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神能武界

更新时间:2021-03-30 21:02:29

神能武界 已完结

神能武界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夜雨的夏天 分类:武侠 主角:小镇凌霄鸣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神能武界》的小说,是作者夜雨的夏天创作的武侠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天降奇石造就多个武术流派,传闻若能集齐所有奇石,将会统领全世界!凌霄鸣,武神的后人,先救了神秘的村外人,后又成大气,修大道显示出天才之资。气修者,能武者,多彩的修炼方式,可怕的蛮荒野兽,将会给外出历练的他带来怎样的机遇和危难?混沌五行,大道通天,且看他能否超越先祖的高度,俯视众生……...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一幕让凌霄鸣心中一颤。这怎么可能!竟然将水中影一分为二。那其中的速度与力量就要快到一定程度才行。凌霄鸣掩不住心中激动,直径跳入水池,接近倒影扎好马步两拳在腰间握紧。待水波静止,凌霄鸣瞬间出拳,拳头贴近水面由拳头带起的威风震得轻微一荡。

“不行?再试一次。”凌霄鸣运集内气,好一阵子,感到内气运集成功。忽然出拳,这次水面震动较为激烈,只是倒影并没有一分为二,而摇晃不已的倒影似乎要碎裂。

凌霄鸣知道自己又失败了。“怎样才行呢?再练练吧,多练应该能找出方法。”凌霄鸣不放弃,接着一拳一拳的挥动着。

不知挥动了多少下,凌霄鸣觉得双臂都没有力气了,而且挥动次数过多,双臂似乎有脱臼的感觉。凌霄鸣老头叹道:“今天就练到这里吧。”

第二天一大早,凌霄鸣按照失云海的吩咐到森林里去静坐。这些日子,凌霄鸣从来都不问事情原由,在失云海看来凌霄鸣是个尊重他人的好孩子。

静坐中,凌霄鸣脑海中一直在回想着昨天的事,不时眉头皱在一起。失云海看到凌霄鸣头一次在静坐中开小差,很是意外,想必遇到了什么难题。

“宵鸣,你有什么问题?。”失云海开口问道。

凌霄鸣一听,瞬间想到,竟然能看出自己在想别的,他不简单。凌霄鸣摸摸头笑道:“海叔,昨天我看到一只燕子飞过水池时,燕尾将月亮的倒影一分为二,但是我昨天练了很久都没能成功,所以一直在想这个问题。”

“恩?”失云海暗叹凌霄鸣观察敏锐,更佩服他小小年纪就能如此尽心地修炼。失云海慢慢地来回走动,凌霄鸣望着他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失云海微微一笑:“当速度达到一定程度后,就能影响空气流动,使空气变得锐利无比,若是能够控制空气,那么就能杀人于无形。”

凌霄鸣认真地听着,竟然有人说能达到这样的地步。失云海接着说:“这其中就要注意发力的瞬间的速度与力度。”

回想着失云海的话,凌霄鸣出神地想着。

“好了,今天就不用静坐了,你先到武馆去修炼吧。”失云海吩咐。

回过神来的凌霄鸣对着失云海突然露出了笑容,失云海心中想到竟然一点就通,然而凌霄鸣说道:“还大叔,从这一刻起我百分之百的肯定你是一个高手。”说完就想着武馆跑去。

失云海愕然,随即一笑。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了,有很多孩子们都已经掌握了内气的修炼方法,并且身体强化了不少,有资格进入武术演练场了。他们都在进行自己的训练项目。

“凌霄鸣,怎么不见你在演练场训练啊。”有人问道。

“哦,小林子,是你啊。我在别的地方训练,所以你们没见到我。”凌霄鸣并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又什么特殊的地方,所以不得不隐瞒。随便地聊了几句就到武馆后面的训练场地去了。

远远地听到有人喝喝的吼劲,“萧云那小子竟然比自己早到,还是第一次吧。”凌霄鸣很意外。

“萧云,怎么比我还早啊,还练得这么有劲。”看到萧云不停地拍打在大水缸上,但是水缸却丝毫无损,凌霄鸣自然的说笑。

停下手中的动作,萧云擦了擦汗说:“你小子还真不急呢,就是要早早的练习然后早点回家休息啊,难道你不知道明天是什么日子?”

“明天?”凌霄鸣摸着脑袋使劲想,半天也没想出来。

萧云摇了摇头道:“明天是我们这批修炼者的历练之日啊,难道没有人通知你?。”

所谓历练之日就是在每一批孩子中从受训开始计算,达到一定程度后就会进行历练,让这些孩子们见见血腥的场面。其实也没什么,就是让他们去打猎,变相体会杀戮,也让他们更像一个武者。当然整个过程中也有导师陪着防止意外发生。

“哦,原来是这个啊,我知道,只是我在想训练的事忘了。”凌霄鸣打了个马虎眼。

“我,已经不是第一次打猎了,以前就跟着父亲外出打猎,做个小帮手,这次我一定要猎一头大野猪回来。”萧云得意的对凌霄鸣说。

凌霄鸣捂住小嘴笑了起来:“真的?好像你就是帮你父亲拿工具吧。”“你这小子就知道损我,得意一下不行啊。”萧云气愤的说道。

“说什么呢,还不赶紧训练。”徐雷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训练场,看到两人嬉笑着,没好气的大吼一声。

