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炮灰逆袭:冰山邪王,请接招

更新时间:2020-11-14 03:34:20

炮灰逆袭:冰山邪王,请接招 连载中

炮灰逆袭:冰山邪王,请接招

来源:落初 作者:紫杉元姬 分类:仙侠 主角:皇甫方翠 人气:

紫杉元姬新书《炮灰逆袭:冰山邪王,请接招》由紫杉元姬所编写的仙侠风格的小说,主角皇甫方翠,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是堂堂天庭大将军嫡女,却因爹爹镇压邪兽不力而被贬人间,成了小丫环。重铸极品灵根,凡间修仙一路逆袭而上,斩尽邪魔妖道,替爹爹重讨清白!阴差阳错,偶遇众人口中高冷孤傲的邪王,竟发现他是一同被贬谪人间,号称天才武仙的未婚夫,双双涅磐重生,两人誓要强强联手,同报两家被贬谪之仇。“哥哥,你真变成坏人了么?”“对。”“有多坏?”“你试试看就知道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席紫鸳带着一身泥垢和污水自己从水沟里爬出来,秋风萧瑟,一走动就冷得厉害,可身冷也冷不过渊临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气。

这让席紫鸳有些难过,但她并不埋怨皇甫智渊,她知道一定是那天出什么事才让他变成这样的,他应该还是那个好哥哥。

抹了抹脸上的泥巴,席紫鸳望着渊临远去的方向不知不觉陷入沉思。

巍家三兄弟合着把杨秀丽扶起来,一齐走到另一头的田埂上,。

巍福主动把外袍脱下平铺在地,然后小心伺候杨秀丽坐到外袍上休息,顺便定定惊魂。

借着转身之际,巍福不安地偷偷看了眼席紫鸳,他发现席紫鸳似乎在跟邪王渊临有什么渊源。

他的头脑向来聪慧,悟性很高,早在刚才渊临替她挡剑的时候,他就觉察到这两个人似乎在用眼神互相交流。

仔细想来,大家都是素未谋面的,又何来的眼神交流。

不解,难解。

席紫鸳从来给人一种傻乎乎的印象,可在巍福眼里却不然。

他对她有种难以琢磨的感觉,说她傻笨,可她能明事理。

说她聪明,却又不尽然,她不懂得什么是拐弯抹角。

现在她跟大魔头有眼神交流,想想自己都难以相信,心里一百个不相信,一千个不承认,可眼睛是雪亮的,看到就是看到了。

唉,席紫鸳啊席此鸳,怎么总在出其不意的时候让他想不清透,猜不明白呢,如果得不到她的解释,那可够他苦闷好一阵子的了,巍福由心发出无奈的叹息来。

一旁的杨秀丽也是眼尖,巍福那口似是而非的叹气声,怎么听都让她不爽。

不爽是要发脾气的,她坐在外袍上扭来扭去,各种的难受:“巍福哥,地上的草扎着我了,你们就不懂得找个草皮厚的地方给我坐吗?这里又冷又湿,让我怎么坐得久,要是寒气入身,你得负责给我请郎中!”

“好,我请我请。”巍福敷衍回应道。

杨秀丽可不是盏省油的灯,如此没有温度的回话,她做鬼也不能饶了他,于是她抬起眼皮,发现巍福眼中的视线一直追随在席紫鸳身上。

“一个臭丫头,不死算她命大,有什么好看的!”杨秀丽瞪起眼珠,露出一副怒不可遏的样子来。

站在远处的席紫鸳不知道背后有人在忧心她,自顾自地跑到田埂上,扯下不少田边干枯杂草,先平铺再折叠,再折些草根,给自己扎了个简陋版的蓑衣。

巍福对她心有愧疚,他愧疚真把她当成了挡箭牌用,杨秀丽这么说他,他并不觉得自己看她有什么不对:“秀丽妹妹,我看看她是应该的,怕她受伤了,别忘记今天是我们提出来要看高手对决的,家里人都不知道,万一她要是伤着了,我们今天回去谁也不好交待。”

不提这事还好,一提这个杨秀丽就更觉得心中不快,她撇撇嘴,轻蔑道:“所以早说你们要是怕死就不要出来玩啊,干嘛非得做这种危险的事,幸好你们没带哥哥出来,要是他出什么事,大家都死得难看。”

不是杨秀丽心坏,她只是不喜欢巍福哥找尽借口去看其他女孩子,何况只是个低贱的奴婢。

巍福坚持要去看看席紫鸳,杨秀丽什么都可以忍受,唯独不能忍受他对奴婢的过度关心,于是她一把拉住巍福的衣衫,说道:“哎呀,巍福哥,我的脚好像被毒虫咬了,又痒又痛,怎么办!”

无奈,巍福没有理由先照顾奴婢,只得继续留在杨秀丽身边照应她。

巍富和巍千本来就很老实,见着大哥对杨秀丽百般顺从,自然不敢主动问候席紫鸳。

有了三个大男生围在身边恭维着,他们又是采野花又是摘野果子,这让杨秀丽感到很是心满意足。

大约又在玉米地里呆了两个时辰,杨秀丽这才想着要赶在天黑前回到府里。

于是她冲席紫鸳摆摆手,把她先赶回家去报个信,席紫鸳临出发时,杨秀丽还不忘交待,只能说大家是出来秋游的,要她敢提杨玉龙叔叔决斗的事,马上把她嫁到东山坳的癞皮牛家做媳妇。

席紫鸳不记得东山坳还有人住,也不记得到底有没有癞皮牛这个人,仅是不要乱说话这个道理她还是知道的,点点头,作了揖,自己就先打道回府了。

那一夜,大家相安无事,谁也不知道白天发生过什么事。

不管是杨府家还是巍府家,都是主子先休息,接着是丫环们,最后才轮到奴婢下人休息。

自从席紫鸳傍晚回到后院,方翠看到女儿几乎要被污水冻成冰棍就心疼得不行,她知道冬游又是主子的借口。

阿娘不舍得追问太多,能平安回来就可以了。

席紫鸳原本还想把渊临的事跟阿娘说说,顾虑到决斗对手是杨府的亲叔叔,又顾虑着自己和阿娘还在府里当下人,也不知道未来会遇到什么事。

等到哪天时机成熟了,再好好问问阿娘关于皇甫智渊的事。

晚风渐渐阴冷,月亮高挂半空。

前院的灯全都熄了,只留下长廊处挂着几盏油灯还亮着。

席紫鸳裹紧旧棉衣,爬上屋顶,斜躺在屋梁边上,一边看星星,一边遥想着月亮旁边是不是自己游玩过的天庭,天庭边上还有没有仙界的出入口。

年轻女孩的想象力本来就无穷无尽,即便被贬落凡间,被困在一个狭小无比的地方,心灵却比以往更显自由。

就是席紫鸳这样无所畏惧,百无禁忌,让巍福羡慕、心动。

隔壁巍府,与杨府后院遥相远望着的一座小阁楼正是巍福的居所,只要席紫鸳跃上房顶赏月望星,他都能够看在眼里。

有时她还会吹上几曲陶笛,曲调悠扬,像大漠里的银月,纯净而寂宁。

席紫鸳本来就是这样的性格,干脆利落,比很多女孩子都更坚定更有韧性。

她静静地看着月亮。

他静静地看着她。

所看景色各不同,遥想的思绪却是不约而同。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