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青牛妖帝

更新时间:2020-06-27 22:57:46

青牛妖帝 连载中

青牛妖帝

来源:落初 作者:赢余 分类:仙侠 主角:胡青牛道德经 人气:

主角叫胡青牛道德经的小说是《青牛妖帝》,它的作者是赢余最新写的一本仙侠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现代人胡青牛瞻仰圣人遗迹,意外陡生,古老的指南战车,拉着神秘的孤坟,随之一同消失,待醒来时,却成了一头小小的青牛,从此踏上妖路,呆萌迷惑圣女,逆天碾压妖孽。“道友请留步,我观你手中宝剑似有缺陷,罢了罢了,且借我几日,帮你修复又有何妨。”“兄台,你可知此药会给你带来血光之灾,唉,罢了,谁让我心善,便暂借我几日,我来为你消灾化劫。”“仙子,在下有个不情之请,不知可否借你初吻一用。”“胡说!我面相憨厚,一看就是忠厚之人,岂会行那无耻之事,休要血口喷人!”“呸!”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高空万里无云,透着一片湛蓝的色彩,炎热的骄阳炙烤着大地,一股高温弥漫在深林间,四周寂静无声,充满着神秘。

深林中的树木葱葱郁郁,犹如巨大的伞盖,遮天蔽日,如虬龙般的根茎扎入大地,盘根错节,望之令人眼花缭乱,一股力量感油然而生,格外的粗壮。

看起来,就像是原始森林一般,充斥着未开化的痕迹。

树荫在炙热的艳阳之下,洒下了斑驳婆娑的光影,也为炎热的天气,带来了一丝不易的清凉。

“嗯…”

胡青牛翻了个身,发出了一声类似梦寐的呓语,声音中透着一丝倦意,更有一丝浑厚的古怪,似是还未曾睡醒一般。

睁开了迷蒙的双眼,透着一股朦胧浑浊,好似这一觉睡了很久一般,头晕眼沉,睁开了双目的他,只觉得脑袋就像是灌了铅一般沉重,又像是被人敲了一根闷棍。

“这…好像哪里不对劲啊…”

心中迷糊念叨,陡然间,胡青牛惊出了一声冷汗,在这炎热的天气中,瞬间就浸湿了身躯,猛地瞪大了铃铛般的双目。

望着头顶上郁郁葱葱的树林,还有耳畔不时传来的蝉鸣,胡青牛脑海里瞬间想起了一种可能。

“靠!最近新闻都在报导黑导游怎么逼人购物,该不会因为我在函谷关没买纪念品,把我从车上给丢下来了吧!”

胡青牛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越想越对自己的猜测深以为然,他还记得在函谷关时,就因为自己没买纪念品,导游那张脸臭得和破布似的。

不然他也不会前一刻还在车上昏睡,下一刻就被丢到这荒郊野外了。

“妈了个巴子!待哥报警,上微博曝光你丫的!看你以后还怎么混!”

胡青牛气不打一处来,怒冲冲的喘着粗气,手伸了伸,想要摸出身上的手机,心里不住的祈祷着,希望不要被黑导游给顺走了。

“嗯?”

手伸了伸,他眼睛透着一股狐疑,发出了一声惊疑声,只是这一声惊疑听起来,却是极为怪异。

“嗯??”

胡青牛发出了第二声惊疑,声音慌张中透着一股浑厚,却还是逃不过那一丝的怪异,眸中的瞳孔开始了收缩,铃铛大的眼睛透着一股惊恐,比起刚才发现被扔到了野外更为恐怖。

“啊!!!”

心中发出了惊呼失措的尖叫,可是嘴里发出来的声音,却是极为怪异,在这空旷的野外尤为的惊悚。

“哞!!!”

一声带着惊慌失措的牛哞嘶鸣声,犹如空谷的蛙鸣,响彻在了深林之中。

胡青牛铃铛大的瞳孔,先是极具收缩,而后瞳孔开始了扩散,带着一丝措手不及的茫然,还有来自灵魂深处的战栗。

“哞!”