两人吐了吐舌头,各自分营,各自训练。

枯燥的训练终于结束,两人各自回家准备明天打猎的工具。凌霄鸣一回到家就往储物室钻。

储物室没有灯盏,一片漆黑。凌霄鸣点着灯盏进入其中,一直往里走,走到一个供桌前。桌子上有一个锦盒,金边外表,绣着扭曲的线条,那锦盒在黑暗中也微微透出金色光芒。

一打开锦盒,瞬间从里面射出耀眼光芒,一刻发着蓝色光芒的拳头大小的珠子静静地躺在其中。那是一刻夜明珠,他家里就是用这颗夜明珠来照亮储物室的。

看看四周,有一些东西凌霄鸣从来没见过,还有许多大小不同的箱子。墙壁上挂着各种兵器,有长枪、长剑、金丝羽衣、弓

“恩,还挺多的,那些武器应该是我家先辈用过的兵器吧。”说着慢慢向前走去。绿色剑体,透着黑芒,隐隐露出一丝寒意。赤色红缨长枪,白刃枪尖,甚有霸气。

将手移到长弓上,摸到长弓的材质,一股古朴感,但绝对为特殊材质制造而成。再摸弓弦,“恩。”凌霄鸣诧异了。“这弓弦怎么这么厚。”

“打猎应该是用长弓最好,恩,就用他吧。”细细考虑下,凌霄鸣决定就用这把弓了。一拿在手中,竟发觉此弓有十多公斤重。

凌霄鸣疑惑的大量了起来,“难道这把弓,还有那些古怪的兵器知识装饰品,没有实用性。”手搭弓弦,奋力一拉,弓弦微微弯曲。

“咦,拉不动。”凌霄鸣不信,再拉一次,还是拉不动。

凌霄鸣眉头紧锁,他就不信邪了,闭眼运气。慢慢的感到内气,调动内气于全身,全身稍有鼓胀。“喝。”“嗡!”弓弦一阵嗡鸣,凌霄鸣硬是涨红了脸,弓弦稍微拉大了些而已。

“呼,呼!累死我了,拉不动。”凌霄鸣气喘吁吁,虽说他内气已经小成,单是刚才他用尽了全身的力量,所以有点喘,心中不免放弃。

再看了看旁边,还有一柄弓。取下来掂了掂,不中,拉一拉,用大力很容易拉开。“恩,就它了。”凌霄鸣点了点头,将夜明珠盖上,拿着弓准备退出储物室,忽然在门后发现了一柄长匕首。“有一柄长匕首作为近战搏斗的需要也不错。”随手取了下来就退出了储物室。

凌霄鸣看着光秃秃的长弓笑道:“现在做弓箭也晚了些,还是明天到武官去领吧。”

第二天一大早,四十个合格的小屁孩就到武官门外集合了。这次又十位导师带领,一共五十人。在队伍旁边还有一堆打猎的工具,那是供没有准备好的人挑选的。

“开始挑选工具,每人最多两种不同的工具。”一位导师说完,就有十多人到一旁挑选,他们也并不是全都没准备,一部分人准备了一种工具,所以才在武官挑选第二中工具。

凌霄鸣一眼就瞧见了一套弓箭,20只,随手拿起背好就回到了队伍里。没多久陆陆续续所有人都挑选好了自己所选的工具,队伍分成十队,由十位导师分别带领出发,目前行程是相同的,到了目的地后就会各走各的。

凌霄鸣并没有分到与萧云一组,其他人都是不怎么来往的。起初凌霄鸣还怕他们跟海大叔撞上,不过仔细看去一路上与海大叔所在地相隔甚远,凌霄鸣这才放心。

走到丛林深处,十队就分开。虽说是深处,其实也不是太远,所以这带的大多猎物都被前辈猎光了。依稀可以看到有兔子在草丛间跑过。这些太弱的动物,是不会引起他们的兴趣的。

更深一点,随时随地都能听见鸟类的鸣叫,时不时还有小鹿出现。看到大点的猎物出现,大家都有所动作,纷纷取下自己的工具准备随时开用。

凌霄鸣也拉下一只箭搭在弓弦上打起精神。“嗖”旁边一位队友快速射出一只箭,射在草丛里。只听一声鸣叫,大家都知道有动物被射到了。

除了导师外,其他人都一阵惊愕,没发现动物啊,这也能猎到。那个小孩并没有急于上前,而是小心的由侧路逼近。导师眼中露出一丝赞许,这是打猎的技巧与常识。首先观察周围的情况,有异动就立刻做出动作,然后小心逼近防止其他动物来个黄雀在后。

发现并没有其他动物,没有危险,立刻上前观察。一只箭射在了一只小鹿的颈上,鲜血泊泊的流出。那人却一点都不害怕,拖着小鹿回到队里。“导师我猎到了一只小鹿。”有点兴奋的他开口道。

导师问道:“你叫什么名字,精通打猎?”

