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列阵封神

更新时间:2022-04-10 06:30:22

列阵封神 连载中

列阵封神

来源:落初 作者:谜语迷离 分类:仙侠 主角:索言白横 人气:

主角是索言白横的小说《列阵封神》此文是谜语迷离原创的仙侠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上一世,与天争。这一世,与人争。却原来,路还是自己走出来的踏实。兵者,诡道也。阵者,亦如是。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啊……”一声惨叫划破长空,大阵中点点金光融合,太极鱼缠绕阵中两人,最后与光点珠联璧合,形成一圈三丈大小的太极阵图,如囚牢般圈禁两人。

修为略差的夏杰首先被完全禁锢,强烈的压迫感,让他感觉全身的骨骼血肉都快爆裂开来,一声声惨叫从他嘴里喊出,“啊啊啊!你设计于我!”

此时夏杰如梦如醒,这一系列的圈套为何实施得如此顺利,根本是夏凡有意为之,与其说他是谋划者,不如说他是入套者。

“你若无心,怎会入套?”夏凡持续给大阵灌注灵力,并无半分手软,事已至此,便由不得半分矫情伪善。

王执事本与靳少山相持不下,突然被大阵施压,顿感吃不消,心中明白夏杰已无胜算,而他只能留得青山另谋出路,念及此,不再犹豫,收回心神相连的折扇法宝。

虽不精于阵道,但凭他筑基期的修为,强力破开一角逃之,还是有几分把握。

王执事扔掉此刻显得碍事的女子,双手合十再纵向扭转,“破!”一道白色匹练划开头顶的阵纹,只一瞬间,王执事身影极快,由尚未修复的太极裂缝中逃出。

逃脱束缚的一刹那,压力锐减,他嘴角轻扬,暗叹一句:不过如此。

“呼”突如其来的破风声,王执事自然反应抬手相护,“嘭……”一声重响,他直接被打飞出去,撞在路肩石上,惊骇的眼神尚未看清来人,“嘭、嘭、嘭!”连续被重击之下,他如无头苍蝇般到处乱撞,筑基期的法修,身体可不是金刚不坏,只这几息功夫,他已是眼冒金星,似半梦半醒。

“啪,啪……”一位身材曼妙着黑色劲装的女子,半蹲在半昏迷的王执事身侧,大耳光子抽得爽快。

另一边,夏凡淡定自若,对突然出现的女子丝毫不意外,只专心控制这好容易完成的大阵,颇有野猫戏耍老鼠的意味。

“夏凡,你竟城府如此深!往日小看你了,哼!我离家之时已与七哥透过口风,我若身死,七哥必有所动!”亮出最后的筹码,夏杰看到一丝生机,竟开始魔障般的大笑。

“哈哈,啊……你、你敢……”

“哎!花语你做甚?没看见我占尽上风吗?你帮什么倒忙!”

毫无反抗之力的夏杰,被花语一剑刺穿胸膛,本就被压迫至极限的身体,顿时血如泉涌,死得干净利落,这可急坏了夏凡。

花语愁眉苦脸的说道:“小姐,差不多得了,你不累,阵柱子们都是凡人,会被玩坏的!”

一句话说得夏凡哑口无言,她好像真的得意忘形了,沉浸在九九合力的阵法里,全然忘了凡人的承受力,不过转念一想,修仙界那群自私鬼可不会这么齐心,这一世,可能就只得这一次机会让她试阵了。

“我自有分寸,做好你自己的事,你可是这局的关键。”装出一脸深沉的样子,她果断转移了话题。

“放心吧,都在这儿呢,这事我可拿手了。”被成功转移注意力的花语,手上掂着一个巴掌大的椭圆形白玉,此玉名‘留影’,可记录一段时间和特定范围的情景。

夏凡赞赏的点点头,也没忘了现下的烂摊子,扯着嗓子喊道:“圆圆,他醒不了了,你先过来。”

正揍着人的女子闻言,思考一息,单手拖着已经面目全非的王执事,一路磕磕碰碰的走到夏凡面前。

“凡凡,这人如何处理?”女子一面像甩抹布般左右晃动手里的王执事,一面期待的望着夏凡。

“送给你了!”夏凡果断踢走这个包袱。

闻得此言,圆圆高兴的捆了王执事扔在一边。

“夫人!你要他做甚?”靳少山在大阵撤出时,便跑去慰问自愿当阵柱的属下们,刚回来便听说自己夫人要个男人!忍不住语气不悦的问道。

圆圆闻言有些莫名其妙,可下一瞬,眼神凶猛的看着靳少山,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你说我做甚?你想我做甚?你愿意被我揍可以直言,老娘还不稀罕揍这丑男!”

完了!靳少山虚汗连连,夫人以武入道,不走寻常路,他可没少挨揍,好容易抓到个肉包,他竟然差点坏事,“夫人,为夫当然愿意被你揍,可这人筑基修为,更能提高夫人的武气,夫人此举甚好,甚好!”

听不下去了,夏凡没好气的骂道:“出息!你是不是男人?就这点出息?”

