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猎国诸侯

更新时间:2020-11-16 16:21:46

猎国诸侯 已完结

猎国诸侯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皇后 分类:仙侠 主角:姜凡罗伯特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猎国诸侯》是皇后最新写的一本仙侠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姜凡罗伯特,书中主要讲述了:2012世界末日的玛雅预言破灭了,令一众厌世者悲痛之极,何日才是人类轮回的宿命之日?除了一众新闻娱乐机构之外,2012末日预言唯一有大收获的就只有玛雅城邦遗址了,因末日预言令这片残桓断壁平白增了许多人气。...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什么?!两头虎十万钱?我明明说的是马和两头虎十万钱!“

姜凡脸色一正,道:“吴财主!你这是在耍我玩吗?“说完向前逼近了一步,大有一言不合便要开打的态势,吓得吴财主慌忙后退。只气得不行,用手指着姜凡:“你!你!你无赖!“

姜凡冷哼一声,道:“刚才大家都听得明白,你说告诉鄜县所有人,十万钱,齐王世子猎到的两头猛虎我吴富贵买了!。这才一刻未过你就想反悔吗?难不成我们就候在这里等小王爷回来评断?“

一众旁人听了姜凡的话都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这一下可把吴财主的话给堵了,只憋着一口怒气却无法吐出来。那话好像大概的确是他说过的,但这只是一时激动说出来的话,根本没来得着细想。可现在可没人理会这些,姜凡只抓住了这话便要他十万钱;而且不给也不行,难不成拍马屁拍不到反而要因此得罪了小王爷?

把那一口怒气强吞了下去,他现在只想确定这虎真是那齐王世子小王爷赐下。吴财主道:“你确定这两头虎是齐王世子所猎?“

看到吴财主打算就此服软,姜凡心中大快!道:“千真万确!普天之下谁人敢用齐王世子之名行骗?如若吴财主不信,小王爷并其他几位公子与一众随从尚在那梁山中逐猎。现在日落西山,想来小王爷入夜前必要来鄜县休整。介时,吴财主只要向那小王爷一行随便一人问明即可。况且现鄜县谁人不知吴大财主高价十万钱购得小王爷猎到的两头猛虎?小王爷若得知兴然之下说不定会和你说得上两句“

吴财主听到这里眼睛顿时一亮!暗想道:“能和小王爷说上两句?那该是多大的荣耀啊!如此一来身价可就不同往日了,看谁还敢随便轻视我这商人的身份?我可是和小王爷都能说得上两句的人!“

想及此,以及未来众人羡慕的眼光,吴财主当即道:“好,十万钱!我买了!“又对小厮道:“回去取钱来!“

忽悠成功!这可是十万钱啊!姜凡眉开眼笑,忽而又想到那堆积如山的铜钱。抬手道:“吴财主,在下一个游历之人,带这么多钱实是不便。不如请换成金“

吴财主爽快道:“换金饼来!“此时他心中不断地斟酌着与小王爷谈话时该怎么说才不会失礼,再看姜凡时,已不觉其面目可憎了。

不多时,那小厮捧着一个黑布包回来,打开一看,却是十块并不十分规则的圆形金饼。吴财主递与姜凡道:“十万钱换十斤金,这里正是十斤金饼!“

姜凡目光所至,看着那个包着金饼的黑布包,再听吴财主说那是十斤金饼,便将信将疑地接了过来。手上的掂,感觉只有六斤左右;又把几块金饼拿在手上掂了掂,发现每块不过六两重,金质也不是很纯。“难道这里的一斤不是十两也不是八两,而是六两(300克)?“姜凡疑惑,只看了看周围的人都是一副羡慕之色,看着那金饼眼冒精光并未有异样。

而那吴财主见姜凡一副皱眉的样子,不禁正色道:“不对吗?这可明明是十块金饼,每块一斤,共十斤。绝无有差的!“说完还一副童叟无欺的样子,全然没了之前的奸商模样。

正好这时,那买了马的老者也奉上一个灰布包,里面有也有两块制式与吴财主的金饼差不多模样的金饼。姜凡顺手接过一掂,发现正是一斤二两左右的分量。果真应了他的猜想,这里的一斤只相当前世的六两重,而一万铜钱可换一斤黄金。(从此这个时空的一斤只相当300克,也就是六两。不再解释。)

“分毫不差!多谢二位!“姜凡说完拿了一块金饼递与之前帮他跑腿的那个脚夫,道:“这金饼你与这两位兵士分了吧!辛苦三位了。“

那脚夫与两个兵士忙对姜凡鞠躬道谢,这可真是位大爷啊,一出手就是一万钱!见此,那老者与吴财主都放心了,挥金如土,这可不就是世代簪缨的贵族公子作派吗?看来这也是一个游历四方的世家子弟,之前所说马与两虎皆是齐王世子所赐也并非虚言了!如此一来两人也不敢冒然询问姜凡姓名,只得目送姜凡远去。