“导师,我叫齐风,经常跟随父亲出来打猎。”齐风认真回答道。“恩。”导师点了点头随口嗯了一声,接着道:“内气修炼的怎么样了。”

齐风顿时低下头:“前天正好初步掌握内气。”随着回答,导师眼底先出失望的神色。本来齐风在刚才表现出了敏锐的洞察力,而且行动谨慎,还以为是他自己在武学上有成就那么就可以上报武馆重点培养。

凌霄鸣插嘴:“哇,你好厉害啊,看不见猎物也能射中。”

齐风摸摸头笑道:“我经常出来打猎所以能判断出来,不过能不能射中却是完全靠运气了。”

导师脸色一暗提着小鹿一个纵身就跳到了二十丈高,将小鹿放在一颗大树上再做好了记号转头对众人道:“好了,继续。”

“听,什么声音。”导师顿时说道。大家都凝神静听。好一会儿,大家都听到了一阵叫声。

“是狼群,在前面。”齐风小声说道。

导师看了看自己带队的几人,好似在盘算着什么。“猎狼。”一声令下,五人就向狼叫声的方向跑去。

躲在一个一人多高的石堆下,众人偷偷观察者,只要导师发令就动手。前方五十米处有十三只狼,其中一只狼额头当中明显一大把的银色,可能是狼王。

导师随手捡起一把小石子,握在手中。然后对凌霄鸣和齐风说道:“你们两调整好内气,连发两箭,务必做到一击击中。”转头对着另外两人说:“你们俩没有弓,准备武器听我号令,随时出击,我会照顾你们。”“不要害怕,这是你们的第一场战斗,要像个男子汉,若连畜生都斗不过就趁早退出武官。”

说完便不再理会他们,言尽于此,关键就是看他们自己的了,多说无益。待凌霄鸣与齐风准备好后,两人相对一眼以表明准备好了。瞬间两箭几乎同时发出,“嗖嗖”由内气最佳状态的两箭贯穿空气引起一丝惊爆声,五十米的距离眨眼间就到达。狼王有所警觉,嚎叫一声,同时身体游动起来。

不过其他的野狼却只是一抬头看向四周,身体并没有动作。“噗噗”两只狼就身体中箭倒地喘息着。接着又是两只箭在两只狼倒地后,紧迫出现在狼群中,又是两只野狼倒地。同时狼王再次嚎叫,所有的狼都开始朝他们进攻。

“快,密集射箭,将所有的箭都射掉能射多少是多少。你们两准备好。”导师大声叫到。

“嗖”两人同射狼密集的地方,瞬间又是两只狼中箭。奈何五十米的距离太短了,没办法,远些可能没有重创野狼的效果。几个呼吸间,两人总共射出五只箭,射中两只狼。

这时已经有三只狼冲到石堆前了。“冲上去。”一声令下,另外两人立刻提着长枪和大刀冲进狼群中。

“嗖嗖”三课石子瞬间射爆冲前面的狼头,冲锋的浪人一愣神,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没有任何动作。石子太快,他们根本没看到,以为那三头狼就这样死了,还是头部爆裂而死。不过很快又回过神来。只可惜,又有两只狼扑空而起,就要将儿人扑倒,导师依然准备出手。

凌霄鸣与齐风的任务还没完成,两人一把抓过三只弓箭,搭在弦上。所有的箭都发出去,正好将两头狼击毙。

“你们也冲上去。”导师再次发令。两人不是笨蛋,近攻用弓用处不大,凌霄鸣一把将腰间的匕首抽出。齐风也从背后抽出自己后背刀冲到仅剩的四只狼群中。而导师凝神观战,若是遇到危险随时以石子援助。

说来也怪,四只狼一对一,竟然没有立刻进攻,而是像两人比武一样游走凝视。四人不敢大意,更何况当中的狼王更加凶狠。

“吼”狼王直接朝凌霄鸣扑去。凌霄鸣立刻附身打了个滚,躲过去。不料狼王反应太快,反身再扑。凌霄鸣往左一翻,匕首带起,在狼王的前腿上划过一刀。

狼王痛嚎,凶光倍加。凌霄鸣立刻爬起来,脑海中思考着。“自己速度没有它快,它四脚利爪,小伤无用只有找准机会一击击中。”凌霄鸣快速思考着。

狼王再次扑来,身体几乎圈成一团,身上利处皆尽向前。凌霄鸣无法下手,唯有躲避。连连躲避,反应不及,狼王一口咬在了匕首上,凌霄鸣感到手上传来一股巨力。匕首瞬间脱离,利爪在凌霄鸣右臂上划过,衣服成丝,几道血痕显现。

忍着疼痛,凌霄鸣孤注一掷,跟它来个硬碰硬。此时,凌霄鸣冷静下来,尽一切可能观察着狼王攻击的破绽。凌霄鸣的冷静让他进入了微观状态,脑海里也是一片静。多日来的静坐,让凌霄鸣看清狼王的每一个动作,这回,凌霄鸣竟然轻松的躲闪着。导师看到后内心不禁发出惊叹,臭小子是怎么做到的。

其他三人对付的是一般的野狼,都能躲过攻击,甚至还能在狼身上留下一击。齐风是打猎高手,他的判断力是四人中最高的。所以他最快解决,本想去帮凌霄鸣,却听到导师叫他回来。

“呀呀”另外两人完全是莽撞的打法,挥舞自己的兵器,勉强将自己护在其中朝狼奔去,打死赚到,打不到再来。

狼王一改之前攻击,快速向凌霄鸣奔跑,在临身时跃起。前腿直逼凌霄鸣面门,凌霄鸣冷静的躲避使他将内气调整完成。看准狼王的动作,瞬间出拳,轰在狼王头上。“噼啪。”狼王头骨碎裂而死,身体直直飞出十多米

“哈”一把后背刀砍在狼身,刀身嵌入其中。“呜呜”又一只狼被解决。

忽然碰的一声,拿长枪的人将长枪当棍使,野狼被砸飞,长枪也因此折断。躺在地上挣扎起来,看到狼王同伴都死了,立刻掉头逃跑。

“想跑?”只见一道身影闪过,直追逃狼。恰好那只狼跑到了一颗大叔后面,身影不停,直接出手打在树上,“哗”大树一阵抖动,一股力量穿透大树打在野狼身上。“嗷”最后一只狼的身体直接抛飞,再次出现在众人视线里,同时,狼身发出噼啪不断的响声,说明那只狼已经全身骨骼碎裂,而那颗大树却没有丝毫损伤。

“是导师,原来导师如此厉害,咦?那颗大树怎么没事。”凌霄鸣惊叹间又升起一丝疑惑。

其他人都看的目瞪口呆,眨眼的功夫,就解决了?那要到什么程度才有那样的实力?

