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妖劫花犯

更新时间:2022-11-22 10:58:20

妖劫花犯 连载中

妖劫花犯

来源:落初 作者:佐色 分类:仙侠 主角:子桑乐忆山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佐色原创的仙侠小说《妖劫花犯》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子桑乐忆山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我不缺这年月时间,  五百年不够,就一千年,亦或一万年。  那又有何不可呢!  作为神的一生,仿佛就是为了等她出现。  孟婆汤我会按时喝下去。  我谨守了这约定,待我一生将尽时,你也要依约回到我身边。  依旧——以我之姓,冠你之名。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忆山在人间的那点小事山神都看在眼里,她是他用自己的精血培养出来的一株彼岸花,借用阴山黄泉水养成。在她诞生之初,他便为她的后来铺了一条顺当的路,如若不然,在盘山之巅,天地万物生成的妖物精灵何其多,而异物间的求生之道,远非凡人想象,除了自身安分的修炼外,还要与其他妖物抗衡,且还有灵体与生俱来的生劫等着它们浴火重生。

阴山的黄泉之水也非一般妖物就能取来的,自然也是通过他在暗中相助,忆山的成长才能无惊无扰。否则,单凭忆山独身修炼,恐是花上千年时间也不得此般修为。

盘山妖物众多,像忆山这么弱的草本妖精,还未成形恐怕就被别的妖物吞噬掉了。这是穷奇常常用来打击忆山的话,山神总是听后沉默不语,也不知他心里作何想法。

他近来听说忆山常往返于凡间,看来是他这个山神做得还不够尽职。

看着从人间才回来的忆山,他站在神邸尖塔上,对下面说道:“忆山,上来。”声音出奇的空灵干净,一身雪白的仙袍随着山风猎猎拉开,仿若下一刻就要羽化离去。

忆山听了,抬头看着神邸高处的一抹白色,惊叹道:“太美了!”虽然不止一次为山神的仙姿倾倒,但每每看到山神时,都止不住被魅惑的脚步。她促足一点,便也飞上那最高处。

山神见她上来,便半眯着眼,瞧着她,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意,却什么也没说。

隔了半响,忆山被这突兀的处境感到怪异,抬起眼道:“就让我上来吹风?”一阵山风迎来,她的声音被拉得像是幻听。

身边的神,似乎是不打算回答她,依旧睥睨着眼,只把目光转看向远处。

忆山疑惑半响,转头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及至穷处,只觉此刻天地静籁,万物无声。她道:“人间有诗曰:‘草树知Chun不久归,百般红紫斗芳菲。杨花榆荚无才思,惟解漫天作雪飞’。说的应该就是这样的光景。”说罢她还自顾自地点点头。

耳边似有若有若无的叹息。

“咦?”忆山回头,哪里还见着山神的身影。“什么神嘛,有时候和人间的疯子差不多。”忆山撅嘴碎碎念道,掀身而下,去找穷奇唠嗑两句。

到了穷奇处,只见平日慵懒的守护兽正精神抖擞的锻造他的兵器,忆山好奇不已。问道:“这是要做何用处?”

穷奇见她,抬起眼散漫地说道:“兵器,常磨也,以备不时之需。这个都不懂,难怪修炼进阶缓慢,果然天生就是个呆瓜。”

忆山听得这话,想着这百年来也不曾见他打磨过什么东西,这还叫常磨?也知道这厮是有意踩到自己痛处,她忽就怒从中来,正要开口,见山神从屋内走出,不由立刻住了嘴,想向前问他今天怎么有点莫名其妙,还未开口便听山神道:“忆山,你在人间认识的那名男子有难,你去救他一救,如何?”

忆山止住脚步,听得这话,心里咯噔一拍符节响。道:“这是什么话?”和子桑乐的关系,好像只有自己知道他,他根本不晓得世上还有忆山这个人物,不,是妖物。而且,他那么智慧的一个人,什么能难不倒他?

“嗤……”见她茫然,穷奇嘲笑道:“亏你还不是个俗物,连这点小事都预感不到,当真浪费那些仙珠玉露。告诉你罢,肃慎国三公——子桑乐近日会被他身边亲近之人所害,而那人正是你去偷他美人图来幻化的作图人——夏之人,他二人是相交多年的好友,这样说你总该明白了吧。”白了忆山一眼,穷奇继续打磨手上的东西。

“你……你才偷!”忆山红了脸,有些尴尬地咳嗽两声,谁让自己修炼不专心才导致连幻化最根本的成形都不能凝聚成好看的样子,去拿那人的画只因画中人模样可巧,这个没什么好争辩的嘛。再说,子桑乐和他的好友……夏之人要害子桑乐?……那提她拿美人图来幻化的事干嘛?这分明就是两码事!她纠结于这件事,且也不管,又问道:“那夏之人长什么样的我都忘了,我又如何救乐子?”

“呵呵……还乐子呢!”穷奇语气嗤笑。山神在旁略略好笑地听了两人对话,对忆山道:“你只管去告知子桑乐即可,切忌行程不宜Cao之过急,七日之后再回盘山不迟。”

这下忆山疑惑,道:“往日不都三日必回,这次如何不急了?”她看着山神,尽量让自己摆出疑学好问的姿态。

看着眼前稚气未脱的忆山做着别扭生硬的动作,可是又在人间的某个学堂学来的,山神垂首邪魅地笑道:“这不是救人么,准了你七日,若忆山嫌多,不妨就三日也可啊。”

“不多不多!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七日足以。”忆山答道,怎会嫌多。她双手忙做抱拳,拿出鹤羽,顷刻在山林间隐了踪迹。

“就这样让她去了?”见忆山已远,穷奇停下手上的活儿,对山神询问道,“今夜就要开始您的魔天劫,是顾不到她的,还让她去做那些小事?”皱着眉头,是他万年雷打不动的特有表情,忆山能让他这么Cao心,完全是因为他的主人——盘山山神,如果忆山下山没有平安无事的按时归来,他就得奉命上天下地的去找她,那丫头完全就没考虑过他堂堂一方守护兽,去做那些无聊的小事,多耽误他睡觉,这要让那些小精小怪的知晓,他上万年的修为规矩就会在顷刻间毁于无形。

面对着在他心目中堪称完美的山神大人,他有些无可奈何,明明今夜将是作为神来说最危险的渡劫,若出现任何一点微小的差池都有可能让一个拥有至高法力的天神灰飞烟灭,运气很好的话也会元气大伤,这山神大人却似乎并不放在心上,让他这个正万分努力练造神器的守护兽情何以堪?

山神垂了垂眼睫,日暮顺着好看的眉目在他脸上打下棱角分明的阴影。要说人间的子桑乐是精致到无可挑剔,那眼前山神的容颜可谓是上天下地都无可比拟,在三界之中,上穷碧落下觅黄泉,都无一能出其右。作为神,他比神妖魅,说妖,却是妖物里也没有他这等天生就的仙姿仙骨,也难怪忆山会觉得他妖魅仙气。

只听得他淡淡地说道:“无妨。”两个字轻描淡写,不痛不痒,好似事不关己。穷奇此刻的心就是Chun风吹过,乍暖还寒。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