姜凡牵着马一路走远,想找一个客栈落脚。目下四顾却发现远远的有一个人一直尾随在他的身后。想来若不是那老者和吴财主派来跟踪他的人便是想图谋他身上黄金的窃贼。姜凡并不以为意,以他的身手就算不动枪也不把这些小毛贼放在眼里!但顾及他穿越者的身份又是初来乍到,能不动手还是不动手的好,以免徒添麻烦。

又走了几条街,那人还一直尾随在他的身后。姜凡暗叹一声,真是树欲静而风不止。若是没有这一匹马的话,姜凡自问甩掉一个小毛贼还是轻而易举的,但现在有了这匹马的羁绊就成了不可能。可也不能任由他就这么跟下去吧?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想及此,姜凡牵着马头向一条冷清的街道走去,打算着如果那贼再跟来就解决了他。

一路上皆是高墙大宅,应该都是豪门富贵之家,其中有一座“鄜县侯府“更是气势磅礴,高墙大院,山石草木峥嵘,好一个大富大贵的气象!

行至街尾,已是无人所至之处,铺路的青石板破碎起伏不平,缝隙间杂草萌生,路边墙下花木杂枝纵横,明显是无人打理所致。一大片宅院皆是破败不堪,墙皮剥落,砖瓦零碎,姜凡好奇地打探,却暂时地忘记了那个小毛贼

转至大门,看见门匾上大书漆金的“姜府“两字。观其门面虽然斑驳破败,但门墙高大;虽然没有看到太多的雕梁画栋,但抬梁、斗拱的木制架构平滑厚实,被漆成暗红色尽显尊荣庄严;五尺阶基,重轩三阶,九脊式屋顶(清称歇山式),高高的门槛,厚重的钳钉大门,这一切都在说明这座府邸曾经的气派景象!

这时,从姜府门内传出吵杂哭闹之声,并一直向大门而来。姜凡牵着马不觉地停下驻足观看,只见一个身穿黑衣的男子提着一柄三尺长剑带着四个灰衣奴仆快步走出。突然,一个约莫八九岁的小女孩哭着扑了出来,一把抱住黑衣男子手上的长剑,怎么也不肯松开。

“放手!以剑偿债,你这小贱货还来纠缠什么!“黑衣男子猛地一拽,将小女孩扯到在地,还是没能将长剑从小女孩怀抱中抢出。

“这是我姜家的祖传宝剑!你们不能抢走!“小女孩倔强地哭诉道。

黑衣男子朝小女孩唾了一口,道:“管它是不是你姜家的祖传宝剑,我只知道它现在是我的了!再说了,你们姜家男的都死光了,还要这祖传宝剑做什么?还能传给谁?快放手!“说完又大力一扯!最终小女孩撞在了门槛处,那长剑也从她的怀里被抽走。

“姑娘!“一老一少两个男仆正赶来,却看到那小女孩撞在了门槛上,忙想要上前将其扶起,却被那黑衣男子的四个灰衣奴仆打倒在一边。

“姑娘!呜呜“那老奴痛哭流涕,对那小女孩呼喊着,挣扎着想要去扶那小女孩;而那一年少的男仆却是怒不可遏,对那些架着他的灰衣恶奴拳打脚踢,大骂道:“姓谢的!你再敢动我家姑娘一根头发,看哪一天小爷不把你杀了!我誓不为人!“

那黑衣男子冷笑着,对那骂声充耳不闻,只看着小女孩那泪痕迹迹的小脸阴笑道:“可恨的小贱货!脸蛋倒长得好看得很,只是将来不知要被卖到哪里做那万人骑任人凌辱不如我就发好心帮你一把!“说完霍然拔出长剑便要向小女孩的脸上割去!

“好狠的心!“姜凡再也看不下去了!右手猛地一甩!早已扣在手中的那把匕首枪寒光一闪,深深地扎进了黑衣男子握着长剑的右臂!