看到自己所带的队伍都有所收获,导师也没有继续打猎的打算。打猎不重要,重要的是让他们要勇于面对危险,面对强敌。不然以后一见到惨景就吓住了。

“导师,你杀那只狼用的是什么功夫,怎么大树完全没事?”凌霄鸣问道。

导师看了一眼凌霄鸣,内心非常高兴凌霄鸣发现了这一点,笑道:“你也会的。”一笑而过,从凌霄鸣身边走过“好了,今天已经认证你们都是热血男儿虽然有一人未曾捕获猎物但是更重要的是以经有了武者的样子了,以后要勤加修炼,回去了。”

经过打猎的考验,大部分的孩子都没有退缩,极少部分初次杀戮有点害怕。毕竟他们都是八岁左右的孩子,虽然是孩子,但是长期以来的训练他们的个头都跟十三岁左右的孩子一般,不然的话就凭八岁大小的孩子那俩小腿,不长的手臂怎么跟那些豺狼虎豹斗。

接下来的日子除了训练还是训练,一晃就是五个月过去了。新的一年开始,小镇上喜庆连连。武馆当然是以武为先,没年都会举行武术表演,而每年表演的人们将会离开这个小镇到外面去闯荡,他们是一颗颗新星,也是小镇未来的希望,但是百年来小镇上并未有什么改变。之前离开的人不是下落不明,又或者在外做起了买卖,又有独自一人回到了这里,在外闯荡过的他们就在这里担任武术导师。

武馆外的大空地,两百名武者成列成排站好,他们都是十八岁以上,前面汇聚了小镇上所有人员前来观看祝贺。

一声令下,两百武者开始表演武术。他们都是内气大成,并且掌握一定程度的武技的。拳掌刚猛有力,出手间带起呼呼风声。“喝”两百人招式完全相同,“喝”一拳向前挥去,汇集两百名武者的拳风,威力大增。“呼呼”一拳,拳风持续三个呼吸,观众青丝、衣襟不断飘舞。两旁也受到一定影响,尘土随风而起,树枝连连飘摇

“好”

“厉害”

“好样的。”台下观众连连呼叫。除了武馆导师外,他们都是普通武者,甚至连内力都不会,但是曾经也是受过相同的训练

兵器表演,需要灌注内力才能显现神威。这不是个人表演,也不提倡个人表演,两百名武者分成10小组,每十人一组。各持兵器不同,招式路数也不同。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

小镇上的人没有多少武功高手,所以他们只管耍得绚丽就足够了。兵器在手,连环出击,带起淡淡幻影。奋力一击,透过内力与空气摩擦,尖锐声四起,兵器不停嗡鸣。一刀砍在石柱上,“噌”半米宽的石柱拦腰斩断。一棍直路上前,长棍瞬间没入石柱,穿透而过。

初步训练的孩子们惊呆了,这等实力,随便来一下自己就完蛋了。“若是有这等实力,打猎轻松多了。”“这才是真正的武功高手啊。”孩子们的眼光来看这些人的确觉得了不起,毕竟他们才是初学者,没见过什么世面。

那两百名武者同样,没见过世面,随着观众的惊呼,有的显出得意的神色。在他们心里能修炼出内力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了,却不知道导师们看到他们得意的神色失望之极。

表演过后,武馆馆长走出了来。身着白色长袍,面色红润,留着一把胡须,眼中除了严肃还是严肃。导师们看到馆长出席,个个惊愕。“馆长怎么出来了,难道有什么特别的事。”徐雷内心疑惑,小声的嘀咕着。

“我是小镇上武馆的馆长,屠雷,先天武者。”几句话,台下就引起了骚动。武馆馆长多少年啦,从不曾露面,这次亲自来到这里是什么意思,难道他看好这一批青年,要给予鼓励?

屠雷乃先天武者,达到先天就有两百五十岁的寿命,百年来,从来都没有在小镇上露面的他,此时出现,所有人都不禁望尘莫及。先天武者到底有多厉害,很多人都不知道,凌霄鸣一辈的小屁孩更加不知道先天是什么意思,凌霄鸣也在猜测神级强者的爷爷与先天的屠雷谁更厉害……而现在出现的人就要展现他的力量。

屠雷单手举起,眼神内敛,衣襟不由自主的飘动。瞬间挥手,一道半月型金色气劲横扫而出,耀眼金光宛如神物眨眼间飞出两百米轰在一块巨石上。“轰”巨石瞬间被切成两半,再举手,一声冷哼,数到指劲同时发出,一旁的几只木桩瞬间矮了一截。

“先天武者,内劲外放,后辈我就是你们的目标。”说完,屠雷转身回到馆内。

徐雷这才明白馆长的用意,“一定是在激励凌霄鸣,他是现在最有天分的孩子,只有这样才能让他不懈努力。”所有人看到了先天强者的威力后,皆已失神,那些自认了不起的青年也惭愧不已。