“就是,就是。”花语好容易与自家小姐有共鸣,只觉这靳少山太没出息。

“呵呵,啊,对了,颜妹妹我让部下先护送回去了,她没受伤,但可能受了惊吓,需得休养。”靳少山并不介意揶揄,还不忘报告夫人妹妹的行踪。

就是这样一个怕妻的男人,却最令夏凡放心,这场大戏,她只言其意,靳少山却了其形,种种布置,带兵潜入,若她没猜错,半路捎带并偷袭自己的颜颜,其实并不知个中详情,如此才能毫无破绽,完成最关键的一环。

当然,两个武修的出其不意,绝属点睛之笔。

“夏凡,有几个兄弟受了伤,是不是……”靳少山搓搓手,满是期待的说道。

夏凡嘴角抽了抽,果然,这才是本性!不过她根本没理靳少山,而是微笑着,看向正在嫌弃自己丈夫的圆圆,轻轻说道:“圆圆,许久未久,你又帮了我大忙,这个送你。”说罢,一只白玉透明的一指高玉瓶,直直飞到圆圆手里。

接到手上的玉瓶,被圆圆细细观察着,她心知以夏凡的脾性,此物定是好东西,突然,她双眼猛的睁大,嘴角飞扬,其喜悦之情不言而喻。

“真给我?”圆圆有些恍惚,但问完便后悔,趁着夏凡还未回应,立刻补充说道:“不给也给了,现在归我了,谢了!”

此物的诱惑,但凡是个雌性,估计都抵抗不了,夏凡眯眯眼小心说着:“圆圆,你看这次太麻烦你们了,还有兄弟受了伤,但我这事吧,又需得尽快回去安排,此间事……”

“不麻烦,不麻烦,你快些回去吧,那边更重要,此间不过收尾小事,阿山全办了就是,别忘了联络啊。”圆圆正值兴头上,天大地大,女人的容颜最大。此间事她本就得了好处,更何况这粒驻颜丹,以她俩夫妻以武入道的路数,与修仙界算是半绝缘,要弄到此物实属不易。

夏凡自觉得了便宜,似笑非笑的看着靳少山,得意洋洋,这个妻奴,只管点头哈腰答应,一句多话都不敢说。

可一直努力捂嘴的花语,心都在滴血,凡人受伤万两金足矣,那两人的乾坤袋内藏夏家之物,不易脱手,早赠于这俩夫妻,不过一场戏而已,这代价着实太大了,连她一只花妖都能算明白的账,大小姐应该是没上过学堂吧,可怜她怎么就跟了这么个败家主人……

“哎,你想什么呢?走了。”喊醒呆呆站着沉思的花语,夏凡率先上了马车。

不过此马车非彼马车,若是夏杰还活着,就凭这辆马车,他也不敢轻举妄动。

四匹三阶的百灵马拉车,车身虽朴实无华,但其看似斑驳漆黑的表层,却是世人皆知,却少得以沙粒计价的天域圣精,此物若不受到强力攻击便无半分出奇,所有锋芒尽皆内敛,所以此物若非化神大能,仅凭肉眼与神识绝难分辨。

此车由夏家老祖所制,仅此一辆,虽使用次数不多,但夏家内部精英弟子却是知道的,现在这车在夏凡手上,所代表的意义深远,

极速狂奔的马车,车厢里却是毫无颠簸感,悠哉游哉的坐着两个正在打嘴仗的无聊人士。

“小姐,你怎能一声不吭就走?后事交代好了吗?”花语闷闷的问道。

夏凡生无可恋的沉默半晌,方才缓缓说道:“修士不用交代后事,一般都会死无全尸,不过圆圆那里的善尾事项我倒是交代好了。”

……

一瞬间满脸通红的花语,底气不足的反驳道:“什么时候交代的?为何不让我知?”

“在你神游天外的时候,本小姐就在你耳朵边上交代的!”夏凡眯了眯眼,接着很是不不愤,“就你这种木鱼脑袋,就算在一群猪妖里面,你都活不过一季!”

花语彻底败下阵来,耸拉着脑袋,一言不发,委委屈屈的细数这些年来,这位大小姐数落她的话,越是想,头就越是埋得底。

看花语这欲擒故纵的样子,夏凡是决计不会上当的,“放心,我不会看你的,虽然我知道你定是在想某朵娇花。”笃定的语气,调侃的意味。

闻得此言,花语瞬间抬头,眼里的愤怒就快变作实质,想让你看的时候你不看,不想让你看的时候你看得欢。

淡淡的香气弥漫开来,不多时,香味消散,愤怒的花语也平静下来,这是香兰本体的天赋——净心。

此刻突然发动,却不是花语驱使,而是香兰本体壮大,自然而然形成的净化。

“咦,原来被我戏弄还有这等好处,你这气运也是逆天了!”夏凡厚颜给自己脸上贴金。

花语此时已经平静,对这厚颜之人不于理睬,自顾感受本体的变化。

马车一路前行,车里的俩人,各怀心思沉默了一个时辰,便又开始如前尘尽忘般开始调笑。

于花语而言,这样的事在她灵智开启的短短几十年间,几乎每天都会上演,她早已习惯成自然,不过是过眼云烟。

于夏凡而言,夏杰的死才算点事,回去之后少不得诸多不便,不过只能算个小风波,她倒没什么所谓。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