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瘟仙

更新时间:2020-09-16 15:14:17

瘟仙 已完结

瘟仙

来源:落初 作者:黑山老鬼 分类:仙侠 主角:孟宣芦苇荡 人气:

《瘟仙》作者:黑山老鬼,仙侠类型小说,主角:孟宣芦苇荡,本小说主要讲述了:上古人族,四字真言流传天下:生、老、病、死!  世间修者,皆求长生、畏衰老、避死劫、远灾病,孰不知,抛却老病死,大道难圆满。  古有传承,可炼世间生灵病气为丹,妙夺造化。  面对悲苦世间,残缺大道,孟宣陷入了沉思,他该一人独仙,还是点化众生?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却原来,孟宣回到家里之后,他已经把自己平时穿的衣服换了下来,怀里的碎银子也忘了取,毕竟这次只是为了还碗而已,而且话说回来,他就是一个得过且过的Xing子,平时也用不着太多银子,下山的时候,身上也只带了不到十两银子的盘缠而已,已经花的差不多了。

“十两银子你也敢砸人的店?你知不知道这店里的东西值多少银子……”

孟宣有些尴尬的把手抽了回来,决定要从气势上诈唬江月辰一般。

“你……你说……多少……就……就多少……”

江月辰结结巴巴,他牙被抽掉了两个,说话已经开始漏风了。

“这样吧,这店里的东西被你砸了,至少也得让你陪一百两,既然小乔姑娘欠你十两银子,那你拿出九十两来,这件事就马马虎虎算了,下次再见到你出现在这里,我还揍你!”

“……好……好……”

江月辰一边说,一边伸手够自己腰间的钱袋子。

“哼,全留下吧,你快滚!”

孟宣从江月辰腰间扯下了他的钱袋子,然后像扔垃圾一样把他扔了。

“少爷……少爷……”

江家的奴才们都急忙围了过来,将他扶了起来。

“走……”

江月辰恶毒的看了孟宣一眼,却也不敢说什么,带着一群奴才转身就走了。

“这孟少爷真厉害啊,江少爷是跟剑庐里的冷大师七徒学的艺,据说也是一位高手,在孟少爷手里竟然像只小鸡崽一般,根本没有还手的余地啊……”

“嘿,你也不想想,人家孟少爷好歹是在仙门学了七年的,再怎么不下功夫,那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啊……”

“哎哟,据说孟少爷是垫底的,都这么厉害,那萧少爷现在得有多强啊……”

周围围观的人议论纷纷,一边说一边散去了。

“缺银子你不会跟我父亲说?偏去那纨绔家里的药铺赊药?江家的银子是好欠的么?”

回到了店里之后,孟宣有些生气的说道。

他知道父亲经常接济乔月儿母女,再怎么着也不该连药都去赊才对。

“我……我实在是……没有办法啊……”

乔月儿被孟宣一喝,泪珠儿在眼眶里转了起来,她转过身,悄悄抹去了。

孟宣一怔,知道她定然有难言之隐,叹了口气,细细问她。

乔月儿一开始不肯说,但到了后来,却还是被孟宣板起了脸,问出来了。

听到了这件事,孟宣心里不由怒火上升。

却原来,自从孟宣去仙门学艺后,孟老爷经常给乔家母女送些银两,史姨娘见了,虽然不悦,但毕竟怕惹了当时还在仙门中的孟宣,也没说过什么,但就在一个月前,孟宣被逐出仙门的事情传回了四象城,史姨娘便立刻露出了本Xing,不许孟老爷再接济这对母女半个铜子。

半个月前,乔月儿母亲病症加重,急需银两买药,她本想去求孟老爷,却在门口撞见了史姨娘,被她冷嘲热讽,毫不留情的痛骂了一顿,极尽尖酸。乔月儿毕竟只是个十几岁的姑娘家,如何能忍得住,连孟老爷都没见到,只得空着手回到了家里,痛哭了一场。

无奈之下,她虽然知道江家不是好相与的,也只好硬着头皮去赊药材了。

结果,她果然被江月辰算计了一把,明明只是一两银子的药材,硬生生给她利滚利涨到了十两,而今更是带着恶奴来抓她了,若非孟宣恰好在此,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哼,史姨娘竟然做这等事,真是觉得我被仙门逐名,就一无是处了么?”

孟宣心里暗恨,没想到史姨娘竟然会做出这等事来,险些害乔月儿跌入地狱。

“这些银子你先使着,店也不必开了,专心在家里照顾伯母吧,她的病虽然去了,但毕竟病了太长时间,身体太虚,需要好生静养一段时间,其他的事你也不用愁,我会安排好!”