“哞!”

“哞!”

胡青牛心中不断地骂娘,可是结果喊出口的,却是一声声的牛哞,声音中透着惊恐,还有催人泪下的心伤。

当伸出手掏手机的那一刻他发现,右手的五指已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只牛蹄,触摸在身上的触觉,也没有了衣服,而是犹如丝绸版丝滑的绒毛。

胡青牛人立而起,惊慌的眼神瞧了瞧自己的身上,待看清楚了一切之后,心中不断地念叨。

“不对!不对!我一定还是在做梦!”

“对!我还在车上做梦!一定是的!”

“等我躺下就能醒来了!一定能醒过来的!”

如果此刻有外人在的话,一定能看见滑稽而又怪异的一幕,只见一头青色的小牛犊,长不过三尺,如同一只小狗,竟然人性化的人立而起,不是四肢着地。

健壮的后蹄立在地上,前肢弯曲供在了身前,小牛头慌张的乱晃,鼻孔喷吐着白色的粗气,呼哧呼哧作响,牛眼中的眼珠子变得涣散,透着惊恐。

青色的小牛犊不断地躺下,而后人立而起,继而慌张的摇晃着脑袋,又继续躺下爬起,来回数次之后,望着眼前依旧陌生的环境,胡青牛死心了。

“我居然变成了一头牛!变成了一头牛!”

心中疯狂的呐喊,歇斯底里,在外人看来,却只是见到一头青色小牛犊在不断的哞叫,就像是发情了找不到配偶一样疯狂,真是闻者伤心,见者流泪。

胡青牛的一双牛眼红了,在那稚嫩的牛脸上留下了两行清泪,浑浊的双眼,前肢无力的落下,整个身躯匍匐在地,瑟瑟发抖。

远远望去,就像是一只发了情的公牛,欲望得到发泄过后,无法克制的躺倒在地上抽搐。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心中的慌张久久无法平静,胡青牛在心里不断的念叨,嘴里发出凄凉的呜咽之声,此刻倒仿佛是一只失去了至亲,受伤的小牛犊,在呜呜哭泣,不断舔抵自己的伤口。

胡青牛脑海中开始回忆,自己跟了一个旅游团,游历老子故地,先是去了鹿邑的老君台,而后来到了函谷关瞻仰圣人遗迹。

因为没有购买纪念品,被黑着臭脸的黑导游赶鸭子般上了大巴,然后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对!一定是那该死的梦!”

回想起此前发生的一幕幕,胡青牛越发的觉得蹊跷而又深信不疑,梦境中就有一只该死的青牛,和如今的自己极为相似,自己仿佛就是一个缩小的克隆版。

特别是在函谷关时,那疑似错觉中,看到了石牛露出的诡异笑容,胡青牛心中更是骂娘。

再回想起梦境的最后,骑行在青牛身上的老者,那意味深长的眸光,仿佛就是在看着自己,那睿智的眸光直击内心,仿佛毫无秘密可言。

“那…那是老子西出函谷关的景象?那头青牛是老子的坐骑?”

胡青牛在心底念念叨叨,对眼前的事实依然无法置信,莫非自己成了老子身下的那头青牛?但是老子呢?人去哪了?

“不对不对!那头牛粗壮赛狮虎,如今我这身体却是一只小牛犊,也对不上号啊!”

可怜的胡青牛因为神秘的梦境陷入昏睡,对函谷关所发生的一切并不知晓,否则,若是他瞧见了那艘古老的指南战车,立着诡异渗人的小人,拉着一座天地哭泣的孤坟,不知道会不会吓得连站都站不起来。

心中怀揣着疑惑,胡青牛升起了一股渴望,从地上嗖的一声人立而起,迈开了牛蹄子,后肢着地,前肢微曲拱在身前,模样极为的滑稽和猥琐,而后撒开了蹄子往深林外跑去,他想要看看,这里究竟还是不是他的那个世界。

但是没跑出去多远,胡青牛便傻眼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