凌霄鸣双眼瞪得鼓鼓的,嘴里不停念道:“厉害,厉害”甩甩头,凌霄鸣想到母亲所说的话:“过分崇拜只能显示自己的无能。”随后眼神一利只有坚决。

小镇出口,除了两百名武者还有十几个青年,他们是因为没有武术修炼的天分和兴趣,所以不能一直留在这里才被送出去做生意等等。每年都有一些这样的人,很正常,若是在外面有所成就过上好日子也是一件好事。

送走这一批的青年,凌霄鸣疾奔训练场,他迫不及待想要外出闯荡,唯有不停训练才能增强自己的实力。

五个月里,凌霄鸣都在努力增强自身瞬间爆发力,将内气力量集中挥拳,爆发力忽然倍增,但是凌霄鸣却感觉还不够。

天色降下,凌霄鸣也回到了家中,晚饭过后休息了一会儿,就又进入了修炼状态。

月下,凌霄鸣在水池中不停的挥拳,每一拳都调整内气聚集道拳头之上,这几个月每天凌霄鸣都感到内气的掌控越来越熟练,内气已经可以快速的不满全身了。

凝神感应内气,熟练异常的控制着内气游走,此时能够控制在身体内游走的内气已经非常多了,凌霄鸣一股脑将能够调动的内气全部集中在右手臂上,“呼嘶”快速的挥拳在将空气震荡而出,一股尖锐的风势划过身前的冰凉的水面,那圆月倒影立刻一分为二。

“成功了。”凌霄鸣看到此景大喜。

成功的以全风将倒影划开,那么就意味着自己的爆发力又得到了提升。“嗯,明天试试能否打破大水缸。”凌霄鸣喃喃道。

第二天,凌霄鸣早早来到了武馆,天色太早,没有什么人在修炼,武馆也很寂静。

直接穿过武馆,往后面走去,很快就来到了他与萧云单独训练的场地。

空挡的大片黄土之上,只有少的可怜的几颗大树,百米外有一条小溪,流水哗哗响,在寂静的训练场响得很清脆。

凌霄鸣心中自若,他似乎有足够的信心将大水缸打破。

“导师还没有来,先等等。”凌霄鸣说完盘膝静坐。

这东西就像考试一样,必须要等到导师来到,亲眼看到才行,不然一切都得从来。

大约一个多小时后,导师徐雷来了,看到凌霄鸣在静坐,一脸的好奇。“咦,不像是在修炼内功啊。”徐雷嘀咕了一句。

徐雷慢慢走向凌霄鸣,轻盈的步子在黄土上溅起莎莎的声音。

凌霄鸣听到声音,很快醒过来。站起身来,面向徐雷,笑脸盈盈说道:“导师,我想我今天可以打碎水缸了。”

徐雷默默的点了点头。

凌霄鸣缓缓走到大水缸前,调整距离,以通背拳的正确姿势摆好。深深吸气,又吐气,调整好心态。

随后,凌霄鸣感应内气,很快就引出了体内那潜在的能量。将内气聚集到平举的右手臂当中,凌霄鸣平淡的眼神骤然变化,眼神一厉。同时身体各部分同时动作。

一掌横推在大水缸上面,只见大水缸瞬间破裂,零散的掉落一地。

当他第一次成功将大水缸打破后,兴奋的不得了,赶紧让导师来验收。可是导师却摇了摇头,搬来另一只大水缸再次施展通背拳。同样是大水缸碎裂,但是凌霄鸣这才注意到水缸碎得较为彻底大致较均匀,就连水缸底部也同样碎裂成好几块,而他仅仅能将大水缸打破而已。

“再好好想想吧,就算内气大成,没有方法也不能将水缸破坏成像我这样。”说完,徐雷就离开了。

但是徐雷脸色还是很激动,因为不到一年的时间凌霄鸣的内气已经接近大成了。

知道自己的通背拳还不到家,凌霄鸣绞尽脑汁也不能做到。努力回想导师的动作,到底是什么地方出错了,苦无结果。

来到小溪边舒缓心情,凌霄鸣坐在小溪边漩涡的岸边看着湍急的流水,倾听着流水的声响,生生沁入心扉。

这时一截长约3米有人头大小的木材随着水流漂浮过来,进入漩涡范围,漩涡旋转的速度带动木材快速旋转,碰巧撞到一块岩石上。“碰”木材被撞烂了,凌霄鸣惊愕,漩涡的力道竟然这么大。同时再仔细想想,为什么非要到这里来训练,或许导师有它的用意,难道通背拳的奥义就在这漩涡中。

靠近湖边,凌霄鸣打量着那巨大的漩涡,他多想试试自己的猜想,却又不敢下去,他怕下去后就完了身体几次做出了跳跃动作,但凌霄鸣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所以最终还是没有下去。

远处先天强者屠雷看着凌霄鸣的举动露出灿烂的微笑,慢慢靠近凌霄鸣。

“霄鸣,想下去?”屠雷微笑道。

凌霄鸣转过头去愣愣到:“馆馆长,是您啊。”“想下去?”屠雷再次问凌霄鸣,脸上依旧是灿烂的微笑。

凌霄鸣眉头紧锁,认真的看着屠雷:“恩。”

屠雷,缕缕胡须说道:“那就要动脑了。”说完一个纵身眨眼间消失不见。

“动脑?”凌霄鸣摸摸头,也露出了微笑。凌霄鸣内心狂笑,我是个聪明的小孩子,呵呵。

回到武馆,直接朝馆内冲去,大叫道:“导师,导师。”

有人听到叫喊,立刻出来看到凌霄鸣冒冒失失的怒道:“叫什么叫,什么事这么急。”