孟宣将那江月辰的钱袋子留在了豆腐店里,自己沉思着回到了孟府。

这时候孟老爷已经起床了,正在房里吸水烟。孟宣便到了他房里,将自己想的事情说了出来,他准备拿一笔银子,给乔家置个农庄,再盘几个铺子,然后请个本分的管家照料生意,这样乔氏母女便不必再抛头露面了,虽然比不上以前的家业,毕竟也能安稳过日子。

孟老爷听了,犹豫道:“这大概得三千两银子吧,我们孟家倒是还出得起,不过现在家里的生意都是你大哥照看着,这么一大笔银子,得他点过头了,才能拿得出来……这样吧,等你大哥回来,我去跟他说,我们与乔家也是世交,这个忙还是要帮的!”

孟宣点了点头,既然父亲发了话,他便也不再问,反正乔月儿如今有他从江月辰那里抢来的钱袋子,里面没有九十两,二三十两却是有的,足够宽绰的花用一段时间了,至于给乔家置办家产的事情,只需要在他离开四象城前完成就可以,不急在这一时。

吃罢早饭后,便有家丁来禀,说大少爷已经给了信,要在傍晚前赶回来。

孟老爷很是开心,便吩咐家丁去订了酒宴,准备晚上一家子团聚一下。

孟宣也有些想念那个大哥了,当时他还未进仙门时,与那个大哥关系还算融洽,毕竟当时的他看起来比大哥小,实际上体内却是一个穿越而来的老灵魂,很多时候,这两兄弟看起来是大哥护着弟弟,实际上一直是做弟弟的哄着大哥玩,关系自然错不了。

只不过他后来进入了仙门,一去七年,也不知大哥如今变成了什么样子。

还未到傍晚时分,他便与孟老爷坐在了大厅里,等着大哥回来。

然而左等右等,一直等到日落,华灯初上,仍然不见大少爷回来。

孟老爷有些不安了,便几次三番派了家人去打听,如今虽然是太平世道,很少听说附近有什么大妖出没,但他还是担心自己这大儿子被妖怪摄了去,当年乔月儿的父亲,就是在收一笔货款归家的途中,被黑木山的妖怪摄走了,乔家这才落得家道败落,一至于斯。

几番打探,家丁只说没看到人影,孟老爷坐卧不安,心忧如焚。

直等到亥时过半,酒菜都热了好几遍了,才见大哥醉熏熏的回到了家门。

孟老爷大怒,上去就喝骂:“不知道你弟弟已经回来了么?我们等了你这么久,你却跑哪里去跟人喝酒了?就算是去喝酒,不能派个下人送信么?”

“我去跟谁喝酒?你问他!”

大哥孟山发起火来,指着孟宣鼻子喝骂:“这个废物,从仙山让人赶了出来,让我们孟家一家子跟着丢人现眼也就罢了,回来了竟然还不安生,竟然把人家江家的少爷给打了!你说我跟谁喝酒去了?我去给人江家的少爷赔罪去了,我一进城人江家人就把我拦下了,只说是这个废物打伤了人家的少爷,要去告官,如果我不是喝了一肚子酒道歉,衙差早上门了!”

孟宣看着大发雷霆的大哥,一句话也不说。

他不知道这大哥是真醉还是假醉,真怒还是假怒,但一口一个“废物”,毫不留情,显然当年他刻意与其交好所积累感情已经变得非常淡薄了,七年时间,足以改变一个人的心Xing。

“你……你……你说你弟弟是什么?”

孟老爷其实已经知道孟宣打伤江月辰的事了,只是一直没提,此时听到自己的大儿子口口声声骂孟宣是废物,心下却不乐意了,气的手直哆嗦。

“哼,本来就是废物,还不让人说吗?”

史姨娘从房里走了出来,从下人手里接过了一块毛巾,给孟山擦脸,阴阳怪气的说道。

“我打那江家的少爷是有原因的,他没有跟你说么?”

孟宣淡淡的说道,压抑着怒气,端起了一杯闷酒来喝。

“什么原因?狗屁的原因!”

孟山冲进了房里,一巴掌打掉了孟宣手里的酒,骂道:“你看看人家萧家的少爷,再看看你,有什么脸进这个家门?人家成了仙山的正式弟子,仍然和气待人,整个四象城里谁不夸他好?你呢?被人除名的废物,竟然为了个卖豆腐的打了江家少爷,你怎么这么大本事?”

“可不是呢,哼,什么样人找什么货色的女人,天天塞银子还不够,还为她去打人了,也不打听一下,人家江家少爷,是何等金贵人儿,打伤了人家,你赔得起吗?”

史姨娘也跟在一边帮腔,言语之间更是刻薄尖酸。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