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天绝魔刀

更新时间:2020-09-10 13:33:24

天绝魔刀 连载中

天绝魔刀

来源:落初 作者:扬帆搏浪 分类:武侠 主角:夏云逸姚 人气:

主角是夏云逸姚的小说《天绝魔刀》此文是扬帆搏浪原创的武侠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十八年前,十三门派灭了血魔教,放过了襁褓中的双生婴儿,一个由梅花庄收养;一个则由天山派掌门慕容千秋抚养,不料双双失踪。两年前,朝廷突然颁布“禁武令”,随后一伙神秘的黑衣杀手,对十三门派进行报复。武林风云再起,十三门派再次联合,矛头指向血魔教残存弟子。夏鸿飞,梅花庄养子、血魔教少主,在红颜知己东方晴语帮助下,率残存弟子寄身龙门镖局,周旋于十三门派。偶然机会,夏鸿飞寻得天绝魔刀,几经努力终于弄清黑衣杀手原是朝廷锦衣卫,受命慕容千秋。原来慕容千秋投靠朝廷,另有阴谋。在各派共同努力下,终于粉碎其阴谋,武林重归平静。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夏鸿飞逃到后山,就躲进了那个山洞里。这个山洞很深,有多个出口,有两处非常隐秘,外人很难发现,连他自己也是最近才发现的。所以他并不害怕那些黑衣人追来。

夏鸿飞找个地方坐了下来,想起山庄被灭门,师父、师妹惨死,心中悲痛难当,泪水泉涌而出。

默默地伤心了好一阵,夏鸿飞拭去泪水,静下心来想:这到底是为什么?

是因为自己白天救郑凯,得罪了那几个黑衣人的缘故吗?若是这样,他们找自己找郑凯就成了,何至于杀人灭门?

那个郑凯到底是什么来路?那些黑衣人为什么要追杀他?自己跟师父好心救他,他为何要恩将仇报,杀死师父?

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师父生前得罪了人,不管是无意还是有意。得罪了郑凯、黑衣人,抑或跟其有关的人。

然而师父一生淡泊名利,上善若水。更是悬壶济世,古道热肠,他怎么可能得罪人,抑或招人嫉恨?

那些黑衣人又是什么来路?他们竟敢公然挑衅朝廷颁布的“禁武令”,藐视朝廷,想来非同寻常。

这一切的一切,夏鸿飞百思不得其解。

在山洞中待了一阵,夏鸿飞站起身来,他决心潜回山庄看看。凝神听了一会儿,见洞外没有什么动静,就小心地走出洞来,藏身黑暗之处。

只见月明星稀,大地沉浸在一片柔和的夜色中,山风飒然,一切是多么宁静而美好!

夏鸿飞又凝神聆听了一会儿,往来路小心地潜回。这些路他何止走过千回百回,当真熟悉得不能再熟悉,闭上眼睛都能走。他很快就顺利地潜回到山庄外。

梅花庄全庄上下黑魆魆的,一星灯火也没有,一片死寂。冷风刮过树木,呜咽有声。冷风中带着浓烈的血腥味。

夏鸿飞只觉双脚发软,忍不住心中的悲痛,又流下泪来。

夏鸿飞不敢贸然进入山庄,他害怕黑衣人在山庄布置陷阱,等待他自投罗网。于是他悄悄地爬上山庄外面的一棵大树。

这棵大树很高,长得枝繁叶茂。躲在上面不易被人发现,而且还能俯瞰整个山庄,监视山庄的一举一动。

天终于亮了,太阳冉冉自东方升起,照耀着这座劫后死气沉沉的山庄。

夏鸿飞躲在树上,透过枝叶的缝隙监视着山庄,一直到天黑也没有见到半个人影。

为了谨慎起见,夏鸿飞还是不敢贸然进入山庄。一直到第二天黄昏,依然没有发现任何人影。夏鸿飞确定那些黑衣人真撤走了,这才小心地从树上下来,翻围墙进入山庄。

沿着熟悉的路,夏鸿飞心情异常悲痛,脚步异常沉重地来到那晚跟黑衣人动手的房间前。

只见梅映雪静静地直挺挺地躺在地上,躺在众黑衣人的尸体旁。

夏鸿飞双膝一软,跪了下去,泪水顺着脸颊无声地流淌,扑簌簌滴落在梅映雪冰冷的脸上。他伸出颤抖的手,往她脸上轻轻一抹,使其闭上眼睛。又轻轻拭去她脸上的血污,整理好衣裳,轻轻抱了起来,抱回她生前起居的房间,轻轻地放到床上。

默默地静立一会儿,夏鸿飞回到自己的房间,将师父的遗体抱回其房间。

都说人死后入土为安,夏鸿飞决定先埋葬他们。他先去厨房胡乱吃了些东西,以补充体力。再从柴房找来一把镢头,到后山师娘的坟旁挖了两个坑,然后往返两趟,从山庄搬来师父和师妹的尸体,将他们埋了。

要不要立个碑?夏鸿飞思前想后一阵,决定不立了。一来他不想师父师妹死后再被人打扰;二来也少给自己找麻烦。

“师父、师妹,你们安息吧!我一定勤练武功,找出凶手杀了他们,为你们报仇!为梅花庄报仇!”夏鸿飞跪在坟前,任凭泪水流了一阵,起身回到山庄。

梅花庄东边有一口废井,夏鸿飞从房间将云姨、陆伯、小三叔、王二麻等二十多具尸体,一一搬来投进井里,推到一堵土墙将他们掩埋。

而郑凯及那些黑衣人的尸体,夏鸿飞则将他们全丢进了粪坑。也推倒一堵土墙埋了。

做完这些,天已经全黑了。

略作休息,夏鸿飞摸回自己的房间,点亮烛台收拾起来。他很快就打点好了一个包袱,将包袱往肩头一挎,端着烛台来到师妹的房间。

梅映雪的房间里一切依旧,可是人呢?

往事历历在目,梅映雪的一颦一笑,一嗔一喜都浮现在夏鸿飞眼前,她是那么温柔,那么美丽,那么纯洁,那么善良,那么热情,那么大方……

而今这一切的一切,都随着那些天杀的黑衣人的闯入化为乌有。

铭心刻骨的痛,夏鸿飞的脸因痛苦变得扭曲,泪水模糊了他的眼睛。

这些该死的黑衣恶贼!

任凭泪水默默地流了一会儿,夏鸿飞拭去泪水,仔细打量起师妹的房间来。

其实这间房间,夏鸿飞也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好大一部分时间,他都在这里陪伴师妹一起度过。哪里放的什么东西,他更是一清二楚。

此刻他如此认真地看,是要把这里的一切全装进记忆里,全部带走。——他将离开梅花庄,不知什么时候才会再回来,也许这一离开再也不回来。

在房间的墙上,有一幅师妹十六岁的画像。那是两年前他与师妹跟随师父去京城访友时,花了不少银子请城里的一位画师画的。画得栩栩如生。

夏鸿飞将画像小心地取下来,深深地看了一眼,卷好收藏起来。为了不让画像损坏,他将画像装进一只木盒里面,这才装进包袱。这幅画像将是师妹留下来的,最值得他珍藏的东西。

夏鸿飞吹灭烛台,摸黑来到院子里,明亮的月光下,他突然发现地上有一块发光的东西,便捡了起来。看时,见是一块令牌,上面还刻有字。想罢是那些黑衣人落下的。

夏鸿飞将令牌收拾好,离开梅花庄往后山走去。他决定到后山山洞里宿一晚,再决定其他。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