“导师我需要一条很长的绳索,要很结实的那种。”凌霄鸣手舞足蹈比划着。

徐雷从屋里出来,问道:“凌霄鸣,是你啊,要绳索做什么。”为了确认凌霄鸣是找了通背拳的奥义徐雷才这样问。

凌霄鸣眨眨眼睛:“我不告诉你,谁叫你那么小气。”甩头对着另一位导师笑脸盈盈。

徐雷脸色一黑,我小气,这是什么说法“我不说是因为在培养你啊。”不过这句话只能在心里说出来而已。“师弟,你去拿绳索吧。”说完气愤的看着凌霄鸣。

凌霄鸣一甩头不予理会。

“哎呀,这样对你的导师?”徐雷说道。

凌霄鸣一听才惊醒过来,导师就是导师叫我们那么多东西,自己还给予这样的脸色当下深深一鞠躬:“导师好。”然后就摸摸脑袋傻笑着。

那了绳索,凌霄鸣就往武馆后面的训练场跑去。先离漩涡较远的地方找了一处水浅的,水流不急的地方。调整好内气整个身体没入水中尝试着自己能憋气多久,这一试让凌霄鸣意识到内气修炼还能让自己在水中还算较长的憋气着实高兴不已。

内气修炼本身就是开发身体潜能的一种体术,它可以调整身体内外的呼吸,并且让自身发出较大的爆发力。

实验好了,再次跑到漩涡处,把绳索一头牢牢系在远处一棵大树上,另一头系在自己的腰部。调整好内气,纵身跳入漩涡。在漩涡里四处不着力,还没到底,凌霄鸣就要昏头了,只得拉住绳索上来,在上来的时候,凌霄鸣发现越向上,漩涡的力量越大,所以关键就在于打在水缸上力量的传导方式。

第二次,凌霄鸣抱住一块几十斤的大石头一起跳下,这次好了,很稳当。随着深度增加,水压也在增加,凌霄鸣感到胸口很压抑,“看来潜水时间要大大减少了。当稳当地到达底部后,将内气大部分集中在脚下,以至于不会被漩涡袭身。

仔细看着巨大的漩涡,犹如水龙卷,神龙摆尾。水缸就是水龙卷,尝试着在水中发力,谁知一下子又被水龙卷卷起。凌霄鸣再次无功上岸。

“看来得先适应在水下的动作才能开始修炼。”凌霄鸣再次潜下水中。没多久就上来了。“不行,内气一经调整,脚步就不扎实了。”凌霄鸣喘息着说道。

“平常出拳有速度就有力量,通背拳几乎没有距离,这样就很难再这样的情况下产生巨大的力量。那么唯有增加速度与爆发力才能将大水缸打破,但随之而来也仅仅做到打破而已,要完全掌握通背拳靠这两样是绝对不行的。”

“力量、速度都达到了,唯一欠缺的就是自身问题了,那就是瞬间将力量传导出去。”凌霄鸣思考着,不断的回想着导师打破水缸的情景。

“想一想,想一想。”距离、力量、脚印三者有什么关联,凌霄鸣从这三点出发。

“既然想不到,那就换个角度想,水缸碎得彻底,就像是同时受到很多处攻击,导师使用的是内劲?”凌霄鸣自我安慰道。

“可是,如果是这样的话,不是在刁难我?”如果导师真的是运用内力的话,就不用这么教自己了,只要修炼出内劲自然可以做到那样。

“对了,上次打猎时,带领导师一掌隔着一棵树就将野狼打死,全身骨骼碎裂,而且大树完好无损,原来他用的是通背拳啊。”想通这一点,凌霄鸣终于知道为什么导师说他也会的,只是自己还没完全学会而已。

凌霄鸣望望湖水,除了漩涡那里比较湍急外,还没看到比较急的流水。要想避开漩涡的干扰,首先要能够在冲击力大的地方站住脚。顺着河流往吓跑去,终于找到一处非常湍急的地方。

跳下去,双脚站立稍有不稳。不仅仅是流水很急,还有就是流水已经没过胸前,所以几乎整个身体都承受巨大的冲力,凌霄鸣一抬脚,顺间就被流水冲倒。“再试试。”再抬脚,再倒下。

“根本就不能站稳嘛,不行一定要成功,这是目前唯一的行径。”凌霄鸣还是第一次觉得这次的修炼已经进行到没有任何灵感的地方了,除了在水中对付漩涡,凌霄鸣就再也想不出还有什么方法有尝试的意义了,当然对付漩涡首先要能够在水中安然站立。

再次抬脚,忽感大力袭身,连连稳住身形,身体连连向后滑去。情急之下,凌霄鸣脚趾头一圈,竟然稳稳地站立住了。“对,就是这样,无论是打或者踢的时候,还有攻击的时候,只有一个地方是相同的,当踏上去的时候脚跟的力量会集中在这一点上,就是用大拇指当脚轴。”凌霄鸣心中大喜,终于又攻破一道难题了。

既然要用大拇指的力量,那么就好办了。“天色也不早了,还是回去先准备明天训练的道具。”凌霄鸣高兴的回家了。

两旁的事物在倒退,眼中所看到的东西也越来越多,凌霄鸣漫步在回家的路上。“宵鸣,宵鸣。”听到有人叫自己,凌霄鸣往来处一看,竟然是萧云。

“萧云,怎么是你啊,对了,一个月里我们都没在一起训练了,你又在训练什么项目啊。”凌霄鸣问道。

萧云回答道:“我经过四个月的练习,对于内气的修炼掌握的不错了,所以导师叫我开始练习武技了,你呢?”打猎后的四个月里萧云刻苦的修炼,终于能在每次感应内气都成功,而且他并不是与凌霄鸣一样的培养对象,以他现在的身体强度练习武技还算勉强,所以,在第五个月开始就学习武技了