“啊!“黑衣男子一声惨叫,长剑哐啷一声掉落在地。四名灰衣奴仆慌忙将那黑衣男子围了起来,将其挡在身后,一人怒吼道:“哪里来的宵小狂徒!竟敢伤我家舅爷!“说完便扑上去要拿下姜凡。

姜凡侧身让过,一把抓住那人打来的手,再一甩,大脚一踹!将那人打倒在地。抢上去拿起了地上的长剑,将那痛哭流涕的小女孩扶了起来。

那黑衣男子抱着血流如注的右臂,脸色苍白,色厉内荏地吼道:“你是何人!可知道我是谁吗?鄜县侯府府的舅爷,二夫人的亲弟弟弟!“

姜凡冷哼一声,道:“我管你是谁人,是哪家的舅爷与我何干?只看不过你堂堂一个七尺男儿竟去欺侮一个女童罢了!真是枉为男儿身。若你想要寻仇尽管来找我,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我乃姜凡是也!“这一番话说得真是豪气冲天,衬得姜凡也有了几分侠客的味道。

“你是姜凡?姜二爷?“黑衣男子这话一出口脸色又苍白了一分

此时鄜县城外,吴财主正带着几个小厮候在那里等候小王爷大驾。远远地一行烟尘飞驰而来,不时已到达城下。当先一人身穿青色缕金衣,头带金簪白玉冠,胯下一骑枣红色的高头大马,正是之前在梁山中狩猎的齐王世子姬景。

吴财主心情激动,怀着对小王爷的无限敬仰正想迎上去讨好,却发现那人根本没想要入城,只顺着大道一路直奔长安方向而去!紧接着又是四骑飞驰而过,只留下一路滚滚烟尘

吴财主错愕,顿时心里凉了半截,这与他设想了千万遍和小王爷相遇的情境都不同!“为什么小王爷不入城?那姜凡不是说入夜前小王爷定会来鄜县休整的吗!“吴财主在心中无声地咆哮着。但吴财主并不甘心就此离去,仍举目眺望着梁山方向,心中还存有一丝希望。希望那过去的并不是小王爷,他可还没有得到能和小王爷说上两句的荣耀啊!

一边用宽大的衣袖擦拭着脸上的汗水和尘土,一边着急地等待,每一刻都仿佛有一万年那样长久。终于,又是一行十数人飞驰而来,马匹踏出的烟尘扬得高高的。吴财主见此猛一拍心掌!脸上按耐不住的喜色。在他想来,这一行人有十数人之多,气势非凡更不是之前那一行五骑所能相比的,如此一来这确是小王爷狩猎的队伍无疑了。

果然,这一行人来到鄜县城下便停了下来。只听得一随从道:“巢公子,不如我们就入这鄜县城中休整一番再回长安?“

那干瘦干瘦的巢公子气息未定,却转问另一人道:“游公子,就入这鄜县休整?“

“慢!我们还是速速回长安要紧!“一个胖子打断道。

游公子听得此话皱了皱眉,不满道:“汲公子,就算我们快马加鞭也追不上了吧?况且我们人困马乏,不如就在鄜县城中休整一番再追不迟“

胖胖的汲公子一挑眉,喝断道:“还休整什么!你们想误了大事吗?“那两位想要休整的巢公子、游公子听了此话脸色皆是一正。

汲公子才压低声音与两人道:“那两头虎死得利落,定是那姬景暗中还有高人保护!况且我们这次谋划破绽百出,行事不利,说不定他们还发现了些什么。事既不成,我们应速回长安早做准备,也好应对“

“鄜县吴富贵恭迎小王爷大驾!“吴财主见这一行人又要走,忙出来高声问安。

三人话被打断,那游公子怒骂道:“哪里来的贱民!这里没有小王爷!“

“没有小王爷?“吴财主这下可傻眼了。怎么会没有小王爷呢?心中一急忙问道:“适才我在城中遇到一个游历的公子,用十万钱从他手上购得据说是小王爷所猎的两头猛虎“

“小王爷所猎的两头猛虎?“汲公子眼睛一亮,忙道:“快把那两虎呈上来!“

吴财主忙带人抬着两头虎送到汲公子面前。汲公子一看,确是那两头猛虎不错,道:“那卖虎之人呢?“

“已经离去。“

汲公子再问:“其人姓甚名谁,何方人氏?“

“不知,那人并不曾报出姓名,只听得两名守城的兵士说他自称南海郡人氏。“

汲公子一听又差人叫了两名守城兵士来分别询问,与吴财主所说一并无二,并没能得知那卖虎之人的姓名。

无奈,汲公子略一思索,低声道:“巢藩,你留在鄜县查探此人消息,但千万不可声张“巢公子听得汲公子命他留在鄜县,当即欣然应诺。汲公子又转头对游公子道:“带上那两头虎,速回长安!“

吴财主眼睁睁地看着那两头虎被游公子的人抬走,不敢发一言,还一脸笑意地恭送汲公子、游公子一行十人朝长安远去。直到再也看不见身影那一张肥脸才塌了下来,想到这次费了好大周折并花了十万钱却并未能见到小王爷,更别说与之说上两句了。一肚子郁闷却无法一吐为快,心中大为不甘。偷偷看了一眼那汲公子命其留在鄜县的巢公子,当即巴结了上去讨好,与之一同入了鄜县城。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