七十二路连环腿!

她的腿法很快,只一眨眼间就到了雷老虎的身前。

雷老虎接架相还。

他的武功远在李小环之上,但是他并没有马上将李小环击倒,而是想从她的招式中找出破绽,以便来日迎战李巴山。

李小环与雷老虎交手时,被刚从外面回来的苗翠花看见了,她立刻将这件事告诉了方德。

听到李小环与雷老虎交手之后,方德立刻与苗翠花赶回来阻止。

——李小环绝对不是雷老虎的敌手!

这一点方德绝对看得出来。

李小环的确不是雷老虎的敌手,仅二十招,雷老虎就摸清了她的套路,并开始反攻,只数招,李小环便中了一拳,向后跌了出去。但是就在李小环即将撞上墙壁时,一只强而有力的手已按上了李小环的肩,卸去她后飞的力道。

按住李小环的是一布衣汉子,腰间束着一条布带,普通的不能再普通。

见到这汉子,雷老虎的眼睛再也没有移开。

——他看得出对方是个劲敌!

李小环却是又惊又喜:“文四哥,文四嫂?”

替她化解雷老虎那一击的是方德的结义兄弟文泰来。而在他身畔的却是他的夫人骆冰。

文泰来将李小环交给骆冰:“照顾好小环,我去会会雷老虎!”

语声中他已走向雷老虎。

李小环连忙说:“小心些他很凶的。”

骆冰微笑:“别担心,你四哥应付的了。”

她对自己的丈夫充满了信心。

此时文泰来已经面对雷老虎。

“天地奔雷手文泰来?”

雷老虎眼睛巨缩。

他已看出对方是个劲敌。

文泰来承认:“正是。”

“久闻文当家的天地奔雷手独步江湖,雷某久有领教之意,不如因时利便,一分高下。”

文泰来语声极淡:“拳脚小功夫,容人大丈夫,雷兄的武功的确了得,但是出手未免太狠了,她还是一个小姑娘。”

“雷某只练赢人的武功。”

雷老虎已在喝声中飞扑文泰来,直如饿虎扑食。

他所施展的是疾风腿。

他的腿法刚猛有力,比李小环的连环腿凶多了。

文泰来出拳,拳如闪电,势如奔雷。

两人互搏七招,分开,各退二丈。

雷老虎落地,脚尖扫地,地上的青砖相继飞起,直击文泰来。

文泰来大喝,出拳,拳击来砖。

砖破!

也就在砖破的一刹那间,雷老虎的腿已到了。

他的腿法不愧为疾风腿,腿如疾风。

可是文泰来的手也不慢,格开这一腿,飞退。

雷老虎不容他喘息,双腿如剪,追击文泰来,他要一举击倒文泰来。

但是就在这时,文泰来却显示出了他的惊人技艺,他没有再退,而是旋身,让过雷老虎的腿,侧踢,在这一刹那间,他的腿越过了雷老虎的腿,直踢雷老虎的心窝。

——怀月一线牵!

——这是欧阳四海的腿法。

李小环动容。

她亲眼见过欧阳四海施展过这路腿法。文泰来的反击快而突然,雷老虎完全来不及招架,便中腿倒飞而出,吐出了一团鲜血,他从未见过如此腿法。

“这是什么腿法?”

“怀月一线牵!”文泰来如实回答。

“这不是你的武功!”雷老虎目光如电。

“能打赢你的就是好武功!”

说这话的是文泰来的夫人骆冰。

雷老虎忿忿不平:“想不到文当家的也会盗用别派的武功。”

“你与外子不是比武较技,又怎么能怪他使用别家的武功?”骆冰笑着说:“在四条街有个不成文的规矩,无论是谁,都不可以在四条街动手伤人,这条规矩从来没有人敢破,所以我劝你在方德没出现之前马上离开,迟了你想走也走不了。”

雷老虎望着文泰来:“我会在杭州立擂七天,我会在擂台之上恭候你的大驾。”

说完之后,他与陈知府离去。

于是,方德出来时并没有看见雷老虎与李小环动手,而是看到了文泰来夫妇,见到文泰来夫妇,方德又惊又喜:“四哥,四嫂,你们来了?”

“你不会不欢迎我们这不速之客吧?”

骆冰的脸上尽是笑容。

“这是哪里的话,想你们这样的贵客我请都请不来,怎么会嫌弃?”方德笑着说:“不过,才半年不见,四嫂你却越变越漂亮了。”

骆冰微笑:“再漂亮也比不上咱们的小环妹妹!”

“怎么说到我身上来了。”

李小环有些不好意思。

“漂亮就是漂亮,难道让嫂说你丑么?”骆冰望着李小环:“不过,你的胆子也太大了,连雷老虎也敢惹,就是你四哥也未必胜得了他一招半式,更何况是你。”

李小环笑着说:“四嫂教训的是,小环知道了。”

骆冰在摇头:“听你的口气就知道你在敷衍我们。”她将目光转向了方德:“小环是个冲动派,以后你要好好的约束她,别让她闯出什么祸来,好在我们今天来的及时,否则她早伤在雷老虎的手下了。”

苗翠花不待方德说话就说话“有什么话大家进去再说,不用老站在门口吧!”

她很大方,宛如殷勤女主人在招待远方的来客。

骆冰见到苗翠花有些意外:“这位是……”

苗翠花回答她:“我姓苗,苗翠花。”

对于她的出现,李小环心里大大的不悦,不过她并没有表现出来,只是在众人走进去时,偷偷地问方德:“她怎么也在你们家?”

“他们是白叔的亲戚,在这里暂时住几天。”

听到方德这么说,李小环才没有再问。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