但是在凌霄鸣看来就不得了了,“你练成通背拳啦,快告诉我怎样才能将大水缸打的彻底碎掉。”

“没有啊,我没有学会通背拳啊,内气也没有完全掌握,但是导师说我可以勉强学习武技了,这几个月你还在学习通背拳?”萧云疑惑的问。

凌霄鸣连连点头。“就是那个打水缸!”凌霄鸣再次连连点头。

“嘿嘿,我也不知道导师为什么这样安排,我想导师一定有考量的。”萧云不知该怎么说,怕打击了凌霄鸣,所以只有这样说了。

凌霄鸣深思片刻笑道:“放心,我就快要学会了,等我学会了就能一起学习武技了,对了你学了什么武技啊。”

“地魂决。”萧云回答道。

“一听名字就够威武的,你要加油哦,我一定会追上你的。”“好啊,那我们就比比看。”两人说说笑笑的回家了。

第二天,凌霄鸣带上一截木头来到训练场。将木头插如地下,左脚站上去,慢慢的改由大脚趾站立。“碰”凌霄鸣摔了个底朝天。“我就不信邪。”凌霄鸣再次站了上去,身体扭动几下,“碰,哎哟”又摔了个人仰马翻,再试再摔。有时候只能站立几个呼吸,有时候瞬间就摔下来。

一次次的练习,凌霄鸣越来越熟悉那种感觉,终于再被摔了不止多少次后站在了上面。“哈”另一只脚左踢,“嘿”再右踢,“嘿哈”连续踢腿。“成功了,成功了。”“碰,哎哟”一放松又掉了下来,接下来就是对付漩涡了。

做好安全措施,调整好内气凌霄鸣一个纵身便跳到漩涡里,力量友大到小,逐渐卷入水底。脚趾用力稳住身形,身体在漩涡中心不停旋转。凌霄鸣大喜,身体没有再被抛起。身体旋转已经被绳索缠了不知多少圈了,再这样下去就被捆扎实了用力扯开开身上的绳索。凌霄鸣感受着漩涡所产生的力量的传导,从要部传到手腕,再从手腕传到手掌。

“对,就是这样。”身体各部位内气均衡,接着旋转所感受的力量,一个踏步同时单掌横推。顿时漩涡受到震荡,水底因为巨大的力量溅起一阵污水,锥形的漩涡由下而上逐渐溃散,而河流似乎恢复平静了一般。同时,凌霄鸣感到全身内气在眨眼间流动起来,又迅速消失,就在这一瞬间,身体有了明显的变化好像有用不完的力量。

通背拳是内劲修炼的辅助拳法,他本身不会修炼出内劲,但是却拥有一定的传导性,所以只要掌握了通背拳修炼内劲就非常轻松。

“成功了,自己终于成功了。”凌霄鸣正在陶醉中,忽然感到水流有有了变化,仔细一看,原来是漩涡又要恢复了。“恩,该是上去的时候了。”

一上岸,就看到徐雷笑着看着自己。“导师,我成功了,现在就要看看这种方法是不是对的。”凌霄鸣笑着说道。

走到准备好的大水缸前,再次调整内气,举起右掌做起横推动作,一个踏步以腰部发力,凌霄鸣可以感受到力量的传导身体前倾击在水缸上。“哗啦啦”水缸,破裂,而且是那么的彻底,躺在地上的碎片每一片都代表了凌霄鸣这些时日来的努力。看到这些碎片,凌霄鸣甚是激动。“碎片啊,终于碎得像样了。”凌霄鸣幽默的说了声。

徐雷看到凌霄鸣成功了,很是高兴,“宵鸣,以这样的方式实施内气的运用。”“啊!”“哦”凌霄鸣再次以腰部发力同时调整内气,凌霄鸣感受到内气竟然在瞬间成型,再随意的控制内气游走全身,凌霄鸣身体各个部位都先后有膨胀的现象。

“通背拳是内气掌握的前提条件!竟然是这样。”“谢谢您,导师。”凌霄鸣很有诚意的出声感谢徐雷。

徐雷摇头笑道:“宵鸣,不必感谢我,这些都是靠你自己得来的成果。”凌霄鸣疑惑的看着徐雷,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好了,我就告诉你吧,你是全镇上武道上最聪明最有天赋的,所以我们教你东西仅仅是叫你一个样子,其中的奥义就要靠你自己去摸索。而这样有助于你以后的成长,你在长跑的时候不忘内气修炼调整身体时我们就看上你了,如今果然没让我们失望,一年之内,你就完全掌握了内气的修炼方法。”

“导师,为什么萧云没有完全掌握内气修炼方法,就能修炼武技啊,为什么我要完全掌握了才能修炼呢?”凌霄鸣再次提出疑问。“其实只要在每次感应内气都能成功就能修炼武技了,我们这样做就是要发掘你这样的练武奇才而特别培养,如果不这样做就会埋没了你,而且没有这样交给所有人就是希望他们终有一天能跟你一样,这样在以后才能晋升到超越先天。”徐雷解释道。

“超越先天。”多么新鲜而又遥远的词啊,凌霄鸣震惊了,自己有超越先天的机缘。“先天之后是什么。”凌霄鸣急迫的问道。

徐雷微笑道:“呵呵,以后你就知道了。”“对了从明天起我就可以教你武技了,不过要提醒你,从这一刻开始不要去想什么招式,你要做的就是接受我的训练还有把武技练好就行了。”徐雷神秘一笑。

“是这样,同级高手中他们的招式非常厉害,在眨眼间就有可能以招式分出胜负,但是这样的高手往往会被破招,而且会因为经常练习招式产生一种惯性会不自主的运用,这样的话就会有很大的破绽,你要练习的不是招式而是战斗的方法。”“导师,招式与战斗方法不是一个意思吗?”凌霄鸣越听越糊涂。

“谁说是一样的,这各种的差别就在于攻与守,运用招式攻击,而战斗方法是在于不告诉你,要你自己去参详,记住我的忠告知道吗?。”徐雷卖了一个关子“哦”凌霄鸣只得答应一声,转念一想,导师不会害自己的所以导师说什么自己就做什么。

凌霄鸣几个月来几乎每天一大早都会去看看失云海,昨天自己已经完全掌握内气修炼方法,今天起得格外的早恨不得马上将这个好消息告诉失云海。

“海叔,海叔,我可以修炼武技啦。”远远地看到那座茅屋,人还没到,就开始报喜了。一条矮小的身影狂奔在树林草丛间,有时一跳三四丈高。碰的一声落地再激射而出,此刻的凌霄鸣已经能够随心控制住内气了,身体强度与爆发力等等都上升了一大截。

失云海虽然功力全失,但是那数百年强化过的身体还完好,远远就听见凌霄鸣奔跑时产生的力量。听到凌霄鸣的叫喊,也是暗暗称奇,不到九岁身体强度就有了质的飞跃。

走出相迎,看到凌霄鸣那灿烂的脸蛋打心里为他高兴。“碰”凌霄鸣一个纵跃来到失云海身前,微微气喘,几个呼吸间就调整过来。“海叔早。”

“恩,你早。”失云海露出了柔和的微笑。凌霄鸣走到一棵大树前“海大叔,看着。”说完也没见凌霄鸣有调整内气的动作,抬手间一个踏步单掌打在大树上,“啪”大树应声而倒。

“嗯”失云海惊奇了,问道:“宵鸣,你运用内气没有。”“当然了,不然要靠自身力量怎么可能将这棵大树打断?”凌霄鸣随口回答,脸上依然有明显的笑容。

失云海此刻想到的不是惊奇凌霄鸣怎么会有如此的力量,而是在思考这这些日子以来凌霄鸣的为人。从凌霄鸣口中得知这个镇上里的人都是从小接受训练,凌霄鸣也如此,心中唯有不断进步。他与凌霄鸣之间因为长时间的相处也有一股亲切感,从凌霄鸣的表现来看压根就是友谊与武学两方面从没有过其他关系。

他看好凌霄鸣是因为凌霄鸣年纪小就有如此的成就,加上自己的教导将来必定前途无量。而自己功力全失,想要恢复不是重新修炼这么简单,自己的伤必须借助奇特药材再靠外人强行打通身体经脉才行,两者必备很难,只因为自己的身份特殊,若是说出去很难得到这个镇上的强者的帮助说不定还会将自己杀掉。所以凌霄鸣才是他认定不得已的希望,只有他成长起来才能让自己恢复功力,那才能够报仇。

“凌霄鸣,想不想修炼内功秘籍。”失云海知道时机已经成熟,再也不能耽搁,所以决定将那得来的秘籍传授于他。

“内功秘籍,专修内功的秘籍?”凌霄鸣怕听错了,瞪大眼睛看着失云海重复了一下。凌霄鸣虽然还小,但是在这个镇上的制度下对于内功秘籍并不是完全不知情,内功秘籍是适合任何人修炼的秘籍,有了它就不用辛苦修炼武技来获得内力。小镇上没有内功秘籍,那么那些女孩子就不能修炼内气来增强身体强度,要不然肯定还有更多的武学人才。不仅仅对他来说,对全镇上的人来说内功秘籍是遥不可及的。

失云海慎重的说道:“我可以教你但是我有几个条件。”

凌霄鸣眉头紧凑,但还是点了点头。失云海说道:“第一,你要拜我为师。”

第一个条件竟然是拜师,对于凌霄鸣来说是理所当然的事,听完话,立刻跪下磕了三个响头说道:“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三拜。”

“三拜?”失云海一笑而过,“第二,不得将此秘籍传给别人,也不能泄露给任何人。”

“为什么。”凌霄鸣不明白,如果有这秘籍,那么小镇上就会有意想不到的变化。“嗯。”失云海不悦地质疑了一声。

失云海瞬间翻脸,凌霄鸣心中有愧,师傅自然有一定的道理而且第二个条件跟第一个条件相比显然让自己犹豫了所以第二个条件才是真正的条件。当下说道:“凌霄鸣发誓,若将秘籍泄露或者是传给别人,凌霄鸣必定碎尸万段。”凌霄鸣的发誓倒令失云海意外,却能看出凌霄鸣是真心的。

“第三,等你学了后不能过分显露自身实力,最起码不能在这个小镇上。”第三个条件一开出,凌霄鸣立即“恩”了一声,没有半点犹豫。这就代表师傅有命,莫敢不从。

凌霄鸣的表现让失云海满意非常。

“来,师傅这就将秘籍交给你。”说完就从怀中掏出一本古朴的小本子,上面写着“百炼护劲”。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